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

    空间在轰鸣,风云在倒卷,整个空间死寂一片,森然可怕。

    正在激战的何恒与姬夕空蓦然色变,只感觉一股无与伦比的杀气笼罩向自己,可怕的力量凝固了空间,一个巨大的血色浮屠塔骤然临身。

    “这是?”何恒与姬夕空惊慌道,事情变化地太突然了,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

    惊天动地的煞气翻滚不息,冰冷的杀机充斥整个空间,冷冽的力量就要笼罩他们。

    这时,这片漆黑的空间猛地一颤,轰鸣不息,一道道精制在飞舞,组成一个庞然的巨网,笼络住那血色浮屠塔。

    这片空间是天髓真人当初埋身之地,布满了诸多禁制,先前姬夕空所操控的根本不足其所有之万一。

    要是在十万年前,即使是洞真境的强者来到这里也要脱一层皮。只是光阴之力浩瀚,岁月磨灭了一切事物,这禁制的力量早已消耗了大半,不似曾经的辉煌。

    而何恒与姬夕空不过是三彭境的修为,在这里的禁制大网之下最多算得上虾米,自然可以钻进来。

    而王盘龙即使在道胎境里也是顶尖的强者,血浮屠之名不是随便叫的。

    他的全力一击,已经足以算得上是鱼了,自然触动了这里的禁制。

    巨网与浮屠塔之间的厮杀激烈开始,何恒与姬夕空两个小虾米得到了一线生机,在二者的间隙之下得以逃脱。

    何恒也看见了那个有些吓得不轻的王碧,她对这片空间的反应也是预料不到,此刻慌乱而走,退去了这片空间。

    “可恶!”姬夕空咬牙道,“没想到你我居然差点栽在王碧身上,她是怎么一路跟踪过来的?”

    以他的智慧在看见王碧之后,自然就明白了事情的大概,却也有些气愤。

    “这我也想知道!”何恒冷冷看了看姬夕空,这次他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呆了,第一次面对道胎境伟力,他才知道自身之渺小。

    此刻何恒也不禁反省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自从得到诸天宝鉴之后,他一路顺风顺水,却是失去的谨慎之心,有些目中无人,过于关注姬夕空,却是没有在意过王碧。

    这与差点栽了,却是给他提了醒。

    “终究还是实力不够,底蕴不足啊!”何恒深深地看着空中两股正在交战的伟力,高达十余丈的血色浮屠塔与铺天盖地的大网在厮杀着,卷起数十里风云,当真可怕。

    “总有一天,我也要达到乃至超越他们。”何恒攥紧了拳头,转头一看,原本还在他旁边的姬夕空已然消失不见。

    “何兄你自求多福,姬某先行逃命了,勿念,望来日有幸再论武道。”

    这是姬夕空留下的一句话。

    何恒冷哼了一声,面色有些难看,看了看那里还在疯狂交战的两个伟力,只好顺着周围姬夕空走时留下的一些痕迹慢慢前进着,小心翼翼,一路上倒也没有触碰到什么禁制。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他来到了一条岔路口,姬夕空的痕迹早已消失。

    无奈之下,何恒只好随便选择了一条路,暗自小心地走去。

    又是走了半个时辰,他没有发现姬夕空的踪迹,而是来到了一处古朴的宫殿之中,这是他在这片空间见到的唯一一处建筑。

    何恒上前一看,这是一个通体深邃黝黑的殿宇,透露着可怕。

    在大门之上,挂着一副古老的匾额,书写着“玄天”二字。

    “玄天宫?”

    何恒继续往前走去,很快来到了一处内殿,依旧是深邃的殿宇,只不过这一次上面没有匾额,只有一副和外界十分类似的对联,左右两行分别是:天全一气,不可使地德莫之载;地全三物,不可使天道莫之容。

    依旧是那种万古不朽的气韵,让何恒心神颤动。

    他默默地扫视了一下这两行文字,深深记下,继续往里面而去。

    大殿之里依旧空无一物,只是中间那儿摆放着一个透明的棺木,何恒只看了一眼,就感觉一股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

    在那如同水晶一般的棺木里,卧着一个身着青衣道人,长须浓眉,面容枯瘦,身上弥漫着一股雾气。

    “这就是天髓真人?”何恒打亮了几下这个棺中之人,试图接近其,但一靠近那棺木十丈之内,他就感觉自己仿佛要被冻的成冰块,连忙退开来。

    “可恶。”

    何恒估计,天髓真人最根本的传承应该就在这棺中,在他身上。

    可是,空有宝山而不可得,这是多么无奈?何恒有些郁闷,四处打量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触动那棺木的东西。

    而此刻,在这片空间的另外一处,姬夕空神色肃穆地盘坐在一块道台之上,其身下布满九宫八卦之象,玄之又玄。

    无数道纹在这里密布着,弯弯曲曲,勾勒出一副浩瀚的星辰之图,无限大宇宙。

    如果有人以最上方那里来看,这片空间里,此刻被一套巨大的阵法笼罩着,其两个最核心的枢纽,就是姬夕空与何恒所在的地方,仿佛太极的黑白二处。

    “天髓真人遗藏之中,真正最为宝贵的除了他自身的传承,就是这套他留下的周天万象阵了,对我来说,这套阵法甚至比他的传承还要重要百倍……”姬夕空看着这里,蓦然沉声道,手里拿出一块晶石,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注入一道真气,顿时莹莹的光芒陡然闪耀。

    “嗡嗡~~”

    地面上陡然轰鸣颤动,乱石颤动,涌动无穷光柱,一个个道纹蓦然闪烁起晶莹光辉,勾连充斥在天地间法理,一道道道则涌动,汇聚为一片广袤的宇宙。

    姬夕空眼中陡然闪过一丝银白的光芒,不带有丝毫情绪色彩,冷漠如天,俯瞰人世浮沉。

    “天地无极,星辰天命,开……”伴随着一声冷喝,姬夕空他手里猛地结印,充斥在虚空里的道纹在疯狂跃动,化为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直冲九霄云外。

    此刻,大天世界之上,深邃的黑夜里,无数颗星辰在闪耀着光芒,柔和晶莹,充斥着玄妙。

    蓦然间,在北极之处,位居中央之地,一颗最为耀眼的星辰在颤动着,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辉。

    “这是……有人开启了星命?”

    这一瞬间,大天世界各处,不知道多少老怪物蓦然惊醒,愕然地瞭望天空,神色震惊。

    “天地苍生,每个人生来都有属于自己的命格,而这命就表现在周天星辰之上,一般人的命只会是最普通的星辰,遥远无比,道不清名讳……所以他们的命运只能在后天来看,以无限际遇谱写。”

    “但这天地间有一些人,他们生来命格注定,属于那周天三百六十五颗主星之一,每一个的诞生都是有着属于他们的使命,他们的命牵动着整个大天世界……生来具有大气运。”

    “但天地至公,即使具有星辰天命之人,他们要想开启自己的天运,就必须打开命格,勾连对应星辰。”

    一个个坐关几百上千年的老怪物纷纷低头掐算着,看着那耀眼的星辰,惊骇道:“这次开启命格天运的星辰天命者,他的星辰居然是……”

    ……

    外面风云变幻,大天世界无数强者震动。

    而何恒此刻却正在那玄天宫中仔细摸索着,看看能不能捞到一些好处,真人留下的东西,即使是个垃圾,那也足以让他一夜暴富了。

    他没有注意到,就在姬夕空以这里的大阵,开启自己的星辰天运之时,这大殿中央之处,那个躺于棺中的枯瘦道人,眼皮蓦然跳了跳,嘴角勾起一丝苦涩。

    然后,伴随着“咔嚓”一声,那沉寂十万载光阴的古老棺木,蓦然打开。

    “什么?”何恒被一下子震惊了,眼睛瞪得死大地看着那水晶一般的棺木,里面那道枯瘦的身影,骤然站起,张开了一双深邃的眼,包罗寰宇诸天,万法万象,无穷无尽。

    一个早在十万年前就已经陨落,甚至墓葬都被人探索多次的洞真境强者,天髓真人他居然再次张开了眼?

    何恒一时有些凝固了表情,不知该做什么好。

    毕竟,他可是来盗墓的。

    结果,这人居然没死,这玩笑可就大了。

    不过,这位“活过来”的天髓真人根本没有在意何恒的存在,深邃的目光划破了无限时空,看向了大天世界的星空,那耀眼的星辰。

    然后他蓦然一声长叹,万古沧桑,干哑地吐出声音:“中天北极……紫薇太皇,居然是紫薇星命,为万星之主……十万年了,难道又是一番轮回,大夏要亡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