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二十八章 生死两极丹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十八章 生死两极丹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冷冷看了看依旧是一副不敢置信的帅一帆等人,何恒捡起了地上的长生剑,没有多说如何,看向了李玉函二人,不,或许是看的是他们旁边的那个老人,李观鱼!

    “恭喜前辈,十年之患一朝除,实乃天下武者之福。”

    这时,李观鱼蓦然自轮椅之上,抓住手中之剑,轻轻站起,看着何恒,笑道:“哈哈哈哈,小友果然是天纵之才,以一己之力,破开我此剑阵,你已当得了天下无敌之名了。”

    何恒看了看李观鱼,谦逊笑道:“前辈过誉了,天下高手何其多,晚辈这点微末之技何足道哉。”

    李观鱼凝视何恒道:“老夫说你当得,就是当得。天下高手虽多,但能破我剑阵者决不会超过一掌之数,而这五人哪个不是武林几十年来赫赫有名的神话人物,何似小友这般年轻,十年之后,他们谁又可与你争锋?”

    何恒沉默了,陡然看向了蓝天之上:“十年之后的事情谁又说的清,江湖十余载就是一个时代啊,谁又知会出现那些天纵人物?”

    李观鱼也沉默了,看向李玉函夫妇以及那六位高手。

    ……

    是夜,天色漆黑淡漠,明月被乌云遮住,天地一片昏暗,何恒独自立于拥翠山庄的客房之中,冷看天地。

    他的身影完美的与周围的黑暗融合,仿佛是那雾气的化身,苍茫而深邃,充斥着吞噬一切的可怕。

    今天李观鱼因观看何恒与帅一帆六人绝世之战,受到刺激,因为练功出岔十年无法动弹的他,居然再此站起,而帅一帆等人此刻正在庆贺着。

    何恒不喜热闹,自己独立在房间里,看着这有些喜悦气氛洋溢的拥翠山庄,他显得格格不入,仿佛是无限光辉下的那抹黑暗。

    他站在这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直没有动弹过丝毫,仿佛一尊雕像。

    夜深了,拥翠山庄中的灯火已经熄灭,此时已是深秋时分,夜间的天气格外冰凉,不时有冷风呼啸,何恒依旧屹立在房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开口了:“夜已深,二位要是还不进来,我就真的谢客了……”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白前辈啊,我们夫妻有礼了,深夜拜访,还望恕罪。”李玉函夫妇苦笑一声,推门而入,在黑暗中看向了屹立在那里的何恒。

    虽然今天晚上,何恒与李观鱼论道许久,交流了诸多武学见解,成为忘年之交,惺惺相惜,只差一个结拜,就成结义兄弟了。

    但李玉函二人其实论年纪也是和他差不多,当然是指生理年龄。他们这声前辈,喊的却好是自然……让何恒有种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感觉。

    不过,武林之中向来弱肉强食,强者为尊,今天何恒两指断六剑的风采,在李玉函二人心中却是历历在目,他们即使心里很不愿意,但表面上却依旧是以晚辈自居,恭敬对待何恒,这也与他们有求于人有关。

    何恒淡淡扫视了二人一眼,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你们二人深夜来此,是不是因柳无眉身上之毒?”

    李玉函二人连忙点了点头,道:“白前辈有言,只要我二人听从您的吩咐,就替无眉解开所中之毒,如今她之毒早已深,还望前辈早些出手啊!”

    “这个好说,我这就给她解了此毒。”何恒淡淡的看了看二人,语气十分平淡。

    李玉函二人似乎也是没有想到何恒会这么容易说话,此刻有些愕然看着他。

    “怎么,不愿意?”何恒撇了撇二人一眼,李玉函二人连忙点头道:“愿意愿意,还望前辈快快出手。”

    何恒对他们露出丝丝笑容,手里拿出一粒黑白交织的药丸,道:“柳无眉所中之毒虽说罕见独特,但我这一粒生死两极丹却是以上百种特质药草,配以特别手法,精心配制七七四十九天方可炼成的神丹,可解天下万毒,生死只在一丸中!”

    “生死两极丹!”李玉函、柳无眉同时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见了疑惑,很显然,他们谁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丹药的存在。

    生死两极,这怎么看都不是个好名字?

    不过,到了此刻,也容不得他们回绝了,他们早已没有了退路。要是不服下这枚丹药,柳无眉根本活不过几个月了,甚至说不定会被不满二人态度的“白玉京”直接打杀,他们可是见识过他的武功的。而要是服下这枚,说不定还有一些生机。

    柳无眉咬了咬牙,当即接过了那枚“生死两极丹”,一把吞入腹中。

    这丹药入口即化,迅速就流入咽喉之中,根本没有给柳无眉反悔的机会,她只感觉一股热流迅速在自己体内蔓延,眨眼间就密布她的周身百骸,随即她就感觉身体一轻,身中那不时出现的绞痛感立即消失。

    柳无眉轻轻起身,在李玉函关切的目光下,恭敬对何恒一礼道:“多谢白前辈大恩大德,无眉没齿难忘。”

    何恒诡异笑了笑,看了看柳无眉,道:“你不需谢我,吞了这枚生死两极丹,我们就是自家人了,那里需要感谢。”

    何恒此话一出,柳无眉的眼中当即露出了一丝苦涩,看了看李玉函,后者抓住了她的双手,紧紧我在。

    果然,才出狼窝,又入虎穴。“白玉京”给她吃的那枚丹药果然是有问题的,今后她恐怕再难摆脱他的控制了。

    事实上,何恒给柳无眉吃的那枚生死两极丹,乃是他自己研制的一种特殊丹药,本就是用来控制下属之用。

    之所以叫做生死两极丹,就是它有一生一死两种极端药性,生者可活死人,药白骨,充斥无限造化之机。死者,可顷刻间让人化为枯骨,生机断绝,立地下黄泉。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特性,就是何恒炼药时所用之独门方法了。

    是药三分毒,一般来说,旁人炼丹都会尽量把丹药之中毒性清除,而何恒偏偏反其道行之,非但没有清除毒性,更是加了不少毒素,配合药中药性,以一种生死平衡的手段使其一般情况是无害的。

    可是人一旦吞服之后,人本身只要活着,体内就会有生机存在,而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受到人体内生机的吸引,那毒素就会慢慢渗透而出,蔓延五脏六腑,周身经脉。

    这个过程,需要一个四季轮回的时间,也就是一年,所以服了生死两极丹的人,每年必须按时吞服何恒特征的丹药,否则就会浑身溃烂而亡。

    而给柳无眉这粒,却是何恒特征的一颗,里面的生机压过毒素,所以可以清除她体内之毒,不过在清除毒素之后,生机锐减,也就和寻常生死两极丹一样了。

    柳无眉她也明白,何恒给她的丹药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她实在不愿意忍受身中石观音之毒的痛苦了。

    何恒这粒生死两极丹虽然可怕,但取不似石观音那般狠毒,中了生死两极丹之人最多身死,而中了石观音之毒却是生不如死,成天受五脏六腑撕咬之苦。

    这点说来,何恒为人虽然无情冷漠至极,但论起凶残毒辣却比不上石观音的,最毒妇人心可不是说说的。

    两害相较取其轻,比起石观音这种心里已经扭曲的家伙,怎么看,何恒都比她正常。

    相互对视了一眼,李玉函、柳无眉二人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苦笑与无奈,对着何恒轻轻一拜。

    何恒很满意二人的识趣,他虽然没有谋夺天下的心思,但多两个手下也是不错的,虽然这二人心里未必有什么好心思。

    冷冷撇了撇两人一眼,道:“明天你们去城中的太和楼一次,找他们掌柜,说是我让你们去的,他会给你们讲解一番的,只要你们听话,本尊不是石观音,不会比你们怎样的。”

    “现在,你们去给我找一个人。”

    李玉函二人抬头道:“什么人?”

    “就在你们拥翠山庄,你们请来的六个剑道高手之一,君子剑黄鲁直,以及他带来的那个朋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