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踏破辽东城,踏平高句丽。”宇文述一声令下,十余万隋军咆哮而起,箭雨如潮,澎湃涌向辽东城头。

    辽东城前的护城河早已被填上,隋军得以通顺来到城墙之下,架设着云梯,攀爬涌上城头。

    在他们背后,数十台投石机不断投射着被燃起的石块,砸至城中,摧毁了一座座建筑,一道道高句丽百姓哀嚎的声音响彻,痛彻心扉。

    城墙上,诸多高句丽士兵望着那惨绝人寰的城池,痛声大哭,疯狂反击着,一块块石头在上面砸下,把一个个隋军砸落。

    高句丽剩下的士卒都是哀兵,此刻拼死与隋军厮杀着,一个个都在绝望下爆发无与伦比的杀伤力,隋军先头部队死伤惨重。

    看着那些一个个被高句丽军临死反扑围杀的士卒,宇文述看的大为心疼,其实以辽东城如今断粮断水的情况,一个个士卒都是又饥又渴,只需再围一天,就保管他们再无人可拿的起刀了,届时再出兵,保管可以一举功成。

    而现在出兵,面对的却是绝望而没有完全乏力的高丽军,死伤之重简直让他不能接。要知道,他的这些士卒都是那种不逊于杨广禁军的精锐之兵,每一个都比得上两三个寻常杂兵的,乃是其不知耗费多少力量才培养起来的,损伤一个都是巨大的损失。

    原本可以简单胜利,以最微弱的代价打赢的一战,这杨广这么一搞之下,他足足要耗费几倍的损耗才可以赢下,这让宇文述如何不心疼?

    他犹豫的想让手底下的士卒缓一下,却被杨广看着眼里,严令他快速打下辽东城,否则提头来见。

    “可恶!”宇文述暗暗咬了咬牙,知道无法了,只能想着尽量减少损失,纵身一个飞跃,提枪攀上辽东城头,身先士卒杀向高丽军。

    在他身后,数万隋军涌动,紧随着杀尽辽东城,此刻那辽东城门终于被破开,隋军十余万大军疯狂涌进,杀进大大小小的巷口。

    宇文述大喜,率军与高句丽最后残兵一决死战。

    “可恶,你们这些汉狗,犯我高丽,毁我家国,夺我国土,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高句丽守将拼死反抗,声音凄厉,数千最后的高丽军带着死志,仿佛疯狗一般扑向周围隋军,撕咬搏杀着。

    “一群化外蛮夷也敢犯我天朝上邦,尔等找死!”宇文述冷笑一声,下令放箭,漫天箭雨落下,一排排高丽军接连倒下。

    “你们……你们这些禽兽!!”看着遍地尸骨,那高句丽将领凄厉惨叫着,持刀杀向宇文述。

    宇文述狞笑一声,手里长枪一挑,那将领双腿被他刹那刺断。

    “去死!”那双腿断了的高丽将领没有倒下,身体倾斜着,一刀劈向宇文述。

    宇文述又是一枪,那将领双手经脉被其挑断,那高丽将领再无力拿刀,在地上匍匐着接近宇文述。

    “哼,不过一个蛮夷,在本将眼里跟死狗也无差别,居然害得我损失这么多人,死也不能让你死的痛快。”宇文述一声冷哼,把他一脚踢开,却不料那将领趁此机会,狠狠在他腿上咬了一口,撕下一大块血肉。

    “啊!”宇文述惨叫一声,一掌劈下,将之打死。

    “哈哈哈哈!”那将领死时依旧在大笑着。

    “可恶,高丽!”宇文述的面色有些阴沉,通过刚刚这一将领的表现他才发现,自己原来太看轻高句丽这一化外蛮夷了,要是高句丽人人都是这样的硬骨头,杨广让他一路打下去,他不知要损失多少士卒啊!

    “不行,要让这些蛮夷贱种知道我天朝上邦的威严才行,不肯臣服,就杀到他们怕了!”宇文述面色一狠,立即叫来传令兵。

    “传本将令,高句丽下贱之民,不尊我天朝上邦,致使我数万大军惨死异国他乡,今破辽东城,当以此城一应老小之鲜血,祭奠诸将士在天之灵!”

    “将军你是意思是……屠城?”那个传令兵惊呆了,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宇文述冷冷道:“从现在起,至明日此时,一日里,杀尽此城一切低贱之民,不分老小,不分男女,一个不留,扬我大隋之威!”

    “末将遵命!”

    一道火焰纷飞,隋军进城的十余万之众猛地一颤,同时看起了手中的刀,迟疑下眼睛逐渐通红。

    连日的征战下,身边一个个兄弟葬送在这辽东城下,花费了数万人的代价才进入这里,隋军一个个都早已精神疲惫了,他们需要发泄,而发泄最好的方法就是……杀人!

    杀!

    一个个高丽百姓倒在隋军的刀下,这里面有老人,有孩子,有妇女,各种各样。凄厉的叫声响彻这城池,一道道怨恨或是诅咒的、绝望的嘶吼连绵不绝。在这一刻,只要是活着的,没有一个可以躲过隋军的屠刀。

    鸡犬不留!

    这句话十分适合现在辽东城的情况。

    或者可以说,这是……人间地狱!

    当半日之后,何恒随着杨广进城之时,辽东城这个曾经的高句丽三京之一的城池,此刻寂静的可怕。

    听不到任何一丝声音。

    地上尽是尸骨,模糊不堪。

    一个个房屋倒塌了,火焰把土地燃作焦土,鲜血把这焦土染的血红。

    即使杨广这个杀人如麻,赫赫有名的暴君也为此惊呆了,他不过回去休息了半日,宇文述居然就做出了如此大事,这罪孽以后恐怕还要落在他头上。

    “宇文述,关陇……”杨广面色格外阴沉。

    “无量天尊!”王知远震撼着目光,最后化作一声悠久的叹息,默念后土往生经。

    石之轩这个邪魔之王也是有些色变的看着这被杀的干干净净的城池,他突然发现自己作的恶比之这起来还不知差了多少倍,他道行还太浅。

    石之轩都如此,随同杨广而来的诸多官员、将领更是目瞪口呆,惶恐无比,许多人受不了在那里呕吐着,还有几个儒生在哀嚎着,指责宇文述,大失仁义,尽负圣人之言。

    从头至尾,只有何恒面色始终保持着平静。这种事情,在上一个世界的最后,他可是司空见惯了。毕竟那是一帮江湖中人,要统治天下能用什么手段?自然是暴力手段。

    “不过这个宇文述,也是个狠人啊!”何恒颇有感叹,他之前小看了这位大隋左翎卫大将军了,这家伙不愧为宇文化及的老子,够狠辣的。

    辽东城十余万百姓,他竟真的鸡犬不留了。

    不对,他还留了一些,留了一百多位妙龄少女,衣衫褴褛的安置在军营里,据说原本是有上千人的,被他手底下的士卒***的只剩下一百余个,个个面露死灰,绝望地活着。

    看到杨广的到来,他立即上前喜道:“陛下,臣宇文述受皇令,已破辽东城。另外,臣擒下几位高丽美女,个个标致无比,国色天香,特献给陛下。”

    这般说着,宇文述完全不顾杨广有些发黑的面色,让人献上几个惊魂未定的高丽女子。

    他才不会承认,他就是在恶心杨广,败坏其名声。杨广借高丽之刀损他军力,他宇文述岂是随意可欺之辈。

    杨广脸沉的发紫,按耐住怒火,狠狠看着宇文述,终究没有说什么。现在还不是与四大门阀,与关陇贵族翻脸的时候,而且宇文述所为虽不对,但对高句丽的屠城于隋军而言却是许多士卒军心所向,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等日后再来与宇文述清算了。

    这样想着,杨广冷冷看向其献上的几个高丽美女。

    宇文述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几个高丽女子都是长得极其妩媚、绝美,甚至不逊于杨广最宠爱的萧后,不过这在此刻的杨广心里却是起不了一丝波澜。

    而就在这些女子被宇文述手下士卒带上之时,一看到杨广,其中两个就猛地对视一眼,眼里杀机与怨恨弥漫,她们袖口同时出现一口利剑,仿佛惊鸿一般地刺向杨广。

    “恶魔,死!”

    剑如奕棋,仿佛不经意一点,却是仿佛一点灵光,让天地之局瞬间活里。

    她们出剑的手法,行刺的方法,与上一次傅君婥的竟完完全全一样。

    那么,她们是否也是那“奕剑大师”傅采林的弟子?

    此刻,没有人想这个问题。

    诸多隋军将领猛地色变,一个个侍卫拔剑出鞘,涌向那刺客。

    这其中就以宇文述最为快速。

    这几个女子可是他献上的。

    上一次,他儿子宇文化及找的舞女有高丽刺客,这一次他献的女子也有高丽刺客,这个事情要是搞不好,他宇文家跳到黄河也洗不干净。

    只不过何恒远比他更快,一刹那间就出现在杨广身前,嘴角勾着一丝轻笑,一掌往前一加。

    两个高丽女子应声而落,瘫倒在地上,被一众赶来的侍卫擒拿而下。

    “无道昏君。”“恶魔!”

    二人怒骂不绝,带着无尽恨意看着惊魂未定的杨广,似是恨不得生吞了杨广。

    “唉!”杨广恨恨地看了看宇文述,都是他啊,他的名声恐怕彻底臭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