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二章 乾坤赤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章 乾坤赤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唐师兄,既然你执意这般,那么何某也只能与你比过一场,如有得罪,还望海谅。”何恒这般说着,蓦然真气席卷,大道无形拳猛地笼罩唐皇天。

    “雕虫小技!”唐皇天冷笑一声,身影一动,自天空而落,手上金光耀眼,充斥至尊气息,猛地拍向何恒。

    蓬!

    拳掌交织间,两股强横的真气猛烈碰撞,发出闷沉的声音。何恒运转“观天之道”,看出唐皇天气机变化间一个露洞,一指狠狠点入。

    唐皇天面色一惊,面上爆发出一道金灿灿的光辉,两掌开阖,在危急关头,直接封锁住周身,何恒指印难以前进半分。

    “这是,唐家……金阙掌!”何恒目光一闪,冷冷道。

    唐皇天冰冷一笑:“不错,这就是我唐家金阙掌,即使妙法级别的武学里,它也是最顶尖的,你即使修为、境界不下与我,又能拿出什么绝学?你不过何家一个不受重视的子弟而已,何家也远远无法比拟我唐家!”

    这样说着,唐皇天掌风呼啸,金灿灿的真气挥洒,仿佛神话传说里九天之上的金阙天门,亘古矗立,抵住一切邪魔,堂皇浩大,磅礴无双。

    何恒连绵不绝的真气冲刷他周身,却被那掌势完完全全笼罩,前进不了一丝半点。

    “你以为就你有妙法武学吗?看我!”何恒冷哼一声,身上真气蓦然分化,衍为一阳一阴,交织不息。

    “夫阴阳之气,噶而为风,升而且为云,降而为雨。”

    两股真气交织间,天上狂风卷卷,乌云密布,最后化为一阵细雨,笼罩唐皇天周身。

    “这区区小雨难耐我何?何恒,你技穷矣!”唐皇天望着那雨,似是不屑一顾,但出于谨慎,他还是运转金阙掌,璀璨真气仿佛一座无形的金阙玉门,森然护住他浑身。

    那雨落在那无形的金阙玉门之上,初始时根本不见任何动静,金阙玉门丝毫不动。但唐皇天的面色却是凝重了起来,他不相信,何恒那么庄重施展的一招,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虽对自己自信,对金阙掌自信,可也绝不会看轻何恒这个对手,能够领悟地法境界的,哪有庸俗之辈?

    果不其然,过了片刻之后,他那真气衍化的金阙玉门就开始“嗡嗡”作响,轰鸣不息,似是被什么东西撼动着。

    “哼,给我镇!”唐皇天冷冽一喝,真气猛烈催动而出,运转那金阙玉门,对着那天上乌云之中碾压而去。

    见此,何恒冷冷一笑,真气连绵席卷,天上那风云猛地爆裂开来,下起瓢泼大雨,一滴不差地都落在那金阙玉门之上,阴阳二气交织,森然恐怖,腐蚀着那金阙玉门的根基。

    “嗡嗡~~~”

    伴随着一声声轰鸣,唐皇天面色大变,源源不断的真气自他身上涌出,驱逐着那交织的阴阳二气,但那两股气流却仿佛附骨之疽,死死缠绕着那金阙玉门,始终难以排除。

    更为可恶的是,那金阙玉门本就是他真气乃至精神力量凝聚,根本就是属于他根本的一部分,那阴阳二气腐蚀金阙玉门其实就是在腐蚀他的精气神。

    “啊!”唐皇天猛地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那是一种深入精神的痛苦,让他疯狂。

    “皇天,你怎么了?”那里的叶盈妙看见唐皇天的情况不对,连忙出声问道。

    “盈妙,我没事!”唐皇天陡地一声嘶吼,眼睛变得通红,狰狞凝视着在那里不断操控阴阳二气,以来消磨他精气神的何恒,咆哮一声:“我的确小看你了,何恒!不过,这还不足以赢我,让你见识见识我唐皇天飞仙学院本届第一的实力吧!”

    “轰!”唐皇天身上猛地发出一声巨响,仿佛五脏六腑都在跳动着,一股浩大磅礴,至尊无上的气势在他身上弥漫而出,镇压宇宙苍穹。

    “弥罗妙有经!”

    这一瞬间,何恒感觉到自己驭使而出的阴阳二气遇到了一股帝王般的事物,直接匍匐颤抖,再无刚刚消磨一切的锐气。

    唐皇天的体内,爆发出了一股如同帝皇般的真气,世间一切其他真气在这股力量面前都是臣子,只能任其宰割。

    “唐家号称包罗诸天,法中帝皇,果然名不虚传。”何恒顿顿道,“只是,唐皇天你又能发挥出这功法多少威力呢?以你的修为,强行运用此功,难道不怕被反噬吗?”

    “即使只能发挥万分之一的威力,对付你也是足够!”唐皇天蓦地冷哼一声,弥罗真气卷动,刹那碾碎了那阴阳交织的气流,同时一股浩大的意志在他身上冲天而起,磅礴的气势恢宏而起,让人窒息。

    叶盈妙一双美眸注视着唐皇天,眼里充满了爱慕与沉醉,这样霸气的男人,才是每一个女人的梦中"qing ren"。

    何恒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充斥大威严的意志笼罩着,如同一叶扁舟在汪洋大海里面对着狂风暴雨,难以对抗。

    唐皇天仿佛一尊帝皇,而他只是一个臣子,君若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大胆孽民,见到天容还不下跪!”“还不下跪!!”“跪!跪!跪!”

    一道道仿佛天音一般的威严声音形成脑海,何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蓦然叹道:“好可怕的,法中帝王的名号实至名归。但是,这还不可能让我臣服,我辈之人不跪天地,不尊仙神,不敬苍天,只尊重己身,唯向大道!唐皇天,你想让我屈服,不可能!!”

    何恒语气十分平淡,但却充斥着无尽坚毅与毅然,冷冷地凝视着唐皇天,无限杀机涌动。

    此时此刻,他与唐皇天之间的战斗已然不是简简单单的招式、修为之争了,而是精神乃至道心之争。

    武道之上,斗力者下,斗心者上!

    比拼道心与精神,不似招式、修为,可以借助外力,完完全全是只能依靠自己的。

    所做的,唯有……一战!

    何恒目光变得格外通红,浑身的气血真气都在鼓荡燃烧,战意攀升地巅峰,极致涌动。

    “日月新天法!”

    唯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

    何恒的意志猛地剧烈涌动,无穷无尽的辉煌战意挥洒着,精神力量攀升至极。

    冥冥之中,唐皇天仿佛化身一尊帝王,一片浩瀚的天地,无尽的日月星辰,冰冷的眼睛俯瞰诸天。

    而何恒,他的精神意志赤红无比,燃烧到极致,让整个苍穹,整片乾坤都化为了赤红,被火焰燃烧着,似要燃尽天地,打破日月星辰,革去苍天之命。

    这是精神之战,道心之斗!

    何恒意志如拳,精神似掌,猛烈地冲击那浩瀚天地,无垠宇宙,打碎一颗颗星辰,破灭一片片苍穹,乾坤化作了赤色。

    唐皇天目光冷冽,意志如山,一座座山岳碾压着下方,镇压日月山河,覆盖周天寰宇。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两股惊天的意志在碰撞,精神上激烈厮杀,在外界,叶盈妙被吓了一跳,但她也不是没有见识之人,知道精神一战的凶险,不可打扰,而且她对唐皇天有着非同寻常的信心,所以只是观望着。

    “我为天之君主,孽臣,你还不屈服!”唐皇天的声音高渺浩瀚,浩荡意志笼罩无穷,让人禁不住跪拜匍匐。

    何恒冷笑一声:“天之君主?好大的口气,此话要是让大夏王知道了,恐你唐家满门都难逃灭族之厄!”

    对于何恒的话,唐皇天报以冷笑,在这个世界,修行有成者都是无法无天之辈,谁会在乎王朝威严。

    心中有惧的人,是成不了修行巅峰的。

    纵然大夏王朝权势滔天,也禁锢不了人心。

    “休要废话,给我臣服!”唐皇天大吼一声,滔天气势裹挟,笼罩何恒意志。

    “战!”何恒低吼着,战意无限燃烧,与唐皇天激烈厮杀,意志无限碰撞。

    轰!

    天崩地裂一般,两道强横的力量下,这个精神世界几乎崩溃,露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支离破碎一般。

    “死!”唐皇天狰狞着吼道,金光闪耀的意志笼罩方圆,覆盖寰宇,至尊至上,镇压一切。

    “乾坤赤!”何恒的战意燃烧到无法想象,通红透彻,无边无际,嚷一整片精神世界化作了赤红,焚尽诸天。

    两人的意志不知碰撞了多久,连绵无尽。终于,伴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声,这个精神世界终于承受不住,整个炸裂开来。

    何恒与唐皇天的意志同时退出这里。

    “噗!”真实天地,唐皇天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冷冽地看着何恒。

    而何恒,他的面色也是苍白到极致,不过比起唐皇天要好了许多,很明显,在刚刚哪一场意志之争里,是何恒赢了。

    “皇天!”叶盈妙惊慌地扑上前来,抱着有些萎靡的唐皇天,极为焦急。

    “放开,我没事。”唐皇天推开了叶盈妙,冷冷看着何恒:“你很强,这一次是我输了。”

    以唐皇天的骄傲,认输的语气却是异常的平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