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神秘的山谷里,到处盛开着美丽鲜花,生长着青涩的野果,充满了一股自然之感。

    这里有一处花园,现在入冬了,这里依旧盛开着鲜花,非常美丽,无论是春夏秋冬,四季之中的任何时候,它们的该开放的花,这里都有。

    现在是晚上,夜色已深。这一天是十五,明月分外的圆,柔和的光芒普照在大地之上,给他的披上了一缕朦胧之感。

    何恒负手而立,默默地看着这里,看着这鲜花,看着这明月,他的身影仿佛在与这天地,这自然,和谐统一。

    突然间,这花园深处,有一道凌厉的呼啸之声响彻,一声声清脆的刀鸣在夜色下分外动听,呼啸的风与之共舞。

    何恒顺眼望了去,离他三十丈之外,有着一个人影,清晰的人影,正在月光下舞动着刀。

    那是一把弯刀,青色的弯刀,仿佛天上那轮明月。

    刀上依稀可见有着几个字,那是一句诗。

    小楼一夜听春雨!

    这是一句非常美的诗,月色下倒映在人心里。

    舞动这弯刀的人,是一个非常年轻的男子,二十几岁左右,身材有些瘦诮,但分外健壮。

    他长得称不上特别英俊,但也说得上清秀。

    更重要的是,他的那双眼睛,带着一种坚毅与自信,完全没有年轻人的轻狂与稚嫩,分外有神。

    他舞动的刀法很玄妙,一招一式间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变化,但又仿佛只有一刀,让你无处可躲。

    他的刀,更是仿佛具备着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经不住沉醉其中,如同沉醉在明月之中。

    他的身旁不远处,有着一个梳高髻,着羽衣的绝色美人,她一直在笑着,看着那男子,笑容清新,甜柔,纯洁,高贵,与壁画上的仙子完全一样。

    她的目光极其柔和绝美,充满了深情,那是妻子看待丈夫的目光。

    轻盈的风声,桃源一般的幽谷,融合的月光,舞动的刀影,飞仙一般的美人,朦胧的世界,似水的柔情……构成一副绝美的图画。

    何恒的到来却破坏了这一意境。

    他的目光分外冷冽,就如这黑夜里的清风,冰凉冰凉的。他身影与夜色完美的交融,极其深邃,仿佛一个黑洞,不断的吞噬着一切光与亮。

    他的到来,很快引起了那边那对夫妻的注意,看向了他。

    那男子眼中带着一抹惊讶与希翼,提刀而立,什么都没有做。

    那女子美丽的眸中带着朦胧,身影仿佛幻影,带着一缕仙气,“嗖”的出现在何恒这里,三十丈的距离,她只用了几个刹那。

    “凡人,你是怎么到达我‘狐’的世界的?”那女子的声音分外柔和优美,配合她那婀娜不似人间的身姿,足以让任何人沉醉,忍不住说出心底的秘密。

    何恒却笑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女子,再看了看一旁提刀冷看的那男子,看了看他手中的弯刀,突然冷冷道:“既然你们可以在这里,我自然也能来。”

    这本就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只要有人的地方,那么别人也自然能够来。

    但那女子显然对着答案很不满意,她蹙起了眉头,更添一分妖娆,霍然冷冷凝视着何恒,一道可怕的气机笼罩而出,让人心惊胆颤。

    “这里是‘狐’的世界,我们都是‘狐’,你一个凡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狐?凡人?”何恒笑了笑,目光戏谑的看着这绝美的女子,“你在说笑吧,这世间哪有什么狐仙之说?”

    “凡人你为什么就不信呢?”那绝美的女子似乎在惋惜着什么,声音分外悠长。

    陡然间,她的身影一下子飘飘而来,脚居然没有踩到地面,就那么飘过来,这简直超乎一切常人的想象。

    她蓦然伸出一根纤长的玉指,在月色下,轻轻点了过来。

    何恒还在愣愣的,仿佛是被惊呆了一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那提刀的男子目光平淡,注视着这一切,眼中没有丝毫意外与惊叹,他知道,他的妻子不是人,她是“狐”,做出任何与常人不同的事情都是可以想象的。

    而且他知道,她是绝对爱他的,这就足够了。

    哧!

    一道呼啸的声音响彻黑夜,月光下,一道绝美的身影陡然倒飞出去,瘫倒在花丛里,吐出鲜血。

    这自然不是何恒,而是那个女子。

    那个提刀而立的男子惊呆了,他神通广大的狐仙妻子,居然在一个凡人那里栽了?

    他连忙扑上去,扶住了她,担心的拥在怀中:“青青,你没有事吧?”

    怀中的女子蓦然张开明亮的眸子,修长的睫毛有些颤抖,目光柔和的看着那个男子,微弱道:“大鹏鸟,你不要担心,我是‘狐’,不会死的。”

    “可是你刚刚怎么会……”那叫做丁鹏的男子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十分疑惑的问道。

    青青柔和的看了看他,突然有些颤抖的指着何恒道:“你要小心他,虽然我们‘狐’有着大神通,但是你们人类里也是有着特殊的存在,可以对付我们的,他就是……”

    对于这点,丁鹏并不意外的点了点头。

    他自从知道这世上有狐之后,就想过,为什么这天地间始终还是被人类主宰?当然是因为人有着对付狐的办法了。

    不过,他也是人,对付狐的办法对他是没有用的。

    所以,丁鹏拿起了自己的刀,那柄仿佛圆月一般的弯刀。

    何恒冷冷的看着这两人,一直没有说话,这是看着他们柔情似水,看着她表演,看着他拿起了刀。

    这世间哪里有‘狐’?最起码这个世界是没有的。

    所谓的“狐”自然是由人假扮的,他们就是魔教。

    当初魔教教主败于谢晓峰之手后,被手下之人背叛,整个魔教四分五裂,真正忠诚于他的那部分嫡系更是被正道不断追杀,几乎没有生存的余地。

    所以他们不得不化身为“狐”,躲避了起来,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里。

    只不过,天地虽大,但何处又是可以完全逃离人世呢?

    而何恒,他青衣楼发展多年,势力之大简直超乎想象,存心想要找一个人,谁又可以逃脱?

    更何况,魔教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势力,有着诸多人,人一旦多了,目标也就大了。

    所以在前段时间,谢小玉提供了一些之后,何恒很快就找到了这里。

    对于魔教他们的伪装,何恒没有揭露的意思,因为他到这里来,本就是为了那魔刀刀法,还有“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

    这两门魔教至高的绝学,才是他的目标。

    今天他既然到了这里,就没有打算放过这任何一个人,斩草不除根可是大忌。

    魔教本身也不是什么好的组织,难得指望他抢了他们至高神功之后,他们还对他感恩戴德吗?

    所以,今天这里,鸡犬不留!

    花园之外,夜色笼罩下,一道道青衣身影在慢慢前行着,目光分外残酷。

    既然都准备如此了,那揭穿他们有意思吗?就让他们慢慢装吧,杀“狐”也是不错的。

    何恒冷冷看着那“狐女”青青。

    这时,那丁鹏已经提刀而起,看着何恒,目光中带着冰冷。

    “阁下不应该来这里的,这是‘狐’的世界,你更不应该伤害我的妻子的,要不然我原本可以放过你的。”

    丁鹏的话语十分惋惜,他也是人,生活在“狐”的世界总是有些不适应的,今天难得见到一个人,本来他是打算替他求情,让青青的爷爷留他一命的,可是现在……

    丁鹏的目光分外冷冽,握住了手中的刀。

    要是在三年之前,他面对可以打伤“狐”的存在,自然是远远不是对手。

    可是他早非当年了,三年里他跟着青青练成了“狐”的刀法,这是一种天下无敌的刀法,给予了他无限的信心。

    他在刀法上的天赋要远远超过他曾经练的剑法,花了三年的时间,就远远超越了青青在这刀法上十年的造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现在,他有信心战胜世间任何人。

    更何况,他还有那柄青青给他的神刀,那是一柄可以给他无限信心的刀,充斥着无限的魔力,可以助他战胜任何敌人。

    月色朦胧下,蓦然间,丁鹏举起了那柄圆月一般的弯刀,冷冽望着何恒,他出刀了。

    刀青如水,寒光冷冽,月色朦胧,璀璨的光辉笼罩在天地间,寒风在呼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爹地请你温柔点  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