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藏三千你真的编成了?”王知远惊叹地看着何恒,颇为感慨。

    道藏可是道门道统最为根基的事物,只要这东西在,道统就不会断绝,教义也就不断,王知远对何恒编纂此物可是异常重视的,没想到何恒在两年里就完成了这一伟业。

    何恒对他淡淡一笑,没有多语。

    王知远继续道:“岐晖那厮已经带人亲赴高句丽,不…是辽东六郡了!有他这个楼观道主在那里,倒是不需老道我操心了,所以回来看看师弟你。”

    “噢?岐晖他亲自去了辽东六郡,看来这位擅长夜观天象的楼观道主也明白教化那些夷民之必要啊!”何恒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楼观道主岐晖,也是当今道门北方的领袖,他不光人比王知远年轻,手段比之也绝对不差,武功比之宁道奇也是差不了多少了。

    更为重要的是,楼观道最为擅长的就是星算了,岐晖更是此中巅峰,在原本历史上,他就在大业七年预料到天下有变,后来投资了李渊,使得楼观道在唐初大兴。

    而且楼观道一向以“老子化胡经”为根本经书,多次与梵门发生冲突,双方的仇恨简直没边,斗了无数年。

    有他在那里,梵门绝对不可能有机会插手辽东六郡的。

    何恒轻轻点头道:“师弟恰好有一件事,既然师兄回来了,还望师兄替我办了吧。”

    “哎呦喂,老道这一把老骨头了,你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吗?成天就知道剥削我。”王知远叫道。

    何恒面无表情道:“师弟近日打听到,我道门宝典,昔年广成仙师所著的被扬州第一高手石龙得到,还望师兄给我找来。”

    “你要那鬼画符干什么?”王知远诧异到,对本身倒是不吃惊。

    事实上,作为道门宝典,本就是属于道门所有,也早早被无数道门先人研究了无数遍,书上那么多注解就大多为道门高人留下的,正是因为研究多了,所以他们把之列为四大奇书之一了。

    只是这个通篇鬼画符的功夫,实在是没有人练成,各门各派也就不重视,所以才被一些心怀不轨之人得手,流落到江湖上。

    对于何恒要这个根本不可能练成的东西,王知远很是诧异,也很担忧:“师弟你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那个鬼画符根本不可能练成,而且稍有不慎就会走火入魔,身体爆裂而死。以师弟你的天资,成仙了道也非不可能,何必去求那东西呢?”

    何恒摆了摆手道:“师兄不要担心,师弟有自己的路子,不会强求那的,只是出于好奇和借鉴,才望师兄给我取来。”

    王知远紧紧看了看何恒一眼,叹息一声:“师兄知道你的性子,决定的事情谁也改不了。唉,罢了,罢了!师兄会给你送来那的,不过师弟你可千万不要逞强,那东西根本就不可能练成。”

    “师弟知道,劳烦师兄了。”何恒笑了笑。

    王知远叹道:“不知师弟你最近在干什么,才要我去办这件事?”

    何恒拿出一份奏折,递给王知远道:“这就是师弟最近忙的。”

    王知远好奇地看着那那奏折,只一眼,面色顿时大变,颤抖的看着何恒,竟一句话都说不出。

    何恒冰冷的一笑,目光看向那天空。

    ……

    大业十年七月十日。

    这天如往常一样,一干大臣一如既往的来到皇宫外听诏,准备上早朝。

    几位又是要奏的大臣不断的看着自己的奏折,推敲着有没有纰漏。

    让人意外的是,一向不上早朝的国师玄微真人今天居然也早早出现在这里,黄金织成的道破严肃裹体,整个人带着一抹严肃,或者说……寒意。

    看见何恒,一干大臣都上前来和他打招呼,何恒在朝野的人缘还是不错的。这得于他超然的地位,诡异强大的神通,还有从不争权政治态度。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即使何恒不怎么出现,也是有人看他不舒服的,比如几个老儒,一直说他是妖道,妖言惑众之辈,曾让杨广废除其国师之位,不过被其驳回。

    今天他们看见何恒,也是没有好脸色,直接板着脸,似是不置可否。

    何恒没有搭理他们,也没有与任何人交谈。今天他是来做一件大事的,做了这件事,他将与这天下大半的人为敌。

    不过于他而言,举世皆敌又何妨?

    不久就有太监前来宣旨,让群臣入殿觐见。

    何恒走在群臣前面,带头第一个进入早朝的大殿,他的目光看向了已经威严端坐在大殿龙椅之上的杨广,杨广也看向了他,他们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坚毅。

    点头示意了一下后,何恒默然走入大殿之前,距离杨广最为接近的地方。

    其他大臣分成文武官,各自排列着,而何恒则是鹤立鸡群的站在中央,直面着杨广,这也是他最被人诟病的地方。

    “臣等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诸多臣子行三拜九叩大礼,而何恒只是对杨广微微做了一揖。

    待三拜九叩的大礼完成之后,杨广坐在上方肃穆道:“众爱卿平身!”

    “多谢皇上!”群官谢罢起身,井然有序的站立这。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早朝,一个个官员把一些自己难以决定的大事纷纷呈上,请杨广定夺。

    杨广十分娴熟的处理着一件件大小朝政,有些无法当即决定的事情,就先搁置,等待会再商议。

    何恒则是淡淡地看着这一切,仿佛什么都与他无关。

    就这样,半个时辰很快过去了,杨广终于处理好一切事务,蓦然望向群臣道:“尔等有事启奏,无事则就此退朝!”

    群臣相互环顾一下,均无事要奏。

    这时,何恒突然抬头看向杨广,淡淡道:“启禀皇上,贫道有事要奏。”

    杨广把目光盯着何恒,右手伏了伏龙椅,问道:“不知国师有何事要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