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七章 大圆满道胎(为堂主误会美丽加1/2)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七章 大圆满道胎(为堂主误会美丽加1/2)

第七章 大圆满道胎(为堂主误会美丽加1/2)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太乙神门剑?既然尔等这么好奇此剑诀,今日老夫就与尔等讲解一番此剑的奥义吧。”

    悟真殿里,檀香袅袅,台阶之上,道台高坐,有人老者,目光熠熠,扫视着下方。

    何恒与诸多内门弟子盘坐与下方玉阶之上,目光炯炯地凝视着老者,聚精会神。

    这位是真武派一位长老,今天前来讲道,在众人的提问下,同意讲解“太乙神门剑”。

    主要是,何恒他们现在所学的三套玄功之中,“太乙神门剑”的名声实在太响,品级也是最高,曾经造就过一位纯阳真仙,纵然众人都知道它有些坑,但却仍抱着侥幸心理,想试一试,自己能否练成此剑,证道纯阳,叱诧宇内。

    人吗?都是有幻想的,尤其是年轻人,心高气傲,都会觉得前人做不到的事情,那是因为他们不行,自己一定可以。

    上方这位长老也是明白众人的心理,实际上,他讲道多年,经常遇到这种情况,都是些新来的弟子,忍不住要尝试修炼这“太乙神门剑”。

    “可惜了,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人真正的练成此剑,今天这些弟子也要蹉跎一段岁月了,然后才会知难而退。也罢,就当给他们的历炼了。”这位长老这样想着,开始讲解“太乙神门剑”之精义。

    “太乙神门剑,此剑它的根本奥义不在别的,就在于它的名字之上!”那长老开门见山道。

    “名字?太乙……神门……”坐于何恒旁边的宁寂微声念道。

    那长老继续道:“太乙者,太一也!为天地之根本,万物之本源,即‘道’也!而神门者,神秘之门,玄妙之门,精神之门。”

    他顿了顿,目光扫视下方,然后继续道:“太乙神门,这四个字连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天地根本奥秘的门户,只要掌握这一门户,自然就无往不利,这就是太乙神门剑的根本奥义所在。”

    “难道说,这太乙神门剑,就是需要掌握天地奥秘,窥到本源门径,才可发挥出最强威力?”何恒有些皱眉问道。

    “孺子可教也!”那长老点了点头,然后道:“所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掌握了天地之本源,万物变化之规律,一剑之下,自然斡旋造化,破开一切,这就是太乙神门剑威力无限的根本。”

    “只是,要把这剑练到巅峰,就必然要对天地法理明悟到一定层次,要‘知道’的越多,以大智慧御剑,破开诸天!”那长老叹息道:“所谓,生有涯,知无涯!这知识不同于修为,可以靠天赋和机缘,完全只能在岁月之下慢慢积累,人不活到一定岁数,经历众多,有些东西是绝对难以明白的。这也是为什么,太乙神门入门容易,若想有成却千难万难,从来都是无数岁月积累而成的原因”

    这么多年来,真武派强者早已对“太乙神门剑”的根本研究透彻,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感到无奈,这本来就不是靠天赋与机缘练就的。

    所以他们才完全不在乎这剑法,让每个弟子都学习。

    “好了,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下个月是江长老来给你们讲道。”那长老兴致有些不高,蓦然起身走了。

    “恭送长老!”何恒等人连忙起身行礼。

    待那长老走后,众人再攀谈了些许,然后就各自散了。

    何恒默默走回自己的院落,口里念叨着:“天地间的规律、门户,知道的越多就越厉害,怪不得,怪不得!”

    他的眼睛有些发亮。

    距他来这真武派已经一个寒暑了,他这具身体已经十八岁了。

    在真武派这些日子里,自然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师兄、师叔前来欺压之说,也没与什么师姐、师妹暧昧的事情。

    事实上,真武派作为玄门大派,门风极正,门下多是一心向道之辈,那些狗血的事情基本上不会存在。

    而且何恒也不像什么软弱可欺之辈啊!他也是有背景的,何家好歹也是九州赫赫有名的大族,在真武派这种玄门大派里也是有着不少人的,谁也不至于闲着无聊找他麻烦。

    何恒的生活就是不断的修炼,然后出去听道,与几个好友交流一下,相互促进。

    这段时间,他没有急于提升修为,依旧还是阴神大成的境界,但在武道境界上却不知进步了多少。

    无论是招式还是境界上,在这个堪称修行的圣地里,都有着长足的进步。

    武道修行,闭门造车是很难有所成就的,那些所谓的得到神功秘籍,深山老林苦修十几年,然后出来就天下无敌根本是无稽之谈。

    只有在不断的碰撞与交流,无尽磨砺与压迫下,才能让人快速成长。生有涯,知无涯,只有不断的学习与进步才可能真正做到,天下无敌。

    何恒今天听了那位长老的讲课之后,对“太乙神门剑”终于有着某些本质领悟了。

    这门剑法,之所以难以大成,就是因为需要无穷的知识与阅历,漫漫光阴下,不断磨砺。

    而他,诸天宝鉴在手,缺的从来不是时间。魂穿一方世界,在那里过个几十数百年,大天世界也只是一瞬之间。

    “这么说来,我真的有可能把此剑大成?”何恒的目光有些热切,这可是有望纯阳的剑法!

    这段时间,他也和其他人一样,一直苦练这套剑法,看看自己是不是那种有机缘练成此剑的人物。

    事实证明,还真是。

    应该是他如今已经有着一两百岁的心理年龄的缘故,经历与经验都是足足的。

    “太乙神门剑”,他一上手就练成了前两重,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第三重大成,距离第四重也只差一点契机。

    何恒估摸着自己,这几天就可以突破第四重了,练成那一式道胎境下绝顶的剑法。

    “幸亏这‘太乙神门剑’更多的是一种以剑为形的法门,根本的要义还是在前面四个字上,而不是那个剑字,否则我这种剑心不纯的人怎么看也不像有机会大成的。”

    何恒正说间,突然,仙室山巅一阵仙音响彻,朵朵祥云铺开,氤氲的紫气升腾在天空之上,天地间一阵剧烈颤动,整个仙室山都在摇晃。

    “这是?”何恒面色一惊,急忙向外而去。

    不光是他,这一时刻,整个仙室山都被这一力量撼动了,上至长老,下至杂役弟子都蓦地一惊,云集在山顶。

    何恒与众人来到临近山顶之时,只见一道清光涌动下,震动天地,轰鸣虚空,一道倩丽的身影升入云端,晶莹剔透的眸中带着毅然与坚定,她的身前是一扇巨大白玉门户。

    看到此门,何恒心头猛地一颤,这与他当初在空间裂缝力看见的,白玉禅最后顿入门户十分相似,只是却必那个浩大里许多,也更加玄妙。

    看见此门,何恒只觉道仿佛在面对天地根本奥秘,一切法理的源头。

    这是玄牝之门,也是众妙之门。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是天地最根本的一处事物,为万物根,孕无限生机,含无穷道妙,成就道胎境必经的一处。

    轰开此门,借天地之本源洗礼,这才是……道胎境!

    这个女子,她正在凝聚道胎!

    何恒冷冷地望着那空中风姿卓约,飘飘似仙的女子,眼神充斥着向往与憧憬。

    “不知何时,我也可以踏破此门!”

    而其他人,此刻都在嚷叫着,或是震惊,或是好奇,亦或者带着惊艳,凝视着那女子。

    “这是叶静秋叶师姐?天呐,她今年才二十四岁啊,居然凝聚道胎了,韩师兄当初也不过是二十二岁吧,几乎是我真武派历代最好记录了。”有人认出了她,大叫着,不敢置信。

    又有人惊叹道:“我真武几十万载以来,最好的记录是二十岁凝聚道胎,从未有人在十几岁凝聚道胎,叶师妹二十四岁凝聚道胎,这已经算是历代顶尖了,当今派里也只有韩初霁韩师兄可以压她一头了。”

    “还不止如此呢!”这是一个道胎境的强者,驻扎在外山门的真武派执事,他眼里毫不掩饰的露出羡慕道:“观这众妙之门的声势,与韩师弟当年凝聚道胎时的情景也是相差不远,恐怕叶师妹她这一次也是凝聚的大圆满道胎啊!”

    要是他当年也是凝聚的大圆满道胎,怎么会选择做一个执事,在这里看山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