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四十九章 原随云的狠辣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四十九章 原随云的狠辣

第四十九章 原随云的狠辣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是什么人,竟想如此对待我们姐妹?”邀月眸中一寒,有着无穷雾气弥漫,冷冷凝视着原随云,对一旁的几个持着绳索前去捆绑她的黑衣人狠狠一撇:“滚!”

    那几个原随云的手下只觉一道寒光笼罩,仿佛被什么可怕的野兽盯上了一般,停下了脚步,看向原随云。

    原随云面色一凝,蓦然转身,对着邀月,拍了拍手,冰冷道:“不愧为移花宫主,到了此时此刻邀月宫主你依旧敢如此高高在上,原某佩服。”

    “本宫即使落到何等田地,也比你这种见不得光的鼠辈要好。”邀月挣扎着站起,目光冷冽凝视着原随云,掩盖不了的高傲之意在面上弥漫着。

    原随云丝毫没有被她的言语所动摇,面色十分淡雅从容,仿佛一位翩翩公子一般,正对着她:“邀月宫主的风采自然不是我等可以媲美,只是希望你在我蝙蝠岛上呆个十天十夜之后,还能有此风度。”

    “蝙蝠岛?原来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蝙蝠公子,怪不得见不得光!”邀月冷笑一声,浑身散发无穷寒气,直对着原随云,“本宫就算是死,也决不会容许自己被你们玷污的!”

    “邀月,这么多年,你终于说了一句燕某认同的话了,不过一死罢了,我燕南天何惧之有?”燕南天陡然抽出他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撑在地上,双目圆瞪地看着原随云:“你应该与那个还是铁兄与夜帝前辈的人一伙的吧,今天应该是来找燕某的,是我连累了两位宫主啊!”

    原随云负手而立,对着燕南天,道:“燕大侠果然粗中有细,一眼就看穿原某来意,所以还是请你去死吧!”

    原随云的身上爆发着一股浩荡的杀气,冰冷无比,笼罩向燕南天。

    “哈哈哈哈,燕某知道你们有着天大的阴谋,铁兄和夜帝前辈因此而死,再死我一个燕南天又有何妨?”燕南天身上煞气冲天,一道嫁衣真气在极致燃烧着,虎目圆瞪,凛然无惧地看着原随云:“天理昭昭,正气长存,武林正道会永恒存在,你们这种见不得光的人诸多要失败,燕某在下面等着你们!”

    原随云面无表情,霍然间化作道道残影,在黑暗中无处不在,汇聚着全部功力,在燕南天胸口连拍七掌。

    “噗!”燕南天猛的吐出几口鲜血,双手无力的低垂下,瞳孔中死气扩散,再无任何生机,只是一双眼睛还死死地盯着原随云那里。

    “燕伯伯!”小鱼儿在那里疯狂嘶吼着,哀痛无比。

    “燕南天!”即使邀月、怜星此刻也不免兔死狐悲,怔怔地看着燕南天的尸体。

    原随云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正对着燕南天的尸体,面容依旧冰冷,道:“或许我们的确可能会失败,但那也是以后,最起码现在我赢了你,将来就算在地下相遇,我也还是胜利者。”

    这般说着,原随云轻轻转身,看着邀月、怜星还有哀痛的小鱼儿、花无缺,他的身影再次闪动,陡然笼罩向小鱼儿和花无缺。

    “噗!”“噗!”

    两道殷红的鲜血喷射,江枫的两个儿子在始终不知道彼此的真实身份下就此生机断绝。

    “无缺!”怜星面色死灰地看着仿佛一片漆黑的原随云,明亮的眸中带着无尽恨意与绝望。

    “放心,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有时候死也是一种奢望。”原随云对着邀月、怜星,淡淡地道。

    邀月陡然站起,狞笑着:“你想羞辱我们姐妹吗?哈哈,告诉你,不可能的!”

    邀月的笑容异常狰狞,让原随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心头猛的一凝。

    这时,邀月蓦然看向了怜星,眼中罕见的露出了些许柔意,带有歉意道:“妹妹,我知道你忍了我一辈子了。从小时候,我因为一个桃子让你残废之后,你就一直很怕我,都在忍让着我,是姐姐我对不起你。哈哈,现在你不必要再忍着我了,以后在黄泉路上我让着你!”

    怜星的面上露出了动容,她那个一生高傲的姐姐终于在这关头说出了心底的话,让她有些悲恸与欣慰,她看着邀月道:“姐姐你没有错,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姐妹,今生是,来生也是!”

    “哈哈哈哈,妹妹咱们黄泉为伴,只望下一生,我们都只是一个平凡女子!”邀月疯狂大笑,蓦然走到了怜星身旁,抱住了她。

    原随云的面色在狂变,在他的感知里,邀月此刻仿佛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的吸纳着天地间的力量,无休止的膨胀着。

    “哈哈哈哈,一起死吧!”邀月大笑着,身体变得无尽透明,仿佛水晶一般,上面无穷寒气在蔓延,蓦然间……水晶破碎!

    “不好!”原随云顾不上其他,身影猛的蹿向外面。邀月实在太过疯狂,居然逆转明玉功第九重,吸纳无穷内力,然后爆裂开来。

    这时,邀月的身上蓦然出现了一个普通的人影,面色异常冰冷,眼中不带有然后属于人的色彩与情绪,正是何恒。他猛的张开双臂,对着死死抱在一起的邀月、怜星抱去。

    此刻,天上被乌云遮住的星星与月亮蓦然出现,正对着邀月与怜星,恰好被何恒拥在怀中。

    蓬!

    一阵巨大的挤压力,邀月与怜星同时化作了一阵血雾,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何恒淡淡的扫视了一下身上被血雾燃红的衣服,面无表情的走出这个院落,看向了原随云。

    原随云也松了一口气,对着那被血雾染的鲜红的地面,道:“这次幸亏有你,一式抱明月,佳人成飞灰啊!”

    原随云不知是庆幸还是感慨,语气中带着唏嘘。

    何恒随意挥了挥手,看了看燕南天几人的尸体道:“赶紧让你的人把这里清理一下,不要留下什么痕迹,我要去换身衣服,每次都是这样,一身血迹的……”

    “在意什么,反正我看不见。”原随云撇了撇嘴,招呼着几个吓傻的手下,清理战场。

    “可惜了,本来还想留下邀月、怜星,拷问一下明玉功的,这门武功又不是嫁衣神功那种坑爹的货,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何恒有些可惜道。

    明玉功、嫁衣神功、四照神功和无相神功合称古笼世界的四大神功。如今后两者找不到,嫁衣神功对他没有什么大用,他也只能觊觎一下明玉功了,却不料邀月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原随云正对着何恒道:“邀月、怜星一死,移花宫算是彻底败亡了,我会令人去吞并她们所以势力的,明玉功作为移花宫至高绝学,宫内应该是有秘籍的,到时候会给你一份。”

    “那就谢谢了。”何恒拱了拱手,然后看着已经再次黯淡下去的星辰与明月道:“我马上就要起身前去京城附近了,与青龙老大的谋划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不能不小心啊!现在就看叶孤城他们了……”

    “叶孤城吗……”原随云顿了顿,道:“不知他现在在哪里?好久没有听见他的消息了。”

    何恒笑了笑道:“他上次与我一战之后,貌似有所领悟,闭关了两年多,最近才出来,剑道似乎有着大长进,好像是要准备与一个人决战。”

    “是哪个剑道名宿?当今武林有资格做叶孤城对手的剑道名家应该不多了。”原随云有些动容道。

    何恒轻笑一声,说出了一个名字:“薛衣人!”

    “原来是他!”原随云点了点,,有些担心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挑战薛衣人,要知道,薛衣人成名已久,享誉江湖数十载,决不会是弱者,即使是他,与之一战,胜算也不会超过六成?”

    何恒目光变得深邃道:“他这是在为那件事蓄势,凝聚一种堂皇大势。”

    “原来如此,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吗……”原随云明白了什么,还是不免担心道:“要是他死在了薛衣人手里,那我们的计划岂不是要搁置了?他这一次还是太冒险了。”

    何恒却摇了摇头道:“我们已经准备了这么久,谁也阻拦不了这种大势,叶孤城就算死了,也照样有人可以顶替他。你放心,青萍计划不会有事。而且,我对叶孤城有信心,薛衣人虽然在剑道上的成就不属于她,但终究还是老了压……”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没什么异议了,只望事情可以顺利进行,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这是错觉吗……”原随云喃喃自语。

    何恒仰天看着漆黑的夜色,目光分外深邃,他似是想到了很多很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