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娘子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在何恒一掌之下,永远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个女子,面色僵硬着。

    何恒却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拿出一掌雪白的布,擦了擦自己手上的血迹,冷冷道:“把她的头割下来,我要送给阴姬做个见面礼。”

    雄娘子愣愣的看着那还在水面上漂浮的绝美身姿,一时只能感叹,世事无常,美人弹指化枯骨。

    迫于何恒的淫威,他只能按照他的吩咐做,把这个相貌酷似他的女子的头颅轻轻割下,用一个布袋包裹着,提在手中。

    何恒与他继续在向神水宫而去。

    虽然那个气囊破了,但是何恒与雄娘子都是顶尖高手,当初龙蛇世界里,化劲高手都可以做到水不过膝,他们自然也是可以在水面运转轻功,踏水而走。

    二人速度非常快,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了神水宫。

    这里是人间的山谷,简直是一幅绝妙的图画。

    山谷里本有千百只各式各样的鸟,在到处飞舞,翱翔九天。

    图画般的山林间,还亮着一点点灯光,映着那一憧撞亭台楼阁,竹藤茅舍,也映着那一道瀑布。

    瀑布从天而降,飞珠溅玉,灿烂如银,奇怪的是,这麽大的瀑布自半空中倒挂而下,泄入湖中,水声并不震耳,反而如鸣琴奏玉,听来但觉神清气爽,显然水力已被巧妙的宣泄了很多。

    风声中似乎隐隐有丝竹声传来,衬着瑶碧般的流水声,使这图画般的山谷,看来更平和而安详。

    就是这样美轮美奂的人间仙境之下,却是隐藏着无限的冰冷与可怕,乃是让无数武林人世闻风丧胆的神水宫。

    何恒今天来到了这里,看了看眼前那处神秘而可怕的“神湖”,陡然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惊天动地,在水面上荡起层层涟漪,仿佛秋风拂过,一片片书迷上花叶凋零,充斥着一抹肃杀之气。

    “水母阴姬何在,白玉京登门来访。”

    何恒这一喝之下,声音撒遍方圆数里,引得波涛涌动,风吹树摇。自然惊动了整个神水宫的人,诸多身着白衣的女子纷纷持剑奔出,对着外面大吼。

    “什么人,竟敢擅闯神水宫!”她们看见了何恒二人,见到是两个从未见过的男人,纷纷怒斥,杏眼倒立,拔出一把把银霜之剑。

    何恒立于湖上,负手看向她们,一把把那个被他五指捏爆的女子头颅猛的掷出,滚在地上,眸中带着冰冷:“让阴姬给我出来,否则今日,我屠尽神水宫满门。”

    “啊!是宫护法……”诸多神水宫女子看着地上那个头颅,被吓得呆了,大声叫喊着。

    “快,他杀了宫护法,我们要给她报仇。”“对,杀了他。”……

    诸多神水宫弟子混乱无比,嚷嚷着要为宫南燕报仇,但却无一人敢于上前。

    事实上,神水宫之所以享誉武林,凶名赫赫,只不过是因为水母阴姬的存在,神水宫中真正的高手却没有几个,那个宫南燕算是少有的高手,可惜已经被何恒随手诛杀。

    而大部分神水宫弟子,都是被水母阴姬保护得太过,根本没有任何江湖经验,此刻完全慌了手脚。

    何恒冷冷注视着她们,摇了摇头,不过是一群温室里的花朵罢了,神水宫上下,从来都只系水母阴姬一身,这就是她们和少林、武当等等传承千年的大派的差距。

    真正的大门派,从来都不是因为一个人的强大而兴盛的,就比如大天世界的玄门三教六派一十二道,梵门八脉,魔道七尊,这些门派,传承数十上百万年,不知遭遇过多少危机,但始终屹立不倒,就是因为,他们的强大从来都是深入到每一个成员身上的,只有没有把他们所有传承都灭绝,无数岁月后,他们还可以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就在这里场面一片混乱之时,那中央之处,一片神秘的湖水之中,陡然爆发出一道强烈的激流,一条水柱冲天而起,升起三丈后,才四下溅出,就在这水柱的顶端,竟盘膝端坐着个白衣人。

    星光灿烂,水柱也闪闪的发着光。

    远远看来,就彷佛白衣观音自湖底飞升,端坐在一座七宝琉璃莲台上,法相庄严,令人不敢仰视。

    远处的乐声已变得柔和而庄严。

    所有的白衣女都退了下去,天地间彷佛只剩下了这如镜的银湖,湖上的莲座,座上的法相。

    这时,一个明显地位要超出其他的人神水宫弟子陡然身影一闪,来到湖面,日如闪电,面罩秋霜,闪电般的目光一扫,看着何恒二人,冷冷道:“宫主法身已现,你们还不跪倒三拜?“

    “哈哈哈哈,就凭她也敢自比仙神,让晚辈膜拜,可笑可笑!”何恒看了看那中央处的白衣女子,哈哈大笑着。

    要知道,即使在大天世界,也只有证得纯阳的存在才可称为仙神,余下强如洞真境的强者也不敢如此称呼自己,这水母阴姬又何德何能,敢自比仙神?

    要是真正的纯阳强者在此,一念之间,就可破灭这等世界,日月难与之比肩,星空掩盖不了他们的光辉。

    何恒故此在发笑,当真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井底之蛙呀!

    不过他这副表情,放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种挑衅了,水母阴姬坐于那水柱之上,冷冷问道:“这狂徒是谁?”

    之所以这么问,是雄娘子在带何恒到了此处之后,就连忙走了,他不想见到水母阴姬,独自去找他女儿去了。可惜,他不知道,她女儿已经被无花祸害了,说起来,何恒杀了无花,也算给他女儿报了仇。

    阴姬在出现之后,只看见了何恒一人,她久不履足江湖,自然是不认识何恒的。

    在诸多神水宫弟子中,当即就有一位走出,对她微微一礼,道:“回禀宫主,此人叫做白玉京,江湖上人称长生剑,乃是当世最有名的剑客之一。至于出生来历,却是不详,他在江湖上乃是最神秘的几人之一,我们只能查到,他与那青龙会有着极大关系。”

    听到青龙会之名,即使阴姬也不免面色一变,这个江湖几百年来最可怕的毒龙,谁也不知道它的深浅。

    阴姬沉吟了片刻,正欲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终于注意到了,还在地上滚动的宫南燕头颅,面色瞬间变了,变得苍白与愤怒癫狂。

    她高大的身材颤抖了一下,死死看向何恒,无限的怒火与悲恸,让她疯狂。

    “是你杀了她?”阴姬一字一句的对着何恒道,滔天的狂暴气息席卷而出,仿佛是一片波涛汹涌的江河,淹没一切。

    “这是我送给阴宫主的见面礼,不用谢。”何恒淡淡的看着她,语气极其漠然。

    “好好好!!”阴姬怒极反笑,目光无限冰冷的看着何恒,仿佛是一片汪洋大海,卷动着无限风暴,覆盖一切。

    何恒还是冷冷的看着阴姬,丝毫没有因为她那愤怒的目光注视而变化,轻轻扫视着阴姬的面容。

    她有一双很大的眼睛,很浓的肩,鼻于更坚挺而硕大,薄薄的嘴紧紧闭着,显示出她是个很有毅力和决心的人。

    这是张很不平凡的脸,那坚挺的鼻子使她看上去有一种慑人的威严,她的神情更显出她一向是唯我独尊,从来也没有人敢反抗她,除了神水宫主“水母“阴姬外,别人绝不配有这么样一张脸。

    而此刻,这张脸上却是出现一抹可怕到了极致的愤怒,仿佛一片笼罩在可怕风暴中的海洋,巨浪翻滚,波涛汹涌无比,无量的水恐怖至极,碾压一切。

    阴姬与宫南燕的感情非常复杂,可以说,宫南燕是雄娘子的一个替代品,又有所不同,但无论如何,宫南燕对于阴姬而言,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而如今,她被何恒残酷的杀死了。

    此刻,天上地下,再也没有人可以抵挡她对何恒的杀意了!

    霍然间,她那愤怒的目光与何恒淡漠的眼神交织碰撞着,于未知的冥冥中厮杀着,异常激烈。

    终于:

    她出手了!

    何恒也出手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一品毒妻:夫君,请自重!  忠犬攻略:幸孕娇妻有点甜  许你温柔守望  帝少爆宠:娇妻霸上瘾  禁欲王爷,宠上瘾!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一纸宠婚:神秘老公有点坏  重生之女神的逆袭  读书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