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三五间破旧的屋子组成的院落,收拾得虽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但陈设却极为简陋,也无姬妾奴仆,只有个又聋又哑的老头子,蹒跚地做些杂事。

    这就是号称江南大侠的江别鹤的住所。

    看着这里,何恒轻声一笑:“江别鹤这个江南大侠虽然水分很大,但也难以想象,他居然穷到住这种院子!”

    原随云冷笑一声,道:“他当然不是穷到如此,只是‘高风亮节’而已。”

    “的确是‘高风亮节’,不过明明有条件,却故意亏待自己,这个人要么是真正的大仁大义之辈,要么就是大奸大恶之徒,沽名钓誉,有着远比自身享受更重要的图谋,你说这位江南大侠是属于前者还是后者?”何恒轻声一笑。

    原随云嘴角勾起一丝讥讽,没有回答什么。

    何恒也不恼,静静地坐在“江南大侠”家门口处一个茶馆里,看着那其中情况。

    没过多久,那几间破旧的屋子就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何恒这等人物眼里自是极好,一下子就认出其中一人,那是曾经被他敲过闷棍的小鱼儿,现在也长高了不少,倒是褪去了稚嫩。

    在他旁边,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颧骨棱棱的脸上有墨般浓眉,眯眼如懒虎,张目似闪电;八尺长躯骨骼长大,双肩宽阔,两手垂膝,雄伟身材生无余肉。仿佛金刚的身躯有如天神般的气势,一身杀气可使人汗毛直竖,声如洪钟的嗓音能响彻群山,一声叱咤,便可令人丧胆。

    他就是燕南天!

    何恒看了一眼就知道了,只有燕南天才有这种独特的气质,独特的风范。

    原随云的脸上此刻也布满了凝重,他虽然看不见,但却听得远比常人要清晰。一瞬间,他就听见了燕南天的脚步声,这也是不同于常人的。

    “好可怕的内力,好巧妙的控制,好一个燕南天!”原随云轻声赞叹着:“武道禅宗,嫁衣神功。嫁衣神功的真气本就是天下最为刚烈的一种,而燕南天居然可以把它练到收放自如,运转成丝,走路时丝毫没有动响的境界,的确称得上天下无双,这等武功,我的确不如。”

    何恒看了看他,笑道:“原兄何必自谦,燕南天武功虽高,但原兄也不逊于他多少,而且他如今已经是接近五十之龄,而你不过二十余岁,假以时日,何愁无法超过他?”

    原随云也笑了笑,嘴角露出一分傲然,他蝙蝠公子从来不觉得自己比任何人差。

    何恒撇了撇燕南天二人,道:“看来你的谋划成功了,燕南天知道了江别鹤就是江琴之后,果然忍不住,要来杀他给江枫报仇了。也不枉你我在这里守株待兔了这么久。”

    “燕南天这种人,虽千万人吾往矣,为了和江枫的兄弟之情他当初敢闯恶人谷,如今又怎么可能不敢到这里来呢?”原随云露出一分成竹在胸的笑容。

    “那移花宫那里,你已经通知了邀月、怜星了没有?”何恒问道。

    “这是自然,江别鹤本来就是邀月的一条狗,燕南天与邀月之间又是生死之仇……”说到这里,原随云顿了顿,然后对着何恒继续道:“这还要多谢你提供的消息,谁也不曾想到,当初江枫的儿子居然是双胞胎,一个是江小鱼,一个居然是移花宫的花无缺。啧啧,邀月宫主这么做,的确狠辣啊!”

    即使原随云,也得为邀月的狠毒而感慨,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蝙蝠公子虽然也是恶贯满盈,却也没有像邀月这样,为了报复一个江枫,居然花费十几年的时间,只为让他两个儿子手足相残。

    何恒哈哈一笑:“最毒妇人心而已,女人要是狠辣起来,可比男人可怕多了。尤其是身份地位高的女人,一旦嫉妒怨恨起来,更是恐怖,古有吕雉,今有邀月啊!”

    吕雉是汉高祖刘邦的皇后,为人格外狠毒暴虐,在刘邦死后,把其生前爱妃戚夫人施以“人彘”之刑。

    就是砍掉她的手足,挖去她的眼睛,熏聋她的耳朵,还用药物把她变成哑吧,然后将她半死不活地抛入地窖之中。

    而这些,就是因为刘邦生前宠爱戚夫人超过了对吕雉,所以引起了她的嫉妒与痛恨。

    而邀月之所以要如此狠毒地报复江枫,也就是因为江枫爱上了花月奴而不是她。

    原随云也是点了点头道:“女人疯狂起来的确可怕,我现在有点明白白兄你为什么不肯近女色了。”

    “嘿嘿,所以你以后也要小心女人啊!”何恒略带深意的看了看原随云,这家伙原本也是栽在女人手里的,本来大好的格局,被金灵芝绝地一扑,葬身海里,可悲可叹。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凡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吕纯阳此言的确有理。”原随云感慨一下着,“不过那邀月宫主也算一个可怜之人啊!”

    何恒嘴角露出冷笑:“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移花宫之名江湖上人闻风丧胆,那可是不知多少人鲜血堆积而出,邀月她手中的人命不会比你我少,做下恶事也不逊我等,凭什么不还?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她凭什么以为她可以凌驾他人之上,事事人人都要顺如她意?谁又有资格要求他人一定要任己主宰,邀月她的觉悟还是不够啊!这也是她无法登临武道绝巅的原因。”

    世界从来不会为一个人而转动,你种下因,自然就有果。邀月一生也是杀人无数,遇到了江枫也是她的报应,可惜她自己却不明白,觉悟不够。

    要是换成何恒,他自己也是恶贯满盈,不知做下多少恶事,遇到了因果报应,死在一个更厉害的对手手上,他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埋怨任何。因为他早有着这种觉悟,既然自己就是这般做的,就不怕有着报应。

    天地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你既然得到了什么,就要在另外的方面失去什么,谁的一生又是真的十全十美呢?

    强行要求太多,终归是害人害己。

    原随云失去了光明,置身于黑暗之中,所以他可以成为让人闻风丧胆的蝙蝠公子,谁又知道他在这背后付出了多少,失去了多少?

    何恒看似得天独厚,诸天宝鉴在身,将来可以叱诧诸天万界,但谁又明白他的孤独,他的追求?他也是抛弃了一切属于人的感情与追求,孤独行走着,才有的现在。

    上天不会无缘无故对某个人垂青,得到的背后绝对有着付出与取舍。

    或许等何恒走到巅峰之后,他也要偿还现在的债务,到时无论永坠无间地狱,还是万劫不复,他都不会畏惧。何恒有着这个觉悟,无论是倒在半路之上还是巅峰之处,他都不后悔,最多只是遗憾。

    不过一切还远远未到那个时候,未来之路谁又说得清楚?

    “邀月自然不值得可怜,她也不需要我们可怜。”原随云拿起了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下,道:“只不过,这一次还是要借她之手才能对付燕南天。她明玉功第九重,一身武艺也算登峰造极,纵然心灵方面有些欠缺,但也可以给燕南天造成很大威胁了。”

    “嘿嘿,她已经来了。”何恒陡然一笑,瞭望着窗外,蓦然一笑。

    以他人法境界的心灵感知,对于周围环境的把控自然登峰造极,邀月武功虽高,但心性方面却差的远,根本瞒不过何恒。

    远方一处屋檐之上,两个风华绝代,白衣胜雪的女子傲然屹立,她们旁边,站着一个翩翩少年,举止优雅到了极致。

    这时,江别鹤的屋子里,喧闹一片,隐隐间,有浩大的打斗之声。

    两个女子顺速与少年前去,落于院中,在燕南天的手上救下了江别鹤。

    “无缺,杀了他!”两个女子中,一个更加傲然冷冽的女子陡然指了指小鱼儿,让那个少年杀了他。

    她是邀月,少年叫做花无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