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截走了?怎么会,谁可以在你手下救走人?”何恒面色一变,蓦然看向青龙老大。

    青龙老大负手而立,声音竟是也难得的出现了一些变化,道:“本来我带人围杀夜帝,他是万万不可能逃脱的。一开始也的确无比顺利,但是却没有想到,就在我们就要拿下他时,一个人消失许久的人突然出现,救走了他。”

    “他是谁,能在你手下硬生生截走人,恐怕不是什么无名之辈吧?”何恒皱眉看着青龙老大,凝望着他(他)的眼睛,没有在其中发现什么。

    青龙老大也在看着何恒眼睛,冷冷说出三个字:“燕南天!”

    “原来是他!”何恒点了点头:“也对,他炼的也是嫁衣神功,与大旗门应该有着些关系,出手救下夜帝也不足为奇。”

    青龙老大淡淡的看了何恒一眼,眸中深邃,道:“燕南天当初独闯恶人谷,再无消息,本尊原以为他已经葬身在那里,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活着,并且武功更进了一步。”

    “当初他的武功虽然不错,但要与本尊动手,一百招内必然死无葬身之地,但现在……”青龙老大目光幽深,仿佛一个漩涡一般:“他的嫁衣神功已经臻至了一种前无古人的境界,就算铁中棠在这方面也比不上他,纵然他之际遇不如铁中棠,得夜帝教导,但现在他的武功也绝不逊色与铁中棠了,甚至他比铁中棠还要年轻,处于最巅峰的时候,实际武功还在铁中棠之上。”

    “这是自然,铁中棠曾得夜帝夫人转嫁一身功力,年纪轻轻就成为天下绝巅的高手,但那嫁衣神功成就了他,最终也限制了他,化作深深的桎梏,让他始终难以逾越而出。而燕南天,他的嫁衣神功却是自己练就,慢慢达到了极致的,自然要比铁中棠强一些。”何恒幽幽道。

    青龙老大点了点头:“夜帝虽然已经老了,不复当初的巅峰战力,但依旧不容小觑,本尊虽然只差一点就可以当场搏杀他,但自身的消耗也是极大,这时燕南天出现,却是让我猝不及防了。”

    何恒深深的看了他(她)一眼:“夜帝被截走,青萍计划要不要改动?”

    “不,一切还在掌控之中。夜帝虽然被截走,但他早已被我重创,以他的年纪,绝对活不过三天。”青龙老大摇了摇头,自宽大的青袍之下伸出一只手,紧紧一握,“这天下终究是属于我的。”

    “燕南天武功虽然不差,但为人却是太过方正,比不得夜帝与铁中棠,他们二人一死,事情就好办多了。”

    何恒深深的看了看青龙老大,漠然道:“既然你都计划好了,那我也不干涉,青萍计划第二步,应该开始了。”

    “那就要看吴明还有叶孤城的了,明天的这个时候,就是一切的关键了。”青龙老大目光更加幽深,看了看这天地:“一切的成败只在接下来的一年了,只要赢了这一次,青龙会就可以真正的……化龙!”

    “哼,那是你的事情了。”何恒看了看青龙老大,目光陡然凝视九天道:“只要你不要忘了,留几个高手给我就行。”

    青龙老大目光拂过何恒浑身,冷冷道:“一切会如你所愿的。”

    何恒笑了笑,不知是高兴还是悲恸,亦或者是其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青龙老大:“其实我最想要的还是与你一战。”陡然间,一抹肃杀的气息蔓延在这里,格外冰冷。

    青龙老大的目光也死死看着何恒,冰冷道:“我说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她)的声音十分嘶哑,却带着不可置疑的力量。

    “是呀,不是时候。”何恒蓦然看向天空,一缕朝阳缓缓升起,他喃喃自语:“下一个,我该找谁呢……”

    ……

    神剑山庄,谢家三少爷的神剑山庄。

    武林中的圣地,江湖人的禁地。

    神剑山庄没有设禁,只有一条河围绕了半个山庄,还有半个山庄则被崇山绝壁所隔绝。

    绝壁千仞,高插云霄,壁上滑不留手,连猿猴都无法攀越,所以,要到神剑山庄,只有一条路。

    路被河流截断了,河上没有桥,只有一条渡船。

    河并不宽,这边可以望见那边,也可以远远望见矗立在半山腰间的神剑山庄。

    今天,何恒来到了这里,这个无数人江湖人视为圣地的地方,这里住着一个人,他的剑……天下第一!

    最起码,在现在是这样!

    早在二十年前,谢晓峰就是天下第一的剑客,在与燕十三一战之后,他的境界早已更进一步。

    虽然他现在自削双指,再无法握剑,但是他境界无疑是更高了。

    自困于藏剑庐中十余载,他在追求另一种境界,另一种返璞归真、由绚烂归于平淡的境界。

    一种“剑即是剑,我即是我“、“剑非剑,我非我“的境界,这是一种仙与佛的境界。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个境界,何恒也懂,所以他来找他了。

    看着眼前的这条河流,何恒没有去找船,而是选择了一个笨办法,他趟水过去了。

    国术化劲就可水不过膝,何恒现在自然远远超越了这个境界,很快就到了岸的另一边。

    他看到了神剑山庄的门口,但他没有选择走大门进去,因为那太麻烦了,需要等待各种通报,还有表明身份达到,何恒懒得走这些程序。

    所以,他做了回梁上君子,自己翻墙过去了。

    谢晓峰并不在神剑山庄里,而是在藏剑庐。

    何恒迅速打听清楚了藏剑庐所在,然后之间就赶到那里。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院落,普通的砖瓦砌成,不是怎么高大,乌黑的大门紧闭着。

    何恒来到这里之后,发现大门是锁着的,所以,他猛的抬了抬脚,对着大门一踹!

    轰!

    大门顷刻就被踢破,露出里面的场景。

    何恒还没有来得及进去,里面就有四个人钻了出来。

    他们的神情冷漠,年纪都在四十左右,每个人都穿着灰色的长袍,手中执着剑。他们的脸色平板,不带一丝表情,灰色而沉滞的眼睛望着何恒。

    “你是什么人,敢擅闯藏剑庐。”

    何恒看了看他们,嘴角勾起一道灿烂的微笑:“在下无名小辈一个,今天是来拜访一下谢三少爷的。”

    一人道:“藏剑庐中没有这个人。“

    何恒先是一怔,继而道:“那我就找藏剑庐的主人。“甲子冷然道:“如果主人要见你们,自会在外面相见,否则你找来也没有用,藏剑庐中绝不容外人进去。“何恒道:“主人在不在呢?“

    又一人道:“无可奉告,这院墙外两丈之内都是禁地,进者格杀勿论,念你是初犯,你快走吧!“

    何恒沉声道:“我是来找谢晓峰决斗的。“一人道:“告诉你没有这样一个人!你要找谢晓峰,应该到别处找去。“何恒冷笑道:“到哪里可以找到他?“

    一人说道:“不晓得。藏剑庐既与外世隔绝,而且顾名思义,藏剑庐既已藏剑,也不是跟人决斗的地方。“

    何恒看了看他们道:“那你们手中怎么会执着剑的呢?“

    一人道:“我们手中的不是剑。“

    “不是剑,那又是什么?“

    甲子道:“随便你称它为什么,就是不能叫它为剑。“

    何恒鄙夷地道:“明明是剑,却偏偏不称为剑,你们这种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行径不怕人笑掉大牙?“

    在一般的情形下,这四个人听了何恒的话,应该感到很愤怒才对,可是他们仍然很平静,没有一丝激动之状。四人等他笑完了才冷冷地道:“你要怎么想、怎么称呼是你的事,但是在藏剑庐中,我们不认为它是剑,你也不能硬要我们把它称为剑。“

    “你们说它不是剑就不是剑了,我还就说它是剑。”何恒冷哼着,眼中带着寒意注视着四人:“给你们一个机会,立刻让开,让我进去,否则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藏剑庐不许外人进去。”四个人的语气还是那样,坚定不移。

    “那我也只好在你们身上踏过去了。”何恒冷冷一喝,长生剑霍然出鞘。

    惊人的寒气在这里席卷,剑光灿烂,美轮美奂的外表下却是极致的杀气。

    仙人抚我顶,结发落长生!

    这才是何恒这柄长生剑的本质,长生本是生之极,而剑则是夺人性命的毁灭之器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下堂王妃逆袭记  霸道帝少惹不得  魔尊的重生嫡妃  男神老公要抱抱  陆少的隐婚甜妻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甜心V5:BOSS宠翻天  冷情帝少,轻轻亲  霸道权少宠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