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天精气神混元一体,成就小三合的境界,邀月明玉功第九重虽然厉害,但也动摇不了他的真气,只因他的人已经与功力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除非邀月可以把燕南天整个人吸进自己身体,否则根本动摇不了他的真气。

    “以为吸不了你的功力,本宫就奈何不了你了吗?”邀月眸中带着冰冷,面若寒霜,蓦然运转浑身无穷无尽的功力,一掌惊天拍向燕南天。

    燕南天陡然一声暴喝,声音如同雷霆震动,轰鸣八方,让人心惊胆跳。他的浑身变得赤红,眼中弥漫着战意,侧身迎上邀月,一记势大力沉,仿佛磐石一般的拳印抵上邀月掌上。

    蓬!

    粗大的拳头与邀月仿佛严冰一般的手掌交织,一阴一阳两道可怕的真气碰撞,空气被荡漾出涟漪。

    燕南天扭身双臂猛的抽出,并指戳向邀月肋下。

    邀月眸中一寒,浑身变得通明透彻,仿佛水晶一般,一股阴冷的真气猛然自她腹部侧身吞吐而出,挡住了燕南天这刚猛一戳。

    然后邀月那双美丽下充斥无穷可怕的纤纤玉手迅速一个变换,十指相扣,拍向燕南天肩部。

    燕南天急忙回手,一下子扣拿住邀月的玉腕,他大喜,连忙双掌一合,手指上一股刚烈的嫁衣真气按上邀月“太渊”“神门”二穴。

    邀月面色一变,手腕陡然运劲翻转,如龙云中探爪,以“移花接玉”的技巧,缷去燕南天涌去的真气。同时她双手手指也猛的一合,十根纤纤玉指上冰冷的明月真气一吐,抓向燕南天他手臂之上。

    燕南天躲避不急,被这股真气打中,冰冷的力量直接蹿入他手臂经脉之上,到处蔓延着。

    他连忙运转功力压下这道外来的真气,同时双手猛的一松,避开了邀月的手掌。

    邀月却是不依不饶,眸中冰冷无比,雄浑无比的真气运转掌中,劈上燕南天。

    燕南天双目一瞪,暗道一声“不好”,仓促间嫁衣真气运转,逼出那道明玉真气,一拳仿佛千钧重,泰山笼罩般迎上邀月。

    二人拳掌相交,呼啸的掌风激荡,两股截然不同的真气在疯狂碰撞。

    邀月眸中越发冰冷,面色透明如水晶,不夹杂一丝情感,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灵,冷眼望着燕南天,一瞬间连出八掌,在八个不同的角度,几乎没有暇接,冰冷可怕。

    燕南天仰天一吼,真气如同燃烧的火焰,化为一道火墙,瞬间拦下邀月八掌。

    二人刹那间再次对拼数招,均不分胜负。

    “再来!”燕南天厉声一喝,声音仿佛黄钟大吕,轰鸣四面八方。刚烈的嫁衣真气滚滚腾起,炽热燃烧,猛然间他打出一记记雄浑的拳势,笼罩向邀月浑身。

    邀月面色冰冷,双掌忽地交织,冰冷阴寒的明玉真气包裹,纤纤玉手不断抵上燕南天狂暴的拳势。

    二人连拆数百招,每一式都可怕精妙致命,凶险万分,但二人都不愧绝顶高手,近乎一代宗师,纷纷在瞬间破开对方的绝杀,让人看得冷汗直流的同时也拍案叫绝。

    即使原随云与何恒这两个暗中的黑手也在叫好着,这个江湖上,如此高水平的一战却是太少太少了。

    陡然间,邀月与燕南天再次对拼一掌,邀月这次似乎反应迟钝了一下,劲力没能完全汇聚,被燕南天揪住机会,一拳震荡其五脏六腑。

    “噗……”邀月身影猛的一退,陡然吐出一口鲜血,晶莹如水晶的脸上妖异鲜红,苍白中带着可怕。

    “燕伯伯武功果然天下第一,这个冷冰冰的宫主根本不是对手。”小鱼儿在那里拍手叫好。

    “姐姐!”“大师父!”一直在旁观战的怜星与花无缺焦急地叫道,正欲飞奔而来。

    “你们不要过来,本宫自己可以。”邀月抹了抹嘴角的鲜血,目光变得更加可怕与无情,猛的对花无缺喝到:“无缺你如果还把我当师父的话,就去杀了小鱼儿,快去!”

    花无缺眼中露着一丝迟疑,但随即看见邀月苍白的脸色,那迟疑迅速消失,化作了坚毅。

    “鱼兄对不起了,你拿命来吧!”花无缺骤然眼中寒冷的看着小鱼儿,纵身打向他那里。

    “无缺……”怜星面色一变,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邀月眼中猛然露出无限冰冷,狠狠撇了她一眼。

    怜星不得不把话咽回肚子。

    邀月在她心中的积威太重了,重到让怜星这个移花宫的二宫主根本不敢有丝毫违背她姐姐意思的想法。

    “小鱼儿你拿命吧,移花接玉!”花无缺大喝一声,真气纵横吐出,拍向小鱼儿周身。

    小鱼儿连忙几下闪腾,在花无缺招式的缝隙间游走,不时还击着。

    “哈哈哈哈!”看着花无缺在那里与小鱼儿沙做一团,邀月在狂笑着,浑身真气充斥,披头散发,显得癫狂无比。

    燕南天也焦急的看着小鱼儿与花无缺的战斗,他明白,小鱼儿虽然聪明过人,但一身武功比起移花宫出生的花无缺却是差了许多,短时间还好,要是比拼的时间长了,他决计打不过花无缺的。

    而且燕南天他始终觉得,邀月一心让花无缺杀死小鱼儿,这其中必然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他不能让邀月得逞。

    这般想着,燕南天就猛的转身,涌向花无缺与小鱼儿那里。

    “我等这一天已经十几年了,燕南天你休想破坏这一切!”邀月如癫如疯,脸色冰冷可怕到无法想象,浑身真气狂暴肆虐,打出一个个漩涡般气劲,死死拦住燕南天。

    “邀月,你已经疯了。”被邀月这般纠缠,燕南天气急的吼道,滔滔拳势碾压向其浑身。

    邀月在疯狂大笑着,语气却格外冰冷:“我是疯了,我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疯了,要怪也只能怪江枫,他为什么对我不屑一顾,却偏偏看上了一个低贱的婢女,我哪点不比她强千倍百倍?”

    邀月癫狂无比,道道真气在仿佛螺纹漩涡一般不断旋转攀升,狂暴的力量挥洒在各处,让燕南天也难以突破。

    “邀月宫主你的确远比弟妹强,但这也仅仅是身份、武功,除了这些,你根本已经算不得一个人了,我二弟自然不可能和一个不是人的女人在一起。”燕南天舞动雄浑的拳势,不断轰击着邀月的周身,试图打开一道缝隙。

    “哈哈哈哈,我不是人?江枫他当初是这么说的,今天你也是这么说的,既然你们都这么以为,那就给我死去吧!”邀月在疯狂嘶吼着,明玉真气暴虐旋转,可怕的力量充斥着院落,掀飞了一块块地砖,沙石纵横飞溅,波及数丈之远。

    其中刚好有一块地砖飞起,砸落在院子深处,刚好落在那位在邀月、怜星到来之后,就迅速趁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连忙逃走的“江南大侠”江别鹤头上。

    这江别鹤武功虽然只是二流水准,但也是个好手,一般情况下怎么也不会被砖石砸死。但或许是他干坏事太多的缘故,那块砖石上刚好有着一道邀月的明玉真气,落在他头上之时,却是恰好窜人其头顶百会穴之中。

    百会穴乃是人体重穴,也是三十六死穴之一,江别鹤被这明玉真气一冲刷,当场就七窍流血而死,也算罪有应得。

    此刻,即使燕南天也只能以真气护住周身,抵抗着一颗颗飞溅的沙石,拳势不断轰击,破除着邀月的真气。

    二人的碰撞还在继续中,谁也没有在意江别鹤的下场,即使是那两位还在茶馆里谈笑风生幕后黑手。

    此刻何恒与原随云的注意力都还在燕南天与邀月那里,在场的诸多人里,也只有这两个值得他们重视。

    余者,即使是怜星,她武功虽然也是绝顶的水准,但也还得不到何恒二人的多少关注。

    明玉功第九重与第八重,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界,实力天差地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