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三十五章 静念禅院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三十五章 静念禅院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梵门本是蛮夷外道,入我华夏多年却不知悔改,难去蛮夷之气,朕不忍见之,故特下此令,欲以华夏之伟大文化去其蛮夷之气。即日起,大隋境内各郡县,一切佛刹改为宫观,释迦之名改为天尊,菩萨改为大士,罗汉改尊者,和尚为德士,皆留发顶冠执简,违者以谋逆之罪论处,不得有误。”

    大业十年秋,隋帝杨广传下这一圣旨,天下顿时震动。

    自汉以来,梵门流传入中原之地,再至五代十国,菩提达摩渡江而来,这一蛮夷教派在华夏之地早已根深蒂固,臻至鼎盛。

    期间虽有一些帝王下令灭之,但却只是剪其枝叶,难伤其根本。

    但杨广这一次却是与以往不同,以前的帝王灭梵,最多拆毁寺庙,砸掉佛像,焚毁经书,遣令僧人还俗。

    而他这一次,看似没有动用这些暴力手段,却是在根基上瓦解着梵门。

    一个宗派最根本的是什么?不是武功,不是财力物力,而是思想与文化,或者说信仰。

    而杨广他这一次的灭梵,就是在瓦解着梵门的信仰,断其根基,这比任何手段都要狠毒。

    要杀一个人容易,但改变一个人的思想却是千难万难。同样的,一个势力即使再怎么强大,也最多为害一时,而一种思想却是可以荼毒千秋万世。

    若是仅仅只是在物质层面灭梵,根本无伤大雅,只因天下信仰梵门的人实在太多,不可能断绝。

    可一旦梵门连自己的佛陀,奉行的经文,这些事物都被禁锢更改,他的思想也就会逐渐荡然无存,或者说被“汉化之”,梵门将不再是梵门。

    这就是何恒用心之毒,他是真的要彻底瓦解这一世界的梵门。

    他的用意一般人看不出来,这感觉在侮辱梵门,可是在梵门真正的高层里,才是明白这一次的危机之大,可谓是亘古未有。

    ……

    洛阳南郊之地,这里乃是天下梵门的圣地,静念禅院之所在。

    静念禅院之所在,或许已经不能用“禅院”来称呼了,数百余间的建筑加起来,俨然如同一坐小城。

    正中处有七座大殿及一座阔深各达三丈,高达丈半的小铜殿,所有建筑均以三彩琉璃瓦覆盖,色泽如新,铜殿前有一广阔达百丈,以白石砌成,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正中处供奉了一座文殊菩萨骑金狮的铜像,龕旁还有药师、释迦和弥勒等三世佛。彩塑金饰,颇有气魄,四个石阶出入口外,平均分布著五百罗汉,均以金铜铸制,个个神情栩栩如生。

    “这恐怕不知是多少民脂民膏才换来的呀!”何恒在外面轻轻一叹。

    “国师大人所言甚是,怪不得皇上要下令灭梵,末将现在才明白梵门之害啊!”何恒身旁,一位将领打扮的青年感叹道:“这一座禅院之奢华,比之皇宫都犹有过之,亏他们还指责皇上昏庸,不知节俭,当真无耻之尤。”

    说到最后,这将领与其附近的士卒都义愤填膺至极。

    这次他们两万禁军奉旨跟随何恒来此静念禅院灭梵,一开始他们还不太理解这一做法,这是服从命令。到现在,他们才真正知道了梵门的奢华,以及对天下的毒害。

    “愿随大人,共灭此蛮夷邪派。”他们对何恒抱拳道。

    何恒点了点头:“多谢诸位鼎力相助,其实我等皆是为江山社稷,为天下万民着想,即使今日或许要背上万古骂名,贫道也愿与诸位共进退。”

    “大人高义!”

    就在何恒不断给这些士卒洗脑之时,他们终于来到静念禅院大门之前。

    望着紧闭的寺院大门,何恒冷笑一声道:“把这里统统围住,不要漏下一丝地方,决不能放过一个秃驴。”

    “是!”两万禁军同时一喝,震动了方圆数里。

    诸多围观的百姓也怯然退去,他们之中不乏静念禅院的信众,此刻却都不敢上前一步,只因这是皇帝的旨意,国家机器面前,普通的百姓哪敢因为烧香拜佛那点事出头?

    对于大部分百姓而已,他们礼佛不过求个心安而已,对于梵门的认同感却是根本不存在,要是一般人前来招惹梵门,他们或许还会在人多时随着大众一起出头,可是当面对国家机器的时候,他们只会唯恐引火烧身,根本不敢接近。

    这也是何恒要借杨广之手来对付梵门的原因,重要的不是借其力量镇压梵门,而是借助国家机器的名头,吓住梵门赖以生存的基础,他们的信众。

    一个宗派如果失去了信众,那无论他们本身的实力如何强大,也会在漫长的历史下被磨灭。

    望着静念禅院紧闭的大门,何恒蓦然喝道:“了空秃驴,本国师奉旨来此,尔静念禅院还不出来相迎?这是要抗旨不遵,意图谋反吗?”

    何恒这一喝是运足了内力的,声音仿佛雷霆之音,方圆数里都能清晰听见。

    诸多暗中观看人被何恒这一喝,顿时大慌,纷纷远离着这里,谋反在任何朝代都是头等大罪,一经发现都是抄九族的,何恒这顶帽子扣上去,哪有人还敢与静念禅院有任何瓜葛?

    过了片刻,待暗中之人都做鸟兽散了,何恒看着还是紧紧闭着的寺院大门,轻轻拍了拍手。

    一旁的军士们明白何恒的意思,当即八个膀大腰圆的士卒抬来两个攻城用的撞木,对着这禅院大门直接轰然撞去。

    咚!咚!

    这等攻城专用的撞木即使纯铁铸成的城门都能撞开,更何况静念禅院的破门,三下两下之下,其大门就轰然倒塌。

    寺院大门被直接撞开,里面做缩头乌龟的僧人再也忍不住了,当即几百个手持木棍、禅杖的大和尚怒气冲冲地朝外而来,厉喝道:“哪个邪魔歪道赶来我梵门圣地放肆?”

    何恒望见他们,自己还没有说话,他一旁的一个随同而来的道人就当即喝道:“大胆贼秃,此乃当朝皇上御封,总理天下梵道的国师,玄微真人。今日来你静念禅院已是大大给你们面子,尔等不出来远迎也就罢了,还敢闭门不出,这是居心何在?”

    被这道人一喝,还有外面两万披甲持刀的禁军冷冷直视着,刚刚那个大喝的和尚顿时面色一滞,有些迟疑地看向身后。

    在众多僧人簇拥下,一个身披大红袈裟,面容俊美的“年轻”和尚自静念禅院深处慢慢走出,手里拨弄着念珠,来到禅院门口,双手合十,对着何恒微微一点头,没有念“阿弥陀佛”这句必备的台词。

    何恒深深地看了看这个僧人,右手轻轻抬起,也是还了对方一礼,然后道:“来者可是静念禅院的了空禅师?”

    “正是住持!”那“年轻”僧人没有回答,反而是他旁边一位浓眉大眼的和尚抢先道:“主持自多年之前就苦修‘闭口禅功’,一向不开口,还望玄微真人见谅。”

    “原来如此。”何恒轻轻点了点头,看向那答话的和尚:“不知道友是何人?”

    “阿弥陀佛,贫僧法号不嗔,乃是静念禅院四大护法金刚之首,住持不方便开口,真人有事可以找贫僧。”那和尚这么说着,指了指刚刚一开始大喝的那个和尚,“这是不惧师弟,他性子最为火爆,刚刚如有冒犯,还望真人见谅。”

    在不嗔的示意下,那不惧对何恒轻轻低头道:“阿弥陀佛,贫僧刚刚鲁莽了,还望真人勿怪。”

    何恒微微一笑:“这个好说,贫道也非斤斤计较之人。”

    “那就多谢真人宽宏大量了。”不嗔低头轻诵一声佛号,再指了指另外两个僧人道:“这是我不痴、不贪两位师弟,也均是我门四大护法金刚之一。”

    “阿弥陀佛,贫僧不痴,见过玄微真人。”“贫僧不贪,见过玄微真人。”

    那两个僧人同时对何恒点头示意,轻诵佛号。

    何恒与他们还了一礼,然后叹道:“早闻静念禅院乃是梵门之首,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他这话倒是出自真心,静念禅院的势力的确非同凡响。

    光是他现在见到的几百个僧人,基本上都是武功在身,而且不浅,放在江湖上个个都是好手。

    而不嗔等四人,个个相当于江湖一流高手,距离宗师境界不过一线之隔。

    而了空这个明明**十岁,却还是一副年轻人样子的秃驴,更是深不可测,一身禅功之深,比之祝玉妍也在伯仲之间,只差石之轩一线。

    这样的实力,的的确确可以压过慈航静斋一头,称得上梵门之首。

    所以,何恒他自己来此了。

    要怪只能怪他们树大招风,而且就在洛阳之地,何恒不首先拿他们开刀,该用谁呢?

    这般想着,何恒面色虽然还是笑意,眼中却是杀机一动,本来一直默默念经的了空陡地面色一变,骇然盯着何恒。

    何恒也看向了他,右手轻轻一招,身后一个道人立即明白他的意思,当即拿出一份圣旨递给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