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二十六章 总有刁民要害朕(为盟主战神阿瑞斯加3/10)
    杨玄感被关陇集团支持,在杨广亲征高句丽的关键时刻举兵谋反,率兵围攻大隋京都洛阳,却不料杨广早有防备,刑部尚书卫玄率军六万,前去勤王。

    杨玄感于之在洛阳城外对峙,一时难以攻破,战局僵持。

    原本历史上,杨玄感同样是在起兵围攻洛阳时与卫玄鏖战的。只不过那是在大业九年,杨广二征高句丽的时候他起兵谋反的,那个时候他的准备比较充分,而现在提前了一年,准备的不够充分,而卫玄则是早被杨广命令,做好了准备。

    所以原本杨玄感在几次激战后破了卫玄军的历史,现在成了二者僵持不下,在洛阳城外鏖战不休。

    这时,原本远在高句丽的大隋右翎卫大将军来护儿突然率二十万大军出现在洛阳之地,打得杨玄感措手不及,几天就土崩瓦解。

    来护儿就是历史上率军平定杨玄感之乱的隋将,乃是杨广的死忠,在历史上,宇文化及叛乱杀死杨广之后,他誓死不从,被叛军杀害。

    而这一次,他在杨广的密令之下,假借与高丽王在平壤对峙之名,偷偷在水路以二十万大军早早回返,极速平定了杨玄感之乱。

    然后他迅速打通被杨玄感截断的隋军粮道,让杨广大军解决了粮草问题,继续进军高句丽。

    ……

    “哼,杨玄感这厮一家深受皇恩,享尽荣华富贵,却不思报主,胆敢叛乱,果然狼子野心。”大帐里空无一人,何恒独自站在杨广身边,杨广冷冷看着手里来护儿传来的捷报,不时发出冷笑:“杨玄感这厮兵败之后畏罪自杀,不过他以为这就没事了吗?朕已下令,将他乱刀分尸,剁成一块块肉,挂着洛阳城上爆晒三日,以儆效尤。”

    这般说着,杨广继续气恼道:“杨玄感这厮果然早有歹意,若非国师早早提醒朕,否则朕这一次征讨高句丽的大计就要被其破坏了,他死时还说,他父亲当初还留下一个‘杨公宝库’,里面收藏无尽珍宝,得之必得天下,当真一派胡言,一派胡言!”

    何恒笑道:“陛下何必与这等小人置气?”

    杨广摇了摇头道:“朕只是不明白,朕即继位以来,一直励精图治,创科举,开运河,破契丹,征伐土谷浑,分类突厥,这些哪一件不是有利千秋万世的好事,可是天下就没有一个人明白,一个个刁民总要反朕,一个个贵族总要谋逆?”

    “那是因为你做的太多了,这些事情做了任何一件都是一代英主,可是你却照单全做了,领先时代一步是天才,领先了两步就是疯子了。”何恒摇了摇头,叹道:“那是百姓愚昧,不识陛下之雄心,所以陛下才要大兴教化,开万民之智慧,让他们明白您的伟大。”

    杨广点了点头:“国师所言甚是。最为可恶的就是那些贵族,如宇文家,如李家,如元家等等,他们这些关陇贵族,自以为大隋建立有他们一份功劳,就目中无人,不把朕放在眼里,成天想着争权夺利,不思天下百姓,这天下的苦乱一半就是由于他们。”

    说到这里,杨广厉声:“待朕扫平高句丽之后,就是着手对付他们的时候,他们以为朕不知道他们干的那些事吗?杨玄感这厮就是被他们指使,才有胆子叛乱于朕的,日后绝不能放过他们。”

    何恒躬身道:“陛下圣明,不愧天道认可之君,这些人都是天下的蛀虫,败坏您大业的罪魁祸首,只要消灭了他们,这天下万民才可真正平定。”

    杨广笑道:“国师你我二人在此,就不必多礼了,有你这等神通广大之士助朕,何愁天下不定,万民不兴?无论高句丽还是关陇的逆贼都是跳梁小丑,朕的目标是整个天下,真正的天下。”

    何恒似是颇为震撼道:“陛下雄心,万古未有,定可一扫寰宇,荡尽天下。只不过……”

    何恒的语气有些犹豫。

    杨广皱眉道:“国师有何话就直说,你我之间不需要那等虚伪。”

    何恒点了点头道:“依贫道来看,这高句丽、关陇贵族都不过跳梁小丑,难以匹敌陛下,您荡平天下真正的对手还是另有其人,他们才是这天下最大的蛀虫。”

    杨广不解问道:“这天下还有什么东西称得上朕的大敌?”

    何恒望着杨广的眼睛,默然吐出两个字:“梵门!”

    “梵门?这不过一帮秃驴而已,成得了什么气候?”杨广不啻道:“国师你可不要因为你之道门与梵门的关系不睦,就在朕这里危言耸听。”

    何恒叹息一声道:“贫道也想自己是在危言耸听,可实际不是啊!梵门之害,大于天啊!”

    杨广蹙眉道:“还请国师祥说。”

    何恒道:“陛下可知历朝历代以来,诸位君王均有灭梵之举?”

    “这个朕有所听闻。”杨广点头道。

    历史上著名的灭梵事件主要有三武一宗灭梵,即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和周世宗,现在已经发生的是前两个。

    “那陛下可知那几位皇帝为何灭梵?”何恒问道。

    杨广蹙眉道:“这个朕不太明白。”

    何恒道:“只因梵门太贪,阻碍了天下的发展,还染指皇权,行代天择主之事!”

    “什么?代天择主!”杨广面色变得冰冷。

    代天择主这说起来好听,但在他这个当今天子听来,不就是造他反的意思吗?无论哪个君主心里,第一大罪都是谋反,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尤其是杨广刚刚经历了杨玄感的谋反,对这种事情更是深恶痛绝。

    原本听到何恒前面的话,杨广还有点不以为然,但说到最后,他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何恒继续的:“不知陛下可知梵门之中有一个‘慈航静斋’?”

    杨广沉声道:“朕曾听闻过这一门派,据说这乃是一个全是女子组成的梵门宗派,以修天道为本,一直与世无争,据传有古今四大奇书之一的《慈航剑典》。”

    对于杨广的话,何恒笑了笑:“以陛下日理万机之劳碌,都知慈航静斋之名,她们又岂是真的只是静修天道之辈?”

    “据贫道所知,慈航静斋每逢天下大乱之际,就会派遣出其当代最优秀的那位弟子,选择一位‘真命天子’,辅佐他一统天下。”

    “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就是真命天子,哪里需要她们一群尼姑来承认!”杨广愤懑道。

    何恒道:“陛下自然是真命天子,但是恐怕慈航静斋她们是不会认的,她们当代选择的那位可不是您……”

    “是谁?”杨广问道,眼里弥漫一丝愤怒的杀机。

    “李渊的二儿子——李世民。在他小时候,一向是慈航静斋走狗的宁道奇就上门说其二十岁必可济世安民,所以李渊给他起名李世民。”何恒嗤笑道。

    杨广不啻道:“朕的天下,哪里需要他来济世安民?!妖言惑众,叛逆,叛逆!”

    何恒道:“慈航静斋乃是梵门之首,她们的这一行为就是梵门整个的意思。”

    杨广怒道:“梵门不过一化外蛮夷的宗派,在自己国家都混不下去,居然敢来我泱泱华夏放肆,插手我中原神器,不当人子!”

    何恒凝重道:“梵门虽是大逆不道,可是他们的确有这个实力。陛下可知这天下有多少寺庙,贫道统计过,整整五千所寺庙,这些还是有名有姓的,其他的杂牌就数不胜数了。而一个寺庙光说僧人至少也有几十,大的几百几千,更别谈他们的佣户,以及香客。”

    “天下所有的僧人合起来恐怕有数十万之多,再加上他们信众,这种影响力之大,梵门若是要反,恐怕顷刻之间就可云集数百万之众!”何恒面色极端凝重,继续道:“而且即使梵门不反,他们的存在也是对天下的一大毒瘤,每个寺庙的僧人都是不事生产,要靠所谓‘化缘’,但哪一个寺庙不是富得流油,香火日夜不灭,占据方圆数十上百亩之地,也不交朝廷税收,这样一长期积累,他们不知囤积了多少财产,又拉扯了多少朝廷财政的进步,梵门不除,必将祸国殃民。”

    杨广沉吟不语。

    何恒继续道:“陛下你可知,梵门静念禅院位于洛阳南郊,寺内建筑加起来达数百余间,俨如一座小城,正中处有七座大殿及一座阔深各达三丈,高达丈半的小铜殿,可知其财力之深,又收刮了多少民脂民膏?”

    “那慈航静斋的传人,每一代都是天香国色,与天下豪杰有着各种瓜葛,慈航静斋本代斋主梵清惠与其师妹就与镇南公宋缺、宁道奇、李渊等人有着诸多关系,而慈航静斋的传人绝不会只她们,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天下又有多少枭雄、英雄会与她们有关?”

    杨广面色微变,他知道,这就是慈航静斋最可怕的地方,她们的人脉遍及天下,振臂一呼之下就有无数旧"qing ren"来替她们送死,与这相比,其本身的力量反而微不足道了。

    何恒最后道:“陛下可知,当年陈朝灭亡,和氏璧就是落在慈航静斋手上,而现在,她们准备拿出来,以此寻找真命天子,或者说,是在为李世民造势。”

    杨广面色陡然一沉,吐出两个字:“逆…贼!!”

    何恒与杨广长谈一夜,杨广虽然没有明确答应灭梵之事,但是观其面色,何恒知道,他已然对慈航静斋,甚至整个梵门动了杀机。

    杨广他从来不是什么宽宏大度的主,而且无论哪个帝王,都不可能容许慈航静斋这等宗门存在,而梵门……他们现在太强了,树大招风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