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然良久,何恒站了起来:“我这次是来找你挑起决斗的。“

    谢晓峰点点头道:“我知道,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找我决斗了。“

    何恒再看了看他,道:“我其实更想看的是那招夺命第十五剑,刚刚我在外面已经见四位剑奴使过,的确超越了凡间一切,只可惜你那四位剑奴都只得此剑之皮毛,未曾让我明悟此剑精意所在,所以还请你亲自出剑。”

    谢晓峰怔怔的看着何恒,面色有些复杂道:“你可知那一剑有多么大的危害吗?它就仿佛一条毒蛇,随时可能反噬你,当初燕兄以生命为代价才避免了它祸害武林,却不料它居然又在我心中滋生着……”

    “你真的要放出这条毒蛇,霍乱这天下吗?”谢晓峰神情悲恸道。

    却不料,何恒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谢晓峰愕然道:“你笑什么?”

    “我是笑你,笑那燕十三!”何恒冷冷的表情带着讥讽,道:“你们至以为这一招剑法就可以危害天地了,却没有想过,剑法从来都是人用的,没有哪个人因为一招剑法就无敌于世,无敌的从来只有人本身。”

    何恒继续沉声着,声音中带着嘲讽:“而且,剑法即使再强,在这天地间,一剑又能杀几个人?而那些恶毒的当权者,却是动辄残害成千上万之众,比起他们,这剑法又那里算得上狠毒?”

    “这……”谢晓峰有些迟疑了。

    何恒看着谢晓峰,冷冷道:“于我看来,你和燕十三二人牺牲所有也要消灭的这招剑法,根本称不上任何可怕,一切只是你们自己感觉良好,这天下什么时候需要你这等杀人的剑客去拯救?”

    “哈哈,可笑,的确可笑!”谢晓峰像是疯癫一般的大笑着,那道隐藏在他心头深处十余年挥之不去的阴影此刻赫然消散,怎能不让他笑?

    良久之后,谢晓峰终于停下了他的狂笑,轻轻看着何恒道:“你说的不错,那剑法的确不算什么,这世间又有什么东西比人心还要狠毒!只是,你要看那道剑法,我只怕做不到……”

    谢晓峰轻轻抬起他的双手,露出一丝苦笑,他的拇指出已经被削断。

    何恒看了看他,陡然道:“这不算什么难事,你我这种境界,早已过了需用手中之剑的时候,与我辈手里,天地万物何不可以为剑?剑非剑,我非我,我即是剑,剑即是我!武道自在心中,剑也在心中……”

    “好。”谢晓峰点了点头,笑道:“那你我就比一下心中之剑。”

    二人凝视着对方,目中带着深邃,带着锋芒。

    何恒作为挑战者,自然最先出手。

    他闭上了眼睛,真气运转周身百骸,浑身松弛下来,八万四千个毛孔都在舒张着,精神合于自然。

    谢晓峰同样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人与周围环境完美统一,混成一天。

    他们手中虽然都没有拿剑,但在这一刻,这天地间一切事物都已然化作他们的剑。

    可以是一株草,一朵花,一粒泥土,一颗石子,一点灰尘,甚至是到处充斥的空气……每一个存在的事物,都是他们手中的兵器,或者说就是他们自己。

    这已经不仅仅是剑道上的争锋,而是武道之上。

    何恒、谢晓峰精神融欲自然,在冥冥之中,不可触及的地方进行着厮杀。

    这已经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在乎心灵最深处,非一般人可以想象。

    他们的战斗,悄无声息,但其中蕴藏的风险却是远比正常的交战更加可怕。

    这是精神之战,道心之战!

    一片虚无之中,陡然间,何恒“看”见了谢晓峰;谢晓峰也“看”见了何恒。

    四目相对,都没有言语,就那么注视着对方。

    谢晓峰微微一笑,手里出现了把无形之剑,搅动不存在的风云,让这虚无扭曲,变成血红。

    熊熊的烈火在这里燃烧着,天空一下子变得黑暗深邃,到处充斥腥风血雨,苍穹在颤抖扭曲。

    “这就是夺命第十五剑!”谢晓峰郑重道。

    他慢慢演变着剑势,这虚无一下子漆黑起来,铺天盖地的杀气席卷,无穷无尽的血煞弥漫。

    何恒目光死死的看着谢晓峰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丝剑意,触摸着那冥冥之中的波动。

    过了许久,何恒的身体一阵颤抖,目光猛的一动。

    他明白了!

    蓦然间,何恒轻轻抬起了右手,结出一道狰狞的手印,苍穹伴随着他的手指勾动而颤抖,风云在变化,一朵朵乌云弥漫在头顶,一声声可怕的雷霆在肆虐。

    谁说夺命第十五剑就一定是剑法?世间武学到了最高深出,彼此之间早已没有了鸿沟,无论刀剑还是斧枪,这些兵器原本就是身体的延伸,它们可以做到的事情,人自己的身躯自然也行。

    何恒在谢晓峰的亲身演法之下,也也一下子明白了夺命第十五剑的真意,那是一种极致的死亡,极致的毁灭之力量,生来就是为了摧毁这世间一切。

    蓦然间,何恒的身后也燃起了熊熊烈火,铺天盖地的煞气肆虐而出,虚无在扭曲着。

    嗷呜!

    一身暴戾的吼声响彻,何恒的身后出现了一条狰狞的血龙,张开血盆大口,翱翔九天。

    哧赫!

    谢晓峰的剑也一下化作了一条可怕的黑龙,狰狞而恐怖,在扭曲的苍穹上游弋。

    蓬!

    陡然间,两条同样可怕凶残的巨力在苍穹上对峙着,疯狂撕咬向对方,苍穹在轰鸣扭曲,乾坤在荡漾。

    终于,两条巨龙同时一声嘶鸣,都消散了起来。

    这里的一切,回归到最原始时,一片平静的修为。

    何恒与谢晓峰相互一视,都笑了笑。

    谢晓峰道:“白兄弟真是天纵之才,仅仅见我使了一次,就可以以掌代剑,施展这夺命第十五剑。”

    何恒很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谢晓峰的赞扬,然后大笑道:“还不止这些,我刚刚悟出了一招超越夺命第十五剑的夺命第十六剑,你想不想看看。”

    “怎么可能,第十五剑就已经是夺命剑法的极致了,乃是地狱之剑,毁灭之剑,不应该还有更高的剑法。”谢晓峰失声道。

    何恒神秘一笑,道:“没有什么不可能,武道无涯,即使第十六剑也只是一个开始,还会有着更高的境界。”

    这般说着,何恒轻轻抬起右手,一道浓郁的,充斥无限造化生命气息的力量陡然出现,这是他谷神不死功精纯的生命内力。

    何恒单手结印,那浓郁的生命之气越发深邃,节节攀升,很快就臻至极致。

    这虚无的天地里,一下子就被一股翠绿的力量笼罩着,到处充斥着生机。

    谢晓峰皱眉的看着这一切,忍不住道:“夺命剑法是至凶至杀之剑,你用这浓郁的生命之力是做什么。”

    何恒轻轻一笑,手里再次结印,这浓郁的生命力量蓦然发生变化,天空一下子灰暗下来,充斥着一股极为可怕的死气,虚无在颤抖扭曲,一种泯灭一切的力量肆虐着。

    谢晓峰的面色一下子变了,这是一股比夺命第十五剑时所有的戾气更大的力量,更加可怕。

    “这就是第十六剑。”何恒轻轻指了指这死寂的空间,此刻狂暴的死气已经泯灭了一切。

    “所谓生之极便是死,死之极就是生,我以生命之力演变剑势,达到最后,产生的就是这种可怕的毁灭、死亡之剑,它比夺命第十五剑更可怕。”

    何恒这么说着,另一只手也陡然结印,施展出谢晓峰熟悉无比的夺命第十五剑,可怕的毁灭、杀戮力量肆虐着这死寂的虚无,还在不断攀升中,然后在谢晓峰心惊胆颤的目光下,那浓郁到极致的死亡力量,居然产生了一缕晶莹的生命之力,刹那遍及这个死寂的空间。

    生死两股力量在何恒的双手同时出现,然后共同泯灭。

    何恒有些遗憾道:“要是我可以把生死之力完美融合,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变化,那就是夺命第十七剑了,而生死合一,轮回不息,道化无穷,自然而然就会演变出第十八、十九甚至二十剑。”

    一定演变出生死合一的第十七剑,那就代表着何恒踏入那地法的领域了。

    燕十三以夺命第十五剑就步入地法,那是因为他才是这一剑的创始人,这是他的道,虽然他可以触及那一领域。

    而且就算他触及了地法境界,其本身也不一定是真正踏入,夺命第十五剑的地法真意还很稚嫩。

    而何恒,他的路子不是纯粹的杀戮,而是生死一线间的永恒之境界,故而他要踏入地法,就必须把生与死两种境界都达到极致,然后合一,轮回不息,身与天合。

    在何恒有些唏嘘之时,他们处在的这片虚无骤然化作了泡影,一切回归现实。

    谢晓峰深深的看了看何恒,然后有些癫狂的大笑道:“没错,没错!生之极就是死,死之极就是生,生死本乎一念间,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是我执着了!”

    ps:欢迎加入诸天仙武书友群,群号码:596789455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帝少步步夺婚  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