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八章 天道!天道!!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八章 天道!天道!!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十万载匆匆岁月,我竟在沉睡中度过……不曾想,又是一个轮回。”何恒愣愣地看着那枯瘦的道人,有些神志不清道:“是了,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天地大势,一元会,一十二万九千六百载一变,自禹王九鼎定九州,开创大夏以来,的确接近一元之数了,大夏气数已尽,大夏王虽历代皆为纯阳真仙,但也难逃此命。盛衰之事,天意难违。也是该天运轮回,群星降世,再演一番盛世了……”

    说到这里,这道人语气顿了顿,神色有些黯然,然后道:“只是不想,贫道居然成了这盛世风华,天意送给其大劫之子道一番机缘,成了踏脚石……”

    这般说着,他的目光冷冷扫视向沐浴在无限星辰光辉之下的姬夕空那里,变得无比冰冷:“当初我证道纯阳失败,被那人暗算,自知寿元无多,布下周天万象大阵,以冥寂之法假死十万载,试图再活一世,却不想天意如刀,终究不打算放过我,世间之修,不得纯阳,寿终不可过万载……否则几个三彭境的蝼蚁又岂能坏我大阵,破我生机?天意啊天意,终究斗不过你!”

    “我天髓一生,风水堪舆登峰造极,易算阵法也是独步九州,一生除了在那个人手里栽过之外,再无遗漏,到头来还是难逃天意一刀……可悲可叹!”天髓真人凄然仰天长啸,分外悲凉,冷眼凝视着天空道:“只是你既然这般无所不在,至公无私,为何那人至今还是逍遥天地?天道不公,天道不公!”

    轰!

    天髓怒骂苍天之时,穹苍之上骤然一股雷霆汇聚,对着他这里盖顶而来。

    “给我滚!”天髓真人冷看那雷霆,大袖一甩之下,风云卷动,连忙成千上万里,驱散了乌云。

    “哈哈哈哈,痛快!”天髓猛然大笑着,直视苍穹道:“贫道大阵已破,生机再无,归墟只在片刻,岂会惧你贼老天?”

    轰!

    又是一道乌黑的雷霆劈下,远比刚刚那次来得猛烈万分,铺天盖地一样,刹那降临天髓周身。

    “来吧!”天髓大笑之中,凛然不惧,身后陡然浮现无穷森然景象,风水交织,四时变幻,滚滚的力量击打而出,笼罩那雷霆。

    蓬!蓬!蓬!

    一道道闷沉的声音响彻之下,天髓的墓葬空间里天摇地动,天空在崩溃,大地在干裂,轰鸣一片。

    何恒早在大战之初就躲在这玄天宫的深处,这里似乎具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可以护住殿宇,恐怕此刻这里是这空间中最为安全之地了。

    不过就算这样,何恒也是看的胆颤心惊,这天摇地动,仿佛世界末日一样的景象实在是太过吓人了,洞真境之威实在不是他可以想象的。

    看着那天空云集数万里,仿佛覆盖了整个苍穹的雷霆之海,何恒不由地苦笑着,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

    而在此刻,与雷霆僵持许久的天髓终于注意到何恒这个觊觎他墓葬的小虫子了,双目看了看他,眸子陡然一变。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的命,我居然看不透?”天髓惊叫着,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想象的事物,即使是之前他复活之事破灭,天罚临身之时他都没有变过颜色,此刻却在何恒这里震惊无限。

    他嘴里有些骇然地念叨着:“这不应该,这不应该……我当初虽未成就纯阳,但一身堪舆、易道之术却是真正的独步九州,而这十万载岁月的沉睡中,我无事可做,修为亦难以进步,只能时时刻刻都在研究风水易道,境界早已臻至一种超乎想象的境界,即使那个人,他现在恐怕在这方面也是比不上我的。”

    “就算是纯阳的命数我现在都可以看的七七八八,可是,这个三彭境的蝼蚁,他的命我居然看不透,这不应该……不应该!”天髓的语气断断续续,时巅时狂,充斥着不可置信。

    过了片刻,他稍微有些恢复,然后犹豫道:“此人身上仿佛遮着一股惊天迷雾一般,若不是我的易道境界已经到了超越纯阳境界,臻至无与伦比的领域,恐怕都无法发觉自己看不透他的命数,只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三彭境的武者吧?不可能啊,这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

    天髓真人的目光忍不住凝视着何恒,仿佛要把他解剖开来研究研究,此刻他甚至忘记了已经要降临的天罚了。

    何恒被他看的心惊胆跳的,要不是直觉告诉他,自身目前还没有生命之危,恐怕他都忍不住先以诸天宝鉴逃走了。

    天髓凝视了何恒片刻,目光越发热切,忍不住掐算着,越发疯癫。

    “贫道不信,区区三彭境的命数我看不透,即使他未来可超越纯阳,达到三皇五帝、远古道人甚至天尊、佛陀的境界,他现在亦不过蝼蚁一个,我不信贫道看不透丝毫……”天髓眼里弥漫着癫狂,一道玄妙的光辉在其中绽放,他的浑身充斥着无尽火光,整个人都在燃烧着。

    “贫道改命失败,天罚临身,纵然一身寿元在十万载酝酿下恢复巅峰,但已然无用,今天就以这万载之寿,看一看……你的命!”天髓目光无比深邃,冷冷凝视着何恒,身上火光燃烧到极致,惊天动地的波动涌现,无穷无尽。

    天髓当年就贵为大天世界堪舆易算之道的第一人,这方面的境界甚至超越了纯阳真仙。而他沉睡十万载中,更是把这造诣登峰造极,臻至了堪比大天世界易道始祖,演先天八卦的三皇五帝之首天皇氏的境界,如今他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燃烧所有,其之易道,甚至可以说接近了那几位古老的天尊、佛陀了,一眼洞穿过去未来,照破十方世界。

    刹那间,他的目光越发深邃,洞彻了万古岁月,无尽轮回,一眼看至时光长河下游。

    然后,即使他此刻将死的心静也不免震撼,看到了不知多少可怕的东西。

    密布无尽苍穹的煞气铺天盖地,浓郁的劫气充斥寰宇,灰烬遮住了穹天,一头浴火的凤凰在西方之地蓦然惊天而起,一头万丈之高的黄色巨人仰天而啸,一柄青色长剑划破苍穹,仿佛一缕青萍,大风起于其下……

    “苍天将死,凤鸣于西,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一劫,乃是……元始祖劫!”天髓目光愣愣地看着虚空,死灰的目光无比震撼。

    过了片刻,他狰狞一笑,目光斜视东天之极,疯狂大笑:“哈哈哈哈,这一劫……前所未有!你也绝对躲不过的,躲不过,我会在地狱里等着你,等着你……在大劫之火下燃烧殆尽,哈哈哈哈!”

    这样说着,天髓他目光再次看向何恒,喃喃道:“刚刚我洞察岁月之河,看穿万载之事,却依旧看不透他的命数,只是依稀看见,他在此劫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既然如此,我就与你结个因果,有此因,他人必有果,那个人……他或许注定要葬身你手。”

    下面的何恒很是郁闷,天髓虽然说了一大堆话,但以他那个层次,语言早已成为天地至理,以何恒现在的境界,根本听不懂,只能看着他自言自语,却不知道其说的什么。

    直到最后,浑身已然几乎泡影的天髓目光死死地看着他,何恒感觉到一丝不妙。

    陡地,天髓伸出一只虚幻的手指,对着何恒额头一点,一道流光射入。

    “这是什么东西?”何恒大吃一惊,顿时感觉自己脑袋里多了一些东西。

    “欲识三元万宗法,先观帝载与神功,此乃贫道毕生所学,帝载与神功!今日赐予汝,结一番因果,他人自有报。”这是天髓所说的话中,何恒唯一听到的。

    就在何恒还在揣摩之时,天髓再次把目光看向了一旁姬夕空那里,冷冷道:“你虽是紫薇之命,元会大劫天命之人,要是换作以往,未必不可成就禹王之霸业,只可惜,这一劫乃是元始祖劫,元会劫数只是大劫的一粒沙尘,你这个天命之人,是龙还是虫犹未可知,今日也与你结一点因果吧。”

    这般说着,他再次伸出一指,法印之下,流光射入姬夕空额头之上,然后他再次仰望穹天,高喝两声:“天道!天道!!”

    九天之上乌云翻滚,一道巨大的雷霆降下,天髓刹那化作飞灰。

    与此同时,东极之地,一处立于云端的古老宫殿深处,云蒸霞蔚之间,一尊充斥着庄严的身影蓦然张开了双目,似有所感,目光扫视九州之地。

    这处古老的宫殿也是有着一个匾额,苍劲有力的篆字书写“钧天”二字,与天髓那里的“玄天”交相辉映,明显同出一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