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四十二章 丁鹏的绝望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四十二章 丁鹏的绝望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明月高悬时,丁鹏出刀了!

    圆月落,刀光起。

    纵横大地十万里。

    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就变成了一道飞虹。

    天空是灰暗的,九天之上的那轮明月已经黯淡,呼啸的狂风吹过大地,冷冽的刀光霍然斩出。

    这一刀,不知起于哪里,终于哪里,简简单单,却无穷无尽,一刀中分,神鬼皆愁!

    普普通通的一刀之下,蕴藏无尽变化,浩浩荡荡,无迹可寻,无处可躲。

    “好刀!”何恒看了一下这一刀,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长生剑霍然出鞘。

    灿烂的剑光闪耀在朦胧的月色,不带任何人间烟火,光芒照耀星空,这一刻的璀璨,无与伦比。

    铿!

    金属的碰撞声清脆地响彻在夜色之下,一道道寒光闪动,刀光交织着剑气,风云在舞动。

    丁鹏的刀超乎想象的快,但何恒的剑却比他更快,即使后发制人,依旧不逊于他。

    剑气消散,刀光内敛。明月依旧升起,狂风在吹袭,寒意涌动云霄。

    丁鹏猛的一个转身,霍然又是一刀斩出,无法想象他上自哪个角度斩出的这一刀,只能望见一道残留的刀影呼啸下,一弯新月化作了虹光,飞向何恒。

    何恒纵身一跃,已然立于空中,呼吸着狂风,仿佛凭虚御风,仰望明月,如遗世独立,分外孤寂。

    呲吟!

    绚丽的剑光在天空中舞动着玄妙,剑光闪耀,风云变色,雷霆震动,璀璨的光芒化作无尘的意境,仿佛一尊谪仙,降临尘世。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这是叶孤城的绝学,却在何恒手里发挥到了另外一种高度。

    这一刻的天地是死寂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那路轮弯月一般的刀光与天外降临的谪仙霍然交织,剑气与刀光在碰撞。

    哧!

    丁鹏的身影带着那柄弯刀赫然一跃,何恒也自空中落下,二人在半空霍然相遇,双目相对,同时出手,刀光剑气纵横,璀璨了黑夜。

    他们的交手异常的迅速,一瞬间就斩出几十次刀剑,每一次都是狠辣的碰撞,异常凶险。

    这附近三丈的气流都被二者霜寒鼓荡,充斥着肃杀与冰冷,里面已然模糊,看不清具体情况,只见两道身影在其之交织碰撞,滚滚真气激荡。

    三个刹那之后,光影突兀消失,刀光蓦然黯淡,剑气森然一吐,刹那在丁鹏身上划过了十七道剑痕,不深不浅,没有一道致命,只有点滴鲜血外溢。

    丁鹏无力的倒在地上痛苦"shen yin",以那柄弯刀支撑着自己不至瘫倒,目光中悲愤、绝望、痛苦等等百感交集,怔怔地看着何恒:“为什么?”

    他自然明白,对方可以一瞬间在他身上留下十七道不深不浅的剑伤,也自然可以在一瞬间给他十七道最致命的伤害,只是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他为什么没有杀了我?这是丁鹏心中痛苦的呐喊。

    三年前,他走投无路,遇到了青青,这个狐女给了他无限的希望,让他重新振作。

    这三年里,他苦练“狐”的刀法,自因为已经大成,可与天下群雄争锋。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去建功立业,出人头地,就遭逢此大败。

    在何恒的面前,仅仅只是三个刹那,他就败了。那他苦练刀法,勤修武道,又有何用?

    丁鹏的内心万分痛苦。

    何恒手中长生剑蓦然回鞘,冷冷看了看丁鹏,月色下,他的脸上布满了痛苦与迷茫,扭曲着。

    其实丁鹏完全不必这样痛苦的,他练成了魔教至高神功,魔刀刀法,本就可以称得上绝顶高手了,放眼这个群才辈出的时代,也是一时翘楚,难有敌手。

    只可惜,他一直生活在“狐”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自己武功的水准到达了什么程度。

    而今天,遇到的第一个外来人就是何恒,在他手上惨败。

    然而他不知道,何恒的武功早已是当世绝巅,整个天下,可以与他一较长短的也不会超过一掌之数。

    算上所有人,包括各种隐藏的老怪物,无论怎么排,何恒的武功都不会跌落前三。

    败在何恒手里,丁鹏其实一点都不丢人,甚至可以说,他能在何恒这里坚持三息,已经是他武功绝顶的表现了,可与天下群豪争锋。

    然而,丁鹏不知道这些,所以他更加痛苦。难道他苦练了三年的刀法,居然随便一个人都可以打败他吗?

    看了看丁鹏的表现,何恒默默摇了摇头,冷冷道:“果然,我没看错,你连被我杀的资格都没有,废物,滚吧。”

    听见那声废物,丁鹏猛然抬起了头,眼中异常愤怒:“士可杀不可辱,你武功虽然高,但也不能如此羞辱我,我纵然死也不会受你怜悯。”

    说着,他蓦然举起了手中的弯刀,对着咽喉抹去。

    “大鹏鸟,不要啊,你还有我!”在那里,青青蓦然飞奔过来,扑在了丁鹏身上,死死抓住他的手臂。

    看着哭的有些梨花带雨的妻子,丁鹏死灰的目光中再次升出了些柔和,眸中有些犹豫了。

    这时,何恒在那里冷冷出声道:“你不是废物是什么,连人与‘狐’都分不清,难怪当初被柳若松骗了,可笑可笑!修习魔教至高刀法,居然连我十剑都接不下,你还有什么用,杀你我都嫌脏了手。”

    “混账!”丁鹏低吼着,眼睛通红通红的,愤怒无比,猛的提起手中的弯刀就要与何恒拼命,被一旁的青青死死拦住。

    何恒继续补刀:“你真的以为你这位温婉柔和、善解人意的妻子真的是什么狐女吗?哈哈,可笑!告诉你,他爷爷就是当初被谢晓峰打败后不知所踪的魔教教主,而她不过是一个魔教妖女,所谓‘狐’就是魔教余孽。”

    “这不可能,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丁鹏在疯狂嘶吼,竭力反驳着,目光却移向了一旁已经沉默的青青。

    他也不是傻子,这三年来与青青,与“狐族”朝夕相处,他早已发现了许多不对,今天被何恒这么一说,他更是疑惑诸多。

    青青见丁鹏看向了她,顿时温柔一笑,可是笑容中却是带着无穷的无奈与漠然。

    丁鹏的心再一次沉入谷底,果然,她也是骗他么?彻头彻尾,他就是一个傻子,一个可笑的小丑!

    丁鹏在绝望的嘶吼着。

    何恒抬头猛的看着这花园的一旁,那里有着几处阁楼,此刻响彻着喧嚣的厮杀声。

    一道火光在那里燃起,焚烧着几处阁楼,亮如白昼,火光染红了夜色。

    这是何恒带来的手下正在与青青的爷爷他们厮杀造成的。

    青青的爷爷,这位魔教教主,曾经也是不逊于谢晓峰多少的高手,而今却是老迈了,比起大成的谢晓峰却是差了不少,而且他的心也老了,再无曾经的豪情了。

    一个人身体老了不算什么,要是心也老了,才是真正的无救。

    大天世界,诸多纯阳真仙,他们活了成千上万载,外相依旧是年轻的样子,这不仅仅是他们修为达到了岁月难伤的境界,更是因为他们心灵不朽,再漫长的光阴也无法留下痕迹。

    而这位魔教教主,他的心已经老了,所以他才想培养丁鹏,让他带领魔教复兴,而不是他自己。

    他就仿佛当初的天机老人,一身武道境界超凡脱俗,可是却再无武者的热血了。

    所以,何恒仅仅只是派了几个青衣楼的顶尖高手前去,就已经足以拿下他了。

    要是换作谢晓峰,何恒派去的青衣楼高手在江湖上虽然也是属于最顶尖的,不下于雄娘子、帅一帆那种境界,但也万万不可能对付得了他。

    很快,那里叫喊之声划破漫漫黑夜,大火烧透了几处阁楼,一道道浴火的身影在哀嚎,天空仿佛白昼。

    “爷爷,奶奶,铜叔!”青青望着那漫天的大火,死竭的哀嚎着,精致的面庞上充满了不敢置信以及绝望。

    即使已经有些心灰意冷的丁鹏也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分外骇然。

    这时,有几十个青衣裹体的人影迅速在那里退了出来,带着几个被牢牢控制住的人,来到何恒身边,恭敬行礼。

    “回禀楼主,你吩咐的任务已经完成,这几个老家伙都被我们活捉了。”

    何恒看了看那几个被锁住的身影,点了点头道:“你们做的不错。”

    “多谢楼主赞赏。”那些人连忙对着何恒恭敬拜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