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三十七章 向雨田(为盟主战神阿瑞斯加8/10)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三十七章 向雨田(为盟主战神阿瑞斯加8/10)

第三十七章 向雨田(为盟主战神阿瑞斯加8/10)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不提了空他们于静念禅院之中的谋划,何恒带兵清扫了静念禅院之后,就前往皇宫面见杨广,顺便把自静念禅院之中所得的赃物交付于他。

    不得不说,静念禅院那些和尚的确是富得流油,几百年的积累恐怕都比得上那所谓的“杨公宝库”了。何恒他们今天收刮的还只是他们放在明面上的,其在暗地里必然还有许多底蕴。

    但即使是这些,也让杨广这个皇帝有些吃惊,大为高兴。

    根据他的估计,要是把整个梵门都彻彻底底的收刮掉,恐怕抵得上国库十年的进出了。

    谁他妈说皇帝不缺钱,皇帝只是不缺小钱而已,要是在大钱之上,杨广恐怕比任何人都缺。他的那些有利千秋万代的大事,无数工程,哪一个需要的金银不是天文数字啊?

    于是乎,在尝到甜头之后,杨广更加积极地开始对付梵门,在何恒以及魔门的推波助澜之下,静念禅院发生的那一幕,很快就在天下各处反复出现着。

    这其中自然也有反抗,但面对杨广的铁血镇压,那些梵门之人很快也就萎了,或者说,他们在谋划着什么。

    在这梵门危急万分的时候,慈航静斋的尼姑、四大圣僧他们恐怕都要坐不住了。

    诸多与梵门有关的门阀、士族、帮派,都在蠢蠢欲动,任谁都可以看出,现在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

    而此刻,何恒却还在道观里静修着,默读《黄庭》,研修《道藏》。

    天下风云,似是与他无关。

    普普通通的殿宇里,一盘檀香氤氲升腾,何恒神情肃穆地立于其中,他的身前是一副八卦阴阳之像,玄之又玄。

    他一动不动的站立着,双目紧闭,神情肃穆,周身一阴一阳两股极端的真气在涌动着,生灭不息,但始终无法真正的阴阳相合,生灭不息,道生万物,步入太极混元之境界。

    这也代表着,他的《六阳真解》未曾踏入第七重。

    兹拉!

    一道仿佛电光的波动,突兀在这有些阴暗的殿宇里惊人一现,仿佛神迹一般。

    何恒却有些无奈的张开双目,叹息一声:“还是差了一点啊!”

    不过在下一刻,他就斩去一切杂念,道心重新玲珑剔透,古波不惊,冷眼凝视着虚空道:“道胎境乃是武道最为重要一关,超凡入圣之始,果然有着大凶险。我现在还只是接近,这道心就开始受到天地反噬,有些动摇了。”

    “亦或者说,乃是梵门之兴本是此界天命所归,我灭梵之举已然被梵门浩大气运反噬了。”何恒以“观天之道”照彻自身,发现自己头顶红光耀眼,甚至带有丝丝橙色的丹霞气运之中,若隐若现,已经出现了一些黑气。

    再抬头看向洛阳城皇宫之上,一头翱翔九天的五爪金龙也是有些虚弱了,天下各处皆有蟒蛇之像,甚至有几个已然在化蛟。

    而在北方大草原之上,一头凶猛的银色巨狼,狰狞的目光正在凝视着中原之地。甚至与几条即将化蛟的蟒蛇若隐若现的交织着,他们之间,一缕璀璨的佛光作为枢纽。

    “呵呵!梵门,你们果然坐不住了,关陇集团,突厥?这就是你们的底牌吗……”何恒冷冷一笑,对于这一情况,他也是早有预料。

    无论是扶持大隋,亦或者灭梵之举,其实都是在逆天而行,哪是那么容易的,天意如刀,即使天髓那等几近纯阳的存在在其面前也不过蝼蚁,当初他与姬夕空不过两个三彭境,居然可以坑死其十万载的谋划,这有多么不可思议?但天意要他死,再怎么不可思议,他也逃不了。

    不过,那是大天世界的天!

    这个世界,它的天意虽然也是强大无比,但那只是相当于普通人而已,对于何恒这等距离道胎境已经不算遥远的存在,它也不是真的无解。

    “《帝载与神功》言,观天之道,持天之行。前一句还好,洞察天地人三才气机,避死延生;可这后半句,即使天髓他当年也远远未曾做到,只因……大天世界的天太强了,他如何做到,以己心做天心,以己道做天道的鸿钧之位?但我却不同,诸天宝鉴之力,万千世界遨游,在这些低级的天地里,我未尝不可做到‘持天之行’,将己身道心化为天道之意,《帝载与神功》臻至圆满境界。”

    瞭望着天空,何恒幽幽一叹。

    《帝载与神功》虽然品级颇高,隐隐间甚至达到了纯阳级别的仙书领域,但起本质却是一步注重道心修行,以境界为本的功法,所以即使以何恒现在的修为,也并非没有可能触及其最高的境界。

    只不过,他的火候终究太浅,即使真的臻至其圆满的境界,也远远不及当初天髓《帝载与神功》大成的境界,这是底蕴的差距。

    但只要境界够了,这些终究会慢慢补上的,这也将是何恒他问鼎天法,凝聚纯阳道胎最大的资本。

    道胎之前,欲成天法,只能说……难难难!

    不做到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境地,绝不可能的。

    何恒这般思忖时,一道身影猛地往此处而来,这是王知远。

    何恒转身望着他,笑道:“师兄满面红光,想必是得到那《长生诀》了?”

    王知远往一旁一个椅子猛地坐下,目光瞥了瞥何恒,得意道:“你师兄我出马,什么东西拿不到?”

    这般说着,他手里拿出一本古朴的书籍,对着何恒摇了摇:“这就是《长生诀》了,不过师弟你可千万小心,此书师兄我得手之后也细细钻研了一下,根本看不懂,那七副图更是邪门,我这一把老骨头差点没给它折腾死,你可千万不要胡来。”

    “师兄放心。”何恒一把抓住那书,然后不经意问道:“师兄,我说的那两个小混混你有没有找到?”

    说的这个,王知远的面色顿时凝固了下来,不复刚刚的随意。

    何恒蹙眉问道:“师兄可是出了什么意外?”

    王知远凝重地看着何恒,郑重道:“师兄我到了扬州,取得这《长生诀》之后,就按照师弟你的嘱咐,前去寻找那寇仲、徐子陵,我在扬州城整整找了两天才发现了他二人。”

    “然后呢?”何恒知道,接下来的才是重点。

    王知远面色感觉凝重:“那二人的的确确是如师弟所说,天纵之才,乃最适合修道之体,丝毫不比师弟你差,也不知师弟你是怎么知道他们的。师兄我见才心起,刚要去看看他们品性,却……却不想,那二人在我眼前,直接被一道身影带走了,我竟丝毫没有看出其来历。”

    何恒面色一变:“师兄你的功夫绝不下于梵门那所谓四大圣僧,即使宁道奇、毕玄他们想要在你面前都不可能不被你发现,这究竟何人,竟有如此本事?”

    说到最后,何恒的面色有些迟疑,面色一变,似是想到了什么。

    王知远看着何恒面色的变化,叹道:“师弟想必也是想到了,这天下能够在我面前随意带着两个活生生的人的,恐怕也只有那个不知死活的人了。”

    何恒淡淡地吐出三个字:“向…雨…田!!”

    王知远点头道:“应该就是此人,虽然他气息隐藏得很好,但到底带了两个人,还是被我察觉到一丝气机,一甲子之前,贫道曾经有幸见过他一次,对他的气机却是终身难忘……没想到,这个与弘景祖师差不多同一时期的老前辈,至今还在世间啊!”

    “向雨田吗?既然他还存在这个世界上,那就必然还没有真正踏入道胎境,否则必然被天地排斥而出,既然如此,我就不惧之。”何恒这般想着,又是一叹:“双龙的气运果然深厚,我让师兄去带回他们,却不想引出了这么个老怪物,不愧为主角啊!”

    王知远对何恒抱拳,有些羞愧道:“师兄这是却是有愧啊,没有带回那二人。”

    何恒笑了笑:“师兄不必自责,谁也没有想到,向雨田这个老怪物居然还在世,而且恰巧与师兄道左相逢。”

    王知远叹道:“自师弟灭梵之举开动,这天下就乱了,各种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恐怕又是一个大世啊!”

    何恒看着王知远的目光,十分自信道:“无论他何等大世,我们都已经走在最前端,我相信,最后的赢家也依然还是我等!”

    何恒看向了手中的《长生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