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回来了。”何恒张开眼睛,看着四周的院落,依旧是春暖花开的时节,一旁桌上他走时泡的一杯热茶,此刻还在冒着热气。

    他在另一个世界过去了三十年之久,而这里,不过片刻之间。

    这其中的玄妙,让何恒不禁涌起一丝恍如隔世之感。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也比不上这个吧?”何恒叹息道,闭上了目光。

    他的体内,一股澎湃的真元蓦然涌上身来,密布周身百骸,滋养着筋骨。

    何恒只觉一股暖流刹那充斥浑身,舒畅无比,他的功力在一瞬间攀升着。

    原本他只是初入一阳境,要想突破最起码还有数年苦功,此刻却是在那股热流之下,水到渠成般登临二候境,功力还在增长着,恐怕用不了片刻就可达到三彭境了。

    只是何恒却不敢让功力这样极速攀升下去,他这个身体先前不过初入一阳境,要是一下子窜到三彭境,恐怕根基会不稳。武道修行,在初期就是打基础,日后才可走到巅峰,现在他可不敢损坏根基。

    全力压制着功力的攀升,硬生生在二候境巅峰之时,刹住了车,转而以浑厚的真元充斥浑身,不断修补着根基。

    何恒修行三世,在百骸、一阳、二候境的造诣远非大天世界其他人可比,对弥补刚刚一跃而起的功力造成的根基不稳也自是有着心得。

    又是过了许久,何恒自盘坐之中张开双眼,眸中充斥着一缕精光,环顾四周,天已经黑了。

    夜色笼罩之下,何恒幽幽一叹,于别人不过眨眼之间,他却是已过三十载岁月,这其中滋味,谁可明?

    ……

    岁月快速流逝,很快就又是几个月的光阴过去,时节已经到了酷暑,这正是飞仙学院学员的毕业季。

    无数学员都在争相告别着,即将天各一方,大天世界无比辽阔,日后他们再见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了。

    可何恒却在紧张忙碌着,因为那些毕业的学员都是年满二十,并且学院考核不及格才被批准毕业的。

    他们都是一群失败者,只能各回各家谋求前途,而真正的精英,却是在准备着即将到来的升仙考核,一旦通过就是鱼跃龙门,所处天地再不同。

    何恒也在准备着。

    所谓的升仙考核可不是上去打个擂台,然后谁赢了就是优秀,诸多玄门大派没这么没品。

    实际上,升仙考核是分诸多项的,修为与天赋只是一个方面,还要看个人的综合素质,如应战的变化能力,各个条件下的生存能力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选科,如丹药、阵法、炼器、术算等各个方面,必须有一两门有些突出才可以。

    特别是,如果你想进某些玄门大派,就必须在极个别领域有些突出的天赋。

    比如说,玄门十二道之一的还元道,这就是一个以丹药著称的门派,要进入它那里,药理方面你必须要有过人天赋。

    其他还有,注重炼器的乾元观、注重符篆的潜神庵等等。

    玄门大派任何一个弟子走出来,都是有着突出能力,而不仅仅只是实力强,靠着拳头打天下。

    虽然修为还是最重要的,但是在各个方面的能力也是必须的。

    修为再高,也是要灵菁的,否则怎么得到修行资源,否则门派怎么维持?靠给人家看家护院吗?大天世界的强者不至于这么掉价。

    事实上,基本上每个强者都有一些拿手活,炼丹、炼器、演算天机等等,这也是他们“吃饭”的行当。

    强者只是给门派的发展保驾护航的,真正的大派要求发展,聚集足够的气运,各个方面的生产力是不可或缺的。

    这一切的根本,还在“气运”二字之上。

    气运是大派们谋求的根本事物,只有气运不灭,道统才可长存。

    而气运的澎湃,除了那些顶尖强者的存在,门派本身在天地里各个方面的影响力也是与之有着重要关系。

    ……

    何恒的修为由于前段时间进步太快,现在还在巩固之中,所以他最近也就是在研究各种杂学。

    这一天,何恒正在照猫画虎地画着一个宁神符,突然眉头一皱,望向外面,他在院里里布下的一套阵法被人触动了。

    那套阵法本身不具备什么杀伤力,只是带一旦有人走动,何恒这里的一个中枢装置就会有反应。

    “不知道是谁,现在来找我?”何恒放下手里画了一半的符篆,迎面向外而去。

    一眼间,他看见了一个锦袍公子,身后跟着几个奴仆,径直走来,看见何恒大笑道:“何恒,许久未见了,听说你最近正在发奋啊!”

    “巴兄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你最近可是大忙人的。”何恒也笑了笑,这人叫做巴成洗,浮梁巴氏子弟,也是他的一个朋友。

    巴成洗摇了摇头,面色有些黯然道:“哪里哪里,我却是比不得何恒你,进入上派修行有望,日后或许可享长生。而我今年已然十九了,至今困于百骸境圆满,不成一阳,却是没有机会了,只能操持家业,谋求一番富贵了。”

    最近一段时间,何恒也逐渐彰显了自己实力与天赋上的变化,得到了诸多导师的肯定,在飞仙学院也算突出的人了,有望进入玄门大派。

    “唉!”何恒看着他黯淡的面色,只能叹息一声,这就是修行的残酷性,古往今来,又有几人可真正得享长生?似巴成洗这般的才是大多数。

    “只是,我却是要做那少数之一啊!”何恒目光深邃,然后看了看有些低落道巴成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也未必能够入的了上派,而且那里的竞争也是残酷无比,你继承家业,享尽人间富贵也未尝不是一条正路。”

    “或许吧!”巴成洗心情惆怅道,随后化为一笑,洒然看向何恒道:“今日我来找你倒是有一件事。”

    “什么事?”何恒问道。

    巴成洗拿出一份请柬递给何恒,指着道:“我们这些无望进入上派的人都要毕业了,临走之前办了一场宴会,就在明晚,请了学院所有学员,既是给我们这些无能之人送行,也是给何恒你们飞仙考核之前庆祝,还望赏脸一去。”

    何恒看了看手里这个由金箔制成的请柬,微微皱眉道:“宴会,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的?”

    巴成洗道:“何恒你何必这么死板,都是几年的老朋友了,九州之辽阔,日后再见可谓几乎不可能,最后一次了,聚一下。”

    何恒犹豫片刻,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见何恒答应,巴成洗笑道:“这次宴会,不光是你,就是唐皇天他们几个也都参加了,你们刚好可以交流一下。”

    “你说的是丹阳唐氏的那位唐皇天,飞仙学院本届第一的那个?”何恒面色有些动容。

    巴成洗也露出敬仰之色道:“除了他,还有哪个唐皇天?不过他这次肯答应出席,也的确是让我惊骇了一番。”

    丹阳唐氏,九州七十二世家之一。但却远非何恒所在的何家可比。

    事实上,九州七十二世家虽然并称,但其中也是有着上中下档次之分。

    何家这种,最多算是中下等,而唐家却是最上等的几个。

    当今之世,九州第一世家自然就是大夏王朝的皇族夏家了,然后就是唐、宋、谢等十大世家,之后才是其他世家。

    唐家在九州七十二世家之中绝对排得上前十,其祖上甚至出现过一位纯阳真仙,底蕴远非其他家族可比,即使诸多玄门大派也要给其一些薄面。

    而唐皇天,就是唐家当今最著名的几个天才之一,五岁练武,十二岁百骸境圆满,十四岁一阳境,十五岁二候境,十七岁三彭境,如今十九岁的他,已经阴神大成,即将唤醒阳神,有望二十五岁之前凝聚道胎。

    他也是飞仙学院,这一届之中,最出名的天才人物,将来可以说是妥妥的玄门大派真传弟子。

    这等人物,与巴成洗之辈完全是龙与蛇的区别,这一次居然肯露面,不得不让人惊诧。

    “这就有意思了……”何恒目光扫视了一下天空,深邃无比。

    “既然何恒你答应,我就先告辞了,明晚别忘了啊!”巴成洗看着天色也不晚了,起身离开。

    “巴兄慢走。”何恒凝望了一下巴成洗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请柬,眼神露出奇异光芒,幽幽道:“左右不过一次宴会罢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  读书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