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字术”最根本的奥义就是以心灵感悟字体的玄妙,参悟其中与天地冥合的要义,而不是看它形体,而是字的“神”。

    何恒精神力量猛地席卷而出,覆盖那石碑之上,“解字术”通明解析。

    “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动静知宗祖,无事更寻谁?

    真常须应物,应物要不迷。不迷性自住,性住气自回。

    气回法自凝,壶中配坎离。阴阳生反复,普化一声雷。

    白云朝顶上,甘露洒玉京。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

    坐听无弦曲,明通造化机。都来二十句,端的上天梯。”

    铺天盖地的磅礴气机霍然涌来,何恒面色端的一变,心神竟有些动摇。刚刚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一片浩瀚的宇宙,一道道璀璨光辉,无穷无尽的“炁”……

    “这就是纯阳之道韵吗?历经几十万载光阴,依旧永存,浩荡无穷!这点存在,才是我辈应该追寻的,其他种种,与这相比又算得了生命?”何恒稳固下心神,暗中毅然道。

    在另一边,萧通在肃穆道:“想必你们也看见了。养气忘言守,降心为不为。动静知宗祖,应物要不迷!这就是我真武立派之宗旨,历经几十万载不变的根本,尔等切记!”

    “谨遵师兄教诲!”何恒等人肃穆一礼。

    萧通点了点,望向上面的紫虚宫,道:“我们赶紧上去吧,这是三年一次的新进弟子入派典礼,可不仅仅只是我们梁洲双江城这里一处,还有九州其他地方几十处呢,我们要是到晚了,恐怕会在长老眼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这么说着,他赶忙带着何恒他们来到紫虚宫大殿之侧。

    这是一个偏殿,空无一人,只有一炉檀香氤氲升腾,沁人心肺,墙壁上面悬挂着一副龟蛇交织的图画,栩栩如生。

    萧通带着何恒他们进来之后,首先对着那图像行了一礼,在炉中添下一柱香。然后他就自一旁的一个箱子里,翻出了几十套衣服,道:“这是我真武派弟子服饰,你们先换上,等会儿朝见祖师灵位,受戒入籍。”

    这些衣服都是黑白二色交织的,上绣云理,其中有四套是纹着一副太极八卦的图案,并绣有一道青纹,明显与其他的不同。

    萧通拿着那四套衣服,对何恒、宁寂、居随缘、纪若尘四人道:“你们都是这届的优秀弟子,可以直入内门,这衣服就是内门弟子的云理青绣服,上有道胎境强者留下的法力,穿上可以稳固心神,防止走火入魔,对于凝炼真气也是大有裨益,虽比不上真传的云水紫绣服那种法器级别的道袍,但也是凡俗之地难有的奇物。”

    何恒四人接过这衣服,换上之后,果然觉得精神一阵清明。仙室山本就是九州有名的仙山灵地,灵气之充沛远非双江城那里可以想象,何恒来到此处之后就发现,自己凝聚真气的速度提高了几倍,而穿上这衣服之后,他陡然发现,凝聚的速度再次提高了一倍。

    “好宝贝。”何恒蓦然一叹,这还只是真武派弟子最基本的服装,就有这等功效,可想而知玄门大派真正的底蕴有多么强。

    与之相比,名为九州七十二世家之一的何家最多算得上乡下的土财主,而玄门大派则是几千年传承的贵族,根本没法比。

    也难怪玄门出身的人来到九州之地,都是一句“凡俗之地”,看不上眼的样子,这的确是差距啊。

    换好衣服之后,何恒他们被萧通带着进入紫虚宫大殿,此刻这里已经坐了不少人,所幸他们还不是最后来的。

    萧通让何恒他们先站在那里,自己上千和一个老者交流了一下,然后让其他若外门的弟子到大殿一角坐下,而他则是带着何恒四人,来到大殿前方,于第三排的一个蒲团坐下。

    因为距离入门大典还有一段时间,萧通他让何恒他们与另外一些九州各地来此的准内门弟子好好交流一下,他自己却先走了。

    何恒恰好坐在四人的最右处,他的旁边是灵州本地的一处兄妹,姓林,哥哥叫林观,妹妹叫林芹。

    说实话,这两个人一点都不像兄妹,林观是一个非常沉默寡言的人,何恒从头至尾没有看见他说一句话。而林芹外表是一个恬静袅娜的姑娘,但实际却是一个十分活泼的人,一直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何恒,你们梁洲那里据说十分荒凉,是这样吗?”“据说梁洲靠近蛮荒之地,时常有魔门道人出现,你遇到过他们吗?”“魔门的人是不是一个个都长的三头六臂,凶神恶煞的,反正不是人的样子?”……

    “何恒你怎么不说话,我娘说过,人就是要多说话,尤其是男人,不说话是找不到媳妇的,就像我哥哥这样,快二十岁了还是光棍。”“我真的好想让他给我找一个嫂子啊!”“林观真不是个好哥哥,他都不陪我玩,从来一句话不说!”

    何恒默默地看了看林观,他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不喜欢说话了,有这样一个妹妹,要是他真的说话了,还不成天都被吵死?

    何恒有点后悔,刚刚为什么要搭理林芹,还告诉她自己的名字。

    何恒看着林观,林观也苦涩的看了看何恒,似是看到了人生知己。

    深吸一口气,望着还在说个不停的林芹,何恒在心底沉浸着参悟《帝载与神功》,学着林观一动不动的盘坐着。

    时间过的好慢,不知过去了多久,大殿上方终于来了一位面容和蔼的老者,望着下方,露出笑容。

    “见过天柱长老!”一看到这老者,一些一直屹立大殿之中的真武弟子连忙恭身行礼。

    这老者可不是一般人,乃是真武九宸长老之一。

    九宸长老不是指特定的九个人,而是一种传承,真武立派几十万载不变的传承,也是真武派高层重要的组成部分。

    天蓬、天任、天衡、天辅、天英、天内、天柱、天心、天禽这九大长老管理着真武派上上下下大小事宜,身份实力都远高于其他长老,乃是除了掌门以外的最高层人物。

    今天主持入门大典的就是天柱长老了,他在九宸长老里算不得什么突出人物,但却是管理真武大小事务的那个。

    天柱长老首先同样讲了一些废话,介绍了真武派的历史、成就,现今的地位,门派的实力,弟子的待遇等等。

    反正说了一些套路般的话语之后,他终于开始了正题,肃穆道:“今日乃是我真武立派第一百一十八代弟子入门大典,请祖师灵牌!”

    一阵空间变幻,何恒他们面前出现了一尊尊身影,或男或女,个个表情肃穆,气势恢宏,这是真武派历代掌教以及杰出人物的影像。

    中间那位是一个龟蛇法相交织的模糊帝影,充斥浩荡气息,苍生拜服。

    “我派得传于上古真武帝君,后代弟子当谨记不忘,一拜真武大帝!”天柱的声音赫然传来。

    何恒等人对着身影深深一拜。

    再然后,面前一位俊逸的青年猛地出现,目光坚毅,气势磅礴,手中持剑,荡平天地。

    “再拜我派一代祖师,天佑真君!”

    何恒等人再拜。

    最后,众多身影交织着,气势森然恢宏,天柱的声音再响:“三拜我派历代先灵!”

    何恒诸人再拜。

    “好,礼成!”天柱一声大喝,又是一阵天摇地转,何恒他们一下子回归紫虚宫大殿之中。

    天柱肃穆地看着众人,厉声道:“既入我门,当受戒律。”

    “真武十戒:一者,不得阴贼潜谋,害物利己;二者,不得杀害含生,以充滋味;三者,不得淫邪败真,秽慢灵气;四者,不得败人成功,拆交离亲;五者,不得仗势欺人,馋毁善良;六者,不得入魔炼毒,食药违禁;七者,不得贪婪无厌,积财不散;八者,不得交游非贤,居处杂秽;九者,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十者,不得轻忽言语,举动乖真。尔等需牢记。”

    “弟子谨记。”众人再拜。

    “好!”天柱点了点头道:“外门弟子且随各自带队之人离去,内门弟子随盘风长老入玄冥阁教诲。”

    天柱一旁走出一位面黄肌瘦的中年人,即是所谓的盘风长老,对着何恒等人轻轻一挥手,他们就到了一处阁楼之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