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五章 别有洞天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五章 别有洞天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江水击打,周围不见光彩,漆黑深邃,何恒他们已经在一处山腹之中了。

    “哈哈,到了。”姬夕空突然大笑一声,将船行进一处岔道之中。

    这里面虽然漆黑无比,但姬夕空却仿佛可以看得清楚无比,一下子就进入了深邃的山内。

    何恒也马上走出,望着这外面,船下的江水已经浅少了许多,周围的石壁非常光滑,不似天然而成。

    “何兄稍安勿躁,这里离遗藏所在还差了不少的,你我继续一论武道。”姬夕空轻声一笑,让何恒坐下。

    何恒点了点头,这两日他与姬夕空之间畅论武道,都是大有所得。何恒与姬夕空也算有些惺惺相惜,姬夕空此人气度的确非同凡响,心胸之宽广实乃何恒生平仅见。

    而姬夕空也是十分佩服何恒的武道造诣,他虽天纵之才,但论其在阴神境之下的武道感悟却是远远不如何恒,对于他自然大为钦佩。

    二人虽是各怀鬼胎,但却丝毫不影响之间的交情,也算独树一帜了。

    不过要是可以,这二人都不会有任何留情的想法,会立即置对方与死地。

    交情归交情,计划要分明。

    时间在二人畅谈之下,快速流逝着。很快,船就因为江水太浅,无奈搁浅了。

    何恒两人只好下来自己行走,不过这里离最后的目的地也已经不远了,二人的武功也是不弱,没过多久就到姬夕空所说的目的地。

    看着眼前这个光溜溜的石壁,何恒忍不住道:“前面怎么没有路了,难道我们找错了?”

    “不不不,就是这里!”姬夕空十分笃定的摇了摇手,目光凝视着那石壁,轻声道:“真人留下的遗藏,岂会是随意布置……”

    这么说着,他拿出一个罗盘,对着石壁一番摸索,在七个不同之处,各自输入一道真气,然后这个石壁“轰”的破开。

    何恒顺眼望去,里面是一片辽阔的天地,不过却是坑坑洼洼,到处是残垣断壁,还有一个个白骨密布地面,完全是破败之相。

    “这是……福地洞天?”何恒吃了一惊,这天地虽然只有几百里大小,但无论阳光、空气、水分都一应俱全,根本不可能是山腹之内。

    姬夕空也有些震撼,但随即就恢复平常,感慨道:“天髓真人当初在洞真境之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离纯阳境只差一线之隔,可惜却是两重天地,不得长生,黯然陨落。他那等强者,自然可以自己开辟一方洞天福地作为墓葬,只是在几千年前,他这墓葬就被诸多强者光顾过,其中不乏法相境的强者,一番大战下来,好好一个方圆万里洞天福地,被打成如今这般光景,却是让人感慨万千。”

    何恒沉默地看着里面破败荒凉的天地,也是陷入了沉默。

    当初天髓真人凭借一身堪舆之术,独步九州,除了纯阳真仙之外,天上地下数一数二,到头依旧难逃岁月一刀,躲不过因果轮回,到头来自己的墓葬也被人光临,当真可悲可叹。

    “天上地下,究竟谁可永恒呢?”这是何恒二人共同的心声。

    沉默稍许,二人便顺着荒凉破败的地面,慢慢走进这处几乎崩溃的洞天福地,很快来到了中间那里。

    立于中间之地的是一处被打得残破的宫殿,上面牌匾已经被打碎,看不清字样。倒是两旁树立的一副对联还可以依稀认得。

    自十万余年前禹王开启大夏以来,就车同轨,书同文,统一用的是一种篆字,从来没有改变。而天髓真人也是大夏建立之后的人,他书写的也是篆字,何恒自然认得。

    左边写着是:天地顺遂而精粹者昌。

    右边则是:阴阳乖悖而混乱者亡。

    何恒一眼望去,只感觉整个身心都被一股庞然的天地笼罩,浩瀚波澜的力量涌上心来。他仿佛置身于一片无穷无尽的大宇宙里,以己身体量无限虚空,万千道韵。

    一刹那,何恒只感觉经历无穷生灭轮回,再张开眼时,沧桑无限,又感觉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那里,姬夕空的眼中也是弥漫着沧桑与深邃,看向了何恒。

    二人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骇。

    良久后,何恒默然道:“这就是洞真境的强者吗?随手书写的一道对联,隔着十万载光阴,依旧不朽……”

    “一般的洞真境应该没有这等伟力呀……”姬夕空眉头一皱,有些不太确定道:“随时间所留皆可光阴下亘古不朽,一般这是纯阳境的人物才可以做到的,天髓真人当年应该没有到这个境界,不过也不排除我所知的不够准确。”

    姬夕空他的见闻虽然在何恒之上,但事关洞真境乃至纯阳真仙的事情他也知道的不多,此刻难以确定。

    “算了,隔着十万载光阴,这一切与我们都已经不在重要了,还是快点走吧。”姬夕空摆了摆手,往前而去。

    何恒深深地看了看这里,也尾随而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最里面,这是一个十分宽敞的殿宇,也是这里唯一保存完好的地方,不过也是光溜溜一片,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

    何恒二人望着这空空如也的大殿,也是无语。

    “看来以前到这里来的那些前辈也是‘高风亮节’,没有放过一个啊!”姬夕空苦笑着环顾四周。

    何恒看了看他,也是无奈道:“谁让你我晚生了几千年,却是没有机会得此机缘了。”

    姬夕空笑了一声道:“何兄此言差矣,要不是你我晚生几千年,岂会有机会一窥天髓真人真正的遗藏?”

    这般说着,他拿出了他手里那块玉简,在大殿里摸索着。

    突然,他停了下来,叫道:“何兄快点,就是这里,把你的玉简也拿来,这就是天髓真人真正遗藏的入口。”

    何恒顺眼望去,只见姬夕空手里的玉简正在散发着莹莹的光芒,浮于空中。

    他犹豫了一下,连忙上前而去,拿出了属于他的那个玉简。

    两个玉简一同时出现,立刻涌动着两股混浊与清透的光芒,这个天地开始摇晃着。

    “这是?”何恒惊道。

    姬夕空却是大笑:“终于开启了,这就是天髓遗藏了!”

    他目光分外热切得望着那两道光芒交汇的地方,异常地激动。

    天知道,他为了今天花费了多少心力,准备了多久?只要得到里面的那份传承,他就可以开启那本属于他的命格之力,日后可……君临天下!

    “姬兄?”就在姬夕空激动无比的时候,何恒的声音突然响彻,让他惊醒了。

    姬夕空目光暗带冰冷的看了何恒一眼,尴尬道:“姬某实在太过激动,有些忘形了,何兄见谅。”

    何恒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姬兄的心情何某可以理解,我也很是激动的,不过我们还是先进去为妙……”

    “好!”姬夕空点了点头,往前一道真气注入那两个浮在空中的玉简里,顿时那里出现了一道空无的涟漪。

    姬夕空指了指那涟漪,轻声道:“这就是通往天髓遗藏的入口了,要不是这两个玉简里有以前那位前辈封存的一股力量,我们根本找不到……现在,我们赶紧进去吧。”

    何恒点了点头,让开道路笑道:“姬兄先请。”

    姬夕空也笑了笑,一头就钻了进去,身影消失在涟漪里。

    何恒看了看那涟漪数眼,也是学着姬夕空,一头钻入。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进去没多久,一道绝美的倩影也是紧随着来到这里,看着那涟漪,发出一身冷笑。

    “你们两个果然有问题,也不枉我跟了你们这么久……天髓遗藏吗?原来我大哥是因为这个而死的,的确与你们两个无关,不过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就砍了你们!”

    这样说着,她长剑一甩,纵身钻入涟漪之中。

    如果何恒在这里,就会一眼认出,这就是那位曾经差点砍死他的王二小姐。

    王碧她的确不是真正的道体,天赋方面甚至比不上唐皇天。

    但那位玄门大派的法相长老之所以叹息,就是因为她有着一种属于道体的天赋。

    天生灵觉无比灵敏,而且气息合于自然,无尘无质。

    所以她可以一眼看出何恒与姬夕空知道一些事情,可以瞒过二人的感知,一路跟随。

    一般来说,具有这种天赋的体质也被叫做次道体,有着道体一部分特征,但远远不如真正的道体。

    所以当初那位法相境强者惋惜的就是,她的天赋并不是在修行上,否则必然可以超越唐皇天。

    可即使如此,距离何恒上次与她的摩擦一年不到,如今的她,也早已达到了三彭境的巅峰,如果何恒与姬夕空没有着自己的机遇,都未必比不上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