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三十三章 不是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三十三章 不是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此时在黄昏,天空昏暗下来,笼罩着天地,一时一种苍凉悲寂之感流溢。

    何恒走在一条寂静的小路上,仰望着夕阳,微风轻轻拂来,他的目光越发深邃,弥漫着一抹精光。

    突然间,他负手立于一片树林之中,瞭望着四周,一抹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香帅你跟了我这么久,还不出来吗?”何恒陡然对着一棵树下喝到,剧烈的音波声席卷而出,一片片树叶掉落,铺满了地面。

    身着黑衣的楚留香与胡铁花自一株大树之下走出,凝重的看着何恒,眼中弥漫着复杂与冰冷。

    楚留香深吸一口气道:“白兄,你也是一代英杰,不足三十之龄,武功已然几乎无敌,假以时日何愁不可天下第一,何必毁了自己,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回头?我从来就没有做错过什么,回什么头?”何恒冷冷看着楚留香,眸中带着冰冷。

    “哼,此人不知悔改,老臭虫你何必劝他,让我撕了他。”胡铁花一声大吼,愤怒看向何恒。

    楚留香一把抓住了胡铁花,看向何恒:“白兄,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回头还来得及,否则……”

    “大言不惭。”何恒冷哼一声,注视着楚留香二人,眼中尽是寒光,充斥着可怕的凶戾,“你们二人以为自己是谁,也敢来教训我。”

    楚留香有些痛心道:“白兄你之才天下无匹,为何要走这等歧路?残杀武林同胞,放任青衣楼祸害天下,你可知让多少人家破人亡……”

    “够了,我如何做事还轮不到楚留香你来管。”何恒目光冷冽,环顾着四周:“究竟何为正何为邪,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心中自有分晓,不需要你们来教我。”

    “你~~唉!”楚留香摇了摇头。

    何恒撇了撇二人,冷漠道:“如果这就是你的遗言,那我现在就送你们两个上路了。”

    “送我们上路,你以为老子是泥捏的嘛!”胡铁花大吼,目光赤红,挥舞着拳头就要扑上去。

    “冷静,你不是他的对手。”楚留香拽住胡铁花,同时也看了看四周,暗道,铁大侠怎么还没有来?

    何恒冷冷撇了楚留香一眼,淡淡问道:“楚留香你是不是在等铁中棠,等着他来助你?那你可以准备后事了,他现在应该被什么东西牵绊住了,还要一会儿才能过来,这些时间,足够我把你们杀死几十次了。”

    楚留香的脸色霎地白了,抬头看着何恒那深邃的双眸:“你怎么知道铁大侠会来的?”

    “我怎么知道,楚留香你不明白吗?”何恒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楚留香,眼中充斥着傲然:“你们以为我专门在这里只是因为你们吗?还要多想你们二人把铁中棠、夜帝他们都请了出来,否则我想要对付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现在他们两人都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楚留香的面色一瞬间苍白了,充满了死灰,凝重的看着何恒,口子喃喃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老臭虫你怎么了?不要听他胡说。”胡铁花看见楚留香状态不对,连忙身前扶住他。

    楚留香的身体仿佛被人打了一拳,颤抖着看向何恒:“原来你一直如此的真正目的是铁大侠,是夜帝前辈。你应该早就知道我和老胡与大旗门、与夜帝前辈的关系,所以你故意几番出现在我的身边,行为异常可疑,而你知道,越是可疑的人,我就越不会放过,越会想探查个究竟……”

    “不错。”何恒点了点头,道:“你与陆小凤一样,本质都属于那种闲着无聊,喜欢管闲事的人,什么人越可怕,越神秘,你们就越喜欢探个究竟。”

    楚留香深吸一口气,看着何恒继续沉声道:“正是因为知道我这个性格,所以你才故意自诸多方面表现得十分危险、可怕,甚至主动暴露了一些秘密,让我更加清楚的明白,你对天下的害处,为此你屠杀了神水宫满门,只为让我明白,你的可怕与狠辣,再以水母阴姬作为对称,让我明白,自己远远不可能是你的对手,但以我的性格,既然知道了有你这么个危害江湖的人存在,就决不会放过,而在自身没有能力的情况下,我做出的最有可能的行为,自然是去找可以对付你的人了,而与我熟悉的人中,有实力对付你的也只有铁大侠和夜帝前辈。”

    “没错!你分析的完全正确,不愧是楚留香,可惜你知道的已经晚了。”何恒冷冷负手而立,看了看远方,道:“我出现在你身边,做出的各种事情的原因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都是为了让你带着铁中棠,主动进入我设下的网。为此,我在诸多年以前就开始布局,否则你以为一点红可以在我手下逃脱,你们又怎么可能查到我青衣楼的底细……还有神水宫,本来我只是与阴姬一战,那些神水宫弟子我是不屑杀他们的,但是为了让你更能直观的明白我的残酷与恐怖,所以我还特意以一些比较残忍的方法把那些女子全部杀死……”

    “可恶,你简直禽兽不如。为了对付铁大侠,居然残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楚留香愤怒到了极点,一手指着何恒,毫不掩饰着杀意:“楚某本来一生从未杀人,因为我以为,无论谁做了任何错事,我们都应该给他一个悔改的机会,我们没有资格剥夺他人生命。但是,我今日却想杀了你,你是这世间最可怕的恶魔,为了达成心里的目的,可以摒弃一切做人的道德,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存在。”

    “呵呵,楚留香你还是比较了解我的嘛!”何恒居然点了点头,道:“在我眼里,什么礼义廉耻、仁孝道德尽是狗屁,世间于我只有两种人存在,一种是挡我路的,那就施展雷霆手段杀死他,另一种是没有挡我路的,那就直接无视。”

    “看来我现在是属于第二种了。”楚留香感受着何恒那毫不掩饰的杀机,苦笑道:“你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了,纵然你有一个属于人的外表,但你的新却已经是恶魔、是妖邪!”

    “不,你错了!我的心不是妖魔,而是仙神!所谓的妖魔不过是陷入**、伦理等等心灵枷锁之中的白痴,而我已经看破了这些枷锁,超脱而出,这是仙与神的领域,俯瞰苍茫,不为所动!”

    何恒仿佛一尊泥塑的神像,眼中带着漠然,俯瞰着楚留香:“你不用想着拖延时间了,铁中棠不会这么快来破坏我与他一战之前的热身的。放心,要知道,我杀人可是很快的,决不会让你们感到一丝痛苦的。”

    这么说着,何恒拔出了长生剑。

    “混账小子,你别太嚣张,要杀我胡爷爷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胡铁花猛然大吼,屹立在楚留香身前,大义凛然道,同时在背后摆弄着手势,让楚留香赶紧走,以他天下第一的轻功,说不定可以逃过这一次。

    “呔,与你胡爷爷大战三百回合!”胡铁花吼着,一面催促楚留香,然后愤然扑向何恒。

    “不自量力。”何恒冷冷一喝,长生剑斩出一道璀璨的剑光,铺天盖地的笼罩向胡铁花。

    “怎么这么厉害。”胡铁花大惊失色,发现自己居然连何恒一剑都接不住,这一道剑光之下,他根本无处遁形。

    “希望老臭虫已经跑了一些时候,以他的轻功,只要提前一个瞬间,世上不会有人抓住他的。”胡铁花这样想着,淡淡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瞬间,胡铁花只感觉身体猛然被人一推,竟蹿出了那可怕的剑势。

    他睁开眼一看,竟是楚留香,正在朝他微微一笑。

    “老臭虫你怎么还没走,不要管我啊!只有你可以从他剑下逃走,给铁大侠通风报信。”胡铁花大吼着,眼睛通红。

    楚留香对他笑了笑,摇了摇头:“先不说我会不会抛弃你,独自逃走,就算我这么做了,也根本不可能逃走的,白兄你说是不是?”

    “不错,还是楚留香你有眼力。”何恒残酷的点了点头,瞭望四周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在这片树林停下与你们见面吗,因为这里早已被我以奇门遁甲布下一套九宫八卦阵法,此阵共有八个阵门,天干地支六十种组合变化,根据天时地利人和,每时每刻都在转变阵门位置,只有在合适的时间寻找到合适的阵门才可走出,否则任凭尔等轻功如何高超,不通阵道,不晓阴阳,一生一世都不可能走出这里的。”

    “可恶。”胡铁花嘶哑的低吼着,眼中充斥着不甘。

    “老胡,今天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但我不后悔,能为心中的道义而死,我们也是死得其所。”楚留香抓住了胡铁花的手臂,凝望着天空,坚定道:“我相信希望永在人间,无论是怎样可怕的黑暗势力终归会被正义击败的。”

    “我也相信!”胡铁花一把抓住楚留香的手,眼眶流出泪水,凝视着蓝天。

    “那就让我们为了心中的道义献身吧!”

    如水夜色下,楚留香与胡铁花同时动了,呼啸着杀向何恒。

    他们的结局已然注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