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上,隋军围攻高句丽三京之一的辽东城的时候,杨广曾经下了一个很愚昧的命令。

    杨广是这么说的:“今天我们吊民伐罪,非为功名。不许轻军独进,以致失利败亡。凡是军事进止,皆须奏闻待报,毋得专擅。”

    意思就是隋将不得擅自作出任何有关作战决定,必须先向他报告后再听从命令。这使得隋军在战场上很被动。隋将在做每个决定的时候都要先派人驰报远在后方的隋世祖,这就延误了军情。高句丽的军队也因此有充足的时间进行重整和反击。

    高句丽几次出战不利,于是就闭城固守。杨广命令各军攻城,同时又命令诸将,高句丽人若请降,就安抚接纳,不得纵兵劫掠。高句丽人每每在城将要被攻陷时就诈降,将领们奉杨广旨意,不敢擅作主张,先命人飞马奏报炀帝,等到答复回来,城中的防守已调整巩固好了,随即高句丽又开始死守。如此再三,杨广仍是不醒悟。

    就这样,隋军整整围了辽东城五个月都没有攻下。

    但这一次,杨广在被何恒算计了一下,已经下定决心,要一举踏平高句丽,作为曾经灭陈统帅的他,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再不想接受高句丽投降的情况下,自然不会下什么不让将领随意出战,每事都需汇报的命令,也不许高句丽投降。

    故而在这一次,与真实的历史有着巨大的不同了。

    杨广在自身主力与高句丽在辽东城决战之时,同时以三十万陆军、二十万水军,共同组成了一支海陆军队,自海路绕道,直接攻向高句丽的首夺平壤。

    这样直接让本来就兵力不足的高句丽腹背受敌,首尾难以兼顾。高丽王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不得不自辽东这里抽调了部分兵马,回援平壤。

    而这也使得辽东城这里岌岌可危,这个高句丽三京之一的城池,已经几乎被破。

    “好,刚刚右翎卫大将军来护儿传来捷豹,他率江淮水军,自水路攻向平壤,欲回援的高丽军,大破之,正在追击。”杨广看着手中的战报,大喜过望。

    众多将领一同贺道:“恭喜皇上,踏平高句丽,生擒高丽王,指日可待。”

    “好,借诸位爱卿吉言,等破了高句丽,朕再论功行赏。”杨广龙颜大悦,举杯敬向诸多将领。

    这时,有位将领进入大帐来,喜道:“刚刚宇文将军传来捷报,他打破辽东守军,差一点就攻克辽东城,并以目前情况,只需一日,必可彻底瓦解辽东城,特此通告陛下。”

    “好好好!”杨广大喜过望,看着众人道:“诸位爱卿,且随朕一同前去,看我大隋雄师,如何踏破高句丽三京之一的辽东城。”

    诸多将领急忙劝道:“陛下三思啊,这辽东城此刻乃是大军交战之地,烽火连天,危险万分,陛下乃万乘之躯,岂可犯此险?”

    杨广顿时怒道:“你们把朕当做什么了,娇滴滴的大姑娘吗?当年南下伐陈之际朕也是亲身上阵杀过敌的,拉的起五石的弓,真以为朕手无缚鸡之力吗?”

    “臣等不敢,只是战场之上太过危险,陛下怎可亲入前线战地。”众人再劝着,杨广却是一意孤行。

    这时,何恒上前道:“无量天尊,陛下与诸位都不要争了,既然陛下愿上前线体察战情,那就让陛下去了。有贫道在此,天下绝无一人可伤陛下一根汗毛,诸位还请放心。”

    听到何恒的担保,杨广喜道:“国师神通广大,有通天彻地之能,他既然担保朕无事,尔等还担心什么?”

    诸多将领面面相觑,看了看何恒,最后除了几个人之外,其他都点了点头,那几人见此与只好点头。

    何恒眼里幽光一闪。

    这些时间,何恒早已通过种种手段彰显了自己的“神通”,在加上阴神、阳神境界所具备的强大精神力量,以大天世界的秘法运用,发挥出这个世界大宗师所不具备的可怕威力,早在明里暗里把这些不到阴神境的将领一个个影响控制了,虽然叫他们去死或者造反之类的事情估计不行,但对于这等他们内心本就犹豫中的事情却是可以让他们做出“正确”的抉择。

    这就是阴神境以上的厉害之处,以精神力量不知不觉的影响着他人,这个世界的宗师、大宗师强者虽然也同样具备着精神力量,却是因为世界历史底蕴不足,对于这一方面的探索力度却是不够,运用上比之大天世界差了不知多少,难以做到何恒这样运用自如的影响、控制他人。

    杨广见这些将领不在阻拦,顿时大喜,嘉许地看着何恒,十分满意。

    事实上,他亲上前线是有自己的目的的,关陇贵族在军方的权力也是非常大的,虽然杨广他明令他们出兵攻城,但关陇的将领却完全有能力欺上瞒下,以另外的军队攻城,自己躲着后方。

    所以为了消磨关陇势力的实力,杨广要亲自站在那里,让宇文述他们这些关陇将领没有机会偷梁换柱。

    而他帐下这些将领也有不少是关陇的人,自然知道自家处境,故而在带头阻拦着杨广前去前线。

    而何恒替他解决了这个问题,自然让杨广极为高兴。

    他当即起驾前往辽东城下,何恒等人跟随。

    当他们来到辽东城时,宇文述早已得到消息,无奈只好把原本准备攻城的其他隋军换回杨广要求的,直属于他的关陇精兵。此刻,他正在与高句丽在城下对峙着。

    看得出来,辽东城此刻的高丽军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个个充满了颓废与绝望,被围困许久,他们早已弹尽粮绝,水源与粮草都被隋军切断,而且此刻平壤那里正在与隋将来护儿决战着,根本无力支援他们,这里的高丽军根本是孤军奋战,没有任何援助。

    交战这么久,连他们自己都知道,根本不可能守的住这里了,可是他们无路可退,也不能退。

    他们的身后就是鸭绿江,然后就是国内城,高句丽最广袤荣盛的地方,他们妻儿老小赖以生存的国土,他们不容退。

    绝望的高丽军队所爆发的力量是巨大的确,所谓哀兵必胜就是此理,这也是宇文述不愿意让自己嫡系的关陇军出战的原因,因为高丽军绝望的最后反扑下,绝对会大大损伤他的力量。

    只是杨广却不会给宇文述机会,也不会给关陇贵族机会。

    宇文述明白这一点,恨恨地看了看前来监军的杨广,还有站在他一旁何恒。

    对于宇文述充斥杀机的目光,何恒不置可否,心里却在盘算着,要不要让宇文述这个大隋左翎卫军的统帅,关陇贵族的高层之一,在这里丧生。

    战场之上,刀剑无眼,随便来个流矢,这位宇文大将军壮烈殉国应该不是什么无法让人接受的事情吧?

    何恒思忖间,辽东城下的战斗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始了,隋军的士卒已经疯狂杀上城头了,高丽军现在连箭都没有几根了,只能与隋军短兵相接,让何恒想让宇文述死于流矢的计划破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