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诸天仙武 第二十章 中原一点红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十章 中原一点红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呲吟!

    长生剑再次归鞘,上面有着一片殷红,鲜艳无比。

    而石观音,她此刻单膝跪在地上,眼中洋溢着恐惧及不可置信,生机已然断绝,她的喉咙上有着一处剑伤,鲜血竟没有丝毫溢出。

    她最后的目光还在盯着何恒,然后轰然倒地,气血迅速流逝,原本绝美的身体立即干瘪了下来,化为一座骷髅。

    “红粉骷髅,不过如此罢了。”何恒冷冷一叹,再看了看刚刚被惊醒、还有些愣神的胡铁花,大步向外而去。

    “等等,你不能走。”楚留香已然赶到,对着何恒猛的一喝。

    何恒默默回了回头,笑道:“怎么,楚香帅你还想请我留下来吃饭?”

    楚留香看了看何恒,苦笑道:“白兄要是有此雅兴,楚某自然愿意做东,只是还请先解释一下今日之事吧……”

    说着,楚留香有些不忍的看了看石观音那已经化为骷髅般的干瘪身子,似是感叹。

    “解释什么?”何恒面上出现一缕冷笑,指了指石观音的尸体道:“你可知这是何人?”

    楚留香看了看道:“这个楚某真的不知,虽然他是小胡洞房中出现的,但却绝不可能是龟兹公主,她的武功,在江湖上已经足以排到前列,算上诸多隐士高人,武林神话,她即使不入前十,也绝不会跌落前二十。”

    “香帅果然好眼力。”何恒笑了笑,沉声道:“有这样武功之人自然不是无名之辈,她就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大魔头,石观音。”

    “是她!”楚留香面色一变,有些愣神的看了看地上这个干枯无比的尸体,实在难以想象,这就是那个曾经坡有艳名的石观音。

    随后他又释然道:“也是了,皮骨外相伴随着生死,岂能留下?”

    “在这个地方,也的确只有石观音有如此武功。”楚留香有些唏嘘的对着何恒抱拳道:“倒是白兄,才是真的让楚某意外,居然连石观音这等成名数十载的魔头都不是你的对手,当今之世,天下十大高手必然有白兄一席,假以时日,白兄未必不能问鼎天下第一。”

    “呵。”何恒冷冷看了看楚留香一眼,道:“什么时候,楚香帅也会这么拍人马屁了?”

    “他从来都是会拍马屁的,只是之前没有遇到可以让他拍马屁的人而已。”

    就在楚留香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时,一道冷冷的声音猛然响彻,迎面走来的是一位脸上棱角分明的青年,一双眼睛仍锐利得如同鸷鹰。

    懒惰、迟钝、犹豫不决,虽是大多数人通常有的毛病,但无论什么时候,无论是谁,也休想在他这张棱角突出的脸上,找出丝毫这种神情来,他整个人就好像是精明和强锐的化身。

    “死公鸡你终于来了。”本来一直迷糊糊的胡铁花在看到他的到来之后,连忙大叫道,天知道他现在有多纠结,居然和石观音那么老的女人上了床,急需一些心里安慰。

    不过姬冰雁很显然并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一把推开了胡铁花,纵身来到楚留香身侧。

    “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今天倒是有幸见到你们三个全部了。”何恒冷冷撇了撇三人,笑了笑,然后目光陡然在姬冰雁身后一顿。

    姬冰雁的身后是一个枯瘦的黑衣人,手中持着一把漆黑的剑,狭长无比,面上永远带着冰冷与寂寥,他的瞳孔上带有无限死灰……

    在他看见何恒的第一眼后,那死灰般的瞳孔中赫然出现了一抹不同的颜色,充斥着妖异的血红。

    “红兄你怎么了?”楚留香发现了他的不对,连忙拉了他一下。

    中原一点红没有半分理会楚留香,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何恒,蓦然拔起了手中漆黑的剑。

    “是你,青衣楼主。我找了你五年了,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他的语气冰冷中带着丝丝激动与疯狂,充斥着无限杀机及寒气。

    “你认识我?”何恒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看了看对方手中狭长殷红的漆黑长剑,笑了笑道:“搜魂剑无影,中原一点红。原来是当初的一个漏网之鱼啊,你要找我替那个人报仇?”

    “正是如此。”中原一点红面色充斥着死灰与冷漠,猛然拔起了手中的剑,漆黑夜色下,飞快刺向何恒咽喉之处。

    看见一点红出手,一剑杀向何恒,楚留香大急,连忙阻止道:“红兄不要,你不是他的对手。”

    “你不要管我,今日我要和他做个了断,杀!”一点红一把闪开楚留香,漆黑殷红的长剑呲吟而出,仿佛一条毒蛇,嘶哑而去。

    在对面,何恒不见慌张,阴桀一笑,道:“雕虫小技,也敢登大雅之堂。”

    长生剑铿锵出鞘,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点点寒光照耀方圆几里,剑气纵横,狠狠笼罩向一点红。

    “不要!”

    楚留香、胡铁花、姬冰雁三人同时出手,自三个方向围攻向何恒,欲行围魏救赵之事,助一点红一臂之力。

    “就凭你们也敢与我为敌,找死!”何恒冷笑间,身影猛的一跃,两脚连踢,胡铁花、姬冰雁二人仿佛断箭一般飞出。

    只有楚留香一人,以超乎想象的精妙轻功,猛的蹿尽何恒剑势笼罩之中,双掌真气横推,猛的打向长生剑柄部。

    “刷!”

    一声嘹亮的声音响彻下,何恒与一点红两剑碰撞交织,一点红被可怕的剑势猛的打退数步,五脏六腑震荡,这时何恒再次斩出一剑,直指一点红胸膛处。

    这一剑如果落实了,一点红的五脏六腑都会被何恒的剑气瞬间搅碎,再无生还可能。

    而这一剑来的是如此之快,快到无法形容,仿佛闪电一般,在千分之一个刹那里,就已经笼罩了一点红胸口,他不会有机会举剑格挡,也不会有机会躲避,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这时候,一点红才发现,他那引以为豪的快剑,在何恒这里根本不值一提,何恒的剑比他快十倍,他根本没有一丝对抗的可能,他那所谓的复仇,不过是笑话罢了。

    一点红凄凉一笑,他甚至来不及闭上双眼认命,那可怕的一剑就已经降临,即将摧毁他的一切。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楚留香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何恒右侧,穿过层层剑势,双掌包裹着诸多真气,猛的拍向了长生剑的剑端。

    受此击,长生剑猛的一偏,斩出的剑势顿了一下,在这瞬间,一点红略微动了一下身子。

    长生剑偏的不过一二寸的距离,一点红动的也不过一两寸,然而就是这么几寸的距离,却是生与死的距离。

    长生剑没有斩到一点红的胸膛,只是斩到了一点红的右臂,锋芒的剑刃,瞬间把那个胳膊整个斩断。

    “红兄。”楚留香一身惊叫,连忙来到一点红的身侧,看着他那掉落地上的断臂,一时尽凝固了面色。

    一个以杀人为生的杀手,断掉了他赖以为生的手臂,失去了那独步天下的快剑,他该怎么办?

    “放心,我没有事,不过是一条手臂罢了。”一点红以他另外一个手臂对楚留香摆了摆,眼中依旧死灰,仿佛永远没有过任何变化,然后继续道:“而且,就算我的手臂还在,我的剑又能快过他吗?”

    一点红看了看何恒再看了看楚留香,楚留香漠然摇了摇头,一点红的剑虽然快,但是和何恒一比,却是天地之差,二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既然如此,我有它也无法报仇,要它又有何用?”一点红的眼中充斥妖异的光芒,鲜红无比,照亮了他漆黑死灰的双眸。

    楚留香沉默了,看了看一点红,蓦然起身,看向何恒,沉声道:“白兄,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吧,你每一次的出现都给我一个惊喜啊,上次是杀了无花,这次是杀了石观音,废了一点红,我不明白你做这些的目光是什么?”

    何恒冷冷看着楚留香,长生剑归鞘,道:“我的目的,你以后会明白的,楚香帅,现在请让开,让我解决了我这个仇人吧。”

    何恒的身上充满了寒意,惊天动地的汹涌气势自四面八方涌向楚留香,让他呼吸困难。

    但楚留香依旧坚定的站在一点红身前,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与红兄有何恩怨,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白兄何必咄咄逼人,不如放他一条生路。”

    “一入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楚香帅应该是知道的吧?”何恒淡淡的看着楚留香,语气十分冰冷:“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是最安全,最值得信任的。香帅还请让开,否则……”

    “不用了,我只知道,红兄是我朋友。”楚留香坚定的看着何恒,眼中不见恐惧。

    这时,一点红猛然抓住楚留香的手,冷漠道:“你不需要为我这样,这不值得。”

    “红兄你不要劝我,楚留香一生,自己可以死,但是绝不会出卖朋友的。”楚留香毅然道,注视着何恒,眼中充斥坚定与信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