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四章 人剑相御(第三更,求订阅)
    “好小子,老夫号称‘东海一尊,灵鳌武库’,自小就通晓各派武学,当初因此武功杂而不纯,痛败在九如和尚之手,后痛定思痛才武功大成,你小子会的武功居然不比老夫少,这么年轻就只比老夫弱一点点,真是奇哉怪哉!”释天风看着何恒不断施展出诸多他未曾见识过的武学,啧啧感慨。

    对于他的话,何恒嗤笑一声,拳势呼啸笼罩,真气连绵不尽地裹挟着他。

    释天风面色一动,见何恒已经靠近了自己,哈哈一笑,再次运转无相神针,刷刷呼射向他,距离这么近,真气即使澎湃,也难以抵挡他无相神针的。

    却不料,何恒冷笑一声,手中真气飞快选择,刹那化为一个漩涡,在空气中激荡回旋,把释天风的真气化作的无相神针都吸纳而去。

    这是明月功第九重才有的特性,吸纳真气为己用,不过何恒这里却是与邀月不同,她是以自身为漩涡,吸纳周围无尽真气,使得自身功力无穷无尽。

    但何恒得到此功之后,却是对之做了改进,没有直接修炼这套内功,而是将之化为了一式绝招,作用于己身真气,化作漩涡,呼啸吸纳对手真气,然后再给他打回去!

    只见何恒冷笑一声,右手猛地一挥,真气鼓荡,那漩涡一转,诸多无相神针顿时转头,刷刷射向释天风。

    “不好!”释天风面色一变,对于自身的无相神针他自然是知道威力的,连忙一个纵身,跃出十丈,躲过这铺天盖地的针芒。不过,他到底反应慢了一步,被几根真气射中,身影一滞,何恒瞬间追上,自高而下,一指点向释天风头顶。

    这一指何恒聚集了十二成功力,浓缩于一点,断金裂铁,无坚不摧,要是点中,释天风武功再高,也还是血肉之躯,照样要四分五裂。

    就在这危机关头,释天风一个懒驴打滚,就地一滚,身子侧向躲过了何恒这一指。

    何恒一指落在地上一块花岗石上,顿时间那石上出现了一个指洞,被真气直接洞穿。

    这可比石头直接四分五裂更能体现何恒的实力,能够一指洞穿岩石,这需要何等力量?而仅仅只是出现了一个指洞,石头本身为碎,这又需要何等控制力?

    释天风回头一看,庆幸不已,他可不以为自己的身体比那石头还硬,要是刚刚被点中,直接就是一个血窟窿啊!

    “现在可不是庆幸的时候,看招!”何恒冷笑一声,五指紧握,双拳猛地挥出,快若闪电,势大力沉,山岳一般笼罩释天风周身。

    释天风一个色变,仓促间双掌拍出,与何恒拳掌相对,刹那间连拆百余招,招招凶险无比,让周围之人看的冷汗直流。

    最后,终究是释天风在一开始就慢了半拍,处于被动状态,被何恒一拳笼罩胸前,一记拳印打飞出去。

    “噗!”释天风倒飞在一株大树之上,把那树拦腰砸成两截,他自己也被弹到地面之上,喷吐出一口鲜血。

    “天风!!”一个妇人见此连忙扑上前来,一把拉起释天风,目光焦急无比,这是释天风的妻子凌水月。

    “娘们就是娘们,哭什么哭,老子没死呢!”释天风捂了捂胸口,满不在乎道,却没有注意到,凌水月的脸一下子黑了。

    “老东西,你说谁呢?”凌水月目光冷冷地环顾了一下释天风,愤然道:“胆子肥了是不是?随便和人打架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和老娘嚷嚷……”

    释天风一向惧内,今天与何恒一战,战意蓬发,一时间才有胆气吼了一声,此刻被凌水月这么看着,顿时脚底生出一股寒意,面色僵硬地看着何恒,叫道:“小子,刚刚那个不算,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释天风那话一出,何恒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有一人站出笑道:“释天风你个老乌龟,今天怎么做这等没脸没皮之事,刚刚明明输了两招,现在居然不认帐?”

    何恒看了那人一眼,这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和尚,身材魁梧,目光带着戏谑。

    释天风瞧了瞧那和尚一眼,大吼道:“老夫与人打架,关你老秃驴什么事?休要坏我好事!”

    能和释天风开玩笑的和尚,这个世界也只有一个,金刚门的始祖九如和尚,同样为天下绝顶高手,且与释天风“相爱相杀”纠缠半辈子的他,自然与之熟的不能再熟。

    对于释天风的话,九如嘿嘿一笑道:“你老乌龟和别人打架和尚自然管不到,只是你明明输了,却死不承认,和尚我作为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自然不能干看着你耍赖,要替这位施主主持公道,阿弥他个陀佛……”

    “去你爷爷的施主,这小子像是诚心礼佛,乐善好施之人吗?还施主,我呸!”释天风不忿道。

    何恒这时也轻笑一声:“释前辈你说的不错,晚辈的确不是乐善好施之人,所以还是请您把欠我的赌注还给我吧,想必前辈您是不会赖账的。”

    “这个……”释天风面色一顿,看了看一旁的凌水月,然而她此刻却在看着脚底,根本不理他。

    释天风讨了个没趣,只能再次看向何恒,咳嗽两声道:“老夫自然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只是刚刚我还没有输……”

    “也就是说释前辈你要赖账喽?”释天风话还没有说完,何恒就给他接上,然后看向九如和尚,抱拳道:“大师,释前辈他一开始明明说好,只有我侥幸胜他一两招,他就把他那刺猬功送给我。刚刚大师也看见了,他输给了我两招,现在却不承认,还请大师给我主持公道。”

    被何恒一个前辈、大师的高帽子一戴,释天风与九如和尚都面色有些尴尬的看着对方,一时无语。

    “咳咳,老乌龟啊!虽然你那刺猬功乃是你家传武学,但做人就要说话算话,认赌服输,你还是不要耍赖了,把那武功交给人家吧,反正这位施主也不像随便外传之人……”九如和尚眼睛撇了撇何恒道。

    何恒明白他的意思,当即保证道:“这刺猬功虽然中看不中用,但也是释前辈的家传武功,何某自然明白其对释前辈的重要性,绝不会外传给任何一个人的。”

    面对何恒与九如和尚的一唱一和,还不停的贬低自家武功,释天风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瞪了二人一眼,很不情愿的拿出了他那套无相神针的秘籍,扔给何恒。

    何恒接过之后,细细看了一下,确认无误之后,满意的收入囊中。

    释天风果然好糊弄,一个激将法,一顶高帽子,连蒙带骗就弄到了他的家传绝学,还顺便让何恒知道了自己与这个世界练神高手的实力对比,真是个好“前辈”啊!

    何恒再撇了撇一旁站立的九如和尚,琢磨着怎么从他手上敲到“大金刚神力”这门绝顶武学,这和尚可比释天风精明多了,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而且,经过刚刚与释天风那一战,何恒也大概摸清楚了自己与这里练神高手之间的实力情况。

    虽然他刚刚赢了释天风两招,但那毕竟不是生死之战,释天风也没有出全力,当然何恒也没有,否则战斗要比刚刚激烈许多。

    释天风的实力应该是比何恒差了一线,但也差距不是特别明显,要是生死相搏,何恒即使可以胜出,也要受重伤。

    而释天风、九如、公羊羽、萧千绝这几个昆仑的绝顶高手,彼此之间的实力差别也不大,都是伯仲之间。

    所以何恒估摸着自己,应该可以胜过这几人一筹,大概与现在梁萧差不多的水准,可赢释天风等人,但要杀他们也非易事。

    这样想着,何恒继续看向场中,梁萧与公羊羽、花无媸二人的交战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刚刚公羊羽二人以“太乙分光剑”压制地梁萧喘不过气来,却不料梁萧在这种压力之下,悟出了“人剑相御”的境界,与手中天罚剑相配合,与公羊羽二人“太乙分光剑”杀的不相上下。

    三人激战许久,难解难分,都有些精疲力尽,精神萎靡。

    终于,他们分开来了,相互对峙着,梁萧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花晓霜这里汪的大哭一声,叫道:“萧哥哥,爷爷奶奶你们不要打了。”

    再然后,就是一场有些狗血的剧情了,何恒只能仰望着天空,数着星星,虽然现在是大白天。

    “好小子,老夫号称‘东海一尊,灵鳌武库’,自小就通晓各派武学,当初因此武功杂而不纯,痛败在九如和尚之手,后痛定思痛才武功大成,你小子会的武功居然不比老夫少,这么年轻就只比老夫弱一点点,真是奇哉怪哉!”释天风看着何恒不断施展出诸多他未曾见识过的武学,啧啧感慨。

    对于他的话,何恒嗤笑一声,拳势呼啸笼罩,真气连绵不尽地裹挟着他。

    释天风面色一动,见何恒已经靠近了自己,哈哈一笑,再次运转无相神针,刷刷呼射向他,距离这么近,真气即使澎湃,也难以抵挡他无相神针的。

    却不料,何恒冷笑一声,手中真气飞快选择,刹那化为一个漩涡,在空气中激荡回旋,把释天风的真气化作的无相神针都吸纳而去。

    这是明月功第九重才有的特性,吸纳真气为己用,不过何恒这里却是与邀月不同,她是以自身为漩涡,吸纳周围无尽真气,使得自身功力无穷无尽。

    但何恒得到此功之后,却是对之做了改进,没有直接修炼这套内功,而是将之化为了一式绝招,作用于己身真气,化作漩涡,呼啸吸纳对手真气,然后再给他打回去!

    只见何恒冷笑一声,右手猛地一挥,真气鼓荡,那漩涡一转,诸多无相神针顿时转头,刷刷射向释天风。

    “不好!”释天风面色一变,对于自身的无相神针他自然是知道威力的,连忙一个纵身,跃出十丈,躲过这铺天盖地的针芒。不过,他到底反应慢了一步,被几根真气射中,身影一滞,何恒瞬间追上,自高而下,一指点向释天风头顶。

    这一指何恒聚集了十二成功力,浓缩于一点,断金裂铁,无坚不摧,要是点中,释天风武功再高,也还是血肉之躯,照样要四分五裂。

    就在这危机关头,释天风一个懒驴打滚,就地一滚,身子侧向躲过了何恒这一指。

    何恒一指落在地上一块花岗石上,顿时间那石上出现了一个指洞,被真气直接洞穿。

    这可比石头直接四分五裂更能体现何恒的实力,能够一指洞穿岩石,这需要何等力量?而仅仅只是出现了一个指洞,石头本身为碎,这又需要何等控制力?

    释天风回头一看,庆幸不已,他可不以为自己的身体比那石头还硬,要是刚刚被点中,直接就是一个血窟窿啊!

    “现在可不是庆幸的时候,看招!”何恒冷笑一声,五指紧握,双拳猛地挥出,快若闪电,势大力沉,山岳一般笼罩释天风周身。

    释天风一个色变,仓促间双掌拍出,与何恒拳掌相对,刹那间连拆百余招,招招凶险无比,让周围之人看的冷汗直流。

    最后,终究是释天风在一开始就慢了半拍,处于被动状态,被何恒一拳笼罩胸前,一记拳印打飞出去。

    “噗!”释天风倒飞在一株大树之上,把那树拦腰砸成两截,他自己也被弹到地面之上,喷吐出一口鲜血。

    “天风!!”一个妇人见此连忙扑上前来,一把拉起释天风,目光焦急无比,这是释天风的妻子凌水月。

    “娘们就是娘们,哭什么哭,老子没死呢!”释天风捂了捂胸口,满不在乎道,却没有注意到,凌水月的脸一下子黑了。

    “老东西,你说谁呢?”凌水月目光冷冷地环顾了一下释天风,愤然道:“胆子肥了是不是?随便和人打架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和老娘嚷嚷……”

    释天风一向惧内,今天与何恒一战,战意蓬发,一时间才有胆气吼了一声,此刻被凌水月这么看着,顿时脚底生出一股寒意,面色僵硬地看着何恒,叫道:“小子,刚刚那个不算,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释天风那话一出,何恒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有一人站出笑道:“释天风你个老乌龟,今天怎么做这等没脸没皮之事,刚刚明明输了两招,现在居然不认帐?”

    何恒看了那人一眼,这是一个浓眉大眼的和尚,身材魁梧,目光带着戏谑。

    释天风瞧了瞧那和尚一眼,大吼道:“老夫与人打架,关你老秃驴什么事?休要坏我好事!”

    能和释天风开玩笑的和尚,这个世界也只有一个,金刚门的始祖九如和尚,同样为天下绝顶高手,且与释天风“相爱相杀”纠缠半辈子的他,自然与之熟的不能再熟。

    对于释天风的话,九如嘿嘿一笑道:“你老乌龟和别人打架和尚自然管不到,只是你明明输了,却死不承认,和尚我作为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自然不能干看着你耍赖,要替这位施主主持公道,阿弥他个陀佛……”

    “去你爷爷的施主,这小子像是诚心礼佛,乐善好施之人吗?还施主,我呸!”释天风不忿道。

    何恒这时也轻笑一声:“释前辈你说的不错,晚辈的确不是乐善好施之人,所以还是请您把欠我的赌注还给我吧,想必前辈您是不会赖账的。”

    “这个……”释天风面色一顿,看了看一旁的凌水月,然而她此刻却在看着脚底,根本不理他。

    释天风讨了个没趣,只能再次看向何恒,咳嗽两声道:“老夫自然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只是刚刚我还没有输……”

    “也就是说释前辈你要赖账喽?”释天风话还没有说完,何恒就给他接上,然后看向九如和尚,抱拳道:“大师,释前辈他一开始明明说好,只有我侥幸胜他一两招,他就把他那刺猬功送给我。刚刚大师也看见了,他输给了我两招,现在却不承认,还请大师给我主持公道。”

    被何恒一个前辈、大师的高帽子一戴,释天风与九如和尚都面色有些尴尬的看着对方,一时无语。

    “咳咳,老乌龟啊!虽然你那刺猬功乃是你家传武学,但做人就要说话算话,认赌服输,你还是不要耍赖了,把那武功交给人家吧,反正这位施主也不像随便外传之人……”九如和尚眼睛撇了撇何恒道。

    何恒明白他的意思,当即保证道:“这刺猬功虽然中看不中用,但也是释前辈的家传武功,何某自然明白其对释前辈的重要性,绝不会外传给任何一个人的。”

    面对何恒与九如和尚的一唱一和,还不停的贬低自家武功,释天风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瞪了二人一眼,很不情愿的拿出了他那套无相神针的秘籍,扔给何恒。

    何恒接过之后,细细看了一下,确认无误之后,满意的收入囊中。

    释天风果然好糊弄,一个激将法,一顶高帽子,连蒙带骗就弄到了他的家传绝学,还顺便让何恒知道了自己与这个世界练神高手的实力对比,真是个好“前辈”啊!

    何恒再撇了撇一旁站立的九如和尚,琢磨着怎么从他手上敲到“大金刚神力”这门绝顶武学,这和尚可比释天风精明多了,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而且,经过刚刚与释天风那一战,何恒也大概摸清楚了自己与这里练神高手之间的实力情况。

    虽然他刚刚赢了释天风两招,但那毕竟不是生死之战,释天风也没有出全力,当然何恒也没有,否则战斗要比刚刚激烈许多。

    释天风的实力应该是比何恒差了一线,但也差距不是特别明显,要是生死相搏,何恒即使可以胜出,也要受重伤。

    而释天风、九如、公羊羽、萧千绝这几个昆仑的绝顶高手,彼此之间的实力差别也不大,都是伯仲之间。

    所以何恒估摸着自己,应该可以胜过这几人一筹,大概与现在梁萧差不多的水准,可赢释天风等人,但要杀他们也非易事。

    这样想着,何恒继续看向场中,梁萧与公羊羽、花无媸二人的交战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刚刚公羊羽二人以“太乙分光剑”压制地梁萧喘不过气来,却不料梁萧在这种压力之下,悟出了“人剑相御”的境界,与手中天罚剑相配合,与公羊羽二人“太乙分光剑”杀的不相上下。

    三人激战许久,难解难分,都有些精疲力尽,精神萎靡。

    终于,他们分开来了,相互对峙着,梁萧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花晓霜这里汪的大哭一声,叫道:“萧哥哥,爷爷奶奶你们不要打了。”

    再然后,就是一场有些狗血的剧情了,何恒只能仰望着天空,数着星星,虽然现在是大白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