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十六章 阴神境(第五更!求订阅!)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六章 阴神境(第五更!求订阅!)

第十六章 阴神境(第五更!求订阅!)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二天未时,元军又重新调来诸多火炮,再不靠岸,只是隔水轰击天枢、天机二轮。梁萧持剑连冲三次,均被箭雨迫退。到了申酉时分,巨响声中,天枢轮终于颓倒。

    天机宫诸人遥遥望见,不禁泪如雨下,花无媸也失了一贯的镇定,忍不住痛哭道:“祖先四百年心血毁于一旦,我们这些不肖子孙,还有何脸面苟活世上?”众人俱都惨然。沉默半晌,云殊最先道:“天机三轮一破,这‘两仪幻尘阵’威力大减,元军又有明归指引,入宫便已不难,而今之计,当是如何突围。”公羊羽冷笑道:“还有什么计谋,元人守住峡口,已成瓮中捉鳌之势。”

    凌水月也叹道:“只要突围,一切好办,我儿海雨停了八艘海船在钱塘江口,咱们突围之后,乘船出海,鞑子也没奈何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虽是议论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定论。远处炮声震耳,元军炮石依旧不断轰击着天机轮,花无媸已止住哭泣,咬着嘴唇,脸色阴沉。

    这时,梁萧突然站起,拱手向花无媸道:“花前辈,若我猜得不错,这宫中应该另有出路!”

    花无媸面色陡地一震,冷冷道:“天机宫四面环山,哪有什么出路?”梁萧道:“天机宫历代智者辈出,决不会没人想到今日局面。这宫中一定留了退路。”花无媸木然不语。

    这在众人看来却是默认了。

    众人本以为无路可走了,却不料绝处尚有一线生机,连忙追问着。

    花无媸却是要与天机宫亿万藏书共存亡,死活不愿说出出宫之路,与众人闹得僵硬。

    不过,最后在梁萧、公羊羽的劝说之下,她终究松了口,此时间,元军的喊声越来越响,已是通过了石阵。

    花无媸带人前去密道,而何恒却是与梁萧他们在天机宫石阵之中阻拦着元军。

    梁萧手持天罚剑,紫电剑光斩破四面八方,收割着元军的生命,却也难挡大势,身中数箭,岌岌可危。

    何恒眼看他不支,一直在出工不出力的他只能叹息一声,飞仙游运转,在铺天盖地的箭雨之中抓住梁萧,闪入一处石像之后。

    梁萧忍着痛,拔下身上的箭,对何恒抱拳谢道道:“多谢何兄救命之恩。”

    何恒看着梁萧叹息道:“梁兄,你何必这般拼命,以你我之武功,只要不正面与这几万元军厮杀,要逃出不过是易事,你这样硬碰硬却是大大的不智。”

    梁萧看了看何恒几眼,却是叹息道:“你我武功脱身自然是可以的,但是晓霜他们却是难逃此劫,我若不阻拦元军片刻,恐她们难以自密道离开啊!”

    这么说着,梁萧再抱拳道:“以何兄的本事在这里逃出应该不难,你与这天机宫众人本就没有多少关系,还是早早离去吧!要是梁某此次不幸死在这里,还望何兄替我转告晓霜,梁萧却是对不起她了。”

    何恒深深看了看他一眼,没有作语。不过,有人自己要作死,他也管不了,再说梁萧气运这么旺,怎么看都不是短命之相,刚刚即使他不救他,也会有别人救他的,不过倒是让他还了欠花晓霜的因果了,她帮了自己一次,自己帮了她情郎一次,怎么都算扯平了。

    虽然这两次都是锦上添花的事情,没有花晓霜帮忙,何恒照样死不了,同样,梁萧没有何恒救助,估计也死不了。

    “所以说,这因果可以抵消的。”何恒这样想着时,梁萧再次挥舞天罚剑,杀入元军之中,紫电般的剑光四溢,劈开一个个兵器,杀入天机宫深处。

    就在他万分危机之时,又有一道身影在元军侧翼撕开一道口子,扰乱了阵型,让他得以逃脱。

    何恒也在梁萧不远处游荡着,看了看他那里,颔首道:“果然,我没有看错,梁萧现在气运浓的可以,刚有危险,马上就有人来救他了,这是……萧千绝?”

    萧千绝与公羊羽、释天风他们一样,同为当世最顶尖高手,号称“黑水滔滔,荡尽天下”。与公羊羽乃是一生宿敌,争斗几十年,却难分胜负。

    他和梁萧的关系也是复杂无比,一方面他是梁萧的杀父仇人,不共戴天。又一方面,他还是梁萧母亲的师父,梁萧曾在母亲死时对天发誓,不找他报仇。

    所以说,梁萧与萧千绝的恩怨是难以说的清楚的。而此刻,萧千绝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却是因为,他也被花晓霜救过一命,这些年来一直暗中保护着她,何恒一开始遇到花晓霜的时候,就被这家伙探查过。

    算是何恒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位绝世高手,只不过当时何恒伤势未愈,也就没有和他交手。

    萧千绝为了报恩,一直暗中护卫着花晓霜,听说天机宫被元军包围,自然立马赶来救人,刚好看到梁萧危急,出手帮了他一马。

    梁萧与萧千绝配合起来,冲杀而去,一路竟在数万元军里撕开了一条血路,何恒也尾随着他们,一路杀到江边之中。

    “何兄,前面没船。”梁萧看了看四周,无奈道。

    “那咱们直接游过去吧!”何恒淡淡道。

    “可以。”萧千绝点了点头,他号称“黑水滔滔,荡尽天下”,一身水性那是极好,一下子钻入江里,瞬间没影。

    何恒也是学着,马上遁入江水之中,快速游走。

    梁萧有些愕然的看了看二人的身影,望了望身后追杀而来的元军们,天罚剑一挥,劈开一道巨大浪花,他的身影顷刻消失在其中。

    “快,追!不能让他们跑了!”元军那里大喊大叫着,顿时几艘巨大的战船飞奔而来,船上射下无穷箭雨,直入江底。

    何恒三人在水底不敢露头,只能不断游荡,幸亏他们三人都是内家高手,可以胎息自如,在水底潜上半个时辰都不碍事。

    但是在水底最危险的可不是呼吸,而是水压。

    为了躲避元军的利箭,何恒三人都是潜入水底几十丈之深,这里的水压简直吓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不过何恒却是发现,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他那一直难以唤醒的阴神此刻居然有些悸动,隐隐间就要出窍。

    察觉到这一点,何恒大喜,直接继续往下沉了十余丈,无量水压作用于他身上,让他的真气前所未有的活跃起来,周身百骸运转,直指头顶泥丸宫。

    不多时,何恒只觉头脑一阵清明,一股无形的力量自他体内觉醒,让他在漆黑的水底也能完美洞察天地,世界在他眼里已然不同。

    精神力量作用下,何恒可以看清水中无尽的浮沉规律,天地水势运转,气机变化,配合“观天之道”,他几乎可以洞察这江底每一寸的水势流转。

    就这样,何恒找出了一条最为合适省力的水路,慢慢游走着,观察着自身的与之前不同之处。

    再过了许久,他与梁萧二人终于露出水面,透了口气,此刻元军已经没影了。

    梁萧道:“现在还不是停息的时候,晓霜他们自密道逃走,不知有没有躲过元军追击,咱们还需快速与她们会和。”

    何恒二人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

    他们三人都是绝世高手,此刻上岸后运转轻功,一夜千里都不是话下,几个时辰之后,他们就赶到一处海口,这里是天机宫众人选择好的出海之处。

    此刻,公羊羽他们乘坐着快船,正在飞快逃向大海之上。

    在他们身后,却是有着几十艘元军巨舰一路追袭,火炮、箭雨疯狂打向他们。

    看到这里,梁萧他连忙纵身来到公羊羽他们船上,焦急的望向那几十艘元军巨舰。

    “梁萧你们没事啊?回来就好!”九如和尚看见梁萧回来连忙叫道。

    公羊羽则是看了看萧千绝,这两个多年的老对手却是相视一笑,都没有说什么。

    梁萧与花晓霜还有他徒弟等人柔情一后,就急切看向那几十艘元军巨船,焦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这船要被元军打沉的,我们谁也不得逃脱。”

    “可是这船乃是精铁所铸,坚不可摧,上面火炮轰鸣,箭雨密布,我们该如何是好?”云殊也是焦急问道。

    众人相互凝视,都没有好办法,一时商议无果,而在他们后方,火炮轰鸣声越发急切,元军巨舰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

    第二天未时,元军又重新调来诸多火炮,再不靠岸,只是隔水轰击天枢、天机二轮。梁萧持剑连冲三次,均被箭雨迫退。到了申酉时分,巨响声中,天枢轮终于颓倒。

    天机宫诸人遥遥望见,不禁泪如雨下,花无媸也失了一贯的镇定,忍不住痛哭道:“祖先四百年心血毁于一旦,我们这些不肖子孙,还有何脸面苟活世上?”众人俱都惨然。沉默半晌,云殊最先道:“天机三轮一破,这‘两仪幻尘阵’威力大减,元军又有明归指引,入宫便已不难,而今之计,当是如何突围。”公羊羽冷笑道:“还有什么计谋,元人守住峡口,已成瓮中捉鳌之势。”

    凌水月也叹道:“只要突围,一切好办,我儿海雨停了八艘海船在钱塘江口,咱们突围之后,乘船出海,鞑子也没奈何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虽是议论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定论。远处炮声震耳,元军炮石依旧不断轰击着天机轮,花无媸已止住哭泣,咬着嘴唇,脸色阴沉。

    这时,梁萧突然站起,拱手向花无媸道:“花前辈,若我猜得不错,这宫中应该另有出路!”

    花无媸面色陡地一震,冷冷道:“天机宫四面环山,哪有什么出路?”梁萧道:“天机宫历代智者辈出,决不会没人想到今日局面。这宫中一定留了退路。”花无媸木然不语。

    这在众人看来却是默认了。

    众人本以为无路可走了,却不料绝处尚有一线生机,连忙追问着。

    花无媸却是要与天机宫亿万藏书共存亡,死活不愿说出出宫之路,与众人闹得僵硬。

    不过,最后在梁萧、公羊羽的劝说之下,她终究松了口,此时间,元军的喊声越来越响,已是通过了石阵。

    花无媸带人前去密道,而何恒却是与梁萧他们在天机宫石阵之中阻拦着元军。

    梁萧手持天罚剑,紫电剑光斩破四面八方,收割着元军的生命,却也难挡大势,身中数箭,岌岌可危。

    何恒眼看他不支,一直在出工不出力的他只能叹息一声,飞仙游运转,在铺天盖地的箭雨之中抓住梁萧,闪入一处石像之后。

    梁萧忍着痛,拔下身上的箭,对何恒抱拳谢道道:“多谢何兄救命之恩。”

    何恒看着梁萧叹息道:“梁兄,你何必这般拼命,以你我之武功,只要不正面与这几万元军厮杀,要逃出不过是易事,你这样硬碰硬却是大大的不智。”

    梁萧看了看何恒几眼,却是叹息道:“你我武功脱身自然是可以的,但是晓霜他们却是难逃此劫,我若不阻拦元军片刻,恐她们难以自密道离开啊!”

    这么说着,梁萧再抱拳道:“以何兄的本事在这里逃出应该不难,你与这天机宫众人本就没有多少关系,还是早早离去吧!要是梁某此次不幸死在这里,还望何兄替我转告晓霜,梁萧却是对不起她了。”

    何恒深深看了看他一眼,没有作语。不过,有人自己要作死,他也管不了,再说梁萧气运这么旺,怎么看都不是短命之相,刚刚即使他不救他,也会有别人救他的,不过倒是让他还了欠花晓霜的因果了,她帮了自己一次,自己帮了她情郎一次,怎么都算扯平了。

    虽然这两次都是锦上添花的事情,没有花晓霜帮忙,何恒照样死不了,同样,梁萧没有何恒救助,估计也死不了。

    “所以说,这因果可以抵消的。”何恒这样想着时,梁萧再次挥舞天罚剑,杀入元军之中,紫电般的剑光四溢,劈开一个个兵器,杀入天机宫深处。

    就在他万分危机之时,又有一道身影在元军侧翼撕开一道口子,扰乱了阵型,让他得以逃脱。

    何恒也在梁萧不远处游荡着,看了看他那里,颔首道:“果然,我没有看错,梁萧现在气运浓的可以,刚有危险,马上就有人来救他了,这是……萧千绝?”

    萧千绝与公羊羽、释天风他们一样,同为当世最顶尖高手,号称“黑水滔滔,荡尽天下”。与公羊羽乃是一生宿敌,争斗几十年,却难分胜负。

    他和梁萧的关系也是复杂无比,一方面他是梁萧的杀父仇人,不共戴天。又一方面,他还是梁萧母亲的师父,梁萧曾在母亲死时对天发誓,不找他报仇。

    所以说,梁萧与萧千绝的恩怨是难以说的清楚的。而此刻,萧千绝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却是因为,他也被花晓霜救过一命,这些年来一直暗中保护着她,何恒一开始遇到花晓霜的时候,就被这家伙探查过。

    算是何恒在这个世界遇到的第一位绝世高手,只不过当时何恒伤势未愈,也就没有和他交手。

    萧千绝为了报恩,一直暗中护卫着花晓霜,听说天机宫被元军包围,自然立马赶来救人,刚好看到梁萧危急,出手帮了他一马。

    梁萧与萧千绝配合起来,冲杀而去,一路竟在数万元军里撕开了一条血路,何恒也尾随着他们,一路杀到江边之中。

    “何兄,前面没船。”梁萧看了看四周,无奈道。

    “那咱们直接游过去吧!”何恒淡淡道。

    “可以。”萧千绝点了点头,他号称“黑水滔滔,荡尽天下”,一身水性那是极好,一下子钻入江里,瞬间没影。

    何恒也是学着,马上遁入江水之中,快速游走。

    梁萧有些愕然的看了看二人的身影,望了望身后追杀而来的元军们,天罚剑一挥,劈开一道巨大浪花,他的身影顷刻消失在其中。

    “快,追!不能让他们跑了!”元军那里大喊大叫着,顿时几艘巨大的战船飞奔而来,船上射下无穷箭雨,直入江底。

    何恒三人在水底不敢露头,只能不断游荡,幸亏他们三人都是内家高手,可以胎息自如,在水底潜上半个时辰都不碍事。

    但是在水底最危险的可不是呼吸,而是水压。

    为了躲避元军的利箭,何恒三人都是潜入水底几十丈之深,这里的水压简直吓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不过何恒却是发现,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他那一直难以唤醒的阴神此刻居然有些悸动,隐隐间就要出窍。

    察觉到这一点,何恒大喜,直接继续往下沉了十余丈,无量水压作用于他身上,让他的真气前所未有的活跃起来,周身百骸运转,直指头顶泥丸宫。

    不多时,何恒只觉头脑一阵清明,一股无形的力量自他体内觉醒,让他在漆黑的水底也能完美洞察天地,世界在他眼里已然不同。

    精神力量作用下,何恒可以看清水中无尽的浮沉规律,天地水势运转,气机变化,配合“观天之道”,他几乎可以洞察这江底每一寸的水势流转。

    就这样,何恒找出了一条最为合适省力的水路,慢慢游走着,观察着自身的与之前不同之处。

    再过了许久,他与梁萧二人终于露出水面,透了口气,此刻元军已经没影了。

    梁萧道:“现在还不是停息的时候,晓霜他们自密道逃走,不知有没有躲过元军追击,咱们还需快速与她们会和。”

    何恒二人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

    他们三人都是绝世高手,此刻上岸后运转轻功,一夜千里都不是话下,几个时辰之后,他们就赶到一处海口,这里是天机宫众人选择好的出海之处。

    此刻,公羊羽他们乘坐着快船,正在飞快逃向大海之上。

    在他们身后,却是有着几十艘元军巨舰一路追袭,火炮、箭雨疯狂打向他们。

    看到这里,梁萧他连忙纵身来到公羊羽他们船上,焦急的望向那几十艘元军巨舰。

    “梁萧你们没事啊?回来就好!”九如和尚看见梁萧回来连忙叫道。

    公羊羽则是看了看萧千绝,这两个多年的老对手却是相视一笑,都没有说什么。

    梁萧与花晓霜还有他徒弟等人柔情一后,就急切看向那几十艘元军巨船,焦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这船要被元军打沉的,我们谁也不得逃脱。”

    “可是这船乃是精铁所铸,坚不可摧,上面火炮轰鸣,箭雨密布,我们该如何是好?”云殊也是焦急问道。

    众人相互凝视,都没有好办法,一时商议无果,而在他们后方,火炮轰鸣声越发急切,元军巨舰距离他们已经很近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