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是别人得到长生诀,一定会把主要注意力集中在那七副人形图案上,亦或者看那些注解,但何恒不同。

    他有解字术

    只要不是那种特别独特的字体,一般的大众流传的字体都是与天地自然契合无比的,自有其和谐之处,解字术就可破解之。

    而长生诀上的甲骨文,也是一种大众流传的字体,解字术自然对它有用。

    何恒一眼望去,只觉一个个珠玑的言语就涌上心头。

    天长地久。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谷神之动静,即玄牝之门也。此门为四大不着之处,天地之正中,虚悬一穴,开阖有时,动静自然,号之曰玄关一窍,又号之曰众妙之门。

    入玄唯一灵,万物皆无存,时空顿失,万物皆无,灵显成光,光即真我,真我即光。

    何恒猛地面色一滞,精神陷入一种无限空无之状态,身上两股截然不同的真气在碰撞生灭,阴阳调和,化太极之相,再无穷生命衍生,无穷无尽。

    六阳真解第七重,成矣

    只不过,何恒却完全没有在意此,他的心神已然遁入一片仿佛浩瀚无垠的天地里,一颗颗星辰运转,无尽的虚空浩荡,无穷无尽。

    漆黑瑰丽的宇宙,仿佛矛盾无比,但又充斥着和谐,事物永恒在运动,但又永恒不变。

    猛然间,何恒看见了一缕灵光,穿透一道巨大的门户,永恒不朽超脱本源真理一切的名词共同交织为这一扇无法想象的门户。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原来如此蓦然间,何恒张开了双眼,看向王知远,一双眸子深邃无尽,让王知远有种心神失守之感。

    何恒再次看向手中的长生诀,其又恢复了寻常。

    他喃喃道:原来这就是长生诀的奥秘,玄牝之门,众妙之门原来成就道胎境时的众妙之门其实是有两个的,一个在外,一个在内,外凝道胎,内塑道心,身心合一,长生久视,而长生诀修的就是这两大众妙之门

    七副图案,代表阴阳五行,无尽天地气机,大成之后,就可自动成就大三合境界,与根值在天地深处的外众妙之门共鸣,凝聚道胎之身

    而这七千余字,却是修内众妙之门,此门就在人体深处,可以称之为玄关一窍,以自身一点灵光破开此关,身心相合,才是凝聚完美道胎的真正根本。

    何恒渭然叹道:广成子此人,真是大才本来我一直以为,他所谓的破碎金刚就是以元神遁出天地,比不上真正的破碎虚空。但现在看来,战神殿里那具遗蜕,恐怕只是他欲求道胎之身圆满,斩去的身躯,他是真正的破而后立,凝聚完美道胎了

    师弟望着何恒的在自言自语,王知远有些担忧的把他之沉思里唤醒。

    何恒轻轻合上长生诀,看着王知远:师兄不必担心,师弟我只是观此书之后略有所悟罢了。

    那就好,师弟真是天纵之才,对着这鬼画符都能略有所悟,师兄不如也。王知远轻轻一叹,往外面走去,却是想给何恒一个安静的空间,慢慢研究。

    待其走后,何恒再望向手中的长生诀,此刻此书之奥秘已然尽入他心,再无半点奥秘。

    可惜了,这长生诀若是大成,恐怕不会输于六阳真解第八重,但这却是广成子之法,不是我何恒的。何恒轻轻一叹,刚刚他在长生诀的助力下,陷入顿悟,六阳真解第七重,地法已然圆满,但这距离凝聚完美道胎,纯阳道基,还是差之甚远

    不过,这长生诀就这般厉害,那其他三部奇书又有何等风采尤其是,那堪称四大奇书之首的战神图录何恒陡地对这一世界的几门顶尖神功有了期待,这或许就是他破茧成蝶,凝聚完美道胎的机缘所在。

    就在他思忖着的时候,猛然间面色骤的一变。

    原本空无一物的殿宇里,一道鬼魅一般的身影猛地出现,整个屋子刹那冰冷下来,仿佛被一股神秘的气场笼罩着。

    何恒眉头一动,冷哼一声,身上骤然爆发出一股狂暴的气势,阴阳二气交织,热冷二股真气交织,扫向身后一处空荡之地。

    兹拉

    那鬼魅般的身影发出一声轻笑,身形一动,何恒充斥在空中的真气就被一股可怕的吸力笼罩,那股吸力不断内敛,吐纳着何恒的真气。

    祝宗主,天魔功虽精妙,但非说你没有臻至真正的大圆满境界,就算是臻至了,也不可能动摇我这与身魂混元一体的真气。何恒冷哼着,一把往身后一抓,两股真气快速交织,成太极阴阳之相,竟是反向吸纳起对方的真气。

    这却是阴阳互生互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那人面色一变,伸出两只白皙如玉的手掌,十指交织,结成一道手印,真气呼啸涌动,猛地爆裂开来,冲向何恒所在。

    何恒面色一变,右手猛地一拍,阴阳真气交织,一道太极图案浮现,对着那爆裂的真气轻喝一声:太极一炁,镇压

    那太极一炁笼罩下,黑白交织,快速旋转,刹那把那爆裂的真气碾碎,不曾泄露一丝一毫。

    何恒轻轻收回真气,冷眼看向那人:祝宗主你的待客之道的确非同凡响,这一记玉石俱焚不应该是给石之轩准备的吗贫道可消受不起。

    此人正是魔门阴癸宗宗主阴后祝玉妍,魔门名义上的老大。

    在何恒精神力量笼罩下,祝玉妍只觉周身整个空间都被一股可怕气息压抑着,仿佛凝固一般,让她窒息。

    这小子的武功又变强了,比石之轩那混蛋当初还要可怕祝玉妍心底叹道,她与何恒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上一次的时候,何恒是绝没有给她这种磅礴的压力的。此刻面对他,她这个阴后只感觉老鼠遇到猫一般,天敌似的不可比拟之强大。

    从刚刚其随意间就打破她那以真气模拟的玉石俱焚,祝玉妍就明白了,她绝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

    魔门之中向来强者为尊,所以祝玉妍此刻也很光棍道:人家刚刚只是对国师你的神功有些好奇,我就知道自己真的小伎俩是难不倒国师大人你的。

    或许是天魔功的特性所致,祝玉妍的声音布满了一抹妩媚的情调,勾起着人心底的无限**。配合起凹凸有致,充满成熟魅力的酮体,的的确确是诱人无比。

    嗯,别说,祝玉妍虽然孙女都和何恒这具身体差不多大年纪,但其内功深厚,保养的又好,倒是真的看不出丝毫老态。

    一道薄薄的轻纱之下,半遮半掩中,完全可以看出一抹风姿绰约,充满醉人的风情。

    一对秀眉斜插入鬓,双眸黑如点漆,极具神采,顾盼间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倾倒。配合她宛如无瑕白玉雕琢而成娇柔白哲的皮肤,谁能不生出惊艳的感觉。

    但是,何恒明显不属于此类,再说,应该想想她可以做自己这身体奶奶的年纪

    何恒古波不惊地注视着祝玉妍,目光不带任何情绪波动,仿佛在看着空气,让祝玉妍失望不已。

    虽然她知道自己年纪大了,可是魅力应该不减吧怎么

    似是看出她的想法,何恒冷冷道:梵门虽然尽是些糟粕之物,但也有些不错的东西的,比如说,这个白骨观

    祝玉妍顿时有种吐血的冲动,怪不得感觉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原来是把她当骷髅了,那群该死的秃驴。

    何恒继续道:不知祝宗主你今日来此是有何要事总不会是来陪贫道谈心的吧,那我更愿意与贵徒聊聊,毕竟年纪差不多,也好交流。

    什么年纪差不多,国师大人你是嫌人家老喽祝玉妍以幽怨的目光看着何恒。

    贫道绝没有这个意思,祝宗主你千万不要想多了。何恒连忙否认。

    祝玉妍轻抚着脸颊,猛地来到何恒身侧道:既然不是,那就表现给人家看看吧

    这般说着,她一把抓住何恒的双手。

    祝宗主何必逼我何恒面色刹那一变,阴阳交织的真气自十指窜出,对着祝玉妍玉腕骤地一扣。

    同一时间,祝玉妍玉指之上一股真气弹出,与何恒的真气碰撞开来。

    轰

    祝玉妍的面色顿时一变,只感觉五脏六腑震荡,被一股巨力冲击的倒退数步,再抬头时,只见何恒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不好祝玉妍心底猛地一悸,只感觉自己被一片浩瀚无尽的威势笼罩浑身,天魔真气被压迫地颤抖,无力运转,仿佛无量大海之中,一艘普普通通的小船,猛地暴风雨一般。

    让她回忆起当初,她师尊去世,自己又被石之轩无情抛弃时的场景,还是那么无力,那么绝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