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三章 无相神针(第二更,求订阅)
    释天风被何恒这一嘲讽,当即吼道:“小子你是什么人,敢看不起老夫?咱们比划比划!”

    何恒冷冷撇了他一眼,嗤笑道:“你自己不懂却来怪别人,这叫做:死无臣于上无臣于下;亦五四时之事,纵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释天风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春秋难免的?”

    何恒双手别在胸上,冷笑了一下,没有理会他。

    “你……”释天风就要发怒。

    站在花晓霜一旁的一个十几岁小孩插嘴道:“这是庄子的话,意思是:人一死去,就再无尊卑之别,衰老之患,逍遥快活之处,即使做皇帝也比不上。活着的人却要奔波劳碌,伤春悲秋,哀天顿地,怎比得上死者的快乐呢?”

    释天风瞪了瞪他,哼声道:“放屁放屁,小混蛋哪学来得歪理,活着学武打架喝酒唱歌那才叫快活!不服的你叫个死人来跟老夫比划比划?”

    对于他的蛮不讲理,那小孩学着何恒同样报以冷笑。

    “镜圆……”花晓霜有些无奈地拉了拉他,这个孩子是她弟弟花镜圆。

    释天风看了看二人,他不好意思和花镜圆一个小鬼计较,只能把眼睛瞪向何恒,忽然目光一变,炽热道:“小子,刚刚没看出来,你武功居然也不差,咱们较量一下!”

    “没兴趣!”何恒冷冷看了看他,一口回绝。

    “为什么?”释天风面色垮了下来,幽怨地看着何恒。

    何恒指了指梁萧几人,冷冷笑道:“看到了他们的比武,谁还看得上你的武功?”

    “小子你这是看不起我?”释天风勃然怒道,眼睛大大地瞪着何恒,攥紧了拳头。

    “你现在才看出来吗?果然愚笨的可以,何某不屑与你这种人比武。”何恒负手而立,厉声讥讽着。

    “混账,你说老夫不如公羊老头还有姓梁的小子,今天老夫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这么说着,释天风身影一纵,仿佛踩踏着江水汪洋一般,猛地来到何恒身边,眼珠子瞪地大大地看着何恒。

    何恒也看了一下他,冷哼一声,右手伸出食指,真气鼓荡,猛地点向他胸口天突穴。

    释天风不惊反笑,在何恒食指点到他身侧三寸之时,他天突穴上骤然窜出一股无形真气,仿佛一根锋利的针尖一般,猛地刺入何恒指尖。

    何恒面色一变,立即收回食指,五指握拳,排山倒海般打出,大道无形,生育天地!

    释天风陡然一吼,身上数百处穴位同时射出真气,笼罩何恒周身。

    何恒拳势滔天,如疾风骤雨,在数百道真气里硬生生撕开一道口子,飞仙游身法一纵十余丈,窜出笼罩他周身的真气。

    “哈哈,小子你别逃啊,老夫这无相神针的滋味如何?”释天风看见何恒窜走,在那里大笑着。

    “我看你这刺猬功不怎样,看起来花俏无比,实际上都伤不了我一根汗毛。”何恒冷哼着,指了指自己毫发无损的身体,讥笑向释天风。

    “你敢讽刺我释家绝学,小子,咱们再来比划比划!”释天风气愤地大吼着,一拳纵身打向何恒。

    却不料何恒根本不想与他交手,直接身影一窜,就在十余丈外,对他冷笑:“我才不和你这个老疯子比武呢,又没有好处,反而丢人现眼。”

    “可恶!”释天风大吼着,气愤到极点,“乘风滔海”的轻功运转到极致,可是却怎么也追不上何恒。

    “老疯子,我就说你不行,还是回家养老去吧。”何恒不时停下脚步,看着释天风讥讽不已,更让他气急败坏。

    “小子,有胆子你就停下与老夫大战三百回合,跑来跑去算什么英雄好汉!”

    何恒陡然回头,看了看释天风几眼,冷冷笑道:“你想跟我一战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跟你这种疯子打架实在太跌我的身份了,你得先给我点补偿才行。”

    “什么,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释天风怒急道。

    何恒随意摆了摆手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要耽误我看他们决斗。”

    “小混账!”释天风骂道,然后冷静了一下,问道:“你想要什么才肯与老夫一战?”

    何恒撇了撇他几眼,嫌弃道:“你这个样子,也不像是有钱人,估计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这样吧,你刚刚那一套刺猬功看起来挺花俏的,拿出去吓唬人应该不错,就它了吧。”

    “狗屁,那是老夫家传的无相神针,你居然叫它刺猬功,气杀我也!”释天风怒吼着。

    何恒随意道:“管他什么无相神针还是刺猬功,练到最后不都是个大刺猬吗?就问你一句,你到底给不给我,不给就算了,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这可不行,你换一个武功吧,无相神针是我释家祖传神功,怎么可能给你个外人。”释天风人虽然疯疯癫癫,但也不傻,轻易之间怎可能交出自家祖传武功。

    “那就算了吧,你浑身上下也就那套刺猬功勉强可入我眼,其他的根本都是垃圾,既然你不愿意给这套武功,那就不要纠缠我了。”何恒很是随意地驱赶着释天风,仿佛在赶瘟神似的,更是让他火冒三丈,恨不得打死他,只可惜他也明白,自己抓不到他。

    释天风自然不愿意这么放过何恒,又暗忖自身武功一定胜过对方,便道:“小子,别说老夫纠缠于你,你要这刺猬功……不对,无相神针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与我比试一下,要是能小胜个一两招,老夫就把此功给你如何?”

    何恒“犹豫”地看了看释天风几眼,最后勉为其难道:“何某一向尊老爱幼,看在你这么大年纪,而且疯疯癫癫的份子上,今天就勉为其难答应你这无理的要求了。”

    何恒一个勉为其难和无理,让本来正在佩服自己机智的释天风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暗道:“这小子真他妈的嘴臭,老夫等会儿拿住他,一定要好好拾缀一番,把他的屁股打开花。”

    何恒冷冷看了看释天风一眼,自然猜的出他的想法,只觉好笑,这个释天风,练武练得有些痴了,被他稍微一激就把自己的家传武功拿来当赌注。

    也难怪后来他儿子被云斗不过云家后人,被其霸占了灵鳖岛基业,气愤而死!看他的样子,他儿子估计也强不了多少。

    何恒这样想着,冷冷望着释天风,懒洋洋道:“老疯子,你要动手就赶紧吧,三招两招赢了你,我还要回去吃饭呢!”

    对于何恒轻蔑的态度,释天风气愤非常,当即大吼一声,双拳打出,每一拳有千钧之重,手上穴位无形真气四溢,化作针芒射向何恒。

    何恒的面色不由凝重三分,虽然他嘴上很是看不起释天风,但对方堂堂一个阴神境界的高手,纵然因为天地限制,精神力量无法动用,所能发挥的实力不如大天世界阴神境的三成,但也绝对不容小觑。

    至少,这个世界练神境界的高手,以精神力量作用己身,对真气的掌控程度还是身体的把控力,亦或者对对手气机破绽的洞察力等等都是远超练气境的。

    释天风“无相神针”飞出,何恒不敢太过大意,一套刚猛至极的拳法横空打出,呼啸的真气搅乱着那无形的“针”,他的拳势汹涌澎湃,仿佛大江大河之水,自天上奔腾而来,冲刷浮世一切。

    “黑水滔滔,荡尽天下?你这怎么和萧老怪一样的套路?不对,他用的是掌,你用的是拳!”释天风大吼着,他射出的“无相神针”被何恒谷神不死功连绵不尽的真气给冲刷得难以前进。

    “不行,一定要靠近这小子,只有和他贴身一战,我无穷无尽的‘无相神针’才能有效。”释天风不愧为纵横几十年的老江湖,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劣势所在,身法闪动着,就要靠近何恒那里。

    不过,释天风他可以看出这一点,何恒自然也明白,飞仙游身法运转之下,何恒衣玦飘飘,仿佛谪仙一般,与释天风拉开着距离,就是不让他靠近。

    释天风看的气急无比,只能放弃使用无相神针,转而以拳掌攻向何恒浑身各处。

    他的掌势也是不凡,仿佛狂风骤雨,呼啸笼罩何恒四面八方。

    何恒不敢怠慢,大道三拳挥舞至极,汹涌的拳势厚重如山,与释天风游斗不息。

    释天风被何恒这一嘲讽,当即吼道:“小子你是什么人,敢看不起老夫?咱们比划比划!”

    何恒冷冷撇了他一眼,嗤笑道:“你自己不懂却来怪别人,这叫做:死无臣于上无臣于下;亦五四时之事,纵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释天风皱眉道:“什么乱七八糟,春秋难免的?”

    何恒双手别在胸上,冷笑了一下,没有理会他。

    “你……”释天风就要发怒。

    站在花晓霜一旁的一个十几岁小孩插嘴道:“这是庄子的话,意思是:人一死去,就再无尊卑之别,衰老之患,逍遥快活之处,即使做皇帝也比不上。活着的人却要奔波劳碌,伤春悲秋,哀天顿地,怎比得上死者的快乐呢?”

    释天风瞪了瞪他,哼声道:“放屁放屁,小混蛋哪学来得歪理,活着学武打架喝酒唱歌那才叫快活!不服的你叫个死人来跟老夫比划比划?”

    对于他的蛮不讲理,那小孩学着何恒同样报以冷笑。

    “镜圆……”花晓霜有些无奈地拉了拉他,这个孩子是她弟弟花镜圆。

    释天风看了看二人,他不好意思和花镜圆一个小鬼计较,只能把眼睛瞪向何恒,忽然目光一变,炽热道:“小子,刚刚没看出来,你武功居然也不差,咱们较量一下!”

    “没兴趣!”何恒冷冷看了看他,一口回绝。

    “为什么?”释天风面色垮了下来,幽怨地看着何恒。

    何恒指了指梁萧几人,冷冷笑道:“看到了他们的比武,谁还看得上你的武功?”

    “小子你这是看不起我?”释天风勃然怒道,眼睛大大地瞪着何恒,攥紧了拳头。

    “你现在才看出来吗?果然愚笨的可以,何某不屑与你这种人比武。”何恒负手而立,厉声讥讽着。

    “混账,你说老夫不如公羊老头还有姓梁的小子,今天老夫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这么说着,释天风身影一纵,仿佛踩踏着江水汪洋一般,猛地来到何恒身边,眼珠子瞪地大大地看着何恒。

    何恒也看了一下他,冷哼一声,右手伸出食指,真气鼓荡,猛地点向他胸口天突穴。

    释天风不惊反笑,在何恒食指点到他身侧三寸之时,他天突穴上骤然窜出一股无形真气,仿佛一根锋利的针尖一般,猛地刺入何恒指尖。

    何恒面色一变,立即收回食指,五指握拳,排山倒海般打出,大道无形,生育天地!

    释天风陡然一吼,身上数百处穴位同时射出真气,笼罩何恒周身。

    何恒拳势滔天,如疾风骤雨,在数百道真气里硬生生撕开一道口子,飞仙游身法一纵十余丈,窜出笼罩他周身的真气。

    “哈哈,小子你别逃啊,老夫这无相神针的滋味如何?”释天风看见何恒窜走,在那里大笑着。

    “我看你这刺猬功不怎样,看起来花俏无比,实际上都伤不了我一根汗毛。”何恒冷哼着,指了指自己毫发无损的身体,讥笑向释天风。

    “你敢讽刺我释家绝学,小子,咱们再来比划比划!”释天风气愤地大吼着,一拳纵身打向何恒。

    却不料何恒根本不想与他交手,直接身影一窜,就在十余丈外,对他冷笑:“我才不和你这个老疯子比武呢,又没有好处,反而丢人现眼。”

    “可恶!”释天风大吼着,气愤到极点,“乘风滔海”的轻功运转到极致,可是却怎么也追不上何恒。

    “老疯子,我就说你不行,还是回家养老去吧。”何恒不时停下脚步,看着释天风讥讽不已,更让他气急败坏。

    “小子,有胆子你就停下与老夫大战三百回合,跑来跑去算什么英雄好汉!”

    何恒陡然回头,看了看释天风几眼,冷冷笑道:“你想跟我一战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跟你这种疯子打架实在太跌我的身份了,你得先给我点补偿才行。”

    “什么,小子你不要太过分了!”释天风怒急道。

    何恒随意摆了摆手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不要耽误我看他们决斗。”

    “小混账!”释天风骂道,然后冷静了一下,问道:“你想要什么才肯与老夫一战?”

    何恒撇了撇他几眼,嫌弃道:“你这个样子,也不像是有钱人,估计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这样吧,你刚刚那一套刺猬功看起来挺花俏的,拿出去吓唬人应该不错,就它了吧。”

    “狗屁,那是老夫家传的无相神针,你居然叫它刺猬功,气杀我也!”释天风怒吼着。

    何恒随意道:“管他什么无相神针还是刺猬功,练到最后不都是个大刺猬吗?就问你一句,你到底给不给我,不给就算了,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这可不行,你换一个武功吧,无相神针是我释家祖传神功,怎么可能给你个外人。”释天风人虽然疯疯癫癫,但也不傻,轻易之间怎可能交出自家祖传武功。

    “那就算了吧,你浑身上下也就那套刺猬功勉强可入我眼,其他的根本都是垃圾,既然你不愿意给这套武功,那就不要纠缠我了。”何恒很是随意地驱赶着释天风,仿佛在赶瘟神似的,更是让他火冒三丈,恨不得打死他,只可惜他也明白,自己抓不到他。

    释天风自然不愿意这么放过何恒,又暗忖自身武功一定胜过对方,便道:“小子,别说老夫纠缠于你,你要这刺猬功……不对,无相神针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与我比试一下,要是能小胜个一两招,老夫就把此功给你如何?”

    何恒“犹豫”地看了看释天风几眼,最后勉为其难道:“何某一向尊老爱幼,看在你这么大年纪,而且疯疯癫癫的份子上,今天就勉为其难答应你这无理的要求了。”

    何恒一个勉为其难和无理,让本来正在佩服自己机智的释天风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暗道:“这小子真他妈的嘴臭,老夫等会儿拿住他,一定要好好拾缀一番,把他的屁股打开花。”

    何恒冷冷看了看释天风一眼,自然猜的出他的想法,只觉好笑,这个释天风,练武练得有些痴了,被他稍微一激就把自己的家传武功拿来当赌注。

    也难怪后来他儿子被云斗不过云家后人,被其霸占了灵鳖岛基业,气愤而死!看他的样子,他儿子估计也强不了多少。

    何恒这样想着,冷冷望着释天风,懒洋洋道:“老疯子,你要动手就赶紧吧,三招两招赢了你,我还要回去吃饭呢!”

    对于何恒轻蔑的态度,释天风气愤非常,当即大吼一声,双拳打出,每一拳有千钧之重,手上穴位无形真气四溢,化作针芒射向何恒。

    何恒的面色不由凝重三分,虽然他嘴上很是看不起释天风,但对方堂堂一个阴神境界的高手,纵然因为天地限制,精神力量无法动用,所能发挥的实力不如大天世界阴神境的三成,但也绝对不容小觑。

    至少,这个世界练神境界的高手,以精神力量作用己身,对真气的掌控程度还是身体的把控力,亦或者对对手气机破绽的洞察力等等都是远超练气境的。

    释天风“无相神针”飞出,何恒不敢太过大意,一套刚猛至极的拳法横空打出,呼啸的真气搅乱着那无形的“针”,他的拳势汹涌澎湃,仿佛大江大河之水,自天上奔腾而来,冲刷浮世一切。

    “黑水滔滔,荡尽天下?你这怎么和萧老怪一样的套路?不对,他用的是掌,你用的是拳!”释天风大吼着,他射出的“无相神针”被何恒谷神不死功连绵不尽的真气给冲刷得难以前进。

    “不行,一定要靠近这小子,只有和他贴身一战,我无穷无尽的‘无相神针’才能有效。”释天风不愧为纵横几十年的老江湖,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劣势所在,身法闪动着,就要靠近何恒那里。

    不过,释天风他可以看出这一点,何恒自然也明白,飞仙游身法运转之下,何恒衣玦飘飘,仿佛谪仙一般,与释天风拉开着距离,就是不让他靠近。

    释天风看的气急无比,只能放弃使用无相神针,转而以拳掌攻向何恒浑身各处。

    他的掌势也是不凡,仿佛狂风骤雨,呼啸笼罩何恒四面八方。

    何恒不敢怠慢,大道三拳挥舞至极,汹涌的拳势厚重如山,与释天风游斗不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  读书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