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二十四章 翻脸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十四章 翻脸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没有病?这怎么可能……”李玉函夫妇不敢置信道,李玉函连忙问道:“那她为什么会这样?”

    “那是因为,她中了一种毒。”何恒冷冷道。

    “毒?怎么可能,是谁要害我?”柳无眉惊叫道。

    李玉函也是一脸骇然的看着何恒,迟疑道:“白兄你不会搞错了吧!”

    何恒摇了摇头,笃定道:“决不会有错,闲伉俪的确没有什么病,只是中了一种毒,一种极为独特的毒,而且已经有些年头了。”

    “那这毒白兄你能解吗?”李玉函连忙追问到。

    何恒看了看情绪明显有些激动的二人,道:“虽然这种毒我从未见过,但我初步可以确定它的药性,柳夫人可以在中了之后活到现在可真是奇迹啊。”

    说到这里,何恒饱含深意的看了看柳无眉,眸中深邃无比。

    柳无眉仿佛没有注意到何恒的目光,只是十分慌乱凄凉的在那里哭泣,诅咒着那个给她下毒的人。

    李玉函更加着急了,连忙问道:“白兄你究竟有没有办法解去此毒,还望救一救内子。”

    何恒却是笑了笑,道:“二位莫要惊慌,此毒虽然极为诡异,又根直柳夫人体内诸多岁月,要是换作他人,即使最顶尖的名医恐怕也是束手无策,只是这却不包括白某。”

    “那也就是说,白兄你真的可以解开此毒?!”李玉函夫妇脸上露出大喜,连忙对何恒一拜:“还望白兄妙手回春,医好内子,我拥翠山庄定当感激不尽,日后定当任凭差遣。”

    “真的是任凭差遣吗?那好,就先带我去拥翠山庄,见一见李观鱼创下的那个剑阵吧,你们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布阵的人了吗……”

    何恒的语气瞬间一变,冷冷看向还在向他请求的李玉函夫妇。

    “你怎么知道……”二人的面色刹那变了,吃惊的看着何恒。

    “我怎么知道的?”何恒冷冷一笑,俯瞰着二人道:“你们以为自己的鬼蜮伎俩可以慢得过本尊吗,可笑,自见到你们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了你们二人的来历、目的,之前那些不过是陪你们玩玩而已。”

    看着这二人一脸骇然的面色,何恒指了指柳无眉继续道:“你,石观音的弟子,原名无忆,乃是石观音一手养大的两人之一,后欲摆脱石观音,被石观音下毒,又不愿屈服于她,故而一直以罂粟压制着己身之毒,直到现在,已经压制不住了,而前段时间,我杀了石观音,所以也就被你盯上,认为可以解你的毒。”

    柳无眉的面色霍然变了变,沉默着。

    何恒冷笑一声,继续道:“你们假借李观鱼之名,请了当世六位剑道名家,准备在拥翠山庄,布下一个剑阵,是不是?”

    李玉函苦笑的看了看何恒,自嘲道:“白兄果然厉害,连这些都打探地一清二楚,看来我与无眉的确是跳梁小丑,贻笑大方了啊。”

    李玉函叹息着,看了看柳无眉,眼中露出柔意,道:“既然白兄知道我们来意,那就还望成全,只要你能解开内子的毒,我李玉函日后绝对任凭白兄差遣。”

    “哼,你以为我会在乎你的承诺?”何恒冷冷的撇了撇李玉函,眼中带着不屑之色,“就是李观鱼亲自求我,恐怕也没有这个面子请动我更何况你们。”

    李玉函的面色陡然一顿,皱眉了一下,然后看向何恒:“那白兄想要我们做什么,相信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们的地方,恐怕是绝对不会还与我们废话的。石观音那等人物都不是你的对手,你也肯定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的。”

    “不错,你还有点自知之明。”何恒冷冷看了看李玉函与柳无眉,道:“只有你们听我吩咐,我就可以替她把毒解了。”

    李玉函看了看何恒,再看了看柳无眉,咬了咬牙道:“只要你能救下内子,我李玉函今后就任凭你差遣,绝无二话。”

    “玉函……”柳无眉似是有些不愿看到丈夫如此,柔声叫了叫他的名字,“我不值得你这样!”

    李玉函轻轻回头,握住柳无眉的手,柔声道:“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妻子,我最爱的女人,我决不能让你这样受苦下去。”

    柳无眉的眼角有些湿润,晶莹的泪珠闪动着光芒,水波荡漾的注视着李玉函。李玉函紧紧握住她的手,一双眸中柔情似水的看着她。

    一时间,万籁俱寂,一股缠绵的情丝在荡漾。

    何恒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眼中不带有任何色彩,俯瞰着这一切,他无法理会他们之间的感情,这是他所不具有的东西,他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一种力量,让两个人可以生死相依?

    虽然何恒在第一世,地球上的时候,也是娶妻生子过,有过儿孙,但那也不过是为了顺应大势而做的妥协,周围人都这么做的,所以他也就找了一个。

    从始至终,几十年下去,他从来没有对那个女人有过任何感情,对自己的儿子、孙子也是同样如此,与他而言,他们与陌生人其实并无太大区别,唯一有联系的也不过是所谓看不见摸不着的血缘罢了,他不明白那有什么作用,不就是差不多的dna吗?

    他也听说见识过不少夫妻、母子等的生死与共,不离不弃,但他依旧永远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

    或许,他天生就是个无情的人。

    他的心中唯有他自己,有的时候,甚至连他自己也都会失去,看破了一切生死,只求在漫漫轮回之下,得到的那丝曙光,那份可以让他死寂的心灵悸动的东西。

    那是他的信念,他的道!

    亘古以来,永恒不动的是岁月,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它都依旧流淌,对任何一个生灵都公平对待。

    而另外一种永恒的东西,只有生灵的信念!

    我思故我在,“我”之存在,就是因为自我认为“我”存在,所以九存在了,与世界的真实无关,只要“我”认为自己永恒存在,“我”就是永恒的!

    这是一种信念的力量,每一个生灵与生俱来,唯一拥有的!

    舍我之外,皆是外道!

    这就是何恒的道,何恒的路,他蔑视世间一切,无论那是美好的还是丑陋的,他可以理解,但自身却永远不会去拥有,他的道,只有他自己可以走下去。

    相信到了最后,没有人可以陪伴他,整片寰宇里,只有他自己。

    看着李玉函夫妇的悲情,何恒的眸子不带有一丝波动,冷冷的注视了些许时候之后,再次开口。

    “你们卿卿我我完了就赶紧与我上路吧,尽快赶至拥翠山庄。”

    “你去那里干什么,我们昨天邀请你,不过是想以拥翠山庄里的几位前辈逼你就范,你不会不知道的?”李玉函蹙眉道,他实在不想把这个极端神秘与危险的男子带回自己家中。

    “干什么,当然是见识一下李观鱼几十年才创立的剑阵了,看看它是否真的无敌。”何恒冷冷看了二人一眼。

    柳无眉有些不忿道:“你就不怕我们在拥翠山庄布下手段,让你直接钻?”

    何恒冷冷看了看柳无眉一眼,眼中有些轻蔑:“就凭你们,即使布置再多的手段,于我面前,依旧只是个笑话罢了。如果我连区区一个拥翠山庄都不敢去,还有什么资格在江湖上混。”

    “那就与我走吧。”李玉函心底有些气愤,但终究没有发作出来,一手牵着柳无眉,指了指前方。

    “好,希望李观鱼不要让我失望吧。还有那个人,他现在应该也在拥翠山庄,刚好要找他。”何恒冷冷的一笑,看向了前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