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三十九章 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其他小说 诸天仙武 第三十九章 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

第三十九章 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谢小玉蜷缩在何恒怀里,不时的颤动着,身体逐渐变得柔软起来,仿佛一团水。

    她似是迷离的张开眼,眸中尽是雾气,倒映着何恒的样子,一只手挽上何恒的脖子,一只手放在腰间,声音细微道:“叔叔你也就比我大了几岁,为什么武功会这么厉害,居然可以打败我父亲?”

    “那是因为我其实是个心理年龄有着一百多岁的老怪物……”何恒在心里淡淡道,面色不动声色,温柔的抱着怀中佳人,感觉着那柔若无骨的娇躯,那仿佛丝绸般柔滑的肌肤,那沁人心脾的少女体香,那……

    他的眼中似乎也是开始迷离了。

    他柔声道:“小玉你高看我了,其实我的武功并不比谢兄高明多少,他的神间的确天下无敌,我的长生剑不如他的。”

    的确,论剑道境界,谢晓峰的确比何恒要高明一点,这是不可否认的。

    不过,要是论武道境界,武道修为,何恒也比谢晓峰要高上一些。

    实际打起来,何恒有把握两百招内解决他。

    毕竟谢晓峰的拇指已断,虽然到了谢晓峰的境界,天地万物皆可为剑,但用其他东西发挥出来的威力,又怎么可能比得上真正的剑,在手中发挥的威力?

    生死一战,他远远比不上何恒。

    虽然实际是这样,但何恒当然不可能就那么直接怎么说,他可是一个很谦虚的人。

    而谢小玉本身的武功也不低,自然是知道其中深浅的,对于何恒的话,她表示不信。

    “白叔叔你不要谦虚了,你的武功才是真的天下第一,而且还这么年轻,简直让所有女人都忍不住心动。”谢小玉的声音是那么柔婉,是那么的出自内心,简直可以让任何男人心醉。

    男人总是喜欢听别人赞扬他,尤其是异性,着会给他们一种自豪感,谢小玉非常明白这一点。

    她的话似乎管用了,何恒面上还是谦逊之色,眼里却是露出一份傲然,抱着她的手更紧了。

    突然,他右手抚上了她的脸颊下,看着她明亮的眼睛,柔声问道:“所有女人都会动心,那包不包括小玉呢?”

    少女有些羞涩的把头埋进何恒的胸口,以几乎不可听闻的声音说着:“小玉也是女人,自然也是包括啦!”

    这声音虽然非常微弱细小,但是何恒这等高手,六感都是常人的几十倍,自然是可以清晰的听见。

    他的手慢慢滑落,游走着。

    少女的身躯逐渐变得滚烫,越发柔软,紧紧的与何恒贴在一起,眼中带着迷离。

    过了片刻,何恒还是没有什么动作。

    谢小玉却是有些焦急了,更加紧紧的拥抱着何恒,身躯在颤抖,似是在催促,在暗示着什么。

    何恒却仿佛没有收到,一双眼睛紧紧的看着她,充斥着“柔情”。

    “叔叔你好坏,居然要人家一个女孩子主动……”谢小玉的声音仿佛幽怨,眼睛汪汪的看着何恒。

    何恒依旧在盯着她的脸颊,没有任何动作。

    “我的脸上有花吗?你为什总是看着那里,人家其他地方可是更美的。”谢小玉忍不住道,胸口之处两个发育得已经非常饱满的玉峰仅仅贴在何恒身上,两个修长的**也紧紧的夹住了何恒。

    何恒笑了。

    一阵微风轻轻拂来,天上的明月也在羞涩。

    谢小玉身上薄如清纱的白衣已褪去,露出一个精致到极点的玉体,一身肌肤光洁如润。

    月光下,她的娇躯更显得朦胧而绚丽,充斥着一种神秘感,让人忍不住要探个究竟。

    她就像是精灵与神仙的混合体,兼有了妖异与神圣两种迥然不同的气质,却又非常调和地出现在她身上。

    她以充满柔情的目光注视着何恒的双眼,然后羞涩地闭上了她美丽的星眸。

    过了片刻,料想之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谢小玉再次张开眼时,发现自己依旧"chi luo"裸的站于地上,璀璨的明月在她无暇的玉体上变得柔和。

    而何恒,他负手立于一旁,眼中再不见任何柔情蜜意,只有一片深邃,如夜一般,冰冷而死寂。

    “为什么,难道你是嫌弃我放荡?”谢小玉眼泪一下子汪汪留下,哭喊道:“不是这样的,我真的不是个放荡的女人,我只是第一眼就被你的英姿俘虏了,所以才……”

    “够了!”何恒冷冷打断了她的话,一股冰冷至极的杀气陡然笼罩向她:“谢晓峰与魔教天美宫主的女儿,连云十四寇之首的玉无瑕,你何必在我这儿装清纯?”

    谢小玉的脸色顿时变了,变得阴沉可怕,死死地看着何恒:“你怎么会这么清楚我的身份,我母亲在江湖里应该是很少有人知道的。”

    何恒淡淡看了她"chi luo"的身体一眼,不见任何情绪波动,冷冰冰道:“这世间还很少有我不清楚的事情,所以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装,你是什么人我再清楚不过。”

    “既然你早知道我的根底,为什么一开始不动手杀了我?以你的武功应该很简单的,难道是不忍心……”谢小玉绝美的玉体在月色下越发充满诱惑力,一双眼中却再也不见迷离之光,只有深深的厉色。

    何恒冰冷喝到:“不杀你,一是给谢晓峰一个面子,二是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玩。”

    “既然你想玩,那为什么在最后一刻就停手了呢?”谢小玉的声音再次充斥起无限的诱惑力,完美无暇的玉体在月光下招展着。

    她丝毫没有遮掩的意思,反而在变换着姿态,把浑身的没一处都显露给何恒看。

    绝美的脸颊、丰满的胸部、平坦的小腹、修长的双腿、莲藕一般的玉臂还有那最神秘的地带……

    无一不是让一切男人疯狂的地方,此刻于月光下,一一彰显在何恒面前。

    他的目光依旧冷酷,身体没有一丝变化,让谢小玉失望不已。

    “你究竟是不是个男人?”她有点泄气道,她终究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城府做不到深不可测。

    何恒冷冷的看着她的表演,语气极端冷酷道:“我究竟是不是个男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

    “为什么?”谢小玉不甘道。

    她有些理解自己母亲多年的心情了,即使她们艳冠天下,可终究还是有些男人是她们所无法得到的。

    而正是因为不可得,所以她们才会更想得到。

    何恒眼中还是那么冰冷,幽幽道:“我之所以不想和你发生点什么,是因为我觉得,在这件事上我会吃亏的。”

    “什么?”谢小玉有点目瞪口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男人会在这件事情上吃亏,这吃亏不应该是他吗?

    可何恒依旧是一副认真的样子,看得出来,这就是他心里的想法。

    “干那种事情,我们男人不光要浪费体力,更要损耗元精,不是吃亏是什么?”何恒异常严肃的说着,看着谢小玉的目光十分清淡。

    “这……说的好有道理,就是感觉哪里不对……”谢小玉被何恒的“歪理”说的愣愣的,一时竟呆住了。

    何恒继续补充道:“而且我可是童子身,要是第一次被你拿去了,亏吃得也就更大了。”

    谢小玉清澈的眸子呆呆地看着何恒,良久后怔怔道:“我真没看出来,你是这么不要脸皮的人?”

    何恒笑了笑,突然冷冽道:“我要不要脸,有没有脸这也不重要,对于大侄女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该怎么从我手上活下去!”

    何恒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道可怕的杀机,腥风血雨一般,充斥着无尽煞气,狠狠笼罩在谢小玉的身上。

    “你…想…怎…么…样?”谢小玉有些颤抖道,她多年以来的本能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此刻是真的动了杀机。

    至于他到底舍不舍得辣手摧花,这不是一件很明显的事情吗?

    “我想怎么样?”何恒轻描淡写的扫视了一下她裸露的玉体,一把抓住她的颈部,不带然后感情的冷冷道:“我想让你帮忙配合一下,帮我找几套武功。”

    “原来就是几套武功啊!白叔叔你要是想要,尽管仿佛小玉就好了,何必这样……”谢小玉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在何恒面前,她承受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天知道这个看不到一丝**的家伙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现在听到他只是要找几套武功,谢小玉终于放心下来。

    她是谢晓峰与魔道天美宫主的女儿,出生正魔两派最顶尖的势力,要什么武功弄不到?

    何恒撇了撇她一眼,看出了她的心思,冷冷道:“嘿嘿,你不高兴的太早,我要的那几套武功你还真不一定可以给我找到。”

    谢小玉不置可否,嫣然笑道:“你说说看,到底是那几门武功,就算是少林、武当最高深的绝学,我也可以给你弄到手。”

    虽然知道何恒要的武功肯定非同寻常,但谢小玉有着自信,如果真的有武功是她弄不到的,这世界上也就没有几人可以弄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