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一章 与唐皇天的道左相逢(为舵主白菜驾到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一章 与唐皇天的道左相逢(为舵主白菜驾到加)

第一章 与唐皇天的道左相逢(为舵主白菜驾到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熟悉的江水,触摸还是那么冰凉。何恒张开眼来,凝望着四周,碧绿的水草纠缠上来,滚滚江水拍打,还是在抚冥江里。

    何恒此刻依旧在他走时的江底,被江水淹没着,覆盖浑身。一条好奇心比较重的鲤鱼游荡过来,用尾巴拍打向何恒手臂,被他护体真气直接震死。

    “这就叫做……好奇心害死鱼啊!”何恒幽幽一叹,身体猛地一纵,冲出了江面,激起一道巨大的浪花。

    来到岸上,何恒用真气快速蒸干了潮湿的衣物,冷眼望向天空,此时是未时了,而他走的时候,那是辰时,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了,而他其实已经过了两个多月。

    “不知道肉身穿越时这时间变化对比是怎么算的?”何恒摇头叹息一声,这等关系到诸天万界光阴变化的秘密,哪里是他这个层次可以触及的,想多了也没用。

    何恒再看了看那原本存有天髓遗藏的山脉,此刻已经彻底倒塌了。他凝视了一下那山脉,冷冷道:“不知道王碧那个疯女人也没有死在里面,差点被她坑死,这笔账可要好好算算。”

    何恒自认为自己没有招惹过王碧任何,却三番两次差点死在她手上,他可不是什么圣人,可以以德报怨的,这事情可没那么容易了结。

    “你最好死在这里面……否则……呵呵!”何恒的目光变得格外冰冷,再看了看那坍塌山脉道:“此次不是久留之地,还是早些回去吧!虽然这段时间学院放假,但我长时间不出现,恐怕家族的人会生疑,早点回去总是好的。而且……姬夕空此人天命紫薇,气运之重简直无法想象,肯定不会死在这里,要是被他早早回去,弄出些事端我就被动了。”

    何恒打定了主意,顺着抚冥江的水势,就往双江城而去。

    以他现在的武功,一日千里都无法形容他的速度,用来赶路自然快速无比,紧紧三天三夜就奔袭了上万里,来到了双江城外附近。

    当然,这个附近其实指的是双江城外一千里之地。

    这几日连续奔波,即使何恒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看到距离双江城也不太远了,就停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赶路。

    稍稍喝了口水后,何恒就在一处树林里打坐了起来。

    何恒与白玉禅一战,亲眼观看他破碎虚空,进入“众妙之门”的景象,直面天地最玄妙之根源,让他感悟诸多,此刻刚好梳理一番。

    渐渐地,何恒进入一种空灵的境界,与天地间万事万物混元一体,冥冥相合,隐隐有了一丝《帝载与神功》上所说“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的意蕴。

    天地万物,生生不息,无边无际,浩浩荡荡。一切是那么的自然而然,纯粹无穷。

    只有洞察到天地之伟大,人才能够明白己身之微弱,在浩瀚无垠的天地面前,一切世俗的纷纷扰扰,因果纠缠,五蕴红尘……统统算得了什么呢?

    何恒体内阴神与无尽虚空冥合着,隐隐间与其中某处共鸣着,何恒知道,那就是他的阳神所在了,只不过他没有急于与之产生联系。

    他现在步入阴神境才几个月,还远远未地彻底完善此境界,不宜突破。

    何恒压制住虚空之中那股悸动的波动,心神沉寂,继续在浩荡虚空里游荡。

    这一境界下,他可以听到每一丝风声,每一丝草木生长的声音,每一滴水流动的情况,脚下与大地连为一体,感悟天地的一切浩瀚。

    陡然间,何恒听到了一声粗喘的呼吸声和一道娇吟,打破了他那空明的境界。

    “可恶,这荒郊野外的,谁这么性急,居然在这里露天做这种事。”何恒眉头一皱,精神力量直接笼罩那片传出声音的地方,只见,一处柔软的草坪之上,一对"chi luo"的男女正在做一件关乎人类繁衍生息的重要事情。

    “咦,那是?”何恒陡然吃了一惊,只因,那对男女他貌似认识。

    “什么人?”就在何恒惊诧的时候,他那笼罩而去的精神力量被那男子发觉,直接放开那女子,急急忙忙的穿上衣物,对着何恒所在方向大吼着。

    那女子也是反应过来,尖叫一声,连忙拿起衣物,遮住自己雪白的肌肤。躲在那男子身后,往何恒这里看来。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何恒也好出来,望着那面色气恼的男子,抱拳道:“唐师兄,在下只是路过,什么都没有看见,更没有在这里遇到过你与叶师姐。”

    眼前此人,赫然就是那位飞仙学院本届第一天才,被玄门六派之玉皇派法相境长老直接看中,收为真传弟子的九州七十二世家之唐家嫡子——唐皇天!

    而那位女子,何恒骇然也是认识,她叫叶盈妙,也是飞仙学院本届一位优秀弟子,九州七十二世家之叶家的一位子弟,她平时表现不算突出,却在最后的升仙考核中表现突出,成功拜入玄门十二道之一的玄素道,现在想来应该是与唐皇天脱不了关系。

    不过,这本来是不光何恒的事情的,人家相互之间的关系如何,关他屁事?看着眼前目光不善的二人,何恒只好心底大骂晦气,感慨流年不利,是不是气运方面出了问题。

    冷冷看着何恒,唐皇天一把抓住叶盈妙的身子,放入身后,柔声道:“你先在这里等着,带我收拾好他,再于你共参‘黄赤合气发’。”

    叶盈妙乖乖的点了点头,一双透彻的眸子狠狠看着何恒,充斥着恼怒。

    唐皇天径直立于何恒身前,浩荡威压裹挟而出,厉声道:“你是何家的子弟,我就不杀你了,乖乖让我抹去这段记忆,你就可以走了。”

    阴神境觉醒精神力量,已经有了探查记忆乃至抹去记忆的能力,故唐皇天有此一说。

    但何恒怎么可能放开心神,乖乖让他抹去这记忆呢?唐皇天虽强,但他何恒就是软柿子吗?

    “让我见识一下飞仙学院本届最强的厉害吧!”何恒冷眼望向唐皇天,眸中带着寒光,断然摇了摇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唐某好心给你机会,只是删除一段记忆罢了,你竟不同意。好,等唐某亲手擒下你,看就不能保证删记忆的时候会不会把你弄成白痴了!”唐皇天气势森然,裹挟笼罩向何恒,身上陡然乍现雷霆霹雳,震撼人心,这是天人共鸣。

    唐皇天为飞仙学院本届第一天才,自然也是领悟了地法境界。

    “你虽然也是阴神境,以你的年纪登临此境实在难得,我以前还真没有注意过学院有你这么一号人物。只是,你又怎么知道地法境界的强大,即使在玄门大派,能够在道胎境之前成就此境界,亦是天才人物,你不会明白的……”唐皇天身影缓缓升起,居高临下道。

    何恒冷冷望着他,身上同样出现了一股电光,天空乌云翻滚,身体被风云托起,冷冷凝视着唐皇天,厉声道:“你说我不明白地法境界,我看你才是不明白!”

    在唐皇天与叶盈妙有些骇然的目光下,何恒真气鼓荡,一道雷光劈向唐皇天。

    “怎么可能,你也是地法境界?”唐皇天大吃一惊,连忙一股真气席卷,劈来那道雷光,语气里有些不敢置信。

    地法境界,这可不是一般的领域,即使在玄门大派里,能否在道胎境之前成就地法境界,也是划分真正天才与普通天才的分割线。因为,只有以地法以上境界,天人共鸣之力,才能在凝聚道胎之时,逐渐最完美的,具有步入法相境潜力的道胎,而其他人即使成就道胎境,也不过终生止步那里而已。

    唐皇天他当初为了成就地法境界,不知吃了多少苦,蒙受多少压力,才在阴神大成的时候,堪堪领悟这一境界。

    所以他刚刚纵然看出何恒也是阴神境,甚至比他更加年轻,但他却丝毫没有在意。

    自古以来,修为好升,即使成就道胎境也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捷径,就如唐皇天刚刚与叶盈妙一起的“黄赤合气法”,这就是一种通过阴阳调和的方式提升修为的。

    修为方面有着诸多秘法可以让人快速成就,但这境界却是难成,尤其是地法以上,不知多少天赋绝伦之辈卡死在这里,最后只能黯然在大道之路上凋零。

    所以,唐皇天才对何恒十七岁就领悟地法境界感到不可思议,这个成就,即使在玄门各大派之中也是最顶尖的天才了,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一时间,唐皇天有些后悔刚刚的莽撞,与何恒的关系恐怕难以弥补。只是唐皇天也是骄傲之人,既然已经把关系搞僵了,那就索性一错到底,他不信,凭他的实力赢不了一个刚刚进入阴神境没多久的人。

    这样想着,唐皇天冷眼凝视着何恒:“何师弟,你隐藏的很深,唐某以前居然没有注意过你,这是我的失误。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对付我唐皇天,那就大错特错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