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恒看着唐皇天,他认输的语气、姿态依旧从容而淡雅,不谦不卑,让何恒不禁对他的评价提升了些许。

    无论是否与之有矛盾,唐皇天的气度总是不差于人的,这点何恒承认。

    何恒冰冷地看着唐皇天,眼里杀机弥漫。

    叶盈妙焦急地抱住唐皇天,看着他苍白的面容,不禁有些心疼,美眸恶狠狠地凝视着何恒。

    唐皇天轻轻抹去嘴角的血迹,眼神阴鸷,与何恒对视着,语气坚定道:“你虽赢了我,但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唐某有这个自信。”

    何恒哈哈一笑,凝视着唐皇天道:“唐兄何出此言,你我不过是有一点小小的误会,谈什么生死?”

    这么说着,何恒散去了身上的杀机,拉开了与唐皇天的距离。只因,就在他刚刚对唐皇天露出一丝猛烈杀机的时候,冥冥之中何恒就感觉到唐皇天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致命的威胁感,就仿佛当初王碧催动王盘龙那一记“七级浮屠”时心悸的感觉,让何恒记忆犹新。

    唐皇天深深看了看何恒一眼,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此刻,他的左手之上,宽大衣袍笼罩下,一个原本准备掐碎的玉符也被他慢慢收了回去。

    那是他被玉皇派长老收为真传弟子之后,他的父亲,唐家当代家主,赐予他的一件护身之物,含有法相境一击之力。

    刚刚,他差点就捏碎了它。

    何恒察觉到那种心悸之感消失之后,对唐皇天抱拳一礼,径直离开了这里。

    望着他的背影,唐皇天的目光更加深邃。

    “咳……”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滴落地上。

    血殷红无比,分外狰狞。

    叶盈妙吃了一惊,连忙拽住他的手,柔声问道:“皇天,你没事吧?”

    “没事!”唐皇天摇了摇头,自怀里拿出一颗丹药服下,面色一下子好了许多。

    叶盈妙松了一口气,有着气愤道:“那个姓何的小子真是可恶,坏你我……你我好事不说,还把你弄伤,回头绝对不能放过他。”

    唐皇天却摇了摇手道:“打住吧!此事到此为止,你不要去找他麻烦,此人……不简单!给我的感觉,比姬夕空还深不可测,未来的事说不准啊。今天我们与他的矛盾不过是无意之事,算不了什么,你不要找他麻烦了。”

    “可是,就这么算了,我们这亏岂不是白吃了?”叶盈妙不甘道。

    “盈妙?”唐皇天皱眉道,“心胸不要这么狭窄,以此人的手段,你就算找他麻烦,那也仅仅只是麻烦,不可能自根本上奈何他的,反而只会把仇怨越结越深,得不偿失。”

    “这……好吧!”叶盈妙点了点头,眸子里的那股恨意却是依旧徘徊。

    ……

    “好一个唐皇天!”何恒在双江城外处停了下来,回头凝视了一下,冷冷道:“希望这事就这么完结了,大家后会无期。”

    唐皇天的事情于何恒来说不算什么大事,他与之也不是什么生死大仇,何恒他的心胸还没有狭隘到别人招惹他一次,就非要杀他全家的地步。唐皇天威胁了他一下,他把其打伤,本就是因果相抵消了,二者的恩怨不大。

    而且他马上就要进入玄门六派之一的真武派,唐皇天则是进入玉皇派,他们之间基本上不会有多少交集了。

    “与无限宽广的未来,浩瀚至极的纯阳大道相比,这些又算得了什么?”何恒幽幽一叹,走进了双江城,回到自己的院落里。

    他回来没过多久,就要诸多人上门拜访,都是他一些朋友或者熟人,如今他也算发达了,自然有客上门。

    何恒随意与他们做了些最后交流,这估计是他最后见他们了,修行无日月,一入玄门,再下世间来,恐怕已是几十载岁月了,到时又是一番光景。

    龙不与蛇交,这些人以前固然有与他关系不错的,如王边、巴成洗等,但都已经跟不上他的脚步,日后只能龙归龙,蛇归蛇了。

    这是就是现实。

    在漫长无尽的光阴之下,无论任何人都是极为渺小的,所谓的交情能否抵挡得了几十年岁月洗礼?

    几百上千年之后,你才会发现,出生之时你是孤独一人,到了最后,依旧还是孤独一人。

    能够陪伴你走到最后的,始终只有你自己。

    在漫长的光阴之下,什么情感、恩怨、荣辱都是空无麻木的,举世瞩目下,你再也找不到什么回忆。

    光阴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不光可以摧毁人之体,亦可毁人心。

    在与这些熟悉的人告别之后,何恒收拾好东西,回了一趟何家老巢所在的北固城一次。

    对于何恒这个以前表现平平的子弟,这一次能够表现突出,一举进入真武派,何家的高层还是表示比较欣慰的。

    然后,就是一大堆嘉奖的话语,诸如让何恒再接再厉,在玄门大派也要努力向上,给家族争光,以后有了成就也不要忘记自己的出生,要回报家族等等。

    反正就是一些洗脑的话,没有一丝营养,也不值一个灵菁,何恒完全就是表面听得很认真,表现的是一个乖乖儿。

    而实际上,根本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天知道那些长老究竟说了什么?反正点头就对了。

    一帮何家高层之人十分满意何恒表面上的态度,最后终于给了一点实际上的好处——一百个灵菁!

    这是何恒几辈子以来见过的最大一笔巨款了,他连忙表示对家族感激涕零,日后誓要十倍百倍报答。

    反正空口说白话是不需要付灵菁的。

    在最后被他那便宜老爹,何家家主何几图进行了长达三个时辰的时刻洗脑之后,何恒终于离开了何家,踏上了新的人生。

    “他这辈子对我说过的话的总和,都没有今天多啊!”何恒看了看他那便宜老爹,心里诽谤着,乘坐空间阵回归了双江城,来到飞仙学院。

    他在学院里安心修行了几天之后,到了八月十五的时候,所有前往上派的学员都已经到齐,他再次被飞仙学院的院长、导师洗脑了一番,然后就和一些同样前往真武派的学员一起被一位导师叫走,通过传送网络,前往玄门六派之真武派。

    与他一起同样成为真武派内门弟子三个学员分别叫做宁寂,居随缘,纪若尘,两男一女,其他都是身份最低的外门弟子。那位带领他们的导师姓萧名通,本身就是真武派下来的一位弟子,元神凝聚的修为,在内门也属于顶尖水准。

    跟着他,经过几番传送后,何恒他们终于达到了目的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