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五十六章 三千年后知谁在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五十六章 三千年后知谁在

第五十六章 三千年后知谁在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朦胧的月色,柔和似水,也显得分外寒冷。

    天空是压抑的,苍穹是低沉的。

    蓦然间,一道璀璨的刀光划破漫漫长夜,仿佛一道长虹,弯弯如月!

    直直地横劈出去,一刀中分,鬼神莫愁。

    这刀光仿佛具备一种魔性,让一切生灵沉醉其中,不经意间一分为二。

    呲吟!

    何恒陡然间拔剑出鞘,剑光比星光还耀眼,剑气仿佛大江横空,冲刷四面八方,散乱下是无尽的井然,编织了一道巨大的剑气之网,覆盖下那刀光。

    铿!

    金属的碰撞声响彻漫漫长夜,分外清脆悦耳。

    丁鹏陡然面色一变,他的右臂之上,此刻清晰可见的出现了一道口子,鲜血在溢出。

    这是一道剑伤,是刚才被一道剑气划过所至。

    一招碰撞之下,丁鹏他就受了伤,而他的对手,正在冷漠地看着他。

    “难道我这一年的苦练就是白费的吗?我真的杀不了他,为青青的爷爷报仇,一雪昔日屈辱?”

    “不!再来!”丁鹏猛地一喝,眼里弥漫着恨意与不甘,在此挥舞出手中那把仿佛带有魔性,给予了他无限信心的刀。

    青青如水的刀身蓦然涌动起一丝神秘的光亮,不似凡间有。

    “神刀斩!”

    刀影在飞舞,自无数角度斩出,仿佛无所不在,无穷无尽,弯弯圆圆的刀光仿佛一道虹光,璀璨夺目。

    渐渐地,那无穷无尽的刀光逐渐变少,不,也不能说是变少,而是在融合着,成千上万刀汇聚为一,丁鹏的身影也在逐渐消失,变得模糊、虚无。

    月色淡淡如水,朦朦胧胧,皎洁明亮。终于,丁鹏的人影与成千上万的刀光都一同消失,只余下一道刀光。

    一道最为璀璨的刀光。

    天地间仿佛只余下这一刀,再无其他。

    “有点意思。”何恒轻轻道,目光陡然变得明亮了,一道耀眼的剑气在其中迸发。

    那一刀终于斩下,前进地十分缓慢,异常地缓慢。

    但却给人一种不可躲避的感觉,它已经封锁了一切方向,一切变化,无论你如何行动,都躲不过这天上地下仅有的一刀。

    小楼一夜听春雨,轻罗小扇扑流萤。

    平平淡淡的刀光美轮美奂,充斥着优美与韵味,但却是世间最为可怕恐怖的。

    刀光就要临头。

    这时,何恒手中的长生剑突兀刺出,对着那光彩照人的刀光蓦然一点。

    叱!

    一阵轻吟的颤动,仿佛石子落到水面时产生的涟漪,夜色寂静下分外瞩目。

    剑气交织着刀光,二者仿佛千军万马在厮杀,但实际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次碰撞。

    空气凝固了片刻,那可怕的刀光蓦然消失,刀影整个崩溃了。

    丁鹏双手筋脉暴起,死死地握住手中的弯刀,面若死灰地看着何恒。

    刚刚,他斩出那汇聚三万多刀,穷尽刀道变化极致的“神刀斩”,别以为世间无人可破。而何恒,仅仅只是剑尖一点,就让他那毫无破绽的一刀彻底崩溃,这让他难以想象。

    “你的那一刀的确是汇聚了刀道招式变化的极致,的确是毫无破绽的……”何恒似是看出了丁鹏的想法,淡淡的道:“只是,那刀没有破绽,你的人却是有破绽。你想一刀杀了我,报仇雪恨,心中有了恨意,出刀自然不纯,让本来没有破绽的刀法出现了破绽,而你这完美的一刀,只要出现一丝瑕疵,就会崩溃的。可惜啊可惜……”

    何恒十分惋惜,丁鹏是一个非常有潜质的人,只可惜他现在经历还不够,无法做到物我两忘,无刀无我,成就刀中之神的境界,根本堪称不了他的对手,而现在,他也只能选择毁了他。

    剑气突兀一吐,何恒正要朝着着丁鹏刺去,终结他的一生。

    丁鹏也仿佛没有看见何恒这一剑似的,面上带着死灰,任由剑气刺向他的胸口。

    他本来是怀揣着无限信心前来复仇的,而现在,他最得意的一刀却在对手那里根本不堪一击,这对他而言,是无与伦比的打击,让他绝望。

    虽然以他的武功,再抵挡何恒十余招完全没有问题,但他的心却已经死了,完全没有了信念,这多活一会儿于他没有任何意义,他只想终结他这可笑的一生,所以他选择了没有抵挡。

    剑气吐纳间,就要刺入丁鹏的胸口,这时,何恒右手手腕突然一抖,长生剑剑势陡然一变,横劈向身后。

    乒!

    一道剧烈的火花陡然溅起,长生剑与一柄突兀出现的飞刀在空中碰撞着,摩擦出可怕的火花。

    长生剑乃是天下奇铁所铸,又是握在何恒手中,力量持续不竭。而那把飞刀却是最普通的铁所造,飞出之后后力已竭,自然不可能与长生剑相比。

    仅仅刹那,那飞刀就被整个斩成两段,落在地上。

    何恒也装过身来,看着远处一根柱子,月色朦胧下,那里站着一个满头白发的忧郁哀伤老者,不停地咳嗽,他的手里拿着一柄普普通通的飞刀,正在雕刻着什么。

    “小李飞刀,李寻欢!”何恒看了看他,淡淡道。

    此人正是名满天下的小李探花,只是此刻的他已经是花甲之年了,生命仿佛随时可能熄灭。

    李寻欢放下了手里木雕,苍老的眼看了看丁鹏,再凝望着何恒道:“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有何必枉造杀戮?”

    何恒还没有表示,李寻欢又看着丁鹏,叹息道:“你现在不过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年纪,正是大好时光,有着妻子、孩子,又何必一味寻死,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明白生命的可贵了。”

    他这话说得十分平淡,却仿佛透着说不出的魔力,让人在心底最深处认同,这是一种独特的魅力。

    丁鹏死灰的眼看了看李寻欢,似是有些生机浮现。

    不过,何恒却蓦然冷哼一声,身影如电,疾驰至丁鹏身侧,完全看不清他是怎么到的。

    然后,他张开了双臂,滚滚真气席卷,化为一道最为可怕的气压,对着因为沉浸悲伤,反应还有些迟钝的丁鹏狠狠一抱。

    蓬!

    剧烈的响声轰鸣着漫漫长夜,丁鹏愕然的目光依旧历历在目,他的人却已经化为了一道血雾,飘散在天地之间。

    李寻欢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丁鹏就已经彻底化为灰烬。他怔怔地看了看正在擦拭身上血迹的何恒,有看了看手中还没有发出的飞刀,痛苦道:“每个人都只有一条生命,谁也没有资格剥夺他人的性命,丁鹏他根本对你造不成威胁,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何恒冷冷一笑:“我上一次就曾经放过他一次,对他说过,下一次他再来找我,我决定不会留手,我这个人一向说话算话。”

    李寻欢不忍地看了看那血雾弥漫,然后死死地凝视了何恒一眼,再看了看这书房,最后叹息道:“你这种年纪,有如此成就实属难得,要是走正道,必然流芳千古,又何必执迷不悟,今天欲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哼,流芳千古?那于我而言又有何用,我辈从来只争朝夕,所谓后世虚名也只不过虚名,我若死,管他洪水滔天!”何恒冷笑着,望着李寻欢:“倒是你,你不该来的。”

    “可惜我不得不来。”李寻欢神色忧郁莫名,“我李家一门七进士,享尽皇恩,今日陛下有难,我却义不容辞,而且我也不能坐视尔等祸国殃民……”

    “那你准备好后事了没有?”何恒冷冷地看着李寻欢,杀气逼人,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事实上,何恒可以做到在李寻欢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杀死丁鹏,自然也可以做到在他没有出刀之前杀掉李寻欢。

    李寻欢随是天下最巅峰的高手之一,但其最强的也仅仅是那从不虚发的一刀,他本身的武功根本算不上顶尖。

    要是愿意,天下任何一个巅峰高手都可以在他没有出刀之前杀了他,只不过基本上没有人会怎么做。

    因为天下最巅峰的高手,每一个都有属于自己的骄傲,都想似当初的上官金虹一般,试一试自己能否接下李寻欢那出手一刀。

    何恒也不例外。

    即使他知道这种想法是作死,但他依旧想试一试。

    刚刚李寻欢虽然对他出了一刀,但那一刀却是以救人为主,根本没有多少杀气,威力自然也不是最巅峰的,何恒想看的是李寻欢那最可怕、最强的一刀。

    何恒冷冷注视着李寻欢,淡淡道:“我给你一次机会,一次出刀的机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