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三章 天髓遗藏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三章 天髓遗藏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对于何恒的那个问题,姬夕空神秘一笑,拿出了一块与何恒手里异常相似的玉简道:“那是因为,当初那位真人留下这个遗藏,在无数岁月后,其实早已被人打开过,这其中消息也是被不止一个地流传下来。我这里也是有着一个流出的玉简,所以我自然要时刻关注着任何有关其他玉简的事情,这就顺藤摸瓜的得知了此事。”

    “原来如此!只是可惜,那个真人遗藏早已被人打开过,恐怕什么东西都不剩了,现在这玉简也是没有作用了。”何恒有些失望道。

    姬夕空却是神秘一笑,握住手里玉简道:“何兄有所不知了,当初那位留下这份遗藏的洞真境强者名号天髓真人,乃是当时一对一的风水易道高人,这份遗藏其实乃是他的埋骨之地。”

    “而天髓真人出生散修,之所以能够一路修行到真人境界,却是凭着一手登峰造极的风水堪舆之术,一生盗尽无数墓葬,借其中资源,一路崛起,登临巅峰。”

    “只是即使强如天髓真人,一身风水之道登峰造极,即使纯阳真仙也比不过,却也难逃岁月之刀,陨于光阴之下。”说到这里,姬夕空脸上露出一丝唏嘘,古往今来,无数修者求长生,可又有几人可得?

    强如洞真境的大能,也只能在岁月之下黯然陨落,更何况他人!

    感慨了一下,姬夕空眼中露出一丝坚毅,继续道:“天髓真人靠盗墓起家,一生不知盗尽多少墓葬,临了自然也怕别人盗他墓葬,所以他虽然留下了墓葬,但那却是假的……”

    “假的?”何恒面色一惊,蓦然叫道。

    姬夕空点了点头道:“就是假的!也就是那个已经被无数强者洗劫一空的墓葬,那其实是个假墓,天髓真人弄来蒙骗世人的。那里虽然有着天髓真人一生收藏的丹药、法宝等等,但其一生所学的真经妙法,独步九州的堪舆之术却不再那里,而是存于其真正的墓葬之中。”

    “他真正的墓葬?”何恒吃了一惊,继续问道:“姬兄可有此消息?”

    姬夕空笑了笑道:“我自然是有的……”

    何恒大喜:“还望明言。”

    姬夕空苦笑一声,指了指手中的玉简道:“何兄有所不知,天髓真人当初虽然算计的好,以假的墓葬掩盖了真墓葬,但是其一生盗墓无数,因果无数,到头来自己焉能逃脱?终究天网恢恢,他的墓葬还是被人发现了,只不过那人虽然发现了那墓葬的信息,却无力打开它,天髓真人不光是堪舆之道的巅峰成就者,其在阵法上造诣也是绝顶,给自己墓葬道保护自然也是严密到了极致。”

    “发现那墓葬真相的前辈虽然也是一位天骄人物,但其也是拿此一点办法没有。而此位前辈也是倔强性子,不愿假他人之手破开那墓葬,就自己独自研究千载,终于在油尽灯枯的时候,想出破开那墓葬的方法,只是他已然有心无力,只能留下两枚玉简,封存了可以破开那阵法,让将来之人洞开此墓葬。不过可惜,我这里只有其中一个……”姬夕空的神色有些黯然,任谁守着宝山而不可入,都会惋惜吧?

    何恒这时却是突然叫到,拿出了一个玉简:“姬兄,你看是不是这个。”

    姬夕空定睛一看,大喜道:“就是此物,何兄你是哪里得来的?”

    何恒摸了摸脑袋,尴尬道:“我也不知此物从何而来,只是那日我被人一掌打落江中,再醒来时身上就有此物了,一直没有在意,直到今日姬兄告诉我此事,才突然想起,差点就错失真宝了……”

    姬夕空兴奋道:“何兄你真是姬某福星,本来我以为那赤火魔宫弟子死后,此物就已经遗失了,却不想机缘巧合落在你手里,真是上天厚爱你我。”

    何恒也是大笑,问道:“姬兄,不知你我何时去取此宝藏?”

    姬夕空面色迟疑一下,皱眉道:“如今升仙考核在即,你我时间却是耽误不得,而且那宝藏之地距离双江城也是不近,你我还是等升仙考核结束之后,学院会给几个月的假期,到时候再去探索吧!”

    “姬兄所言甚是。”何恒点了点头,再看了看已经不早的天色,抱歉道:“今日与姬兄相谈甚欢,却是忘了时间,下面还在宴席,何某就先下去了。”

    “何兄请便。”姬夕空面上露着微笑道。

    何恒抱拳一礼,离开了这处天台,面色刹那冰冷下去:“天髓遗藏,两层墓葬,玉简……”

    “姬夕空,你的确是个好对手!”何恒的语气分外冰冷与孤寂,目光凝望着漆黑的夜色,身影融入其中。

    而在上方,待何恒走后,姬夕空的脸上也收敛了一切微笑,冷冷看着天空,充斥着淡漠。

    突然,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佝偻的老者,看着姬夕空皱眉道:“少爷,既然你知道那玉简就在他身上,为什么不直接夺过来?”

    姬夕空冷冷看着那老者,默然摇了摇头道:“不可如此,此人绝非表现的那么简单,一开始我曾经动过杀他的念头,可是自我后来见到他第一眼起,就明白,他的实力远非表面上那么简单,我们要是杀他不死,日后必有大祸……”

    “此人不过何家一个普通嫡系,实力虽然尚可,但怎么也不像可以对我们造成威胁的呀?”那老者有些不解,何恒在他眼里,怎么看都是没有什么突出的。

    姬夕空却摇了摇头,凝望着星空道:“这个人,不简单啊!他当初能够逆杀那个赤火魔宫的弟子,就是实力的表现,无论他是怎么做到的,赢了就是赢了。更何况,他能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修为突飞猛进,这恐怕也是有着大秘密……”

    “大秘密?少爷,能够让一个普普通通的百骸境武者快速成长为让您都忌惮的高手,这等秘密,绝对非同凡响,不如……”那老者有些急切道。

    姬夕空再次摇了摇头:“丁老你不要多想,那秘密固然重要,但对我们也不是不可或缺,谁又没有属于自己的机遇。我能够自姬家最卑贱的一个子弟,成长到现在的地步,就是靠着机遇。我可以,别人自然也行,不要羡慕,更不要去谋求它……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以两块玉片,打开那处墓葬,拿到天髓真人的传承,以此唤醒我的天命命格的力量,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再无人可以阻拦我的崛起。”

    “少爷英明,老奴自然听从您的命令。”那老者神色肃穆无比,只是还是带有些许犹豫之色:“只是,要不要监视着那个何恒,万一他把此事捅出或者不与我们配合,那怎么办?”

    姬夕空淡淡道:“不会的。他是与我一样的人,我不会把这份传承让给别人,他也不会。而且,他既然刚刚已经答应了与我开启这个遗藏,到时候一定会去的,你无须担心。”

    说到这里,姬夕空想起了他刚刚与何恒之间蹩脚、浮夸的演戏,不禁有些发笑。

    所以说,他和他是一种人啊!

    他们之间的交流,都在不必明说间就完成了,根本不须道明。即使,他们都知道对方的真面目,但表面上都可以融洽的相处,这本身就是一种非同凡响。

    “本来我们或许可以做个朋友的,现在却是不行了,可惜可惜!打开遗藏之后,只能生死一战了。不过我相信,输的人……是你!”姬夕空看了看老者一眼,眼神望向天空,带着无限坚毅与自信。

    天空之上,北极之地,一颗最为璀璨的星辰此刻闪动着,在与他交相辉映。

    无数颗星辰密布星空,却没有一个可与此星相提并论,它仿佛星辰的帝王,主宰一切。

    地上的那道身影,也是完全融入了漆黑,孤寂的目光,冷看苍茫,俯瞰着一切,孤傲而冰冷。

    星辰与身影交辉,星之轨迹,即是人之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