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十八章 凡人能治心,方是道中人(第七更!)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八章 凡人能治心,方是道中人(第七更!)

第十八章 凡人能治心,方是道中人(第七更!)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诸天仙武!

    面对白玉禅此语,何恒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静静的凝视着他,“观天之道”洞察着此人气机,但只觉空空荡荡,眼前只为一片虚空。

    “好厉害!”何恒暗叹道,这等身融虚空,跳出天地的本事,本是道胎境才有的,而这白玉禅最多是阴神阳神混元合一,凝聚出元神的水准,却有着道胎境的境界,要不是因为这个世界限制,恐怕他已然可以立即成就道胎境了。

    就在何恒与白玉禅相互凝视之时,云殊却是对白玉禅抱拳道:“紫清先生,今鞑虏霍乱我中华,易我神器,您既已得道,还望助晚辈复兴汉人正统,此事功德无量啊!”

    白玉禅瞥了他一眼,身影一飘,已然落在船头,深邃仿佛虚空的眸中不带任何色彩道:“贫道本是方外之人,凡尘之事与吾何干?”

    “可您也是大宋子民,曾受朝廷封赏,如今天下有难,您既有此神通,为何坐视不理?”云殊不理公羊羽示意的目光,直接大吼道。

    白玉禅道:“贫道昔日亦曾劝说过大宋皇帝,可惜他不听贫道之言,以为奸道,责令贫道回山,自那之后,吾就与这大宋斩破最后一丝因果,超脱而出,证得天人之道。”

    云殊急切道:“皇上当年被奸人所迷,纵然有错,但您乃得道之人,怎能计较这等细末,弃天下黎民百姓于不顾?”

    “百姓?大宋的百姓是百姓,大元的百姓就不是百姓了吗?今天下初定,正是百废待兴之时,云小友你又何必因一己皇汉之私,再起战端?”白玉禅冷冷看着云殊道:“人生若幻,须要寻着真身。天下无一件是实,连己身也不是自家的,只那一点灵光永恒,汝又何必执着?”

    “哼,你无非就是贪生怕死,不敢与元人为敌罢了,我自己会复兴大宋!”云殊怒极吼道,再无开始之客气。

    白玉禅对他却是视而不见,叹息道:“世人皆设法外求,却不知根本超脱远在之身,被凡俗红尘迷失,忘却先天一点灵光,不复我道中人,实在可悲可叹。”

    在公羊羽等人死死拉下云殊之后,他转而又叹道:“无上妙道,原从沉潜幽静中得来。若是一念纷纭,则万缘蔚起,身心性命,何日得了。一已尚不能照应,何暇及他事哉。人须亟亟回首,早登彼岸。道心若常现,则凡念自退。一时忘道,则起一时之凡念。一念忘道,则起一念之凡情。此事须要时时提醒,道友以为然否?”他的目光看向了何恒。

    何恒目光凝视了一下白玉禅,点头道:“虚之又虚,与天合体。空空空,空中有实功。若还纯寂灭,终是落顽空。道友之境界,我懂!”

    “不错,你懂!”白玉禅笑了笑,唏嘘道:“红尘滚滚,五蕴尽迷,今之天下,人才虽多,却皆被世俗种种禁锢,难脱凡笼,让吾惋叹,难得有一位同道之人,贫道此番不虚此行。”

    “那不知道友找我何事?”何恒淡淡道。

    白玉禅环顾无尽天地道:“只为破碎之事,超脱之事!”

    何恒动容道:“这天地尚可超脱?”

    白玉禅肃穆道:“大衍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天地苍生皆有一线生机。我辈之人身在此樊笼之中,滚滚红尘禁锢我身,岁月如刀削落我体,却也束缚不了我辈寻道之心。”

    何恒问道:“自古以来,何人可超脱过?”

    白玉禅笑道:“古往今来我道昌隆,即使天地压制,却也阻碍不了超脱之事。春秋战国之时,有老子西出函谷关,骑青牛登仙而去,有释迦牟尼于菩提树下涅槃而出,近来数百年里,我道门就有陈抟老祖大梦春秋,尸解而去,本派紫阳真人结金丹大道而走,全真重阳真人看破三界,羽化登仙。”

    “贫道曾有幸观看我南宗石泰真人破碎虚空之事,他高歌留颂‘雷破泥丸穴,真象驾火龙,不知谁下手,打破太虚空。’于我众人见证之下,撕裂虚空而走。”

    “正是如此众多前辈探索,才有我道之盛行!”白玉禅古波不兴的心境此刻也有些激昂。

    闻得白玉禅之言,何恒才知此界远非单纯的昆仑、沧海可比,得道之人诸多,纵然天地有碍,历代以来却不乏大智慧者超脱而出。

    “如此人物,才是我辈之人,风采无限!”何恒叹道。

    白玉禅那里继续道:“贫道自二十载前斩破与世俗一切因果,进窥天人至道,蹉跎岁月,终究踏不破最后一关,前日方知己身机缘应在道友身上,故今日特来一见。”

    “那不知道友可曾明了己身道机?”何恒问道。

    白玉禅微微一笑,道:“天道之事,本在己身寻求,贫道道心已圆满,只差一点解脱,就是天人两重。一月之后,九九重阳之时,还望道友来此,与贫道一论天道。”

    “噢,何某不过练神之境,如何助道友踏破己身道关?”何恒诧异道。

    白玉禅轻轻一笑,蓦然间举起了右手,平平淡淡,却仿佛包罗天地,对着何恒笼罩而来。

    对于白玉禅的突然动手,何恒并不十分吃惊,身体一纵,闪过那平淡一手。白玉禅提身一跃,于虚空无影,天空上陡然雷鸣电闪,风云变幻,一只如玉的手掌轻轻拍出。

    乌云笼罩,天空灰暗,天象伴随着白玉禅心意一动自然生出反应,这就是天人一体,那手掌是天人一掌。

    面对这样一掌,何恒再无犹豫,地法境界驱动,天人共鸣!

    所谓天人一体与地法境界的天人共鸣的不同之处就是,天人一体是人与自然交融,而天人共鸣则是把自然之力作用于己身之上。

    此刻,何恒身上猛然雷霆轰鸣,骤然劈出一道电光闪耀的一掌,与那天空上白皙如玉的手掌交织。

    蓬!

    空气中骤然一道闷沉的声音响彻,一股无形的气浪轰鸣着船只,让它摇晃不息。

    平静的海面之上,直接窜起一道惊天的浪花。

    “他奶奶的,这两个还算人嘛?”释天风看着何恒与白玉禅如神如魔般的身影,只觉骇然。

    梁萧等人也是点了点头。

    天空中,何恒目光坚毅,天人共鸣,御使风云之力,暂时凭虚御风,冷看白玉禅。

    白玉禅也是看着他。

    四目相对时,两股澎湃的意志碰撞,天上乌云翻滚地越发厉害,电闪雷鸣,如同暴风雨来临。

    “斯拉!”白玉禅双手猛地一推,风云颤动,虚空涟漪,排山倒海般笼罩而去。

    何恒面色平静,他虽只是阴神境修为,比起白玉禅的元神境界要差上许多,但地法境界加持之下,他也不弱于其多少。

    “外气所以聚内气,过水所以止来龙。”何恒厉声一诵,身下骤然激起滔天巨浪,拍打虚空,抵上白玉禅那一推。

    这是天髓真人传给何恒的传承中,一套名为的功法里的一式绝招,何恒现在施展起来不足其本身万分之一的威力,但用来对付白玉禅却是足够了。

    这一式要是真正大成,就是聚集天地气机,化气运之龙,止苍穹变幻。

    白玉禅一直古波不兴的面色在何恒这一式之下终于动容,猛地一喝,天空卷动风浪,以浪花阻拦水龙。

    轰!

    两股巨浪拍打之下,海面翻滚不息,何恒与白玉禅同时退回船上,有些气喘吁吁地注视着对方。

    何恒不能随意动用地法境界天人共鸣,白玉禅那天人一体的领域也是不可始终使用,否则己身超负荷,被天地反噬,就是万劫不复了。

    不成道胎,不超凡入圣,终究要被种种限制。

    白玉禅冷冷扫视了一下对他与何恒此刻充斥畏惧的公羊羽等人,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何恒道:“贫道料想不错,道友虽本身修为差些,但实力却是足以助我超脱,此遍‘指玄集’乃是贫道一身所学,望道友观之后,在九九重阳之时,修为更进一步,与贫道论破虚空。”

    何恒接手收下那小册子,冷冷看了看白玉禅,拱手一礼。

    白玉禅明白何恒的意思,微微一笑,身影一纵,顿时出现在茫茫大海之上,乘风滔海而去,潇洒无比。

    何恒冷冷望着四周目光有些复杂的梁萧等人,也没有多少言语,凝望向天空,喃喃道:“这个世界,越发有意思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