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如水,明月高悬!

    树林之中,一棵棵树木在月色下倒影模糊,交织在一起,十分朦胧。

    陡然间,一道清凉冰冷的风吹过,带落一片片树叶,充斥着肃杀凄凉的气息。

    一道魁梧的身影在树影之下掠过,呼啸间余下一道道残影。

    树林的最中央,何恒负手而立,眼睛轻轻扫视四周,神色肃穆,仿佛在准备着什么庄严的事。

    他终于看见了这道魁梧的身影。

    这是个高大的汉子,看起来只有四十岁左右,脸上却布满了沧桑,双鬓也有些苍白,这是岁月给他留下的痕迹。

    他的眉毛很浓,鼻子挺拔,脸上棱角分明,这些都表明,他是个异常坚毅的人。

    “铁中棠,我等你很久了。”在看到这个人的瞬间,何恒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冷冷开口着。

    那个魁梧的汉子,即铁中棠,他也看见了何恒,目光如炬,带着无限坚毅的火焰。

    只是当他看见倒在地上的楚留香、胡铁花二人之时,面色却是前所未有的大变,露出无限的悲痛与哀伤,看向何恒的眼神也充斥着愤怒。

    “他们不自量力,本尊已经给你了结了,不用谢,马上就送你见他们。”何恒淡淡的看着铁中棠,语气不带有任何波动。

    铁中棠愤然看向何恒,眼睛紧紧凸起,充斥无限火焰,终究还是压抑住,猛的喝到:“你就是白玉京,青衣楼主?”

    “不错,我就是白玉京,青衣楼主,江湖上最大的黑手之一,无数人因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杀了我,你功德无量。”何恒冷冷撇着铁中棠,语气格外平淡。

    “好!好!好!”铁中棠一连说了三个好字,都难掩他心中的愤慨,一双摄人心魄的目光死死盯着何恒,充斥豪气:“你既然如此坦白认了,那也休怪铁某将你束之于法。”

    “哈哈,要是你有这个本事,那就来吧!”何恒冷冷一笑,眼中的战意弥漫,身上猛的激荡出一股浩荡真气,呼啸风云。

    铁中棠目含怒火,直接纵身一跃,至高而下,打出雄浑一掌。

    他的掌法也是异常刚猛,却不似水母阴姬那种澎湃如潮,连绵不断,而是一种霸绝人间,开山劈海的雄浑掌劲。

    笼罩在人身上,仿佛一座巨山碾压过来,排山倒海一般。

    何恒目光凝重到了极点,身形做鹤,站似古松,飒飒如风,盘根错节,坚持坚稳。在铁中棠掌势拍来之际,他猛的化鹤而飞,冲天嘶叫,双臂扑出,以白鹤亮翅袭向铁中棠双胁。

    这正是何恒家传的“松鹤延年拳”。

    拳势连绵不绝,脚下步伐坚定,何恒的拳势说不上快,但却异常稳,脚步坚定,拳势滔天!

    蓬!

    拳与掌快速交织,打出一道道音爆,空气有些沉闷。铁中棠掌风呼啸,伴随着一抹精纯的至刚真气,碾压向何恒胸口。

    何恒面色冷冽,脚下运转“飞仙游”,身影猛的一变,躲过铁中棠密不透风的掌风,战意澎湃,一股阴阳混成的磅礴真气挥洒而出,细化此丝,以“先天缠丝手”缠绕向铁中棠臂处,牵绊着他的出掌。

    铁中棠面色猛的一变,掌风刹那变得锋芒,一个手刃削向何恒双手,真气锐利无比。却不料,何恒缠丝手不光可缠澎湃掌力,也可绕锋芒剑刃,他之真气虽然锐利,却也无力破开一道道仿佛丝线,交织缠绕的谷神不死真气。

    无奈之下,铁中棠双掌猛的作爪,赫然抓向何恒脸颊。

    爪风呼啸,何恒的双颊感觉到一股寒意,缠丝手猛的退下,直接作拳,舞动日月星辰,运转天地轮回,击打向铁中棠。

    铁中棠嫁衣真气撕裂而出,与何恒拳掌相抵,何恒只感觉一股炽热狂暴的真气直接侵入他的五脏六腑,周身经脉,仿佛燃烧着。

    他连忙运转谷神不死功,镇压那道真气,幸亏谷神不死功真气连绵不绝,悠长无比,最是密不透风,一下子就镇住了那道嫁衣真气。

    而铁中棠,何恒在内力方面却是比不得有着数十年嫁衣真气的他,但何恒拳势凶猛,势大力沉,晃动间就是千钧之力,又有暗劲裹挟,铁中棠猝不及防之下,就被强横的力道硬生生震退数步,猛的吐出一口鲜血。

    “好大的力量!”铁中棠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轰然再次纵身而出,眼中弥漫着战意,掌力汹涌澎湃,扑上何恒。

    “再来!”

    何恒又是剧烈一拳,血气咆哮,罡风鼓荡,轰然打向铁中棠胸口膻中穴。

    铁中棠掌聚天星,在黑夜里鼓动簌簌,自下忽的一抬,当即砸偏了何恒拳势。却不料,何恒右手猛的化爪,五指一屈,直接勾向他手腕之上。

    铁中棠面色一变,手腕急切一退,终究还是被何恒抓掉一块血肉,鲜血滴落涌出。

    不过何恒受创也不浅,就在刚刚她一爪抓掉铁中棠一片血肉之时,他也被对方曲肘一击,打中了右臂。

    “嘶!”

    何恒陡然一吼,拳势滔天,仿佛混沌开辟,万物涌向一般,滔滔大势横贯,血气如龙,仿佛精烟,忽的燃烧中,双拳滔滔席卷。

    铁中棠眸中火焰燃烧,双掌同时打出,深邃而莫测,正是他成名天下的小天星掌力。

    哧!

    一声闷沉的碰撞下,何恒、铁中棠拳掌对拼,二人同时被一股强横的力量逼退数步,五脏六腑涌动。

    “再来!”

    二人同时一声暴喝,身影如箭,跃步打向对方。

    轰!

    又是一道轰鸣声响彻,何恒目光如电,右臂猛的一扬,抽打向铁中棠颈上,呼啸的声音在爆裂。

    铁中棠左手一抓,拦住这一抽,这时何恒左臂猛的一压,仿佛一条毒蛇突信,戳向铁中棠腹部。

    铁中棠来不及躲避,竟硬生生的受此一击,面色苍白下,左手一道凶猛掌力直袭何恒胁下,硬生生打断何恒两块骨头。

    “好!”何恒哈哈一笑,受伤之下彻底激发了他的凶性,面色越发狰狞,真气裹挟着拳意,疯狂打向铁中棠。

    铁中棠也忍着巨痛,腹部仿佛刀绞一般,但他眼中依旧战意滔滔,坚毅不拔。

    他们掌法于拳法都臻至某种登峰造极的领域,拳势、拳意无可破绽每一招都返璞归真,臻至完美至极的境界。

    生死一战中,何恒不断的完善着自身,找出自己境界下的瑕疵,这些平时难以发觉的细微之处,在此刻生死压力下,都彰显了出来。

    这就是生死之战的好处所在,精神每时每刻都处于最紧绷的状态,一丝一毫之处都要用到极致,自然可以发觉最为细微的不足点,加以改正。

    何恒与铁中棠这一战,从深夜战至黎明,一轮明月即将螺旋,东方一道璀璨的太阳冉冉升起,新的一天即将到来。

    何恒与铁中棠此刻都已经有种精疲力尽的感觉,事实上高手之间的生死对决,基本上不可能出现什么小说里大战几天几夜的情况,毕竟生死之战,每时每刻都要发挥全部力量,高负荷运转之下,谁又能坚持这么久?

    不成道胎境,即使阳神境界的武者也还是血肉之躯,终究有种极限所在,不可能长时间巅峰作战,仿佛就会力竭而忘。

    一般所谓大战几天几夜,其实并不可能,或者说,他们是边打边停,中途休息一段时间,然后继续的。

    何恒与铁中棠之战是没有中途休息的,他们本来也是不应该延续到这时候的,但何恒因为有着谷神不死功,一身真气、气血连绵不绝,生生不息,所以他能远比常人坚持得久。

    而铁中棠,他之所以可以坚持到现在,完全靠的是一口气,一道永不放弃的毅力,一道希望的坚持。

    正是因为心中信念的存在,让铁中棠有着超乎常人的韧性,所以可以坚持到现在,不曾倒下。

    不过,人力终究又穷,再大的毅力,也需要足够强大的肉身才能发挥出来,何恒不能摧毁铁中棠的信念,但他可以摧毁他的身躯。

    蓦然间,铁中棠的动作已经异常迟缓了,何恒猛的张开双臂,抬头望向天空,那里,昨夜最后一缕月光正在照耀而成,何恒紧紧的拥抱向它。

    蓬!

    何恒的双臂仿佛具有无限的魔力,一旦张开,即使空气也要被他束缚,然后挤爆。

    而伴随着一声剧烈的音爆,铁中棠道身体刹那化作血雾,飘散在地上。

    “生命的璀璨是这样美丽啊!”何恒如痴如醉的看着那爆炸时产生的一道壮烈的血雾,异常痴迷。

    “唉,这世间又少了一个对手,下一位应该找谁呢?”何恒喃喃着,走出了这片森林,看见了迎面走来的青龙老大,他{她}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夜帝被人截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  读书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