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眼处是一片漆黑深邃的空间,充斥着一种森然死寂的气息。

    姬夕空第一个进来,冷冷扫视着四周,情绪有些激动,面上充斥着喜悦。

    “哈哈,自得到当初那份传承,十年了,我终于进来这里了!”姬夕空怔怔地望着这漆黑空间的内部,有些疯癫大笑。

    这时,他望了望身后,那里涟漪溅起,却是何恒就要来了。姬夕空看了看,冷冷一笑:“我花了这么多时间才调查到那么多消息,成功进入这里,你想与我抢这番机缘,就别怪我了……”

    这么说着,姬夕空谨慎地扫视着四周,然后冷冷道:“天髓真人这个墓葬里的一切力量都集中在那处阵法之中,所以这里纵然原本有着诸多禁制,但也在岁月消磨下,力量流逝,变得脆弱不堪,任何一位道胎境都可以破灭这些禁制,但用来对付你一个阴神境都没有成就的家伙却是不在话下,何恒,要怪就怪你自己贪心了吧!”

    这般说着,姬夕空他手里拿出了一个古朴的罗盘,小心翼翼地在这漆黑的空间里找了找。

    “姬兄,你在找什么?”何恒蓦然自那个涟漪之中进入这里,看着姬夕空的动作,有些惊诧莫名。

    姬夕空陡然停下了行动,蓦然转身看向何恒,眼里闪动着莫名的精光,分外冰冷。

    他轻轻摆弄了一下手中的罗盘,指针旋转间,蓦然大笑:“何兄,尝试一下这逆反五行元磁光吧!”

    何恒面色陡地一变,他只感觉姬夕空那里暴起一股无与伦比的杀机,然后一道五色交织的湮流就蓦然出现,撕开这漆黑的空间,朝他这里猛烈射来。

    幸亏他反应迅速,又早早提防着姬夕空,再那湮流出现之时,就当即纵身一跳,跃出十丈之远。

    等他再回头看时,他原先站立之地,在湮流已经化为齑粉,如同雷殇。

    姬夕空看见何恒躲过这一击,却不惊反笑道:“姬某果然不曾看错何兄,刚刚一跃的身法,仓促的反应力,三彭境恐怕没有几人比得上了。”

    何恒望着姬夕空冷冷道:“何某就算再厉害也比不上姬兄,看来你是早就准备好了,一进入此地就要除掉何某?”

    姬夕空拍手笑道:“姬某为了这天髓遗藏准备多年,自然容不得别人来分一杯羹,只是没有那块玉简,我却也是难以进来,何兄的本事我也知道,要是在外面,姬某也是没有把握拿下你,只能先与你虚与委蛇了,还要多谢何兄配合,现在我可以送你上路了……”

    何恒看了看姬夕空手里的罗盘,冷笑一声:“姬兄不要高兴太早,何某既然敢来,也是有些准备的,鹿死谁手,也未可知……”

    “那就看你手段了!”姬夕空冷笑一声,手里罗盘选择,漆黑的空间里蓦然划过十余道电光,猛地朝何恒劈来。

    何恒却是不急不忙,待电光出现之时,手里猛地拿出一道符篆,然后一捏,周围的电光刹那消失。

    “这怎么回事?”姬夕空面色一惊,看了看手里的罗盘。

    “姬兄你不必看了,你的罗盘没有坏,只是被我以天匿符暂时蒙蔽了与这里禁制的联系罢了,持续时间是半个时辰。”何恒对着姬夕空冷冷笑道:“天髓真人虽然在这里留下了诸多禁制,但是早在十万载沧海桑田的光阴之下磨灭了大半,其灵敏度已经降低到了极致,除非我们自己主动触碰,否则它根本不会攻击你我。不过姬兄却是以手里的那个罗盘,与这里的禁制产生某种联系,进而以此来对付何某,不知可对?”

    姬夕空似是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道:“所以你以天匿符暂时隔断我罗盘与这里禁制的联系,我自然无法操控它的力量了……”

    “不错。”何恒点了点头道:“自从我准备与你来此,就一直提防着姬兄,要是论武功修为,你未必赢得了我多少,否则你早就出手杀掉我了,而既然你没有杀我的实力,要想对付我,自然是要借助别的力量。”

    “而在这种地方,最好借助的力量,自然是这里的禁制。”姬夕空冷冷看着何恒,面色有些变化。

    何恒拍手笑道:“所以我特意花了二十个灵菁,买了这个天匿符,姬兄果然没有让我白买。”

    姬夕空冷哼了一声,收起了手里的罗盘,凝视着何恒道:“何兄不愧为姬某生平遇到的同辈之中,最为让我看不透的,要是在外界,说不定姬某就要栽在你手里了,可是这里是天髓遗藏,我花了十年时间,才收集了一切与它有关的东西,你以为我的准备就只有这点?”

    “那就让我看看吧!”何恒眸中冰冷一片,面色冷漠如刀,蓦然间,一道电光在他身上轰鸣而起,天空里雷霆变色。

    “自从堪破地法之道,领悟天人共鸣之术,何某还从未对人用过,今日还望姬兄品鉴。”何恒身上电光飞溅,压抑着漆黑的空间,如神如魔般,一步步笼罩向姬夕空。

    “地法境界?”姬夕空也是吃了一惊,然后似是庆幸般地看着何恒,凝重道:“没想到你居然在三彭境就进入了天地人三法之一的地法境界,唐皇天当初也是在成就阴神境之后才登临的。一般来说,不成阴神境,以自身精神力量感悟虚空宇宙,根本不可能做到天人共鸣,成就地法境界,没想到你居然做到了。”

    “幸亏我没有在外界与你一战,否则我必然不是你的对手……”姬夕空很是庆幸道,然后语气一顿:“不过纵然你成就了地法境界,可以天人共鸣,自然伟力加身,却也不过三彭境,能够坚持多久?在这里,你不是我的对手的!”

    “是吗?我倒要试试。”何恒冷冷一笑,这片空间里风云卷动,雷霆翻滚,他右手之上直接涌现一道电光,往姬夕空身上打去。

    所谓地法者,天地之法理也!

    天地人之和谐,人之身与天地共鸣,操控自然之力,呼风唤雨,强者可翻江倒海,掌控五雷。

    何恒初步成就地法,也只能稍加干涉天象变化,以一点雷霆御敌。自然是做不到呼风唤雨那种,而且以他三彭境的修为,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这种状态。

    境界是境界,自身的修为不够,境界即使高超,也难以太过运用。

    而且要是放在龙蛇等世界里,天地之力微弱,他这点地法境界,根本不可能掌控天地之威能,只能是个摆设。

    境界归境界,除非做到无限时空永恒大自在的无上大罗境,道心一动就是法则,一念之间天地生灭那种境界就是实力,想到就是做到的领域,否则一切还是看实力说话。

    所以也只有在大天世界这种天地力量浩瀚之处,何恒他才可以堪堪做到,引动天地伟力,干涉风云运转。

    不过就算如此,者也是非常难得的。

    能够在三彭境感悟到地法境界,即使在诸多玄门大派之中也是属于优秀的弟子了,难怪让姬夕空有些震惊。

    雷霆轰鸣间,猛地劈向姬夕空那里。

    姬夕空面色一变,拿出了一个物件,真气跃动间,居然破开雷霆。

    何恒定睛一看,那是一柄锈迹斑斑的古剑,但却给他以一种无与伦比的危险之感。

    “法器。”何恒叫道,也只有那种封存了道胎境强者对法理的感悟铸就的法器,才可以让姬夕空给他造成这等威胁感。

    “不过,法器纵然厉害,你一个三彭境又能发挥几分威力?”何恒冷笑着,周身雷霆交织,奋然打向他。

    姬夕空一个纵身,跃向漆黑空间的深处,剑光闪动,破开雷霆。

    何恒冷笑,顺着剑光追击而下。

    他们两个激烈交战之时,却没有发现,王碧在他们身后,目光极其复杂地看着二人。

    她一路跟随着二人来到此处,才知道这两个以前她很少注意的学弟有多么厉害,每一个都比她强上诸多。

    “你们的确很厉害,不过我也不会放弃的……”王碧咬了咬牙,手里拿出了一道血色的玉符。

    这是她大哥出事之后,她父亲特别炼制给她的,封存着他全力一击,道胎境之下沾之则死。

    这种玉符,即使是道胎境强者要炼制也是十分困难,需要消耗大量心血,对自身修为影响也不小,所以以前王盘龙就没有炼制,直到王大出事了。

    王盘龙与他妻子感情深厚,再其死后一直未娶,也只有三个子女,现在王羽已死,王边更是不成器,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王碧身上,所以他才炼制了这个玉符,否则一般情况下,道胎境强者都不会炼制这种东西的。

    看着前面那两个身影,王碧掐碎了手中的玉符。

    一道血色光芒耀眼无比,刹那凝固了这片漆黑的空间,惊天动地的力量肆虐八方,轰鸣天地,组成了一个七级的浮屠塔,出现时笼罩四面八方,血腥的气息弥漫这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