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二十六章 剑阵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十六章 剑阵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武道境界,一法通,万法通。

    即使何恒本身并不是纯粹的剑客,但其武道境界却远远超越了所谓剑中之神,步入一种崭新的领域,放在大天世界的说法,就是接近地法境界了。

    到此境界,花非花,雾非雾,人非人。

    无论用什么样的武器,都可以达到一种极致的领域。

    当然,由于何恒本身对剑道不够纯粹,不够诚心正意,自然也不可能成就人剑合一的境界,所以他即使在境界上可以达到剑中之神的领域,可是真实意义上,他的剑却比真正的剑中之神差了一些,最多和如今无限接近剑神的叶孤城差不多。

    何恒诚于己,诚于道!

    修的是天人合一,再以我道代天道之路,与他而言,然后武器都不过外物,随时可以舍弃,自然做不到忠诚,所以他也永远不可能在剑道上超越谢晓峰、叶孤城等人,即使他的境界很高。

    但是,何恒练武,不过是护道之用,怎会在区区剑道上吊死?

    而且,即使剑心不纯,以他的武道境界,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人可与他在剑道比肩。

    其他人他不知道,但他明白,至少眼前这位帅一帆还是不行的。

    剑气如水,陡然间划破一丝阴芒,带着飘然之蕴,猛的刺出。

    “锵!锵!锵!”

    金属的碰撞声不断响彻,剑光飞溢,整片山峰笼罩了一丝肃杀,滔滔的剑意席卷,灿烂之光肆虐。

    帅一帆的剑锋芒无比,每一剑都带着浑身的精气神,滔滔杀机笼罩,削铁如泥,斩断气机。

    而何恒则更加可怕,长生剑仿佛行云流水一般在他手中挥洒着,每一剑都妙若天成,充斥造化玄机。

    “蓬!”

    二人的交手非常快,仅仅片刻间就碰撞了几十剑,无穷剑影闪烁。

    说了这么多,其实他们的交手,仅仅只是在一瞬间,长生剑就已经出现在了帅一帆的咽喉上,距离他只有半寸之地的地方停下。

    帅一帆看了看手中之剑,后背浸透了汗水,在看了看何恒道:“你动手吧,杀了我。老夫此生有幸见一见这剑中之神的境界,也不枉炼剑一生了。”

    这么说着,帅一帆的眼中不带有任何恐惧,反而具备着一种虔诚,这是对剑道更高境界的向往。

    何恒冷冷撇了撇他一眼,长生剑霍然一收,回鞘。

    “为什么?”帅一帆很是不解,紧紧看着何恒道:“是老夫先要杀你的,如今我技不如人,死了也是活该,你为什么不动手?”

    何恒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不杀你,不是不想,只不过留你还有用罢了。”

    帅一帆的面色有些疑惑,道:“你要老夫做什么?只要不违背道义,我能够做到绝不推辞。”

    何恒看着他,笑了笑,道:“也没有什么,就是听说李观鱼创了一个据说天下无敌的剑阵,这一次,你们总共请了六位剑道大家,我想要见识见识,这个剑阵,如果缺了一个你,那就不好玩了。”

    “你要见那个剑阵?”帅一帆眉头猛的一皱,道:“你可知此阵之凶险,我们六人联手,天下恐怕就几乎无人可敌了,更何况还有这更加可怕的阵势?”

    “这些就不需要帅老先生担心了,我自然都是知道的,要是此阵没有什么威力,我也不会来了。”何恒注视着帅一帆,语气淡淡的。

    “可是……”

    帅一帆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他的身后陡然传来一声厉喝。

    “既然他要找死,帅兄何必拦着他。”

    何恒定睛一看,几个人已鱼贯走了进来。

    这几人都穿着纯黑色的,极柔软的丝袍。闪着光的丝袍,柔软得彷佛流水,但他们走动时,却连这流水般柔软的丝袍都没有波动。

    他们的脚步,正也滑如流水,轻如幽灵。

    他们的脸上,也蒙着一层黑色的丝巾,甚至连眼睛都被蒙住,没有人能认得出他们究竟是谁?他们行动间,却自然而然约有一种慑人的威严流露出来,虽然谁都瞧不出他们的身份,但谁也不敢对他们稍存轻视。

    第一个人,身材瘦削而颀长,笔挺的站着,就像是一枪,手里提着的是一柄奇形古怪的铜剑。

    第二个人,矮而瘦,第三个人,高大而魁伟,两人走在一起,就显得分外刺眼,分外突出。

    这两人的掌中剑俱是光芒灿烂,显见绝非凡品,但剑的形状,却不特别,谁也可以辨出这两柄剑的来历出处。

    第四个人,身材很普通,使的也是柄很普通的青铜剑,就算走在路上,只怕也没有人会多看他一眼。

    第五个人,又矮又胖,腹凸如珠,掌中剑非金非铁,仔细一看,竟然是用木头削成的。

    这五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什麽动作,但一走进来,这里彷佛就立刻充满了逼人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哦,想必几位就是布那剑阵的另外几个剑法大家了,的确都是当世顶尖的高手,在下失敬了。”何恒这话虽说是客气的话语,但他的语气却不带有任何尊敬之意,甚至还带着丝丝嘲讽之味。

    这几个人的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撇了撇何恒一眼,沉默了片刻,其中一人唏嘘道:“我们几个连面都不敢露的老家伙也的确当不得别人尊敬。”

    何恒冷冷看了看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握住了手中的剑。

    这时,那五个人之一突然站出,似是有些不忍道:“年轻人,你能在此年纪达到如此境界已是不易,让我这等老家伙羞愧难当,你本可以拥有更广阔的前途,何必要试此剑阵?你现在要是反悔,还来得及。”

    其他几人亦是冷冷的看着何恒,沉默着,似是在默许那人的话。

    何恒看了看他们,突然一声大笑,道:“我做事从来就没有后悔之说,更何况,你们真的以为自己吃定我了吗?”

    何恒身上猛然露出一分锋芒杀气,震动这个亭台,周围广袤之地,诸多树叶都在飘落。

    “年轻人,你不要太过狂妄,反害了你自己?”一人不忿道,他是一开始出口冷喝的那个。

    “究竟是不是狂妄,你们马上就知道了!”何恒眼睛斜睨着他们六人,充斥着战意,涌动着杀机,“动手吧,一切都要靠手中之剑说话。”

    何恒赫然屹立在中央之处,提剑傲然,扫视着四周。

    六人相互看了看,道:“既然你如此要求,那就生死由命了。”

    六人迅速分立开来,各拒一方,长**之形,把何恒围在中央,提剑耸立。

    秋风萧瑟,一时天地微寒,空灵寂寥下,剑动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