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烬落,屏上暗红蕉。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夜晚里,坐于一艘小船之上,看着天空下着朦胧细雨,何恒抿了一口手中的热茶,蓦然叹道。

    “哈哈,白兄好雅兴,好文采。”坐于何恒一旁的是个黑衣如墨的俊美少年,听见何恒所作之诗却是大笑着,颇为赞赏,“良辰美景,烟雨江南,夜风笛音,倒是一番好意境。”

    “哈哈,原兄说笑了,白某不过一江湖浪子,哪比得上你名门世家出生,书香门第,不敢班门弄斧。”何恒轻轻摇了摇手,起身看向船外细雨。

    “这春天的江南的确秀美,细雨蒙蒙,万物复苏,品茶论道,却是好时节。尤其是现在夜晚,天地死寂时,细雨飞溅的声音更是悦耳。这方面,想必原兄应该比我更懂吧?”

    “这是自然,原某人双眼虽不便,但耳朵却是因此比常人要好上许多,听起这江南夜雨却是更方便了。”

    谁能想象这个言语自然,与何恒交流中异常潇洒的少年其实是个瞎子?

    他是蝙蝠公子原随云,无争山庄的少主,也是何恒少有的几个朋友之一。

    冬去春来之下,眨眼间隆冬已经过去,再一次回归万物复苏的春季,何恒在结束了一冬天的闭关后,来到这江南,与原随云品茶论道。

    春雨细小如丝,却连绵不绝,一夜下个不停,何恒与原随云也是聊了一夜。

    他们两个人都是十分孤僻的性格,一样的寂寞孤独,走着一条被世人所不理解的路,这或许他们可以聊的来的原因,惺惺相惜。

    当然,他们这点交情也只是建立在彼此不冲突的份上,要是真的冲突起来,谁也不会手软的。

    这点二者都明白,不过这不影响他们在这里谈笑风生。

    ……

    “话说原兄最近在江南追寻燕南天的踪迹,不知有何进展?”何恒突然问道。

    燕南天当初在青龙老大等人手下救走了奄奄一息的夜帝,虽然夜帝很快就因为重创而死,但那件事依旧算是打了青龙老大他们一个耳光。

    当时参与围杀夜帝的哪一个不是威镇一方的顶尖大佬,放在一个个小说里都是boss级人物,个个傲气冲天,肯一起出手围杀夜帝,已经是因为夜帝本身就是个武林神话般的人物,再加上青龙老大的周旋。

    可他们一起围杀一个人,居然还被人救走了他,这事情虽然没几个人知道,但也让他们倍感丢脸。

    所以,他们为此决定绝对不能放过燕南天,要以其之血,洗刷自身耻辱。

    而原随云就是这些人一同推选出来对付燕南天的人选。

    对于何恒的发问,原随云笑了笑,看了看船外的细雨,轻声道:“燕南天他应该也知道我们不会轻易放过他,所以躲得比较紧,我暂时还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噢,我看原兄胸有成竹的样子,还以为你早就准备好了对付燕南天之法了?”何恒有些诧异道。

    原随云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十分笃定道:“放心,我不会让白兄你失望的,对于燕南天,我会让他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的。”

    原随云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丝毫不把那位天下无双的“神剑”燕南天放在眼中,仿佛轻易就可灭杀他。

    何恒却是不意外,燕南天虽然武功登峰造极,嫁衣神功练到了史无前例的境界,乃是这天下少有的几个可以与他一战的人。

    不过,此人武功虽高,要是论起手段来,又怎么可能比得上暗夜之王蝙蝠公子?连一个江别鹤都可以把他耍的团团转,更何况是原随云。

    原随云继续沉声着:“根据我所得知的消息,当初燕南天有一结义兄弟,名为‘玉郎’江枫,曾被绣玉谷移花宫的邀月、怜星两个宫主所救。此人号称天下第一美男子,自是风流倜傥,邀月、怜星固然武功绝巅,但是亦不过两个涉世未深的少女,自然被他魅力折服,都爱上了他。”

    说到这里,原随云的嘴角勾起一丝讥讽,不知是在嘲笑什么:“本来这事情也没有什么,佳人配才子本是一桩美事。然而,那江枫却是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放着移花宫两位国色天香的宫主不要,反而爱上了移花宫的一个普通宫女,并且与她有了孩子。”

    “哈哈,想必是那移花宫主身份太高,不愿雌伏在那江枫身下,所以他受不了,自尊受损,故而在一个宫女身上寻求安慰。”何恒忍不住笑道。

    “嘿嘿。”原随云也笑了笑,继续道:“江枫与那宫女‘花月奴’的事情败露,连忙潜逃出了移花宫,邀月、怜星自然不答应,一路追杀着。本来江枫计划的好好的,卖尽家财之后请燕南天护送他找个移花宫主找不到的地方隐姓埋名。然而他想不到的是,他最信任的一个家奴江琴居然暗中出卖了他,造使其被邀月、怜星追上,他与花月奴都被当场杀死。只不过他们那个孩子,却被随后赶来的燕南天救走。”

    “而燕南天其后就一路追杀着江琴,一直追入‘恶人谷’,在十大恶人手下栽倒,变成半死不活的状态,被一代神医万春流所救才幸免于难。而江枫与花月奴的那个孩子则是被十大恶人一起养大,说是要培养一个天下第一的恶人。他就是前段时间敲了楚留香一闷棍的那个孩子,小鱼儿。”

    何恒失声一笑:“原来是那个小鬼。”

    原随云继续道:“燕南天被十大恶人暗算之后,被神医万春流所救,但也一直不死不活着,直到前段时间,小鱼儿遇到了楚留香。楚留香本是夜帝弟子,与大旗门关系非同一般,而燕南天本身也与大旗门有着极其深厚的关系,所以楚留香在知道了他的情况之后,就请夜帝给他看过,终究救回了他。这也是燕南天能在夜帝最危急的时候恰好赶来的原因,他就离夜帝那里不远。”

    何恒点了点头,示意原随云继续。

    原随云开始诉说他的计划:“燕南天如今不过伤势尽愈,而且武功更上一层楼,自然不会放过昔日通风报信,害死江枫的江琴,他与移花宫的邀月、怜星也必有一战。”

    何恒看了看原随云道:“所以你打算在这方面下手,借邀月的刀,杀了燕南天的人?”

    原随云轻轻一笑:“正是如此。知我者,白兄也!”

    “呵呵。”何恒只能冷笑了。

    原随云道:“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江琴当初在出卖了江枫之后,得到了邀月的赏识,在其支持下,改名换姓,正是如今的‘江南大侠’江别鹤。”

    “哈哈,就他也敢称大侠?”何恒冷冷笑道。

    原随云也是轻蔑一笑。

    先不谈江别鹤这个人的人品怎样,就是他的武功也远远当不得大侠的称呼。

    这个世界可不是单纯的绝代~双骄,而是不知道由多少本小说合并起来的,高手层出不穷,以江别鹤那种二流的武功,不入流的人品,要称大侠?呵呵。

    所以他这个“江南大侠”也最多就是在江南这里说说而已,事实上,真把他当事的真没有几个。

    原随云笑过之后,继续道:“虽然江别鹤这个人这是不入流的小人物,但小人物用的好了也是有大作用的。最起码,燕南天要是知道了他的消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而他的身后,与移花宫的邀月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燕南天、邀月二人本来就有仇,只要我们稍加挑拨,还怕他们打不起来吗?”

    “而只要他们打起来,那你就可以渔翁得利了……”何恒接着原随云的话道。

    原随云眉头一挑道:“燕南天虽然嫁衣神功大成,武功登峰造极,但是邀月也不是弱者,她移花宫的明玉功同样不输于嫁衣神功,而邀月也已经练到了第九重境界。她与燕南天之间究竟谁强谁弱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要是他们生死一战,绝对是两败俱伤,都不可能完好的活下来,到时候……”

    说到这里,原随云脸上露出丝丝深邃,一道漆黑的杀气腾腾升起。

    何恒看了看他道:“燕南天与邀月都不是弱者,你武功虽不弱,但终究还是太年轻,比起他们都差了一筹,要不要我帮你?”

    原随云摇了摇头:“不需要,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完成的。”

    何恒点了点头,没有再提。他知道,原随云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不到必要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接受他的帮助的。而且燕南天、邀月武功虽高,但比起心智,却是远远不如原随云的。

    何恒抬头望了望船外的春雨,夜色如水,春风拂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