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四十八章 今夜无星也无月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四十八章 今夜无星也无月

第四十八章 今夜无星也无月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原随云关注着场上的局势,有些叹息问道:“邀月宫主也是一代绝顶高手,明月功九重的她几乎称得上宗师了,今天怎么感觉完全就是个疯子一般?”

    何恒笑了笑,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人要么在疯狂中爆发,要么就在疯狂中灭亡。”

    “邀月她这是压抑太久了,今日一朝爆发,要么从此顿悟,更上一层楼,要么就是自我毁灭。”

    “自我毁灭?这个词用的好。”原随云想了想,冷冷笑道:“邀月宫主天资纵横,又得移花宫的传承,自小就是天之娇女,年纪轻轻就跻身江湖最顶尖高手的行列,她的上半生实在太顺了。而遇到了江枫之后却是她一生的转折点,她由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化作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但江枫的背叛,却一下子让她坠入了地狱,内心迷茫怨恨到了极致,其苦心孤诣十几年,看似是在报复江枫,实际上不过是在给自己空虚的心灵找一个寄托罢了,如今到了最后,她却是更加迷茫痛苦了,所以她疯了。”

    何恒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邀月她是属于实在太过空虚了,她那看似冰冷的外表下,不过是一片空荡荡的心而已,她不知道自己的追求是什么,这种人最为可悲,因为她没有生存的意义。”

    无论何时,无论是谁,都应该有着自己生存的目标,那是他生存的意义所在。朝着那目标前进,无论路上怎么坎坷,都会觉得充实。

    而一个人如果连一个目标都没有,那他的内心必然是迷茫的,空虚的,甚回疯狂,就如现在的邀月。

    她于江枫真的有多少恨意吗?不是,人死如灯灭,无论多么大的恨意,都早已伴随着江枫的死去而消失,十几年的岁月冲刷,恐怕都足以让邀月忘记了江枫的样子。

    而她之所以要继续报复江枫,不过是在给她无聊的人生寻找一点目标而已,否则,她还能干什么?

    所以何恒为邀月悲叹,她看似风光,但根本的背后却是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因为普通人纵然过得不好,也都会有着让他们奋斗的目标,而邀月则是在迷茫着,最终自我毁灭。

    人生有涯,大道无涯,许多人的一生就是在这种无意义的情况下荒废,而最后灭亡。

    唏嘘了片刻,何恒看了看场中的局势,对原随云笑道:“原兄,现在应该是你出场的时候了。”

    原随云扭了扭头,他的身后蓦然出现了几个黑衣人,恭敬站立着。

    “都准备好了吗?”原随云问道。

    “回禀主人,一切都按您吩咐,准备就绪。”几个人恭敬回答着。

    原随云点了点头:“好,立刻行动,天色不早了!”

    此刻已经是下午的最末,黄昏之中,黑夜即将到来,那是他蝙蝠公子主宰的时间。

    邀月与燕南天还在激烈碰撞,掌风与拳劲撕裂,呼啸风云,滚滚真气荡漾着空气,地上已经坑坑洼洼了。

    二人的面色都有些苍白,显然是已经把潜能压榨到了极限,体力与精神都极致透支,浑身都在颤抖着。

    而在另一边,小鱼儿与花无缺的战斗还在继续,事实上,燕南天担心小鱼儿难以在花无缺那里坚持太久的想法是多余的。

    花无缺的武功虽然不弱,在江湖上也算上接近一流了,但小鱼儿他也不逊色多少。事实上,小鱼儿在刚刚从恶人谷出来的时候,武功只能算三流,但后来得到了五绝神功,研习了一两年之后就已经达到了二流水准。

    而在去年,他遇到了楚留香,并且由于要去救治燕南天的缘故,和楚留香一起去见过夜帝,得到了夜帝的一些指点,武功亦是再次进步了许多,纵然比起花无缺还差了一点,但自保的实力还是有的。

    而花无缺本身就是被邀月所逼,其本质是不想与小鱼儿为敌的,所以出手之时也是有些留手,最多是用了八成功力。

    故而二人虽然大战许久,却是一点都没有分出胜负的意思,让邀月看得更加暴躁。

    燕南天也是松了一口气,疯狂运转功力,笼罩向邀月,神拳飞舞,粉碎八方。

    “可恶,杀!杀!杀!”邀月低吼着,目光变得通红与妖异,身体仿佛水晶一般的通明,一层层冰冷的雾气在弥漫着,绝美的面容显得分外恐怖与狰狞。

    燕南天面色一沉,嫁衣真气运转到了极致的极致,接连打出十余拳,处处落向邀月要害。

    却不料,这一刻癫狂至极的邀月却躲都没有躲,直接硬接了这十余拳,同时两双白皙如玉的手掌变得透明,携带无尽寒气,拍在了燕南天胸口。

    “噗!”“噗!”

    两口殷红的鲜血同时吐出,燕南天与邀月的身影都如箭半倒飞了出去,瘫倒在地。

    “姐姐!”怜星面色一变,连忙上前扶起邀月。

    “不要管我!”邀月即使已经奄奄一息了,目光依旧冰冷无比,对着怜星吼道:“快去,助无缺杀了江小鱼,十几年了,我绝不容许功亏一篑!”

    “姐姐!”怜星焦急的面容上有些不忍。

    “哼,邀月你到了如此地步都仍不悔改吗?”燕南天猛的站起,双眼瞪向邀月,他的伤势要比邀月轻一些,还有一分战力。

    邀月如癫如狂,一双冰冷的眸子凝视着燕南天,狰狞嘶吼着:“后悔,本宫从来没有错过,为什么要后悔?怜星,动手,助无缺杀了江小鱼。”

    “你……”燕南天身上鲜血流溢,猛然看着邀月,愤怒到极致。运转着最后一分功力,死死杵在怜星身前:“要想杀小鱼儿,先在燕某的尸体上踏过去。”

    “怜星,杀了他!”邀月在那里嘶吼着,笑声极为凄厉。

    怜星有些犹豫不决,沉吟地看着燕南天。

    此刻黄昏已经过去,来到了夜晚,天空上灰暗漆黑,分外压抑。

    这一个夜晚,天空没有一颗星辰出现,月亮也被一片乌云遮掩。

    何恒的身边,原随云蓦然动了。

    一身黑衣的他,此刻完美的与这黑夜融为一体,即使何恒也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分危险的契机。

    无论再强的高手,要是夜晚战斗,战力都会不可避免的削弱几分,而原随云却是不同。

    如果说,原随云在白天武功只能算得上绝顶,而此刻在这黑夜之中,即使邀月与燕南天这等近乎一代宗师的人物也难以战胜他,更何况,他们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

    除非是觉醒了阴神,开发出精神力量的强者,否则谁又可以在黑夜之中保持极致战力?

    何恒不得不承认,此刻的原随云已经有与他一战的实力了,但也仅仅只是一战而已。

    蓦然间,黑夜里刮来一阵狂风,天地间朦朦胧胧的,一道仿佛蝙蝠一般的身影,划过漫漫长夜。

    “什么人?”燕南天不愧为近乎一代宗师的人物,此刻纵然与邀月她们激战半天之久,一身功力、体力还有精神都陷入谷底,灵觉依旧灵敏无比,一下子就发现了不对。

    邀月与怜星也同时双目一凝,身影猛的一退。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原随云在暗中伺机已久,岂会给她们喘息的机会?

    蓦然间,他漆黑的衣袖一甩,仿佛流云一般漂浮,这正是武当秘传“流云飞袖”。

    他的目标是在场唯一保持战力的怜星。

    “鼠辈,暗夜偷袭!”怜星一声冷喝,纤纤玉手一抬,明玉真气蓦然席卷,撕裂了这一记“流云飞袖”。

    不过下一刻,她的面色就是一变,原随云仿佛一道影子一般,笼罩向她的浑身,一记“大拍手”藏于袖中,在“流云飞袖”被怜星撕裂的时候,刚好拍向怜星后背。

    “噗!”怜星被这蓄势已久的“大拍手”拍中,猛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影一滞。

    原随云再次出手,双腿横空一扫,劲风滚滚,这是“鸳鸯腿”。

    要是在平时,以怜星的功夫即使受了伤,也完全可以躲开这一腿,但此刻却是在黑夜之中,视物不便,等她看见这袭来的一腿之时,腿影已经临身,踢在她胸口之上。

    “噗!”怜星被这一腿扫出数丈之远,瘫倒在地上,鲜血喷吐,已然失去了战力。

    本来以怜星的武功,不会这么不堪,被原随云三两下打倒。只是她今天与邀月在此对峙燕南天半天之久,虽没有动手,但精神却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清秀也有些波动。

    她无论体力还是精神都不在巅峰,比起以逸待劳,突然袭击的原随云自然是大大不如,仓促间一身功力最多发挥个六七层,而且还是在夜间。

    高手相争,一分之差就是生死之隔,怜星的实力根本不足巅峰的六层水准,岂会敌得过武功本就是在她之上的原随云?落败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有些可惜。

    “你究竟是什么人?”燕南天愕然的看着这突兀的一切,还没有反应过来,原随云一掌拍出,正中他背心。

    “燕伯伯!”“二师父!”

    小鱼儿与花无缺看见了这里的一切,同时收手,涌向燕南天与邀月、怜星。

    原随云再次冷笑一声,身影如电,这暗夜中游走,两道可怕,掌风席卷,小鱼儿与花无缺夜被打得瘫倒,不省人事。

    “把他们都给我捆好,燕南天几个就地解决,邀月、怜星留她们一命,带到蝙蝠岛上,废掉武功,好好拷问之后,想必会有很多人愿意出大价钱买她们做女奴。”原随云哈哈一笑,招来几个手下,以早已准备好的特制绳索捆住几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