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梵门本是蛮夷外道,入我华夏多年却不知悔改,难去蛮夷之气,朕不忍见之,故特下此令,欲以华夏之伟大文化去其蛮夷之气。即日起,大隋境内各郡县,一切佛刹改为宫观,释迦之名改为天尊,菩萨改为大士,罗汉改尊者,和尚为德士,皆留发顶冠执简,违者以谋逆之罪论处,不得有误。”何恒轻声念着杨广这个圣旨,每念一个字,不嗔他们的面色就黑一分,到何恒念完的时候,他们的脸已经比黑炭还要黑。

    即使了空这位苦修多年“闭口禅功”,定力深厚的秃驴,此刻面色也是阴沉着。

    虽然以静念禅院的势力,杨广一下这道圣旨他们就都知道了,否则他们刚刚也不会不开门了。

    只是,他们知道归知道,何恒亲自上门拿着这道圣旨来念给他们听,这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这根本就是在挑衅啊!

    根本就是何恒这个道门之人,在得势之后,来他们这里耀武扬威,"chi luo"裸打他们脸。

    事实上,何恒就是来打他们脸的。

    这是王知远特别要求他做的。

    当初茅山宗的祖师,道门大宗师陶弘景被得势的梵门逼得出家,去研修佛法,茅山宗与梵门的恩怨就结下了,这些年来更是滚雪球般越来越深,现在他们得势了,还不找一找这帮秃驴的麻烦?

    于是乎,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何恒面无表情地看着了空等人,轻轻把手里圣旨合上,淡淡道:“诸位大师……不,应该是诸位同道了,此乃皇上的旨意,贫道不敢不从,诸位还请配合,否则这两万大军要是出动起来,贫道可不能保证后果。”

    “你!”不嗔等人怒视着何恒,几百个武僧亦是火气冲天,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趋势。

    何恒淡然处之,手持圣旨,一脚踩了踩静念禅院倒塌的门户,而他身后,立刻有一身着黑甲的将领持刀而出,冷冷望着一众僧人,大声喝道:“圣上旨意在此,尔等还不速速让开!”

    “混账,尔等欺人太甚,须知我佛如来亦有怒目金刚,休要逼贫僧施展降魔手段!”正如不嗔所说,不惧的脾气最为火爆,提着一柄纯铁铸成的禅杖就向前而来

    “师弟,不可啊!”不嗔死死拽住不惧,苦苦劝说着。

    不贪、不痴二人怒目圆睁盯着何恒,不让人靠近禅院。

    何恒没有在意他们的反应,目光看向还在不发出声音,默默念经的了空和尚,厉声喝道:“了空住持,贫道可是奉圣旨而来,你禅院僧人这般不配合,莫不是要抗旨不遵,意图谋反?”

    “妖道你休要胡说!”不惧大怒,不顾几人劝阻,抡着禅杖就向何恒这劈来。

    “大胆!”先前那位将领见不惧来势汹汹,当即就提刀而上,此人武功也是不凡,与不惧相差不远。

    二人都带着怒意,当即就在这禅院门口厮杀起来,禅杖与宝刀交织着。

    “阿弥陀佛!”就在不嗔等人焦急地看着不惧之时,一声仿佛黄钟大吕的佛号响彻开来,震动方圆数里,丝毫不比何恒先前的声势差。

    了空和尚陡地一步往前跨来,结束了他二十余年的“闭口禅”,白眉黑发的他,手里念珠滚动,面露疾苦道:“真人亦是出家之人,何必来此为难我等?”

    何恒轻笑道:“非是贫道要来为难尔等,只是汝梵门太过分了,嘴上说着慈悲,却到处收刮民脂民膏,图谋不轨。看看你们这禅院,数百间房屋,修的多么好,香火日夜灯油不绝,可你们可知,这天下有多少百姓是吃不上饭,点不起灯,有有多少人是连自己一间遮风挡雨的房屋都没有?”

    了空沉默不语,只是嘴里不断念着“慈悲”“慈悲”。

    何恒继续道:“尔等受天下百姓供养,得以衣食无忧,不参与任何劳作就可过上诸多百姓一生都达不到的生活,却还是不思感恩,成日图谋不轨,鼓动百姓造反,岂不知天下安定,你们这么做,乃是陷生灵于水深火热?所谓‘来世’之说更是蛮夷之气难消,荼毒百姓进取之心,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说到这里,何恒抱拳对着洛阳深处道:“今陛下给予尔等改邪归正,改过自新的机会,以我华夏之伟大文化,消尔等蛮夷之气,尔等还不速速谢恩,让贫道行事?”

    这般说着,何恒手掌轻动,其身后两万禁军举起弓弩,对准了静念禅院一干僧众,只需他们有何异常,就立即万箭齐发,把这座禅院化为刺猬。

    这个世界的武道普遍较高,这些军士手上的都是硬弩,最少的也是三石之弓,一百五十步内,可穿一寸的铁板,这些和尚虽然武功不差,但要是面对这等硬弩的密集箭雨,除了了空等寥寥数人以外,恐怕其他人都要当场染血,圆寂归西。

    而即使了空这等宗师绝巅的人物,也最多在这箭雨之下坚持几轮,然后也是真气耗尽,被射成刺猬的下场。

    除非何恒这等大宗师,天人交感,可以借助天地自然宇宙的浩瀚伟力,否则谁又可以对抗这等军队?

    不嗔等人神色凝重无比的望着两万蓄势待发的禁军,不敢有任何动作,只好求助地看着了空。

    何恒也在看着了空,他的手已经举起,只需轻轻放下,就是万箭齐发之时。

    这时,了空凝视着何恒,叹息一声:“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玄微真人,贫僧愿服从圣旨,你们请便吧!”

    这般说着,他命令僧人们放开一条道路,让何恒等人进去。

    “住持,这怎么行!”不嗔等人大急,就要去阻拦何恒。

    了空伸出手来,一把拦住他们,面容现疾苦之色,轻声道:“一切有为法,皆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不嗔你们几个执着了,如来只在心中,何必他处而求?这些许外相,他们要毁了也就让他们便吧,阿弥陀佛!”

    不嗔等人相视一番苦笑,再看看那两万弓弩未曾放下的禁军,叹息一声,同时道:“阿弥陀佛。”

    何恒轻轻扫视了一下了空,淡淡道:“道友不愧为这‘静念道院’的住持,觉悟远非这些愚僧可比,贫道见识了。”

    “真人过誉了。”了空双手合十道,目光紧紧盯着何恒:“只是,这世间之事,一向阴阳相生,有盛必有衰,真人今日风光,还需小心他日报应!”

    “哈哈哈哈!”何恒大笑一声,冷冷直视着了空道:“道友果真与我道有缘,刚刚入道就明悟阴阳生灭之理,不错不错,贫道看好你,”

    何恒对着了空的肩膀拍了拍,径直走入静念禅院深处,望着那“大雄宝殿”,大声喝道:“快,把这牌匾下掉,给我改成无量道宫。”

    再看看其中的佛陀、菩萨等等金身,何恒大声笑道:“来人,把这诸位天尊、大士的金身都修正好,这些蛮夷之辈果真就是蛮夷,不知我道精髓,把这金身弄得金灿灿的干什么?劳民伤财不说,更失我道清淡平和之义,还有那些满头的大包是什么鬼?赶紧给我修正好。”

    “遵命,国师!”

    一干军士快速走上前来,在了空等一众僧人愤恨的目光下,把大殿的牌匾拿下,换上何恒所说,再把一座座金身抬走,更替为另外的。

    何恒望了望了空等人,又是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替这些‘德士’大师门更衣,可千万小心,不要把他们身上的毛发弄少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些大师本来就毛发缺少,需要慢慢蓄发,你们可千万注意!”

    “国师放心。”一个个军士大笑着,拿来一件件与道破极为相似的衣服,三个两个的扯下众多僧众的枷锁、僧袍,然后给他们套上那些“德士”服。

    一番折腾之后,整个静念禅院大变样,无数殿宇被清理一空,诸多金身被运走,那几座铜铸的大殿也被何恒以不符规矩之名拆毁,然后运走。

    什么灯油、香火统统撤走,依何恒的说法,要以“清淡平和”为根本教义,不可随意铺张浪费。

    整个静念禅院数百年积累,被直接清扫一空,在了空他们要吃人的目光下,何恒轻轻一笑,带人扬长而去。

    临走时,他对了空他们招手道:“诸位‘德士’大师,不要送了,贫道有客会再来的。”

    一众僧人攥了拳头,却无一人敢于做什么,待何恒他们远去,不惧一把撕下身上的衣服,怒道:“住持,咱们就任凭这群邪魔胡作非为吗?”

    “阿弥陀佛,自然不是。”了空的目光深深看向何恒离去的地方,然后道:“只是现在敌众我寡,还需等待时机,等其他诸位大师一同来了,我等再做决定。”

    “可是?”不惧还要说什么,被了空一把制止,然后道:“你不用担心,杨广的天下坐不了多久的,玄微他也得意不了多久,我佛如来又是他可轻辱?”

    “阿弥陀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