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十二章 梁萧(第一更,求首订)
    看着了情道长焦急的样子,花晓霜不免有些错愕,连忙道:“了情道长你别着急,慢慢说,天机宫出了什么事?”

    了情道长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松开了双手,眼中带着担忧道:“晓霜你可知,梁萧他回来了。”

    “什么,萧哥哥回来了?”花晓霜顿时吃了一惊,反应过来后,脸上里充斥无限惊喜。

    “果然是梁萧吗?他现在应该是在与公羊羽他们太乙分光剑决战。”何恒暗忖道,对于这场昆仑里最高水准的一战,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看着一脸欣喜的花晓霜,了情道长叹息了一声,接着道:“本来梁萧回来也没有什么大碍,他虽在中土的名声不好,但以他的武功,这天下也没有几个人奈何得了他。可无奈的是,他此次回来就是为了你,他一路打上天机宫,你父亲他们支支吾吾,害的他以为你被他们害了,勃然大怒,如今正在与老穷酸他们生死厮杀。”

    “什么!”花晓霜既震惊又担忧道,无论是梁萧还是天机宫之人都是她最亲最重要的人,无论哪个受到伤害,她都会悲痛欲绝,更何况他们现在正在相互厮杀!

    “晓霜,现在只有你可以阻止他们了,赶快与贫道上天机宫吧!”了情急切道。

    “好,我们这就走。”花晓霜自然连忙答应,拉着了情道长向外而去。

    “喂,等等!何某也与二位一起去。”何恒连忙追上飞奔而去的两人,大吼道。

    花晓霜停下了脚步,望了望何恒,犹豫道:“我们此次是前往天机宫,此刻那里鱼龙混杂,危机四伏,你重伤初愈,实在不宜冒险前往……”

    “花姑娘这就小看我何某人了,当初你救我一命,今日你有需,何某自当万死不辞。”何恒望着面前二人,目光坚毅,大义凛然着。

    然而事实上,有西昆仑梁萧这个天下无敌的高手,何恒岂会放弃与他较量的机会?如果能够顺手了结了欠花晓霜的因果那就更好了。

    “这……”看着何恒那‘坚定’的目光,了情与花晓霜对视一下,有些迟疑。

    何恒一见有戏,冷看向一旁路上的一块石头,一把凌空摄入手里,然后轻轻一捏,那石头一下子化作齑粉。

    “花姑娘,了情道长,你们觉得我这手功夫怎样,天机宫有几人比我厉害?”何恒轻轻拍了拍手,手里石粉飘散空中,笑看着花晓霜二人。

    花晓霜与了情都有些惊骇地看了看那飘散的石粉,她们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自然知道何恒这一手捏石成粉的本事有多厉害。

    这其中的力量与控制力,都臻至了当世最顶尖的水准,她们数遍天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恐怕都不足双手之数。

    “没想到啊!何恒你居然是这等高手……”花晓霜有些不敢置信地凝视了一下何恒,语气略带点夸张道。

    “那就走吧!”何恒对她笑了笑,笑容很‘灿烂’。

    ……

    当何恒三人来到天机宫附近之时,这里已经云集了诸多武林人士,围的水泄不通,都在看着中间处三道交织人影。

    这三人里,其中两人一男一女,都有五六十岁之龄了。男者乌眉长须,大袖飘飘,苍老的面孔上带着坚毅;而那老妪一般的妇人,却是锦衣长袍,头发束起,面色阴沉。

    这二者正是花晓霜的爷爷、奶奶,公羊羽和花无媸。

    此刻他们手中持剑,并肩刺出,刷刷攻向那对面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他就是那西昆仑梁萧。

    何恒运转“观天之道”看向这三人,只得见梁萧身上一股铺天盖地的红光跃然入眼,气机一半融入自然,无边无际,仿佛何恒虚空。

    何恒暗忖道:“果然,梁萧在悟得了谐之道后,就已经拉开与释天风等练神巅峰的高手的距离,已经一半步入练虚境界了,只是他终究还是太过年轻,底蕴比不上那些资深的练神高手,所以没能一举突破,但也用不了多久了。”

    他再看向公羊羽和花无媸二人,公羊羽浑身气机通彻浩瀚,磅礴无比,已有身融虚空之趋势,显然已经摸到了练虚境界的门槛,只是比起梁萧这种已经练虚一半的境界还是差了一些。

    至于花无媸,她却是不足为道,勉勉强强算是练神境界,要是单打独斗,估计在梁萧手上撑不住二十招。

    无论是公羊羽还是花无媸,要是单打独斗,任何一个都不是那位西昆仑的对手,但这对恩怨夫妻要是联起手来,即使梁萧也只能勉强招架了。

    因为他们联手使出的那套剑法,名叫太乙分光剑,二人联手,天下无敌。

    何恒“观天之道”下,花无媸与公羊羽之气机伴随着手中之剑,仿佛阴阳相生,两仪分化,动静之间,冥合天地至理,与虚空宇宙相共鸣,隐隐间已经有了练虚境界的威力。

    只见公羊羽首先朗声吟道:“天清地浊!”花无媸应道:“乾坤定矣!”两人忽地并肩出剑刺向那梁萧。

    霎时间二人连攻十余剑,而梁萧竟没还得一招,让人好不骇然。

    梁萧只得且战且退,观察二人剑中不谐之处,寻求破绽。

    然而,公羊羽和花无媸之间却是找不到任何缺憾之处,仿佛太极阴阳一般,圆满无缺。

    何恒也在想象着,如果现在上去的是自己,能不能破开这套太乙分光剑,最好得出的结论是,除非他成就阴神境,以无上精神力量直接在精神方面攻击公羊羽二人,否则他只能以地法境界强行动用自然伟力,以绝对力量粉碎二人剑势,亦或者且战且退,以谷神不是功连绵不绝的力量耗死公羊羽二人。

    要是让他直接破开这套太乙分光剑,现在还真做不到。

    他本身的境界也就是阴阳合一,不分彼此,虚空自然的境界,与太乙分光不相上下,纵然可以匹敌它,却破不了。除非他可以再进一步,臻至阴阳衍生,道化万千,无始无终的境界,那就可以凭借无尽的拳势撕裂这套太乙分光剑了,只是何恒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

    而就在何恒思付间,忽听公羊羽朗声道:“雷风相薄。”花无媸心旌动摇不由得应声道:“水火不射。”四象生变八卦相荡剑法更趋凌厉。

    在这等浑然无极、上达天道的剑法之下,梁萧越发难以支撑,只能疲于奔命。

    最后只听公羊羽一声疾喝:“阴阳化生。”花无媸应道:“太极成矣。”剑法圆转,太极剑圈终于结成,梁萧如陷汪洋大海唯有苦苦支撑。

    “不要,萧哥哥。”花晓霜在这里看到梁萧苦苦支撑的样子,焦急痛苦着,就要扑上去救下梁萧,被了情死死拉住:“晓霜,他们现在已经交战到激烈之时,根本停不下来了,你贸然上去只会被误伤。”

    何恒也看着花晓霜道:“了情道长说的极是,现在场中的三人,精神、剑意都已经臻至巅峰,无暇他顾,外界的一切都被他们抛之脑后,你要是贸然进去,只会破开这一状态,他们来不及收手之下,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那总不能让我看着萧哥哥被杀吧?”花晓霜眼角通红着,晶莹的泪珠溢出。

    何恒看了看那物我两忘般厮杀的三人,笑道:“花姑娘你不要小看你那位萧哥哥,他可不是一般人物,这套‘太乙分光剑’虽然厉害,但想取他性命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真的吗?”花晓霜晶莹的眸子看着何恒,楚楚动人。

    “自然。”何恒笃定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原本已经被逼入绝境的梁萧陡然一跃,剑尖斜指上苍喝道:“一剑横天百世空。”

    这里诸多武林人士闻言均是一凛,梁萧言下之意分明是自矜天下无敌,众人心虽不甘,但却是无话反驳。公羊羽见梁萧一反常态出语挑衅,当下笑道:“臭小子你这叫癞蛤蟆打呵欠……”

    花无媸冷冷接道:“胡吹大气。”说话声中二人如影随形,两把长剑光影交织,好似合成一柄一般凌空刺出。

    梁萧勉力抵档了两合后再次一退,公羊羽尾随而至,一剑横空,口中长笑道:“王图霸业皆有终。”

    梁萧且战且退退,来到花无媸身侧,扬声道:“生者长哭死者笑。”

    公羊羽长剑探出,在花无媸剑上一挑,花无媸借力纵起身如飞燕,在天空上划了个弧,绕过梁萧剑尖,指指其胸口喝道:“退据无门难重重。”

    长剑择高而击与公羊羽上下交攻,如此一来梁萧当真是“退据无门”,只好长剑在一点,环绕着勉强躲过一剑。

    一旁众人目不暇接地看着三人剑光交织,自然不会放过他们口中朗诵的诗句,仔细揣摩一下,同为当世最顶尖的高手之一的灵鳖岛主释天风忽地拧眉道:“梁小子放狗屁怎么说‘生者长哭死者笑’?死者呜乎哀哉才该大哭特哭才对?”

    何恒站着一旁,看了看此人,冷冷道:“你自己读书少,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看着了情道长焦急的样子,花晓霜不免有些错愕,连忙道:“了情道长你别着急,慢慢说,天机宫出了什么事?”

    了情道长也发觉自己有些失态,松开了双手,眼中带着担忧道:“晓霜你可知,梁萧他回来了。”

    “什么,萧哥哥回来了?”花晓霜顿时吃了一惊,反应过来后,脸上里充斥无限惊喜。

    “果然是梁萧吗?他现在应该是在与公羊羽他们太乙分光剑决战。”何恒暗忖道,对于这场昆仑里最高水准的一战,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看着一脸欣喜的花晓霜,了情道长叹息了一声,接着道:“本来梁萧回来也没有什么大碍,他虽在中土的名声不好,但以他的武功,这天下也没有几个人奈何得了他。可无奈的是,他此次回来就是为了你,他一路打上天机宫,你父亲他们支支吾吾,害的他以为你被他们害了,勃然大怒,如今正在与老穷酸他们生死厮杀。”

    “什么!”花晓霜既震惊又担忧道,无论是梁萧还是天机宫之人都是她最亲最重要的人,无论哪个受到伤害,她都会悲痛欲绝,更何况他们现在正在相互厮杀!

    “晓霜,现在只有你可以阻止他们了,赶快与贫道上天机宫吧!”了情急切道。

    “好,我们这就走。”花晓霜自然连忙答应,拉着了情道长向外而去。

    “喂,等等!何某也与二位一起去。”何恒连忙追上飞奔而去的两人,大吼道。

    花晓霜停下了脚步,望了望何恒,犹豫道:“我们此次是前往天机宫,此刻那里鱼龙混杂,危机四伏,你重伤初愈,实在不宜冒险前往……”

    “花姑娘这就小看我何某人了,当初你救我一命,今日你有需,何某自当万死不辞。”何恒望着面前二人,目光坚毅,大义凛然着。

    然而事实上,有西昆仑梁萧这个天下无敌的高手,何恒岂会放弃与他较量的机会?如果能够顺手了结了欠花晓霜的因果那就更好了。

    “这……”看着何恒那‘坚定’的目光,了情与花晓霜对视一下,有些迟疑。

    何恒一见有戏,冷看向一旁路上的一块石头,一把凌空摄入手里,然后轻轻一捏,那石头一下子化作齑粉。

    “花姑娘,了情道长,你们觉得我这手功夫怎样,天机宫有几人比我厉害?”何恒轻轻拍了拍手,手里石粉飘散空中,笑看着花晓霜二人。

    花晓霜与了情都有些惊骇地看了看那飘散的石粉,她们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自然知道何恒这一手捏石成粉的本事有多厉害。

    这其中的力量与控制力,都臻至了当世最顶尖的水准,她们数遍天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恐怕都不足双手之数。

    “没想到啊!何恒你居然是这等高手……”花晓霜有些不敢置信地凝视了一下何恒,语气略带点夸张道。

    “那就走吧!”何恒对她笑了笑,笑容很‘灿烂’。

    ……

    当何恒三人来到天机宫附近之时,这里已经云集了诸多武林人士,围的水泄不通,都在看着中间处三道交织人影。

    这三人里,其中两人一男一女,都有五六十岁之龄了。男者乌眉长须,大袖飘飘,苍老的面孔上带着坚毅;而那老妪一般的妇人,却是锦衣长袍,头发束起,面色阴沉。

    这二者正是花晓霜的爷爷、奶奶,公羊羽和花无媸。

    此刻他们手中持剑,并肩刺出,刷刷攻向那对面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他就是那西昆仑梁萧。

    何恒运转“观天之道”看向这三人,只得见梁萧身上一股铺天盖地的红光跃然入眼,气机一半融入自然,无边无际,仿佛何恒虚空。

    何恒暗忖道:“果然,梁萧在悟得了谐之道后,就已经拉开与释天风等练神巅峰的高手的距离,已经一半步入练虚境界了,只是他终究还是太过年轻,底蕴比不上那些资深的练神高手,所以没能一举突破,但也用不了多久了。”

    他再看向公羊羽和花无媸二人,公羊羽浑身气机通彻浩瀚,磅礴无比,已有身融虚空之趋势,显然已经摸到了练虚境界的门槛,只是比起梁萧这种已经练虚一半的境界还是差了一些。

    至于花无媸,她却是不足为道,勉勉强强算是练神境界,要是单打独斗,估计在梁萧手上撑不住二十招。

    无论是公羊羽还是花无媸,要是单打独斗,任何一个都不是那位西昆仑的对手,但这对恩怨夫妻要是联起手来,即使梁萧也只能勉强招架了。

    因为他们联手使出的那套剑法,名叫太乙分光剑,二人联手,天下无敌。

    何恒“观天之道”下,花无媸与公羊羽之气机伴随着手中之剑,仿佛阴阳相生,两仪分化,动静之间,冥合天地至理,与虚空宇宙相共鸣,隐隐间已经有了练虚境界的威力。

    只见公羊羽首先朗声吟道:“天清地浊!”花无媸应道:“乾坤定矣!”两人忽地并肩出剑刺向那梁萧。

    霎时间二人连攻十余剑,而梁萧竟没还得一招,让人好不骇然。

    梁萧只得且战且退,观察二人剑中不谐之处,寻求破绽。

    然而,公羊羽和花无媸之间却是找不到任何缺憾之处,仿佛太极阴阳一般,圆满无缺。

    何恒也在想象着,如果现在上去的是自己,能不能破开这套太乙分光剑,最好得出的结论是,除非他成就阴神境,以无上精神力量直接在精神方面攻击公羊羽二人,否则他只能以地法境界强行动用自然伟力,以绝对力量粉碎二人剑势,亦或者且战且退,以谷神不是功连绵不绝的力量耗死公羊羽二人。

    要是让他直接破开这套太乙分光剑,现在还真做不到。

    他本身的境界也就是阴阳合一,不分彼此,虚空自然的境界,与太乙分光不相上下,纵然可以匹敌它,却破不了。除非他可以再进一步,臻至阴阳衍生,道化万千,无始无终的境界,那就可以凭借无尽的拳势撕裂这套太乙分光剑了,只是何恒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

    而就在何恒思付间,忽听公羊羽朗声道:“雷风相薄。”花无媸心旌动摇不由得应声道:“水火不射。”四象生变八卦相荡剑法更趋凌厉。

    在这等浑然无极、上达天道的剑法之下,梁萧越发难以支撑,只能疲于奔命。

    最后只听公羊羽一声疾喝:“阴阳化生。”花无媸应道:“太极成矣。”剑法圆转,太极剑圈终于结成,梁萧如陷汪洋大海唯有苦苦支撑。

    “不要,萧哥哥。”花晓霜在这里看到梁萧苦苦支撑的样子,焦急痛苦着,就要扑上去救下梁萧,被了情死死拉住:“晓霜,他们现在已经交战到激烈之时,根本停不下来了,你贸然上去只会被误伤。”

    何恒也看着花晓霜道:“了情道长说的极是,现在场中的三人,精神、剑意都已经臻至巅峰,无暇他顾,外界的一切都被他们抛之脑后,你要是贸然进去,只会破开这一状态,他们来不及收手之下,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那总不能让我看着萧哥哥被杀吧?”花晓霜眼角通红着,晶莹的泪珠溢出。

    何恒看了看那物我两忘般厮杀的三人,笑道:“花姑娘你不要小看你那位萧哥哥,他可不是一般人物,这套‘太乙分光剑’虽然厉害,但想取他性命还不是那么容易的。”

    “真的吗?”花晓霜晶莹的眸子看着何恒,楚楚动人。

    “自然。”何恒笃定地点了点头。

    就在此时,原本已经被逼入绝境的梁萧陡然一跃,剑尖斜指上苍喝道:“一剑横天百世空。”

    这里诸多武林人士闻言均是一凛,梁萧言下之意分明是自矜天下无敌,众人心虽不甘,但却是无话反驳。公羊羽见梁萧一反常态出语挑衅,当下笑道:“臭小子你这叫癞蛤蟆打呵欠……”

    花无媸冷冷接道:“胡吹大气。”说话声中二人如影随形,两把长剑光影交织,好似合成一柄一般凌空刺出。

    梁萧勉力抵档了两合后再次一退,公羊羽尾随而至,一剑横空,口中长笑道:“王图霸业皆有终。”

    梁萧且战且退退,来到花无媸身侧,扬声道:“生者长哭死者笑。”

    公羊羽长剑探出,在花无媸剑上一挑,花无媸借力纵起身如飞燕,在天空上划了个弧,绕过梁萧剑尖,指指其胸口喝道:“退据无门难重重。”

    长剑择高而击与公羊羽上下交攻,如此一来梁萧当真是“退据无门”,只好长剑在一点,环绕着勉强躲过一剑。

    一旁众人目不暇接地看着三人剑光交织,自然不会放过他们口中朗诵的诗句,仔细揣摩一下,同为当世最顶尖的高手之一的灵鳖岛主释天风忽地拧眉道:“梁小子放狗屁怎么说‘生者长哭死者笑’?死者呜乎哀哉才该大哭特哭才对?”

    何恒站着一旁,看了看此人,冷冷道:“你自己读书少,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