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晓霜,梁萧,天机宫,公羊羽……果然是这个世界吗?昆仑!”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个月了,何恒借着养伤之名,很快就和花晓霜混熟了,以他的手段,对付一个小姑娘自然是简单无比,很快就从她嘴里套出了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信息。

    他也彻底知道了这是那个世界……昆仑。

    想起这个世界诸多高手,“黑水滔滔,荡尽天下”的萧千绝、“凌空一羽,万古云霄”的公羊羽、灵鳖岛主释天风、金刚门始祖九如和尚,以及那位天下无敌的“西昆仑”梁萧,他就有些热血澎湃。

    “此时花晓霜已经二十几岁,梁萧出走西域已经十年,想必也快回来了,真想见识一下他的‘谐之道’,只可惜他恐怕还没有创出法用万物的周流六虚功,这是他晚年武道大成的结晶,可惜了。”

    山海经三部曲,从昆仑到沧海,三百年之间,要论第二强的武功,这就众说纷纭,无论是《妙乐灵飞经》、《山河潜龙诀》、《黑天书》、《大金刚神力》、《太乙分光剑》等绝世神功都有资格竞争此名。

    但要是问天下第一功法,《周流六虚功》却是当之无愧。

    这个世界,自宋朝而起,至明末,几百年里,真正做到无敌天下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梁萧,一个是他孙子梁思禽,还有一个是他们的后辈传人万归藏。

    而这三个人,唯一共同的一点,就是那套周流六虚功。

    根据何恒的估计,这门武功已经算是达到了大天世界妙法的级别了,西昆仑梁萧不愧为天纵之才,要不是这个世界限制了他,此人未尝不可成就道胎境。

    “可惜了,我来早了。”何恒无奈摇了摇头,然后释然道:“现在来此也是合适,梁萧的武功应该已经初成,有了无敌天下的本事,而九如、公羊羽他们也是最巅峰的状态,却是适合与我一战。”

    这个世界,武道是以道家的说法来划分的,即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练神返虚,练虚合道。

    简称为练气、练神、练虚、合道这四个境界。

    普通武林中人一辈子都是练气的境界徘徊,而练神境界的就是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了。

    根据沧海判断,此时的公羊羽、萧千绝、释天风、九如和尚等人都应该是练神境界,而梁萧虽然强他们一线,但并没有与他们拉开多少差距,应该只是练神境界的巅峰,触及了练虚。

    他到了晚年之时,武道大成,创出周流六虚功的时候,才是练虚境界的巅峰或者是合道之境。

    而何恒仔细比对了一下这些境界与大天武道,发现练神之境大概就相当于大天世界的阴神境,只是此界天地限制,精神力量根本发挥不多多少,所以这些练神境界的高手的实力却是远远不如大天的阴神境。

    而且,这里的武道体系偏于练气,对练体却是不重视,练神境界的高手恐怕身体素质也比普通人强不了多少,失去了内力就是战五渣了。

    而何恒则是武道三彭大成,真身无垢,论单纯的肉身力量也可以碾压这里练神境界以下的一切武林人士,配合他谷神不死功了连绵不绝的真气,何恒相信自己可与这里的练神高手一较高下。

    更何况,何恒本身距离阴神境也已经不远,他早在上一个世界就已经触摸到阴神境的门槛,若非那个世界的问题,当时他就可以成就。

    而回归大天世界之后,他在那里潜修半年之久,境界上早已达到了阴神境的领域,在天髓遗藏时,天髓真人最后留下传承就是直接送入他精神之中,等于帮他打开了一丝精神方面的缝隙,有此基础,何恒距离阴神境早已不远。

    而要是何恒他成就了阴神境,配合他本身的地法境界,他有信心与此界的练虚高手一争长短。

    此界之练虚,便是大天世界的阳神境。

    阳神者,不存己身,而是交融于虚空自然,存于无垠天地之间。

    步入阳神境,就是炼化存于虚空之中的阳神,从而与自然交融,天人交感。

    而这里的练虚也就是炼化虚空,交感阳神,与大天世界阳神境没有什么差别。

    而阳神之上的合道,就是大天世界阴神、阳神大成,混元合一,铸就元神的境界。

    阴神者,人之己身内。阳神者,天地自然中。

    阴神、阳神合一,就是人与天的合一,以己身合与天地自然,这在这里叫做合道。

    只是与天地自然交感合一,也是有着大凶险的,稍有不慎就会迷失在弥漫天地内,而要是己身之心与天道不合,就会被天地反噬,这也是沧海之中,万归藏天劫的由来。

    他本是商人出生,奉行人之道损不足而利有余,而天之道却是损有余而利不足,二者观点不合,自然反噬极大。

    而梁萧、梁思禽在心境上却是与天地自然和谐统一,也就是所谓“谐之道”,所以他们没有死在天劫之上。

    “一个月了,我已经彻底养好了伤势,并且武道更进一步,三彭境圆满,三尸九虫皆除,隐隐已经触摸到精神力量,距离阴神境只差一个契机,否则花一年也不是水磨不了此关,只是我却是不能在这里待多久啊!”何恒盘坐于一处山谷之中,陡然一叹。

    肉身穿越与精神穿越却是不同,精神穿越是无论在别的世界过去多久,大天世界都是一瞬间的事。而肉身穿越,在一开始,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是与大天世界相差几百上千倍的,但是随着何恒的到来,它的流速就会慢慢改变,直至与大天世界统一,这其中的原理何恒不懂,这可能关系着诸天宝鉴最根本的奥秘。

    也就是说,要是何恒在这里待的时间过长,在这里过上一天,在大天世界也是过上一天,这对何恒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这种贫瘠的世界又哪里比得上大天世界的无垠?

    而且虽然在一开始,这里的时间流速与大天世界不同,但无奈何恒已经要拜入真武派了,他在大天世界的年纪是十七岁,要是在这里待了几年,回去之后纵然伪装地再好,在道胎境强者眼里还不是一眼看穿骨龄,从而猜出他有一件改变岁月流速的至宝,这种东西即使纯阳真仙也要觊觎的。

    “最多在这里待三个月,然后必须回归。”何恒暗自下了决定,慢慢走回谷里,来到花晓霜的医馆里。

    然后他面色陡地一变,因为这里除了花晓霜之外,居然还有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长的女道士,脸庞上充斥着慈祥,依稀留有些年轻时的风韵。

    “晓霜,这位是?”看见何恒的突然进来,那位女道士怔了怔,望向花晓霜。

    “了情道长,他是我的一个病人,叫做何恒!”花晓霜站了起来,对着那道号了情的女道士介绍着,“我跟您说,前段时间我遇到他时,他浑身筋骨都被巨石打得几乎垮了,而他居然可以自行活动,自古以来伤筋动骨一百天,他的伤势比那还要严重,可仅仅花了一个月就痊愈,简直不可思议。”

    “那是花姑娘你医术好。”何恒笑了笑,望着那女道士道:“见过道长,在下何恒,一个普通江湖人,前段时间在山中不慎被巨石砸中,幸亏花姑娘妙手相救。”

    “贫道了情,见过何檀越。”了情道长起身,拱手一礼道。

    何恒连忙道:“道长客气了,晚辈常听花姑娘提起您,说您是天下最慈悲和蔼之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了情道长有些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

    何恒继续问道:“不知道长今日来找花姑娘是有什么事情吗?”

    经何恒一说,了情面色陡地一变,猛地想起自己的来意,连忙抓向花晓霜的手道:“晓霜,快与贫道走一趟,天机宫那里出事了。”

    ps:本书将于明天中午12点上架,书友们,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求求求!沉寂了一个月,我要爆发了!!你们给的越多,我爆发就越猛烈!看你们的了,能不能让我爆发到极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