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藏剑庐中走出,此时已经是傍晚了,何恒看着这落日之余辉,慢慢离开了神剑山庄。

    没有人发现他曾经来过这里,也没有知道他走了。

    何恒趟水过河,注视着前方。

    那里有一片小树林。

    林荫密布,野草滋生,有清凉的微风拂过,充斥傍晚黄昏的寂静。

    但何恒注意的不是这个,而是那树林之中,有着一个女子,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她正在站在树下,对着何恒笑。

    她人很美,绝美的面容仿佛是最高明匠师巧手雕琢的。身材更是完美无暇,前凸后翘,一条条曲线足以让任何女子自惭形愧。

    她大概是十七八岁左右,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整个人仿佛集天地之灵气诞生的精灵。

    她似乎是特意在等待着何恒,一见到何恒的到来就立刻笑了,仿佛百花盛开,春意盎然一般。

    她的笑容是绝美的,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带着雾气,朦朦胧胧,充斥着神秘感。

    她的酮体包裹在一层薄薄的雪白衣物下,每一道曲线都完美可见,却充斥着一层迷雾一般,更能激发人的**,要撕开那层阻碍,看到全部。

    她的脸上没有抹任何粉黛,却依旧是最白皙的,完美到了极致,充斥着自然之美。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这句话仿佛就是专门为她而设。

    何恒见过很多美女,事实上以他的身份地位,每天千方百计要对他投怀送抱道女子多了去了,无一不是万里挑一的绝世佳人。

    可是她们,加起来恐怕都不足眼前这位万一。

    这不单单是容貌,而是一种内在的气质,凡俗女子又岂会有这等自然之韵味?

    这个世界,何恒在见过的女子中,也只有石观音、阴姬等等赫赫有名的武道强人,她们的容貌也的确是完美至极,但比起眼前这位,终究还是差了一点。

    差的不是别的,而是年龄!

    女人无论保养的多么好,外表如何完美,一旦上了年龄,在何恒这等人物眼里,内在的气韵就会遗失不少。

    而眼前这是,却是刚刚含苞待放的少女,自然比起那些半老徐娘的姿色要好,人总是喜欢崭新的。

    何恒也不例外。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

    于他眼中,无论倾国倾城、风华绝代,还是刻画无盐、灰头土脸,尽是红粉骷髅,一片白骨。

    天道眼里看众生,尽是刍狗!

    所以,何恒现在只是轻轻的扫视了一下那个女子,然后笑了笑道:“不知姑娘芳名?”

    “哪有一见面就问人家名字的。”那女子似嗔似怨的看着何恒,让人看了,足以产生一种罪恶感。

    不过何恒是什么人,凛然的注视着她,没有半分变色。

    过了片刻,那女子似乎也明白了自己这一招对何恒没有拥,立马就换了一种面色,嫣然一笑,仿佛百花盛开。

    “人家姓谢,名小玉。你可要记清楚啊!”

    “放心,我记性一向不错的。”何恒淡淡的扫视了一下她,思索道:“这里是神剑山庄,你既然姓谢,那与谢晓峰……”

    “没错,谢晓峰就是家父。”谢小玉直接承认道,面色没有任何变化。

    一般来说,父亲是谢晓峰这等人物,她要么引以为傲,要么就是不想借其之名,绝不轻谈,可谢小玉却是十分清淡的说出自己与谢晓峰的关系,仿佛于他只是一个陌路人。

    何恒看了看她,轻声一笑:“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看你与谢兄有着七分相似。不过,我刚刚自藏剑庐中见过谢兄,与他同辈论交,你应该叫我一声叔叔。”

    “叔…叔……!”谢小玉万古不变的脸色也不免一僵,美目古怪的盯了盯何恒,娇叫道:“原来你喜欢那种调调……”

    “这……”何恒不打算深入这个话题了。

    他继续看了看谢小玉,热情道:“大侄女,你在这儿等叔叔干什么?难道有何事情,你尽管说,叔叔与谢兄虽然只见过一次,却是忘年的交情,只要能够办到,绝不推辞。”

    “我有什么事情,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谢小玉眸中带着嗔羞,脸颊绯红着,玉指点了点何恒。

    “侄女你有什么事还请明说,叔叔这个人比较愚钝,实在不明白你们女儿家的心思。”何恒揣着明白装糊涂,一口一个大侄女,让谢小玉恨得牙根痒痒。

    “姑奶奶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你等着。”谢小玉暗里咬牙切齿着,面上却是露出嫣然笑容,走到何恒身旁,抓起了他的手。

    “人家的心思不是很明显了吗?你怎么还不明白……”

    被一双柔滑的玉手紧紧抓着,谢小玉的娇躯距离何恒不足三寸,他已经闻到了那股扑鼻而来的清香,纯正清新。

    那张白皙如玉的精致脸颊刚刚褪去稚气,却不显妩媚,带着介于少女与少妇之间的独特吸引力,在刚刚出现的月色之下,显得朦朦胧胧,充斥着神秘的诱惑力。

    “来吧,只有你这种少年英豪才配的上我。”谢小玉妖娆道,声音轻柔而充斥无限漩旎。

    要是别的男人,此刻自然早已扑了上去,与佳人共入巫山。

    但何恒委实不属于此列,所以他一把推开了谢小玉,正色道:“谢侄女,还请自重,我可是你……叔叔!”

    何恒一脸正气的负手在一侧,面上充斥威严,似是痛心疾首的看着谢小玉:“我与令尊一见如故,虽不曾结拜,却是兄弟之交,贤侄你……唉,如何让我和他交待!”

    谢小玉被何恒推开,神色就有些愣住了,居然有男人拒绝她?之后何恒的话,更是让谢小玉面色僵硬到了极点,怔怔的看着他,第一次,她有种挫败感。

    “姑奶奶我就不信了。”谢小玉咬牙切齿着,本来她出来勾引何恒只是因为她恰巧知道了何恒战胜了她那几乎无所不能,让她又敬又恨的父亲,仿佛神一般的谢晓峰。她只是好奇他的武功,想要收为己用。

    而现在,她更多的是想找回场子。从来没有男人敢于拒绝她,今天谢小玉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侮辱,不让这个男人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她不甘心!

    谢小玉暗付道:“我就不信,你真的可以无视我,他绝对是在欲擒故纵,男人都是这样!嘴里说着不要,其实内心是非常想要的。”

    这样想着,谢小玉立马又凑了上去,盈盈笑道:“白世叔果然是正人君子,是侄女刚刚孟浪了。”

    等等,我怎么还真叫叔叔了?

    谢小玉心里有点僵硬,面上还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嗯,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何恒点了点头,伸出手来摸了摸谢小玉的头。

    “可恶!!”感觉自己的头顶被一只大手给抚摸着,谢小玉的心里非常厌恶,可是面上还是得一副开心的样子,让她分外憋屈。

    谢小玉不知道的是,她此刻的状态可是万分危险的,何恒此身外号长生剑。

    所谓仙人抚汝顶,结发落长生!

    当初那袁紫霞就是在他一记“仙人抚”之下香消玉殒的,而此刻何恒的手就在谢小玉的头顶之上,只需掌力一吐,她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不过何恒今天刚刚与谢晓峰一战,悟得了步入地法之道的奥秘,难得心情不错,所以也就没有打算把谢晓峰这个女儿怎样。

    他打算,陪她玩玩。

    “小玉啊,你是谢兄的女儿,应该是江湖上赫赫有名才对,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突然,何恒“温柔”道。

    提到谢晓峰,谢小玉的眉头陡然一蹙,不过随即消失,柔声道:“人家以前一直在江湖上流浪,直到最近才到神剑山庄认祖归宗的,江湖上没有几个人知道。”

    说到这里,谢小玉的脸上流出几滴泪水,充斥着悲鸣。

    女人的眼里是对付男人的最好武器,谢小玉深谙此道。

    果然,听到谢小玉悲惨的过去,何恒立马露出一分同情之色,看着她的眼神也缓和了许多。

    “谢兄也真是的,居然能让你一个小孩子流落江湖,唉~~~”何恒叹了一口气,然后左手擦拭了一下她眼上的泪珠,右手捋了捋谢小玉的头发,柔声道:“小玉不哭,叔叔不知道你以前过的这么不容易,刚刚叔叔是出口重了点,给你道歉了。小玉是个好孩子,从小流落江湖还能这样懂事,都怪你父亲,当初居然忍心把你抛弃。”

    “嗯,叔叔最好了。不像我父亲,他是大坏蛋,咱们不谈他。”谢小玉居然一把抱住了何恒,身体蜷缩在他怀里,擦拭着泪水,然后展颜一笑。

    何恒也安抚地抱着她的头,感受着一个沁人的清香,心如止水。

    两人这么抱着,充满了温馨与漩旎。

    只不过,谢小玉她眸中深处,带着一分寒意。而何恒眼里,也是冰冷一片。

    ps:这一章和下一章,我写的好尴尬,第一次玩这种调调,不好请见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