可怕,冰冷,绝望一个个的词语逐渐唤醒着祝玉妍心底最可怕的回忆,那个最让她痛恨与热爱的身影与眼前之人逐渐重合着。

    然后,她看见了一双更加深邃,更加可怕的眸子。

    是那么的无情,那么的冷漠,那么的可怕!

    这是一双可以是仙,可以是魔,可以是神,可以是妖,但绝不是人的目光!

    和他相比,自己完完全全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老太婆嘛!

    然后,她终于清醒了。

    何恒冰冷的目光在看着她,与心底最深处的那双眸子在重合着。

    这时,祝玉妍才发现了自己刚刚的情况是何等的糟糕。

    她居然被人不知不觉之间入侵了心神,几乎在心底留下了一道最为深刻与可怕的烙印。

    亦或者说,叫做阴影!

    仿佛当年的石之轩一般。

    这些年石之轩精神出现问题,功力大不如前,可祝玉妍始终难以赢得了他。

    在大唐原著里,即使她牺牲生命,以“玉石俱焚”之法,也不过是让石之轩受了些无关痛痒的伤势。

    而祝玉妍本身却是可以在宁道奇手上逃脱的绝顶宗师,实力绝不会逊色石之轩多少。

    其之所以始终难以战胜石之轩,那就是因为,她在许多年前就被石之轩在心底留下了一丝阴影,这丝阴影不算深刻,但却致命。

    对于祝玉妍、石之轩这等高手而已,他们之间的比拼,出现任何一丝破绽都是致命的。

    这就是祝玉妍始终赢不了石之轩的一个重要原因。

    祝玉妍她无法成就大宗师的境界,除了自己**于石之轩,天魔功无法真正圆满外,心灵方面出现的漏洞也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毕竟,所谓宗师与大宗师的功力方面的差距绝对不大,重要的从来都是阳神方面,还有精神境界。

    当初石之轩欺骗了祝玉妍的感情,夺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再无情的抛弃她,使得她自暴自弃,委身于岳山,再被女儿背叛,巨大的压力下,才产生了一丝心灵漏洞。

    而何恒只不过一个照面,就以精神力量做到了同样的效果,这足以让祝玉妍更加惊恐,感受到何恒的深不可测,如恶魔般的可怕。她越感到恐惧,心里的阴影也就越大,面对何恒时,实力越发脆弱。

    这就是何恒对付她的方法。

    实力的越发提高,对于心灵境界的要求也就越深厚,否则只会连一半的功力但发挥不出。

    氤氲的檀香燃烧着,何恒露出一丝笑容,看着祝玉妍。

    这这点笑容,却让她无比的心惊胆跳,直透心底最可怕的一幕。

    不过祝玉妍终非常人,一代阴后的她,很快就强行克服了心底的恐惧,强行咬牙要求自己望向何恒。

    四目相对。

    何恒的目光依旧深邃、冰冷,祝玉妍的目光则是逐渐坚定着。

    何恒拍了拍手,赞叹道:“不愧为魔门阴后,祝宗主你果然不同凡响,要不是当初遇到了石之轩,你或许成就还可以更高,可惜啊可惜!”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祝玉妍直视着何恒的眼睛。

    “不!”何恒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同情你的意思,再说你真的以为我这种人会有同情那种情绪吗?我只是在可惜,可惜这天下少了一个大宗师。”

    “你以为我已经没有希望了吗?”祝玉妍不甘道。

    何恒点了点,又摇了摇头:“如果你仅仅只是天魔功被破,那还算不得什么。只可惜,你的心灵漏洞已经太大了,几十年积累下,已然不可弥补,道心有垢,这注定你此生成就也就止步于此了。”

    祝玉妍不啻道:“如果我杀了石之轩,再一统圣门呢?”

    “你做不到的!”何恒肯定道。

    祝玉妍不置可否,显然与何恒已经话不投机了。

    何恒没有在意这些,他知道,祝玉妍这等高手认定的观念是很难改变的,他也没有改变对方观念的意思。

    没有再谈其他,何恒直截了当问道:“说吧,你来究竟有什么事情,可是梵门那些秃驴有什么动作了?”

    “现在知道要用到我了?”祝玉妍嗤笑道,神色复杂的凝视着何恒。

    “如果不是你三番两次的试探,贫道也绝不会那般,只能怪你自己。”何恒淡漠道。

    祝玉妍冷哼一声,没有再说什么,直接道:“你猜的不错,就是梵门那些人有动作了,而且是针对你的,枉我好心来通知一下你,却没想到”

    何恒没有在意祝玉妍的语气,抬头望向天空,果然几道璀璨的佛光想他笼罩而来,带着森然的杀机。

    祝玉妍幸灾乐祸道:“这一次梵清惠亲自出山,请来了那四个老秃驴以及宁道奇,据说连她的老"qing ren"宋缺她也专门前去见过,不知道也没有把他也请出。”

    “宁道奇,宋缺,四大圣僧,了空,梵清惠看来梵门这次是志在必得啊,要对贫道绝杀。”何恒不见任何意外道,“他们倒是看得起我,当初对付石之轩也不过四大圣僧加宁道奇而已。”

    望着何恒的反应,祝玉妍有些失望,她没有自他的脸上看见一丝一毫的震惊与慌张,仿佛刚刚那一串名字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罢了。

    她有些吃味道:“你可是曾经杀死傅采林的人,梵门他们不小心一点能行嘛?这一次他们可是精锐尽出,毫无保留,要把你这个天下最大的邪魔给除掉。”

    “不过乌合之众罢了,来多少贫道杀多少!”何恒凛然不惧道,最后还加了一句:“尤其是宁道奇,他这个道贼,贫道早就想清理门户了。”

    祝玉妍面色一顿,把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散人宁道奇清理门户,这世上恐怕也只有眼前之人有这个资格说这话了。

    他是大隋国师,天下道门首领,宁道奇名义上就是他的手下,而他更是曾经杀过与宁道奇齐名的“奕剑大师”傅采林,无论是身份还是武功,统统都有着资格开这狂口。

    “那我就静候国师大人你大破梵门,清理宁道奇的佳音喽?”祝玉妍轻笑着就要离开。

    她可不想插手这件事,看着道门与梵门两败俱伤才是最符合她利益的。

    只不过,何恒却不会让她这么容易就离去的。

    一道无形的真气之下,祝玉妍的身形一滞,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何恒,蹙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到真的要与我圣门不死不休吗?那好,我祝玉妍也非贪生怕死之辈。”

    这般说着,祝玉妍身上一股真气猛地暴动起来,其身形剧烈颤动,这就是她专门对付石之轩的“玉石俱焚”。

    何恒却轻笑一声,一掌按下她的肩头,祝玉妍娇躯一震,体内暴动的真气顷刻就被一股磅礴的力量镇压了。

    “你!”祝玉妍不甘地盯着神色冷淡的何恒,深深感到无力,在其面前,她居然连同归于尽都不可以!

    或者说,连死都不行。

    这让祝玉妍这等骄傲之辈深受打击。

    “阴后你还是不要在贫道面前卖弄这等手段了,太过低级。”何恒凝视着她那精致面容,对那“玉石俱焚”做出了评价。

    然后他继续道:“还有,贫道觉得,慈航静斋那些尼姑,尤其是梵清惠,还是交给你们这些专业的人士比较好,对吧?”

    何恒似笑非笑地看着祝玉妍,后者无话可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