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四十三章 风流只被雨打风吹去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四十三章 风流只被雨打风吹去

第四十三章 风流只被雨打风吹去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何恒目光淡淡的扫了扫几个被带上的人,一个老人,一个老婆婆。

    “爷爷,奶奶?”看见这三个人,青青在那里疯狂叫道。

    “青青!”那老婆婆看着青青,眼中露出了些许慈祥之色,“不要怕,不要哭,我教之人,一生只能流一次眼泪,你已经为你丈夫留过一次了。”

    青青木然地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悲鸣。让已经有些癫狂的丁鹏眼中露出一分愧疚与柔意,轻轻抱住了她。

    这时,那位老人陡然张开混浊的双眼,露出一道冷冽的精光,看向何恒,不见惊慌道:“阁下就是青衣楼主了,没想到这武林中一向神秘,有谪仙之称的长生剑白玉京居然是这臭名昭著的青衣一百零八楼之主,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经过刚刚的交战,他自然知道何恒那些手下是来自哪里,而以魔教的情报,即使避世多年也不会不知道何恒的身份,长生剑的名头在江湖上还是很响亮的,在何恒没有掩藏自身身份的情况下,这位魔教教主自然能够一眼认出他。

    何恒冷冷一笑,没有理会他话语中带有讥讽,俯看着对方,冷漠道:“谁又可以想到,当初霍乱武林,席卷天下的魔教教主,现在居然化身这可笑的‘狐’,躲在这一个偏僻的山谷里。当初能够与谢晓峰一战的你,现在还拿得起刀吗?”

    何恒冰冷的话语让老人的双手猛的一个颤抖,沉默了些许,他漠然看着何恒,唏嘘道:“不错,我是老了啊!要是当年,我又岂会被你手下区区几个喽喽拿住,现在却是不行了,江湖已经不是属于我的时代了。”

    老人的眼中带着迷离与叹息,一身深邃的眸中出现了些许死灰,仰望着天空的明月,一种凄凉的气机在充斥着。

    何恒看得也不由一叹,这就是凡人的悲哀,无论你如何风华绝代,权倾天下,亦或者举世无敌,到了都不过黄天一堆,逃不过岁月之刀,与浩瀚无垠的天地相比,人身何其渺小?

    故而他才要求超脱,唯有超脱这天地的束缚,打破的生命的极限,才有无穷无尽的岁月可以让他去追寻更广袤的道路。

    生有涯,道无涯!

    以有穷之生求无尽大道,这是一条孤独的路,凄凉的路,到了路头的尽头,你会发现,身边只剩下你自己。

    “我不明白,我魔教与你青衣楼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这一次为什么要来这里对付我等?”老人混浊的双眼在无尽死灰下陡然弥漫了一丝明亮,望着何恒有些疑惑。

    何恒走到他身前,幽幽道:“我们自然是没有什么仇的,只是混江湖的,杀人还需要理由吗?要说理由,也不过一个利益二字罢了。”

    “利益?哈哈……”老人笑了,笑中带着哭,深深的看着何恒,疯癫道:“是了是了,我的确是太久没有在江湖上了,忘了这江湖的残酷,从来都是大鱼吃小鱼,强者为尊的。你灭我魔教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只要利益就够了。”

    “你明白就好,看你以前也算一代枭雄的份上,我这次才让你死个明白的。”何恒冷冷望着老人,语气漠然。

    这时,老人又问道:“不知我魔教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动心的?”

    何恒淡淡道:“魔教至高绝学,如意天魔,连环八式以及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

    老人的眼色猛的一凝,望了望何恒,道:“原来你是为了这两样武功,也对,江湖中人,谁不觊觎神功秘籍,只是没有想到你这种武道绝巅的人物也会看上我教绝学。”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何恒目光扫了一下老人,道:“以你的境界,应该明白,到了我这等层次,要想更进一步,就必须汇集百家之长,万法归流,才能在巅峰之上再跃一重天地,为了这个,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的确,我明白。”老人点了点头,他虽然已经失去了年轻时的心境,战力大不如前,但对武道的感悟却是没有退步,自然明白何恒的想法与境界。

    随即他话锋一转,眼睛瞪向何恒:“你以为我会把我教至高神功交付给你吗?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屈服的。”

    何恒冷冷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你不怕死,只不过你有没有为其他人想过?”

    说着,何恒冷漠看向一旁的老婆婆还有那个大汉,再看了看青青以及丁鹏。

    他笑道:“只要你说出那两门武功,我就放过他们,你应该知道,我没有说谎?”

    老人的眼中出现了些犹豫,他虽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但是却不得不在意别人。

    他明白,他的妻子和手下都愿意为他而死,但是他不愿意看着自己的孙女年纪轻轻就这么凋零。

    魔教的传承也不能自他断绝。

    丁鹏这个年轻人他非常看好,有他在,魔教一定可以继续兴盛下去,他不能让他死在这里。

    就在老人犹豫的时候,那个被几个青衣人死死擒住的大汉猛然发出一声低吼,疯狂的挣脱着束缚,大喝道:“老主人,不要因为我们被他威胁,不要。”

    那老人面色一凝,还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何恒猛的一个纵身,身影出现在那个大汉身边,冰冷一喝:“聒噪!”

    呲吟!

    长生剑卷动,一道璀璨绚丽的剑光分外夺命,在一个刹那间,已然穿过了那大汉的喉咙,他一声不响的倒下了。

    “铜驼!”老人悲恸一吼,老泪纵横,他当初被手下背叛,四大长老之中只要铜驼忠心于他,不离不弃,却不想今日……

    “铜叔。”那边青青也在嘶吼着,被同样悲伤的丁鹏拽住。

    何恒收回了手中的剑,目光无比冰冷的看着老人,道:“你再不做决定,我就一一把他们都杀光,你知道,我决定可以说到做到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老人,看向了何恒手中的剑。

    下一刻,老人悲恸一叹,目光复杂的看着何恒,道:“你知道的,我别无选择。”

    “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何恒笑了笑,使了使眼色,顿时几个青衣人把那个老婆婆给放到老人身边。

    何恒看着老人道:“我说话一向算数,只要你告诉我那两门武功的所有奥秘,我保证他们都可以走出这里。”

    “好,我告诉你。”老人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轻声对何恒说了一大段口诀心法,把魔刀刀法与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的秘密都一字不漏的诉说出来。

    何恒听了一遍之后就记住了,然后自己暗中理解了一下,确定无错之后看了看老人。

    “不错,你没有骗我,我也会信守承诺的。”何恒的语气顿了顿,陡然变得冰冷:“现在我可以送你上路了。”

    “来吧!”老人悲寂的闭上了双目。

    长生剑出鞘,灿烂的剑光闪耀着,撕开了漫漫黑夜,剑气陡然一吐。

    “噗……”

    老人陡然张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身前被一道苍老的身影挡住,这是他的妻子,那个老婆婆。

    “你这又是何必?没有用的,你何必牺牲自己……”老人紧紧的抓住了她苍老的双手,眼中弥漫着悲呛。

    老婆婆嘴角弥漫着一丝名为幸福的笑意,看着老人,再没有说出一句话。

    但老人明白了她的意思,几十年了,一路沉浮,最后伴随他的始终还是她。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老人陡然一声狂笑,望着怀中苍老的妻子,眼里弥漫着柔意:“我来陪你了。”

    呲吟!

    长生剑再次划过,在老人的胸口溅起一道血花。

    “爷爷,奶奶!”青青在丁鹏的怀里哀鸣着。

    丁鹏此刻也忘记了青青他们对他的欺骗,一脸恨意的凝视着何恒,眼中充满了悲痛。

    无论如何,青青她们总是对他不错的,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给予了他希望,他们的欺骗也没有伤害自己。而这个人,毁了这里的所有!

    丁鹏悲痛的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再看看那被焚烧成灰的楼阁,眼中弥漫着仇恨与愤怒。

    何恒也看到了他,冷冷一笑。

    对于丁鹏,他还是比较看好的,圆月弯刀原著里,他只花了几年的时间就达到了与谢晓峰一样的境界,这的确是天资纵横。

    所以他打算今天放过他,因为丁鹏是未来几年里,这个世界少有的几个可以与他一战的人物,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无敌最为寂寞,这点何恒懂了,现在他居然有种控制不住要立即回归大天世界的冲动,因为那里有着无穷无尽的强者等着他去战斗,而不像这里,对手难寻。

    随意看了一下丁鹏,他示意几十个青衣人,离开了这里。

    丁鹏望着他的背影,狠狠的攥紧了拳头,眼中充斥着仇恨。

    爱与恨是最能激发人潜能的力量,所以何恒要激发丁鹏的恨意,这样才能让他快速成长,可以与他一战!

    这或许有点作死,如同某些反派波os故意培养敌人,然后成功被逆袭的意思,但何恒真的想要一个足以强的对手啊!丁鹏要是真的能够赢他,大不了这条命给他就行,反正这不是自己的真身。

    东方已然破晓,黎明已经到来,一轮朝阳正在升起,曙光驱散了长夜。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