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新搭起来的帐篷,看起来如同天宫一般,分外华丽。

    何恒看了看这帐篷一眼,悄然潜入其中,身影快速流转,没有弄出任何声响。

    此时正是深夜,明月高悬,柔和的光芒普照大地,透过帐篷,何恒可以看到两道身影正在其中交缠着,一上一下……

    时不时有喘息声、"shen yin"声传出,月色笼罩下,分外旖旎。

    何恒冷冷注视着这两道身影,心情却是格外冷静,丝毫没有被外物动摇,古波不惊。

    终于,过了许久,二人停下了动作,一道身影呼呼大睡过去,呼噜声惊天。

    而另外一道身影却是突然站起,坐在床上,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披出流苏锦帐。

    虽然何恒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但也可以清晰的看见那是一个绝美的女子,身上一条条曲线都完美到了极致,充满了极限的诱惑力,身姿袅娜妙曼。

    而此刻,这位刚刚承欢的佳人却是诡异的坐在床头之上,冷冷的看着已经沉睡不醒的胡铁花,面色无比淡漠。

    何恒悄然注视着她,发现其居然笑了笑,然后再看了看不省人事的胡铁花,猛然走出帐中,浑身"chi luo"裸的,没有穿一件衣物。

    这时,何恒也动了,蓦然出现她面前,冷漠的看着她"chi luo"的酮体,目光淡然到了极致。

    “石观音或者说李琦!”何恒冷冷看着她,笃定道。

    何恒的突然出现让石观音面色突的一惊,居然有人可以不知不觉间出现在她的身旁?

    而后何恒道破她的身份来历,更是让她心中骇然到了极致,知道她是石观音这不足为奇,但知道她本名是李琦的这世上恐怕还没有几个,此人究竟是谁?

    石观音眼中弥漫着丝丝杀意,面上却不动声色,柔声道:“这位小郎君,你怎么知道贱妾的名字?”

    她的声音本就柔美动人,此刻又是轻柔到了极致,自是让人心神具醉。

    一般女子,全身裸露的在一个男人面前一定会有所不适,但她此刻却是生怕何恒没办法看得清楚似的,不断变换着角度,把全身各个隐秘诱人之处在月色下现出。

    的确是天香国色,绝代无双的酮体,仿佛如象牙雕成,那双必星辰还要耀眼的眸子,腰身纤细到难以想象,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指……

    这一切足以吸引然后男人动心,忍不住占有这一切。

    但这却丝毫没有让何恒的面色出现任何变化,他仿佛一尊冷冰冰的雕塑,面容永远不变,淡淡的看着石观音的一切,一双深邃的眸中好似可以看透她的灵魂。

    石观音有些失望,她没有在那双冰冷的眼中看见任何一丝属于人的波动,以往无论任何品质高洁、定力超凡的人,只要他还是个男人,面对她的身体,从来就没有一个不动任何心思的。

    就算当年那个拒绝了她的“仁义剑客”皇甫高,他一开始见到她的身体,眼中也是露出过波动,只是他心中所谓的道义、坚持战胜了他的**罢了。

    而眼前这个人,她取没有在他眼里看见一丝一毫人天生的**存在,那双眸子,冰冷而超脱,看着她的目光,如同一个人在看蚂蚁,根本不在意。

    石观音银牙一咬,光洁如玉的酮体在月光下翩翩起舞,分外妖娆,**到了极致,充斥着极致的诱惑力。

    “你看我美吗?”

    石观音的声音越发柔和,又仿佛带有无限空虚寂寞,分外幽怨,让人产生一种独特的罪恶感与冲动,忍不住把她你柔软、光滑的身体紧紧的抱入怀中。

    不过,这只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何恒不属于那一类。

    他的目光冷漠,散发着丝丝肃穆的杀机,充斥着无尽寒意,一直淡淡的看着石观音的行为,仿佛再看待一个跳梁小丑。

    无论她怎么摆出各自**的姿势,无论其再如何妖娆诱人,他的表情都始终如一,冷冷相待。

    良久之后,何恒终于开口,笑了笑:“石观音,你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表演的话,就使出你那招男人见不得,让我看看我究竟见得还是不见得。”

    石观音面色一滞,深深地看了看何恒一样,一字一句道:“我不信,面对我,你真的一点都不动心,不要忍耐了,来吧,与我共上天堂……”

    何恒再次看了看石观音一眼,冷冷道:“你知不知道,佛门有一门叫做白骨观的法门,学成之后,无论看待丑陋村妇还是九天仙子,皆是红粉骷髅。道门亦有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道看世人,别无差别。”

    “所以,不要继续挑战我的耐心,看你也算一代武学宗师的分上,我才一直没有动手,要是你依旧这般,也就别怪我不给你机会了。”

    “白骨观?”石观音的面色阴沉到了极致,如同被人打了一拳一样,冷冷看着何恒,“我不信,真的有男人可以做到无视我的容貌。”

    “不信是吧,那就算了,我也从来不需要你相信过。”何恒冷漠如天的注视着石观音,右手已然握住了长生剑,“现在,一战吧!”

    “你以为我怕你。”石观音伸出了她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冷冷道:“上一个敢于拒绝我的男人,我将他"chi luo"裸地困在烈日下,让烈日晒毁他的脸,晒瞎他的眼睛,再让他像骡子般推磨,永久也不许他有片刻休息……待会儿我会让你尝试到比他痛苦十倍的待遇。”

    “是吗,如果你的真的可以做到,我也不介意尝试一下。”何恒的目光不带有一丝波动,丝毫没有因为石观音那残忍可怕的语句而动摇,事实上,他不光对外人无情,对己身也是冷漠到了极致,丝毫不会害怕任何酷刑,他在乎的,唯有己道!

    这一瞬间,长生剑出鞘了!

    剑气森然如狱,瞬间光寒了整个帐篷,撕裂了层层黑夜,狠狠刺向石观音的胸口。

    石观音面色陡然凝重,妙曼的身姿开始翩翩起舞,绝美到了极致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无限的诱惑力,柔和月光照耀下,她那洁白的酮体越发显露出一抹圣洁的光辉,一只只手掌的残影,交织在了一起,仿佛一尊千手观音,月色下,神圣而庄严。

    “刷!”

    石观音的身体猛的一跃,在这瞬间,她仿佛多出了五只手,同时闪电般袭向何恒,就在这一刹那间,何恒的咽喉、双目、前胸、下腹,身上所有的要害,都已在石观音的掌风笼罩中。

    “有意思。”何恒的面色不见变化,长生剑依旧刺出,璀璨的剑光闪耀至极,光寒天地。

    剑气纵横,仿佛铺天盖地的涌现,化作一个樊笼,同时笼罩向石观音浑身上下,即使她有七只手,也无法同时护住自己,不得不回手招架,完美到极致酮体在一瞬间出现了道道剑伤,血迹慢慢溢出。

    石观音面色一寒,猛的大喝一声,身影交织变化,竟躲过何恒四面八方涌来的滔滔剑势,撕开一道缝隙,跃身而出。

    然后她七只手同时交织,光影错乱尽同时汇聚,此为一只手,猛的抓向何恒头顶。

    何恒突兀一笑,身影也是同时跃起,随风而飘荡,剑气森然纵横,不带有任何凡尘气息,仿佛一尊谪仙正在羽化而去。

    此乃他独创身法飞仙游,配合长生剑可以斩出一道最为可怕的“天外飞仙”。

    这一式剑招,何恒不敢说可以在精巧、意境上超越叶孤城的原版,但是何恒有信心,不会逊色于他。

    不过,何恒的功力以及武道修为,也远远在叶孤城之上,这一剑的威力自然是远超叶孤城的原版。

    一点剑气寒光,璀璨到了极致。

    两道身影很快交织在了一起,玉手对长剑,比拼得异常激烈,一道道真气流溢,剑光纵横,仅仅在片刻之间,何恒就与石观音对拼数百招,一道道沉闷的碰撞撕裂了帐篷,把醉的一塌糊涂的胡铁花惊醒,也打破了长夜的死寂,惊动了所有人。

    “老胡那儿出事了!”楚留香猛的在温柔乡里苏醒,推开怀中的龟兹公主,连忙纵身而去。

    这时,何恒与石观音的交手也到了最终之时,一道璀璨的光芒交织之下,漫天的剑气纵横,一道道掌影呼啸,何恒的身影悄然退出,屹立在十丈开外,冷眼望向石观音那里,目光依旧冰冷死寂,古波不惊,冷漠如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元末称雄  逃不出的鬼城  汉末高顺  四国演义系统  三国网游之古今相争  战少掌心宠:甜妻,乖乖哒  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