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十四章 当场演法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十四章 当场演法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何恒与王知远身着杨广特意准备的紫金道袍,上绣阴阳八卦、乾坤锦绣之图,头戴七星冠,扎混元巾,拂尘轻轻一甩,面容庄严肃穆,好一副得道高人的样貌。

    在崔凤举的带领之下,何恒二人很快穿过层层宫殿,来到一处恢宏的大殿之中,一位身着龙袍,头戴紫金冠,面容尊贵,带有坚毅目光中年男子立即就在诸多人簇拥之下迎了上来。

    此人正是大隋的帝王,杨广。

    他看见王知远,上前颇为感慨道:“王师,自二十年前扬州一别,弟子就一直挂念您,没想到今日才再得一见。”这般说着,他对王知远弯身一礼。

    王知远慌忙上前道:“陛下使不得啊,使不得!这是在折煞贫道呀,您乃万金之躯,日夜操劳,持掌苍生社稷,万民生死,而老道我不过山野道人一个,怎受到了如此,万万使不得呀!”

    杨广却是肃然道:“您与朕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弟子尊敬师长,这本就是礼法,有何不可?”

    “这……”王知远一时语塞,看着杨广的目光仿佛大为感动,叹道:“陛下真是千古圣君,对我一个老道尚且如此尊重,更何况天下百姓?这实为万民之福呀!”

    “老师缪赞了,朕要做的还有许多不足呢,要不然老师这次来时也不会被几个反贼骚扰了。”杨广这般说着,目光看向了何恒,问道:“这位就是玄微仙长了吧?”

    何恒微微一笑,单手作揖道:“山野小道玄微见过陛下。”

    杨广连忙道:“免礼免礼,玄微道长之神通,朕早已听崔凤举说过了,天下有道长这等神通广大之辈,实在是朕之福,大隋之福,天下百姓之福啊!”

    “陛下过奖了,贫道不过一点微末道行,但不得如此夸赞。”何恒谦虚道。

    杨广却是摇了摇头:“玄微道长呼风唤雨,以五雷正法诛杀杜伏威、辅公祏这两个逆贼,震慑了诸多鼠辈,为朕稳定天下立下大功啊,这再如何夸赞也是不为过的。”

    这样说着,杨广叫道:“来人,给二位道长赐坐。”

    当即就有人送来两张椅子,何恒二人推辞了一二,然后就坐了上去,杨广回到大殿最上处的龙椅上,笑看着王知远:“不知老师近来可好?”

    王知远道:“托陛下鸿福,老道我在大茅峰上苦修二十载,身体却是硬朗的狠,虽然比不得我这师弟的仙体,但也不是凡尘俗病可染。”

    “王师道行日益高涨却是可喜可贺,恐离羽化飞升之时也是不远了,弟子先于此恭贺了。”杨广抱拳道。

    “多谢陛下金口玉言,老道离飞升还是差了许多哩!”王知远面上感激着,心里却是把杨广骂了几百上千遍。

    实际上,道门之中为了表示自己高人众多,一般只要是个有名的人物死了都是叫做羽化飞升,但自古以来正儿八经、的的确确飞升的能有几个?事实上,道门里说人家要羽化飞升,跟咒人家死是没什么两样的。

    杨广说王知远要羽化飞升,在他听来就是咒他死的意思。王知远心里苦啊,可偏偏还不能发作,只好看向何恒。

    何恒却是默不说话,小口喝着杨广叫人上来的茶。

    这时,这殿下突然有一披甲之人霍然站出,面容倨傲,抱拳跪向杨广道:“启禀圣上,臣听闻这位玄微道长乃是得道高人,有呼风唤雨之术,却是有些不信,还望陛下恩准,让他当场演示一下。”

    “唉!宇文爱卿你何必如此,玄微道长乃是王师师弟,王师乃是朕之老师,他的师弟就是朕的师叔,你安可质疑于他?”杨广怒道。

    “臣不敢!”那人恭敬的低下了头,然后又道:“只是臣实在有些好奇仙家手段,想请玄微道长让我开开眼界,看看与我等凡俗之不同,绝不是有意冒犯玄微仙长。”

    “这……玄微道长你怎么看?”杨广把目光看向何恒,也略带些好奇。

    何恒环顾了一下四周头都有些低垂的大臣,起身道:“既然这位宇文大人要看看贫道本事,贫道自然没有不允之理。相必在场的诸位大隋重臣也都想见见我道门正宗之神通吧?”

    “的确如此,还请仙长演法!”几位儒生打扮的官员带头之下,殿下所有大臣一同看向何恒。

    何恒也冷眼看着他们,上前一步道:“陛下统御四海,事务繁多,龙体难免受累,今日就由贫道向上天请下一杯甘露,助陛下福寿连绵吧!”

    “多谢仙长。”杨广先是对何恒一谢,然后当即令人拿来玉盏,放在何恒身前三丈之地。

    何恒微微一笑,眸中带着深邃的光芒。

    诸多大臣们争相盯着何恒的一举一动,要找出破绽,在圣前邀功。

    他们这些老狐狸才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仙术之说,都不过江湖术士骗人的把戏罢了。

    王知远也有些紧张的看着何恒,虽然他对何恒十分有信心,但也更知道自家底细,对于何恒此次到底能不能也没有把握。

    “希望师弟不要是一时气盛所言啊!”

    杨广坐于上方龙椅之上,眼睛也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何恒,他自诩可比秦皇汉武之君,可绝不想同样被江湖术士骗了。虽然有崔凤举的一再担保,说何恒的的确确是得道之士,可是帝王生性多疑,杨广在没有亲自确认之前岂会全信全信?

    何恒看着身前的被人捧住的玉盏,冷冷一笑。随即他张开白皙如玉的双手,掐动着某种不存在的法诀,口里还念念有词,诸如什么太上道君之类的,一副神棍的样子,这更让诸多大臣们认定了其是个骗子,等着揭穿他的真面目。

    何恒的面前十分肃穆,手里一道碧波一般的真气缓缓缭绕,空气逐渐湿润起来,一滴滴水珠在凝聚着。

    这是何恒当初与梁萧学来的周流六虚功中的周流水劲,经过他在真武派一年结合大天世界的一些武学改进之后却是更加玄妙,做到了万化无穷的境界。以真气为引,汇聚空气中的水蒸气,凝露为珠,汇聚成水。

    霍然间,大殿上的空间里出现了一团水液,何恒一指轻轻一点,那水液落入他身前的玉盏之中,不多不少,刚刚把之装满。

    “还请陛下饮用!”何恒带着笑意看向神色有些肃然的杨广。

    至于其他人,他们此刻都已然惊呆了,愣愣地望着那货真价实存在的水液,目瞪口呆。

    杨广有些激动的上前接过那盏“仙露”,一口饮下,顿时觉得一股清凉的液体迅速滋润他的浑身,他整个人都感觉到神清气爽,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不愧为仙家之物啊!”杨广叹道。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只不过是何恒在水里留下的一点真气,在他喝下之后,那真气就刺激了其浑身经脉、穴位,才会有这般效果。

    然而,这也只是假象罢了。

    杨广不知真相,神采奕奕地看着何恒:“师叔之能果然通彻天地,居然可让上天赐下这等仙露,实在难以想象,此乃我大隋之福矣!”

    这样说着,杨广指着一干大臣道:“现在尔等还有何可质疑玄微仙长的?”

    “臣等不敢!”诸多大臣虽然还是不太相信,但这些人精哪敢在这关头出来扫杨广的兴致?

    看见他们这么识相,杨广转头望向何恒道:“这些酸儒,平生读书太多,都成了书呆子,玄微师叔你千万不要和他们计较。您为朕求得仙露,劳苦功高,可要什么赏赐?”

    “贫道不敢!”何恒连连摇头,又道:“天上仙神之所以肯赐下仙露,这本身就是陛下治国有方,天下安宁所致,贫道不过中间一个引子,本来就无大功,安敢受陛下赏赐?陛下万寿无疆,大隋长治久安,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这就是对贫道最大的嘉奖。”

    “师叔当真高风亮节也!”杨广大笑着,对下面群臣道:“今日朕得上天赐下仙露,乃是天地都认可朕之伟绩,倒要看看,今后谁又可说朕是无道昏君?”

    “陛下圣明,万寿无疆,皇恩浩荡,寰宇拜服!”诸多大臣此刻一同跪下大拍马屁。

    何恒与王知远相视一笑。

    杨广却是很受用的样子,大笑道:“传朕旨意,摆下大宴,朕要与老师、师叔畅饮一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