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天色漆黑无比,何恒坐于客房之中,静静盘坐,深邃的眼紧紧闭上,灵识感悟天地己身。

    这时,一声凄厉的叫喊声自隔壁的屋子传了过来。

    何恒猛的张开双眼,眸孔漆黑,在月光下闪动着深邃的光芒,嘴角竟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

    他向外看了看,柳无眉的屋子里,灯还是亮着的,声音就是自那里传出的。

    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六感自然会远超常人,虽然何恒这里距离柳无眉他们的屋子不算近,但他依旧可以清晰的听见其中的声音。

    只听柳无眉颤声道:“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然后又听得李玉函道:“忍耐些,忍耐些,莫吵醒了别人。“柳无眉嘶声道:“实在忍耐不住了,与其这样受苦,倒不如死了的好。“

    屋子里不断传出柳无眉的"shen yin"喘息声,李玉函的低语安慰声,床板被压的吱吱格格声。

    显见柳无眉的痛苦并未减轻,她受苦不过,正在不停的挣扎,李玉函正在努力压制着她。

    究竟是什么痛苦,让柳无眉难以忍受?

    何恒不关心这个,因为他心里很明白这缘由,不过那又与他何干?

    突听“扑落“一声,院子的梧桐树上,一只宿雁惊起,何恒眼角似乎瞥见木叶中有银光一闪。

    就在这时,已有一蓬银两自树丛中暴射而出,直打何恒,来势之急绝非言语所能形容。

    一蓬银光之下,一根根仿佛闪电的事物射来。

    呲吟!

    长生剑赫然出鞘,剑气鼓荡三丈,灿烂光辉霜寒天地,一瞬间的璀璨臻至极致。

    “刷!刷!刷!”

    璀璨的剑光笼罩下,有金属的交织声碰撞,仅仅在一个刹那,剑光消散,只听“叮叮叮”一阵急响,如暴雨敲砖,数十点银星已钉在他身旁的地上,直没入土。

    接着,一条人影自树影中的墙头上冲天而起,凌空一折,同墙外的沈沈夜色中窜了出去。

    “想走!”何恒一声冷哼,身影猛的的一窜,长生剑骤然飞出,竟比刚刚拿“暴雨梨花针”还要来的迅速、猛烈。

    那道人影根本来不及躲避,被剑气直接贯穿胸膛,五脏六腑刹那支离破碎。

    凄迷的夜色中,有薄雾升起,何恒的身形依稀可辨。雾,本来还是轻轻的,淡淡的,但片刻间就已浓得像是白烟,渐渐连何恒的人都已瞧不见。

    他冷冷撇了撇那个人一眼,自他胸口拔出长生剑,拿出一块锦帕仔细擦拭了一下,十分专注。

    就在这时,他在前面地面上捡起来一个扁扁的银匣子。

    这银匣子七寸长,叁寸厚,制作得极为精致,匣子的一旁排列着叁行极细的针孔,每行九孔。

    匣子的上面,雕刻着极细的花纹,仔细一看,才知道这花纹竟是两行字,似是小篆,又似钟鼎文。

    何恒本身是一个博学的人,自然认得这字,上面总共有一十六个字,为:“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暗器之王?可笑!”何恒看了看着匣子,嘴角撇了撇,似是对此话十分不屑。

    这种暗器,在大天世界最多算得上不错的凡兵利器罢了,远远算不得什么高级货,在某些大家族里,也就是给小孩子的玩具罢了。

    所谓的暗器之王,说的好听,其实根本不值一提,就算在这个世界,也对付不了真正的高手。

    无论任何暗器,在催发的时候,必然会有杀机涌向,而只要露出一线杀机,对于何恒之类的高手而言,其就仿佛黑暗中的火光般耀眼。

    甚至,早在这个杀手来到何恒方圆百丈之时,何恒就感觉到了他的杀气,对付他这等高手,什么暗器都不会管用的,除非是法器级别的神兵。

    在大天世界,有的强者可以把自身对天地的感悟,化为一道道符纂,刻入器物之中,形成种种阵法禁制,勾连天地之力,产生不可思议的效果。

    这种被铭刻了禁制的器物,就叫做法器。

    而法器中,只要铭刻了关于隐秘气息的阵法禁制,就可以屏蔽强者的六感,掩盖自身天机,从而成为可怕的暗器,那种暗器才是真正的可以诛杀仙神之物。

    至于暴雨梨花针,这等即使在凡器之中也算不得顶尖的东西,居然也敢自称暗器之王,真是可笑!

    何恒随意把那匣子一扔,目光深深的看了看柳无眉那个屋子。

    那里灯已熄了,这夫妻像是已睡着。

    何恒默默走回他的房间,那里的灯已然燃尽。

    ……

    第二天清晨,何恒早早的起来,这时天虽还没有亮,但远处已有鸡啼。

    他轻轻敲了敲柳无眉他们的房门,李玉函已燃起灯,开了门,披着衣服走出来,面上虽有些惊奇之色,却还是带着笑道:“白兄起来得倒真早。“

    何恒笑了笑:“哪里是早,我昨天晚上可是一夜没睡。”

    李玉函面色有些惊异,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何恒摆了摆手:“倒也没有什么,左右不过一个鼠辈,想暗算白某,已经死在我剑下。”

    李玉函面色不变,哈哈一笑,道:“哪里来的不开眼的蟊贼,居然敢打白兄的主意,死在长生剑下也是活该。”

    说到这里李玉函回头瞧了一眼,悄悄带起房门,叹了口气,道:“内人有些不舒服,小弟其实也刚睡着。”

    “噢!柳夫人有何不适,居然抱恙在身?”何恒皱眉问道。

    李玉函眼皮一跳,苦笑道:“这是她的老毛病,每个月都要发作两次,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不过麻烦得很。“

    何恒有些疑惑道:“难道以拥翠山庄的面子还请不到个名医,治好柳夫人的病?”

    李玉函的目光再次一跳,随即苦笑道:“这个病还真就是治不好的,在下这些年不知寻访过多少名医,无论是北王南张,还是叶星士等绝代名医,都一一看过,却皆是束手无策。”

    “这么严重?”何恒眉头一皱,随即道:“刚好白某也略精药理,要不让我给夫人看看?”

    李玉函的眼角猛的一动,但随即就垮下脸来,道:“这怎么好意思,而且反正都这么多年了,她都没有治好……”

    何恒忽然阻止了他的话语,道:“李兄此言差矣,有病就要治,否则日积月累下去,身体只会垮了的。让白某看看也不会有什么事的,说不定我恰好就可以治好她呢?”

    “这……”李玉函似是有些犹豫,思考了一些,然后猛的点了点头,道:“那就多谢白兄了。”

    他打开房门,伸手道:“请!”

    柳无眉此刻正躺着床上,身着素衣,面色有些病态,苍白无比,透露着丝丝柔弱。

    李玉函走到床边,轻轻扶起她,倚靠在身上,柔声道:“你感觉怎么样了?”

    “放心,我无大碍的。”柳无眉声音十分温婉,柔和的看着李玉函,似水伊人。

    李玉函也紧紧握住了她的手,目光温暖的看着她的眼睛,充满了柔情。

    “咳、、咳咳。”何恒很不适宜的咳嗽了一下,打破了那四目交汇,柔情似电的情景。

    李玉函这时才想起了何恒的存在,连忙尴尬道:“是小弟失礼了,还望白兄见谅。”

    柳无眉则是蹙眉一笑,脸上有些绯红。

    “哈哈,李兄与贤伉俪之深情实则羡煞我辈,谈何失礼。”何恒大笑着,来到柳无眉身旁,道:“听说柳夫人身体有恙,且让我把个脉。”

    柳无眉眼中猛然一动,与李玉函对视一下,伸出了纤纤玉手,道:“有劳白兄了,妾身这里感激不尽。”

    “哈哈,客气了。”何恒笑着,抬起右手,抓住柳无眉那白皙的玉腕。

    自古医武不分家,一般来说,高明的武道强者在医道上的成就也决不会太差的。

    事实上,何恒医术决不会逊色于这个世界任何一位顶尖的大夫,甚至犹有过之。

    毕竟,他可是来自大天世界的。

    大天世界有着不知多少万年的历史,医道方面也早已发展到了极致,高明的医道宗师实在可以把死人救活,即使魂飞魄散也可以给你重新聚集。

    何恒自然没有这种造诣,但飞仙学院其实也是有医道这门课的,以大天世界的底蕴,即使只是些最基础的医理,也可以碾压这方世界的顶尖大夫了,何恒在医道方面虽然没有什么钻研,但当初他在来这个世界前,好歹也把飞仙学院的诸多教材都背下来的,其中就包括医道方面的。

    这些年,他已经慢慢消化掉那些知识了,有信心说,在整个飞仙学院的学员中,除了极个别变态之外,没有人可以在医道、术算、阵法这些杂学上与他比肩。

    而在这个世界,他在医道之造诣,足以独步天下,这是两个世界底蕴的差距。

    慢慢把脉中,过了片刻,何恒的面色变凝重了起来,松开了柳无眉的手腕,看了看李玉函。

    “白兄,怎样?”李玉函十分紧张的追问到。

    何恒轻轻抬了抬头,看了看二人道:“她没有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