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何恒如约来到城中一处酒楼之中,他到来之时,这有着几十丈方圆的酒楼,上上下下已经坐满了人,全是飞仙学院的学员。

    飞仙学院的学员素质普遍都非常高,此刻虽然聚集了众多人,这酒楼还是异常安静。

    他们相互之间即使有着交流,也是以传音的方式,没有发出然后喧闹。

    何恒找了一个相对人少的地方坐下,观望着周围。

    没过多久,这晚宴就开始了,一个俊美倨傲的青年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傲然走到大厅中央,冷看着众人。

    他就是唐皇天!

    何恒轻轻注视了一下他,唐皇天身材有些纤瘦,但隐隐间给人以一种可怕凶猛的气息,他的眼睛十分透彻,透着冷冽与默然,要是一般人如此,会给人以一种跋扈之感,而他如此,却是仿佛天经地义。

    有一种人,生来就是凌驾于他人之上的。

    何恒淡淡地看了看唐皇天一眼,移开了目光。

    他看向了唐皇天身旁的一个人,那是一个长的极其柔美的男子,给人以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儒雅而妖异。

    即使唐皇天,也掩盖不了他的光辉。

    蓦然间,他突然把目光看向了何恒,对他笑了笑。

    笑容很灿烂,但却给何恒以一种冰冷的感觉。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

    何恒对那个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如此。

    他觉得,这人远比唐皇天可怕。不是在实力上,而是其本身就很可怕,与修为无关。

    似是发现了何恒在观察那个青年,巴成洗暗中传音道:“此人乃天水姬家的一个庶子,叫做姬夕空,与唐皇天是好友。”

    天水姬家,同样也是九州七十二世家之中排在前十的,祖上出现过一位纯阳境的人物,传承久远,据说可以上溯到人皇年间。

    “能与唐皇天做朋友,这个姬夕空的实力应该不差吧?否则以唐皇天的骄傲,应该不可能认同一般人。”何恒略带好奇的不经意问道。

    巴成洗点了点头,有些敬佩道:“此人虽是庶出,乃是姬家主与一个小妾所生,出生卑微,但一身天赋却是不凡,只比何兄你大上一岁,如今却已经是三彭境巅峰了,比起唐皇天也逊色不了多少。”

    何恒点了点头,对于姬夕空他还是知道的。

    在大天世界,小妾的身份是十分低微的,与普通的婢女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庶子的地位一般也是较为卑贱,姬夕空能够脱颖而出,本事的确非凡,在飞仙学院也是有着不低的名气。

    “不过,他刚刚看我的那一眼却是为什么?”何恒觉得这其中有着蹊跷,只是一时想不明白。

    就在何恒静静思索之时,晚宴继续,唐皇天傲然地上去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与姬夕空等几人坐着最上方,谈笑着,不理其他人。

    诸多飞仙学院的学员也放下拘谨,吃喝中,相互谈论了起来,倾诉着种种。

    何恒也在与巴成洗聊着,不时注视着姬夕空。

    过了一会,何恒突然走出了大厅,来到酒楼上面的一处天台,沐浴着凉风。

    今夜大天世界的星星特别亮,璀璨的光芒照耀四方,微凉的清风扑面而来,让人身心具畅。

    何恒抬头又看了看那轮明月,其中似有桂影摇曳,又有人影朦胧。

    他想起了一个传说,昔年禹王九鼎定九州,立下大夏王朝之前,还有一位与他并称的绝世人物,他叫做……羿!

    自三皇五帝等八位超越了纯阳境界的绝代皇者出世,人道昌于大天之后,世间再无人可称帝与皇,故而羿当初也只被称为羿王。

    有传说言,昔年大天共有十日,羿王箭落九日,唯留其一,欲再落第十日,让大天永恒黑。时玄门一十二道太**之主,牺牲己身,永封羿王于太阴之星。

    不知十余万年后,他尚存否?

    何恒望星叹月之时。

    突然,有一道人影同样走上这天台,他转头望去,果然不出所料,正是姬夕空。

    他身着一套墨绿色衣袍,头发井然髻起,星光照耀下,有些俊美的面孔上露出一分微笑,显得异常和蔼可亲,来到何恒一旁,轻声问道:“何兄怎么不在下面入宴,独自一人来此,岂不寂寞?”

    何恒目光深邃地看了看他,不带情绪道:“我是在等姬兄你啊!”

    “等我?”姬夕空眼神顿了顿,似是十分疑惑,问道:“何兄以前认识我吗?”

    何恒笑了笑:“以姬兄的大名,何某自然知道,只是今日才正式一见,不像姬兄也认识何某这等无名小卒。”

    “哪里哪里,姬某不过有些薄名罢了,何兄何必取笑。至于你是无名小卒,这更是妄自菲薄了,现在学院里谁不知道何兄你最近武功突飞猛进,你现在可是个名人。”姬夕空摇了摇头,继续问道:“既然何兄以前不曾见过我,为何要会在这里等我?”

    何恒冷冷看了看他,心底冷笑,他最近虽然在逐步展现着自己突飞猛进的修为,但也只是显露了一部分,绝不可能有多少名气,让姬夕空这等学院里最顶尖的人物知晓,所以说,他一定提起调查过,所以才能一眼认出。

    心底暗自警惕着,何恒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看了看姬夕空,笑道:“本人今晚突然心血来潮,来此夜观天象,陡然发现客星大亮,必有贵客开门,这不姬兄就来了吗?”

    “哈哈!”姬夕空深深地看了看何恒几眼,大笑起来,抱拳道:“何兄真是风趣。”

    何恒也随着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姬夕空继续道:“听说何兄前段时间与王二小姐发生了些不愉快?”

    何恒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王碧的名声双江城谁不知道?她发起疯来,我又有什么办法!”

    姬夕空也笑了笑,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道:“王城主素有‘血浮屠’之名,却是他当年发起狂来,敌我不分,一式‘七级浮屠’曾灭绝千里之地,寸草不生,苍生死绝。王二小姐却是继承了他这疯狂的性格,拔剑就砍人……”

    说到这里,姬夕空语气一顿,然后深深看着何恒道:“王二小姐虽然性格莽撞,但她天生灵觉超乎常人,这些年来虽然凶名赫赫,可是却从来没有杀错过一个人……她那次因为王大公子之死前来找何兄,应该也是有些原因的……”

    看着何恒猛然冰冷看着自己,姬夕空连忙补充道:“我说这个不是怀疑何兄,毕竟此事王城主已经以道胎境的神通验证过,何兄绝不是杀害王公子的凶手,只是何兄或许记得不太清楚,你那天也在临江楼,或许是和那位凶手有过什么接触……”

    何恒冷冷斜睨了一下姬夕空,默然道:“此事我早已声明过,王大公子的死与我绝我关系,我也不知道其中任何。如果姬兄是因此找我的,请回吧。”

    “何兄无须动怒,姬某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绝对相信何兄的。”姬夕空有些急切解释道,然后突然神秘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对何恒传音入密:“何兄有所不知,姬某最近得到了一个关于王大公子身死的内幕,所以才来找何兄核实一下。”

    “什么内幕?”何恒好奇问道。

    姬夕郑重传音道:“此事非同小可,一个不慎你我就会有杀身之祸,我与何兄一见如故才告诉你的,还望不可外传一人。”

    一见如故?这个理由的确很好!关于杀身之祸的事情,居然可以和一个刚见面的人说……何恒只能笑一笑。

    他颇为“感动”道:“姬兄尽管说,何某要是把今日所说的一个字露出外人,就让我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何恒这誓言发的是格外狠毒,姬夕空对此也是分外“感动”,二人四目相对,只差杀公鸡,烧黄纸,就可以结拜了。

    姬夕空十分激动地抓住何恒的手道:“何兄真我知己矣!”

    然后他再次传音道:“何兄可知王大公子乃是由于一份宝藏,才被一位赤火魔宫的弟子残忍杀害的。”

    何恒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问道:“什么宝藏?那赤火魔宫的弟子怎么会知道的?”

    “何兄不必急,且听我细细道来。”姬夕空语气一顿后,继续道:“是这样,王大公子当初不知自何处得来一份古时真人遗留的宝藏休息,和一个物件。他本来想闷声发大财,都没有和王城主说过任何,只可惜却还是露出了些风声,被一位隐藏在我九州的赤火魔宫弟子知晓。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王大公子自然无德无能留住这份宝藏,但又死死不肯松手,所以他也只能去地下瞻仰这份宝藏了,只可惜那位赤火魔宫的弟子德行也不够,也没能够得此机缘,她现在也已经死了……”

    对于姬夕空能够把事关“真人遗藏”的事情告诉最近,何恒自然是大为“感动”,就差感激涕零了。不过,他突然又问了一个问题:“既然王大公子这个‘真人遗藏’是偶然被那赤火魔宫弟子知道的,那弟子也不可能透露给旁人,姬兄你是怎么知道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